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嵐俏臉飛上一抹羞紅,不好意思的低下頭。感受到玉手傳來的握力,江城淺淺一笑,收回了虎豹皮和剩下的生肉,而後拉著她向前奔去。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二人一路飛奔,沿途驚擾到不少正在外出覓食的靈獸。不過兩位並不擔心,因為他們有著龍神的「保護」。在這種獨特的保護下,二者很是順利的跑到了中部。

因為白天的原因,而這中途休息了一個時辰后,繼續出發。休息過後,二者的速度得到了不少的提升,甚至超過了之前出發的起始速度。

到了早上時刻,他們已經是接近了外部的中間部分。周圍的樹木都散發出霧蒙蒙的濕潤空氣,覺得有些微涼。根據溫嵐的提示,應該還有一個時辰就可以到達最近的人族地盤。看了看天空射下的斑駁日光,江城估計他們到達那地方已經是上午時分了。而且她的家似乎還要走上不知多久的路才可以到。

「加油跑吧,為了讓你的弟弟可以喝到葯湯。」

「嗯!」溫嵐充滿自信的應了一聲,抓緊了腳步。

在外圍部分,他們遇到了不少的傭兵隊伍。江城粗略的一數,應該不下二十多個。其中實力有大有小,甚至超越龍象境界的都有。看得出來他們是準備獵殺中圍或者混合區的靈獸。

說到靈獸,江城想到了自己的戒指裡面還躺著一枚魑蜥一族魑王的元晶體。那個東西如果拿出來,放在整個大陸,幾乎會引來不少人爭奪,甚至頂尖的勢力和人物。所以暫時的,他不打算將這個東西拿出來。甚至連溫嵐都沒有打算給看的意思。

「我們到了,我們到了!」

溫嵐的酥麻聲線將江城拉回現實。遠眺了下那巨大的牆壁,他皺皺眉卻沒有說話。當接近那巨大的牆壁時,江城立馬感覺到了上面蘊含的可怕元力。雖然不是攻擊用,可是他相信如此渾厚的牆壁,應該可以抵擋i下等級五或者等級六以下靈獸的攻擊。

「我們走這邊。」拉著江城,溫嵐就往著左手邊的一道橫切兩邊牆壁的巨大石門走去。

而剛剛接近這一巨大的石門,江城面色一瞬煞白。這渾厚的元力大過牆壁的元力,甚至是幾倍不止。溫嵐看他一臉的吃驚,笑答:「這道門是帝元國實力的象徵,是一個雕刻技術登峰造極的人所打造的。而這塊巨大的隕鐵都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混合區奪下來的。並被加上了巔峰人物的渾厚靈氣。」

「那可真的可怕啊。」

江城聽著溫嵐的話,一邊抬頭看著這近乎百米的隕鐵大門。心底升起震驚的同時,也被上面栩栩如生的怪物頭像給下了一跳。怎麼看過來看過去和饕餮那麼的相似?

「這門可是有著固定時間開啟的。要是錯過了那可就麻煩了。」

站到隕鐵大門下,二者才發現城牆下還有很多的武者,顯然是被巨大的隕鐵大門的門框給擋住了身影。可見其的巨大。

「還有一會門就會開啟。請各位稍等片刻。」城牆下傳來這麼一聲。江城抬頭望去,瞅到一個手持紅纓槍身披銀色盔甲的男子。雖然長得普通,但那一臉的凝重顯示出了其的警覺。細細的一查探,江城震驚的發現自己居然察覺不到對方的一點底細。

「超越龍象境界的強者。居然會在這裡守著這個破城?」江城心裡暗道,愈發的對這個厚實牆壁后的時就充滿了興趣。

「咔~」

突然一聲沉悶的咯吱聲響起,緊緊關閉的大門突然間連著地面一起抖動起來。江城凝重的看著慢慢開啟的大門,一雙眼睛再次被震驚的瞪得魚目。巨大的隕鐵大門呈扇形打開,底部的左右各有五個巨大的胖子。聽他們喊著整齊的口號,他都感覺到心神顫動。一個推門的居然也是一個超越龍象境界的強者?!

