滴答~~滴答~~魚油和魚汁交織在一起,落下。配合著陣陣魚香飄散。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好香呀~~」蒲草說道。

「光香,好吃才行。咱們這不語的廚藝是最好的,讓她烤魚是在合適不過的了。」長袖馬後炮似的說道。妙諦捅了一下長袖的胳膊肘,「改天我再送你一隻八哥吧。」

長袖知道自己又誰錯話了,幸好刻雪並不介意。

此時二十多條魚,鯉魚、白鰱魚、鯽魚都烤成了誘人的金黃色,看上去就給人食慾,而且是那種外焦里嫩的感覺。

先前擔心大山不夠吃,而今要擔心自己不夠吃了。

「嗯嗯~~嗯嗯~~好吃好吃。」美味終於將長袖的嘴巴給堵住了。

大山則是悠著點兒吃,因為他也知道若是放開肚皮吃,恐怕這條小溪中的魚都被他吃光了也填不飽他的肚子。

「你怎麼不吃魚肉呀?」蒲草望向王李。王李正吃著從魚肚子中夾出來的野菜和野花。

「我一般吃素的就好。反而不能吃葷菜。有時候會肚子不舒服。所以我師哥說我是當和尚的命。」王李吃的是津津有味,「吃米飯的時候,放一些肉湯在裡面就算是開葷了。」

「米飯、和尚都是什麼東西,你說話真有意思。」蒲草啃著一條大魚說道,「我們這裡可是不經常有魚吃,河少。」

「一切都會好的。我已經在兵州城的各個角落都種上你們這裡沒有的農作物了,不出十年,你們這裡也會像我們那裡一樣有米飯饅頭吃,冬天還有地瓜過冬。其實說來也奇怪,我們那裡什麼樣的農作物都有可是每年都有各個府衙上報有餓死人,甚至人吃人的現象,反倒是你們這裡一百多年有六十年是靠打獵為生的,可是看你們這裡的記載居然沒有餓死的呢。」

「嗯~~可能是巫神保佑吧。」對於蒲草來說,王李問的問題真是太深奧了,只能一切緣由都推給無所不能的巫神。

「哎~~你知道嗎?保佑你們的不是神,而是魔鬼。」王李在心中說道。

「吃完了,咱們就趕快趕路吧。」刻雪開始催促道,但是黃衣和長袖明顯是懶人坯子轉世,正撫摸著肚皮慢悠悠的走著,只能讓大山再一次挽起這兩個身體健全,心裡有病的傢伙。

懶惰是病,得治!

在靠近城牆,也就是出城時遭遇蛇蟲鼠蟻的地方,突然之間死寂很多,而且一股子腐爛的味道刺鼻而來,地上都是乾屍,毒蛇毒蜈蚣毒蠍子的屍體,死因只有一個被地上細柔牛毛的草根穿插而死。

多少另王李覺得有些驚悚和不理解,「兵州城果真是藏龍卧虎。」王李現在只有感嘆的份兒。

(長袖就像是剪刀手愛德華一樣,無法擁抱自己心愛的人。下文標題:正是開花的時候。) 正是花開的時候:毒

夜是深褐色的,焰火沙漠一片黑紅。約在黃昏后的人們早已經離別,如今正是午夜。

狂笑、興奮都打擾不到熟睡的人兒,因為這裡本就是地廣人稀。除了大山之外,其餘的人都到了東城的巫神廟。沒有什麼特殊的緣由,只是想一起再多待一會兒。

「果真是八個人叻~~」高大的城牆之上有人耳語著,這是他們熬夜的提神湯。然後就是對瞎子耳的讚不絕口。

漆黑的巫神廟,沒有光亮顯得幽深的很,就連神像也顯得膽小似的,比較平時矮小不少。

「青狼~~青狼~~」蒲草大叫,「拿給它這麼多好吃的了,回來了,也不歡迎一下!」

「青狼走的時候,我交給黑猴照看了。明天正好要去百草師父那裡一趟,順便就帶回來了。」王李說道。

「哦~~那個,那裡的床榻小一些,幸好我家的被褥子多,等會兒我給你們拿來,就將就在地上對付一夜吧。」蒲草說道。

此時一片白色的虛影從屋子裡飄了出來,然後就消失了,沒有理會這幫孩子。

當太陽跨過三竿,蒲草還躺在溫柔的床上睡著。其他的人則是三三兩兩的離開了。刻雪似乎就沒有睡,聽聞第一遍的雞鳴就早早起床,簡直就是聞雞起舞的節奏,開始聯繫道術,採集天地之間此刻最為濃郁的仙氣,誰讓她由於烤魚浪費不少靈氣呢。