「這個世界的龍象境界似乎就遍地都是啊?在我們那才十幾個而已。」

江城一時間感覺自己的世界觀被完全顛覆。在內圍,他可是與屠龍者打過,雖然只是幾個回合但對於他來說已經很不錯了。可沒想到,在這個地方超越龍象境界的居然會有這麼多。看來只有自己的龍象法相和功法可以挽回一點面子了。

「江城不要發獃了,我們進去吧。」

被溫嵐催促,江城愣了一下,很不好意思的摸摸腦袋,隨即邁著步子跟著一隊傭兵進入了隕鐵大門之中的世界。

「我的天,居然是一個集市?!」

穿過一個個虎背熊腰的身軀進入其中,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個偌大的地攤樓房,無數虎背熊腰的傭兵在此遊盪,時不時的停留在一處。

… 「這裡是個要塞,也是傭兵聚集的地方。別看裡面嘈嘈雜雜,超越元靈境界都有著不少呢。」

驚訝的瞪了眼認真表情的溫嵐,江城頓時感覺自己的一身本事就是簡直紙糊的一樣。之所以沒有直接確定是紙糊的,是因為他還有三個足以驚世駭俗的東西——功法、武魂還有法相。這三樣東西隨便拿出來都可以蹂躪這裡的元靈境界強者。

江城環望四周,只是一個半圓面積下來,他就發現視野之中其中有兩三個傭兵隱約察覺不到的氣息。也就證明那倆三個人凌駕龍象境界,或者以上的元靈境界。在不確認的情況下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江城經過和溫嵐正面交手,已經得知了自己面對元靈境界有多少勝算。

「如果是空曠無人的話倒是好說,如果是在人口密集的城市,法相和火輪斬是不能隨隨便便發出來的。」江城柱頭心底暗道,緩緩的向著一處地攤走去。

溫嵐瞧他一往無前,皺眉思索一會兒,急忙的跑上去攙住他的手臂問:「你打算去哪個攤位看上一看嗎?」

江城回過神來站住腳步,側頭瞧了她一眼,隨即抬頭看了看已是近在咫尺的地攤,露出一臉的尷尬神色:「出神了,隨隨便便的就跑了。」

「你還真是逗人呢,算了,反正我的身上還有幾味天材地寶的藥材。賣掉可以得到幾個錢。」

瞧著幸福意味充斥臉龐的溫嵐,江城實在不好意思說自己的戒指裡面還有著很多的值錢東西,甚至還有龍神給他的幾大袋這個世界的通用金幣。開心的看了看四周的攤位,溫嵐不假思索地在戒指上一摸取出一些斷掉的天材地寶。拉著他的小臂前跨一步,交給了看攤的老闆:「這些能值多少錢,全部給我換掉吧。」

「這些東西嗎?怎麼都是斷斷截截的?」

老闆身強體壯,虎背熊腰,臉上有著一道恐怖的疤痕。雖然看起來那道疤痕很是猙獰,但老闆做思考狀的面目並沒有多麼的可怕。仔細的觀察觀察手中的天材地寶的受損程度,他一手拍在攤子上說:「五千金幣成交,干不幹?」

一手拍下,江城都感覺到自己被震起來了一厘米左右。雖說比較低看得不太明顯,但能讓龍象境界這等以掌力震起,這對實力的要求很是苛刻。而且沒有搞錯的話,江城發現那位壯漢在話說完的一瞬瞟了眼他,相反的溫嵐就一點事情都沒有發現。

「大叔,能不能再多一點?我們裡面可是很多內圍珍惜的天材地寶哦。」溫嵐擺著一臉的嚴肅的瞅著攤主,似乎沒有發現對手的強大實力。

「姑娘,我知道你的裡面可是有著不少的外圍深部天材地寶。可是如果這些沒有損壞的話,價錢就算是翻上三番都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惜的是這些都已經損壞了,而且各個天材地寶損壞的程度都不一樣。」

壯漢的一成不變的心平氣和令江城有點意外。如果放在以往他的世界,肯定是實力強的用自己的氣息壓制低的,逼迫其買下或者賣掉。可是這個帝元帝國怎麼是這個樣子?