一個人若是努力勤奮習慣了,自然會有了不得的長久,刻雪就是這樣經過八年多的每日只睡三個時辰的覺兒,才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雲影初期的成就。

脾氣暴躁又自視甚高的紅老頭曾經也沒有這樣的成就,他心裡很高興,但是嘴上從來不說,即使說了,他也會認為是自己的了不起,名師才能出高徒吶!

而王李則是從不語回家,其實不語本不需要這樣急忙的回家,但是生怕自己父親等著急了,天也是蒙蒙亮就悄悄的起床不驚動蒲草。

但是那個時候,王李也已經起來了,因為他依然是一天只睡三個時辰,子夜睡覺,等天亮些,即使不用點燈也能夠看清楚書上的文字時候,就起床早讀。

聰明的人也是這樣的拼搏,這樣笨鳥兒怎麼早入林。

嗚汪汪~~嗚汪汪~~青狼急忙的跑了葯廬的門楣,但是卻不是歡喜不語或者王李的,而是警惕威懾性的低吼,野獸的六感都是超越常人,此時的青狼已經嗅出王李身上很強烈的煞氣怨氣。但是已經被黑猴子不知道餵了什麼好吃的東西,短短的兩天的時候,就便成了一胖的像頭豬似的。

似乎他的胃口很好,也還能繼續的吃下東西。只見先前還是對王李怒目而視的青狼,但是一看到王李將半條烤魚扔給自己的時候,立馬像是被馴服的家狗一樣,坐在地上可憐巴巴看著王李,尾巴還不停的搖啊搖。

「姐,你回來啦!」黑猴子從房樑上跳了下來。

不語很驚訝,自己的弟弟自己很清楚,從來就沒有起床怎麼早的時候。「爹爹呢?」

「在屋裡睡覺呢,從昨天傍晚回來,就躺在床上沒有出來。我昨天已經餓了一天了,如果不是肚子餓的實在不行了,我才不起這麼早呢!」說著黑猴子打著一個哈欠,然後搶過青狼快要咬到嘴裡面的半條魚,開始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嗚汪汪~~嗚汪汪~~青狼似乎有些不高興了,搖晃著自己的身子,將騎在自己身上的黑猴子搖晃下來。

不語也只是笑笑搖了搖頭,走進了出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語現在也知道青狼為什麼漲勢這麼喜人了,因為家中弄吃的都已經被它吃光了,像是被土匪打劫過一樣,不僅能吃的東西沒了,就連不能吃的也被它糟蹋的亂七八糟。

「對不起,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王李一直說著對不起,看來一隻貪吃的狗,能給自己的主人添不少的麻煩。

「沒什麼~~沒什麼~~」不語轉身進了自己的屋子,翻出幾條兔子的尾巴和蛇的尾巴,出門去了。很快就回來了,手中拎著不少的臘肉和腌肉。

嗷嗷嗷~~青狼再一次眼睛露出萌萌的貪婪的時候,王李踢了青狼一腳。

「你不是要和我爹說事情嘛,你先進去和我爹說吧,然後讓他起床吃飯,你也留下來一起吃吧。」不語雖然沒有任何的聲音表達,但是很熱情。

「好~~」王李敲了敲門,門沒有關,王李便坦蕩的走了進去,可是床榻上的百草臉色卻十分的難看,簡直像是豬腎臟的顏色一般絳紫色的,一看就知道中毒了。

王李由走變為跑,三步並兩步,趕忙的給百草號脈,「壞了!」王李再怎麼靈敏的手指再怎樣豐富的經驗,也感覺不到百草的脈相。

因為他不知道百草其實早就已經死了,如果不是他生前是仙徒到達仙的級別,又在被淹死的時候在胸中留有一口念力,那麼他就真的死了,而不是如今屍鬼的狀態。

王李用常人的思維理解現在的百草,一下子就被嚇到了。「不語~~不——」王李口中的「不好了」還沒有說出口,就喑啞住了,因為他的手腕被死死的攥住了,而且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沒事兒,只是中毒而已,調息一下子就無大礙。」

「可是……可是,可是師父,你現在連脈相都沒有了,你被嚇我呀師父。」

「我可是仙人,怎麼可能會死。」百草強辯到。

王李還想說道理,說師父你真的已經死了,並且仙也會死的。你現在的狀態屬於佛家的中陰身——一段過去的結束,另一段的開始。

此時百草的臉雖然很俊俏,但是卻恐怖的嚇人,尤其是黑紫色的血管在面部編著出的落網,王李是沒有勇氣看下去。

「師父,我把不語叫過來,她那枚戒指也許……」

「不要告訴她!」百草痛苦的低吼到,臉上的血紅色的透明的汗珠從臉上滴落,整個人像是被打撈起來一樣。「我欠她的很多了,不能讓她再擔心受怕了。」

王李的指甲像是鋒利無比的利刃一樣,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左手食指和右手食指,然後又割破了百草的手臂——左右胳膊,最後讓自己的傷口和百草的傷口重合在一起。

「你這是要幹什麼!」百草掙扎著,他當然知道王李想要和他換血,也許一半兒,也許是全部。百草雖然難受,但是對於解這種毒還是有自信的,只是需要的時間會久一些,也許一個月,也許是一年,也許是十年……但是慢慢總會好的。

可是他卻對王李沒有這樣的自信,萬一王李身體承受不住這種蛇蟲鼠蟻的雜毒呢?又或者是王李特殊的體質血液不適合自己的,加速毒素的蔓延。

況且王李對兵州是何其重要的角色,如果真的因為我,而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不僅是死不足惜這麼簡單了,更是兵州兩萬多人的罪人!

「不——」百草已經沒有多少力氣擺脫王李的執著了。

「師父,你別怕。我先前中了許多毒身子都沒事兒,恐怕我現在已經百毒不侵啦!」王李這就話是說對了,體內蜂后的毒能夠克毒,玄武之心能夠清洗毒素。

沒有一會兒的功夫百草整個人就顯得舒坦許多,而且臉色也是恢復如常,王李似乎也沒有多的變化。

「我感覺好多了,而且似乎體內的空虛的內海,一下子充盈了不少。」百草帶著謝意的說道。

「師父,你沒事兒就好。」王李說道。「師父,我這次來找你是有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子。」

「哦~~什麼事情?」

「啪啪~~啪啪~~」兩聲清脆的擊掌的聲音,這是不語才會使用的暗號。

「知道了,我現在就出去。」百草披了件袍子就要出去,「大概她把早飯給做好了,每天都是這個樣子。」百草說道。

王李還想要攙扶,可是被百草拒絕了,「沒事兒,我現在的身體好多了,你的身體真的很特別,這百種毒物彙集在一起的毒,最是難解,而且一開始還沒有感覺到什麼,最後實在是吃不消了。」

「百種毒物?師父你怎麼會中這樣的毒呢?」

「呵呵~~」百草乾笑,「我就這一個閨女,怎麼放心她第一次出門在外呢,況且還是最為危險的兵州城外。」

「哦~~」王李沒有繼續問下去,一切也都明白了,為什麼沙漠中的毒物會被細小的根梗穿插而死了。

「師父,如果以後咱們不再去危險的城外狩獵怎麼樣呢?」王李此行的目的就在此處。

「不去狩獵,兩萬多張嘴吃什麼喝什麼呢?你來兵州快一個月了,應該看到我們平日里都是吃的什麼,都是肉食,全靠狩獵隊冒險到野外狩獵了。」

「師父,我們那裡的人,打都不會打獵了。但是生活的也能解決溫飽,兵州這裡四季天氣在四個不同的地方,我們可以在這裡中瓜果蔬菜還有大米紅薯。」

「你說的都是什麼東西?」百草不解的問。

(上一篇文章能夠正常的看了,為了彌補你們昨天看了重複看了過去章節的損失,我會在5月2號放上一個免費的章節,加上先前曾經許諾的一個免費章節,一共會更新兩個免費的章節。