「那給我七千金幣可以嗎?下一次我得到好的天材地寶的時候還在你這裡賣掉。」溫嵐思索片刻,櫻唇小嘴嘟起,快速眨巴大眼睛。長長的眼睫毛翻上翻下向著壯漢拋出無數個媚眼。

壯漢似乎身經百戰,對這等沒有半點上鉤,反而還揮揮手不耐煩說:「你的男朋友穿的那麼爛你都摟著他的手臂,你就別這裡給我這個中年人拋媚眼了,七千就七千,我要了。」

江城一臉的尷尬,溫嵐卻點頭如打鼓。接過那鼓鼓的一個錢袋,給壯漢丟下一個笑容繼續摟著他的手臂朝著別的攤位跑去。江城還未反應就被拉走,隱隱約約的看到了那個中年壯漢的目光聚集在自己的身上,而且眼睛上面粗重的眉毛還微微凝著。

難道我的身上有什麼值得特別注意的東西嗎?江城看著自己身上的破黑衣,再次看去那個地攤時已經被一個個路過的傭兵給擋住了視線。瞟了眼那壯碩的身影,他轉頭拉住溫嵐的藕臂不太耐煩的說:「你都做好了,我們現在可以抒發去你家了吧?」

「我準備給我弟弟買點東西,再等一會兒。」

溫嵐的傾城一笑最後還是打動了江城。嘆惋一笑,他苦著張臉隨著她繼續穿梭著各個地攤之間。一時半刻下來,八千的金幣已經花去了兩千的數字。明明家庭不怎麼富裕,為什麼花錢還是這麼的闊?也太誇張了吧?

「是不是很奇怪我買了這麼多的東西?」溫嵐無意間瞟中他臉上疑惑的表情,轉身笑問。

江城點頭。他真的對這個問題有點疑惑。溫嵐點了下腦袋,隨即拿出幾個綠色液體說:「我的弟弟只有十歲,所以他這次病情一恢復我便打算給他洗身,讓他成為一個武者。」

「這樣嗎?那也必須調養身子。我的戒指還有著虎豹,老虎身上的肉可以熬肉湯喝。」

「那就太好了。那事不宜遲,我們走吧,回到家還有點路程要趕呢。」

江城點頭,被拉著的手感受到一股巨大握力后便被迅速的拉向一個方向。在人群之中快速穿梭,倒是驚擾了不少正在採購物品的傭兵。被隔著人群罵了幾頓,倆個人最後脫離這個是非之地。