我在這幾天的時間裡,將先前的伏筆都暴露出來,要不然伏著伏著你們可能忘記了,我也忘記了,這樣一來就起不到伏筆的效果了。

謝謝閱讀。) 正是花開的時候:桃花源

「我這次從雲龍下山其實就是想尋找武陵的桃花源,自從陶淵明寫完《桃花源記》后,天下許多的文人雅士都夢寐想要找到這個地方,傳說那裡萬里桃花,春季格外秀美,重要的是黃髮垂髫都怡然自樂。如今我生活的大明已經衰微,無論地方還是女真部落都在壯大,師哥說天下都是分分合合的,明朝最近十幾年會有戰爭爆發,所以我就想想看能不能憑藉前人的記載找到。我還想桃源的人天天吃桃子一定吃膩了,我還特地帶了許多秦朝之前還沒有東西,萬一找到了就交給他們,讓他們改善生活。現在我自己也回不去了,索性我就把我帶回來的都給你們。我想不出十年,你們也不需要冒著生命危險出城狩獵了,每日待在家中就能夠豐衣足食。」

「呵呵~~王李你真得很可愛。」百草笑呵呵的說道,很少見的他居然笑了。「你都帶了些什麼,如果真是長在地上能吃的好東西,興許不用十年你的願望就能達成。」

「真噠!都是重在土裡的,而且都是吃的穿的用的。比如棉花、玉米、稻米、大豆、紅薯、迎陽花……」王李興奮的說道。

「好,你先把東西種上,種好了再叫我。」百草想用自己的木屬性的仙氣催發植物的生長。

黑猴子又在催促兩個人趕快的出去吃飯。王李則是心急得狼吞虎咽的吃完飯後,急忙的跑去荒草遍地的土地上,清除雜草開墾土地,為了防止家畜的啃噬和踐踏,還特地樹立起籬笆矮牆。

王李在城中開墾了四塊這樣的土地,不大加起來也只有三畝多一些,用了五天的時間,期間吸引來許多城中人的圍觀,因為這兵州兩萬人中,會種地和見過種地的人一樣的沒有。

「以後這四塊土地就是你的了。」三臂統領向王李說道。

「這四塊地以後就是王李的啦,不允許破壞!」三臂統領向周圍的人群說道。

「這……」王李還用在明朝的思維辦事,覺得只要自己的開墾的荒地,就是自己的了,沒有想到還要得到其他人的同意。

三臂統領如不是怕有人肆意破壞王李說要種植的糧食,也不會這樣高調的行事。三臂統領做出這個決定其實很艱難的。因為兵州城中雖然也有私有的東西,但是土地則是共有的,比如說可以隨意的到任何一間空房子居住。

現在將四塊荒地宣布給了王李,就表明土地也是私有的了。

王李卻並不在意。他的四塊土地分別在東城到西北城。是按照陽光溫度來劃分,東城的是春天的溫度,種植的是紅薯;往西北則是稻米、玉米、大豆,最後才是棉花、西瓜、迎陽花。

迎陽花就是向日葵,但是在明朝的時候沒有這樣的叫法。

「都種好了?」百草將手背在身後,背部有些彎著。他雖然樣貌上變得年輕,似乎心態還有狀態上還是老樣子。

「都種好了!」王李擦拭著頭上的汗水,和她一起忙碌的還有氣喘吁吁的蒲草。若是在明朝的土地上就有一種夫唱婦隨的感覺了,也有你織布來我耕田的樂趣。

「好。你們多打一些河水過來。」百草說道,自己的也開始醞釀自己的靈氣。慢慢滲入到大地之中,瞬間還是一顆瓜子的迎陽花種子生根——發芽——開枝——散葉,然後就不再繼續生長了。百草有意而為之,如果植物生長的太快,水分養分跟不上,它便不會再繼續的開花結果,等待它的則是凋零。

中國的道法並不講求一蹴而就,而是循序漸進。瞬間成就的東西不是仙術而是騙術或者幻術。

雖然迎陽花只是開出了一個花骨朵,但是已經讓蒲草王李大吃一驚了,「蒲草,等過些天,我就讓你看看這迎陽花的奇特之處,然後做給你吃天底下有鬼牽手之稱的瓜子!」王李不無得意。

「我呀~~」蒲草開心的答道。

隨後百草又將其餘的三塊土地注入了靈氣,催發農作物的快速增長。

「我們明天再弄些田肥,然後再澆些水不出一個月怎麼就有收成了!到時候你就知道紅薯的腹中到底有多甜,白米飯有多少吃!」王李誘惑著蒲草。

「好呀~~」蒲草傻呵呵的樂著,但是到了第二天蒲草就不敢了。「你居然讓我挨家挨戶收集糞水!我可是巫神廟的廟主、祭祀,不敢這麼髒的事情。」

「我不也去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