「只要穿過這個門,我們就可以到帝元帝國的西部城市庫拉城了,我的家在就在那。」

聽著溫嵐的話,江城再次望著那一扇和前者毫無區別的巨大的隕石大門:「這扇門是不是也是隕鐵?」

「是的,二者起初被拿回來的時候很厚的,但經過一個巔峰的強者的切割,被斷成兩半。但是這一扇門上沒有任何的元力。」

江城點頭走上前去細細觀察。來來往往的人都無一不是將目光投在他的身上,眼神都流露出有點不屑或者同情的目光。

… 好了,我們走吧。」

溫嵐毫不在乎四周的目光。直到江城發了話這才繼續拉著他往前面跑去。進入這開闔的大門之中,呈現眼前的依舊是集市。不過這些賣的倒是很是正常,全是一些家常的東西。

一路走過,江城發現到了自己沿途一直被一群人盯著。發覺到是自己的裝扮時,他在一家服裝店前一手拉住溫嵐的肩膀:「等下,進去買件上衣。這一身打扮會被人誤會的。」

「早該這樣了,進去吧。」

溫嵐贊同的回了一句,倒是率先撒開江城的手臂奔向服裝店。瞧那洒脫的身影,他無奈的扶額,推門進入其中。

「你好,需要些什麼?」

推門而入,一個笑容甜美,衣著整齊的服務員迎上前來。環繞一圈裡面的花俏服飾,江城在一件黑色風衣面前停住了目光。循著那道略顯火熱的目光看去,服務員有些尷尬的鞠了一躬,賠笑道:「先生,那件衣服的標價是五百金幣。看您的裝扮應該支付能力不高,要不然..」

「我買了。」文成毫不猶豫,在戒指上一抹,取出一小袋的金幣丟給她。而後徑直上前取下黑色風衣,就著破衣穿在了身上。

別說,裡面破爛外面庄華,一股非主流的氣息瞬間從江城的身上散發出來。借著龍神給的那枚戒指,整個人頓時有了種氣質。剛剛還有些許驚訝的服務員看著江城稜角分明的面龐以及修長的身軀,眼中衍生綿綿情意。這一幕正好被一旁的溫嵐看到,嬌軀一個跨越,毫不意外的出現在江城的身前。俏臉還延伸出一個憤怒的表情。

服務員回過神來,很是抱歉的鞠了一躬,而後柔聲問道:「請問二位還需要什麼嗎?」

「不要了,我們走吧江城。」

說罷抓著身後有點無措的江城迅速的離開了服裝店,服務員依舊站在原地,卻是一臉的失落神情。江城不知所措,急忙的穩住腳步后問道:「你怎麼了啊?我就是買一身衣服而已。怎麼那麼的快?」

溫嵐沒有說話,轉過身來四下打量他一番,黛眉一挑,問道:「你是故意做給那個服務員看的嗎?」

「什麼意思?」江城皺皺眉頭。感覺到一股詭異的氣息慢慢的他面前的俏麗姑娘身上撒發了出來。

「你沒看到那個服務員看你的表情嗎?眼睛都快看直了。」溫嵐狠狠地剮了他一眼,背著他說:「以後不要故意作秀給別的女人看。」

說罷,邁著極其誇張的步子向前走去。只留下江城一個人獨自凌亂。

敢情她是真的喜歡自己啊!而且還以為我喜歡他?!江城抓狂,隨即快速的跟了上去。面紅而赤的解釋說:「喂喂,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我其實對你沒有那個意思。」

溫嵐聞言側頭瞟了他一眼,誇張的停下腳步問:「這麼說你有別的女孩子了?在異界?」

「可以這麼說吧?我在我的世界有一個。」江城如實回答。可沒想到居然會說得這麼流暢,這麼的斬釘截鐵。

「那沒事,她在另一個世界,你幹什麼他都不知道,不怕。」溫嵐揮揮手。一臉的不在意。

「可是我的良心過不去啊,背著她又處了一個對象。這可是要遭天殺的。」

江城一怔,隨即攤攤手一臉苦水。說真的,他撒謊了。在那個世界其實一共有兩個人喜歡他,而且自己還花心的兩個都喜歡。雖然一個前一個后,但是自己還想著腳踏兩船。這個可是大逆啊。

「先不說這些,我們先回到我的家再說。」

溫嵐側頭看著他一臉的苦水,歡喜的心情頓時一落千丈。一會兒,她拉著他的衣角,再次走上了回家的路途。一路上她都不知道在想這些什麼,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可她又怎麼知道呢?其實江城心裡也是如此。

兩個時辰后,兩個人來到了一個寬闊的街道。面對著那座寫著溫室武法門匾的大門,溫嵐率先走了過去。江城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快點過來,你還想不想我弟弟好起來了。」

溫嵐的話給了他一個當頭棒喝。回過神來面無表情的跟上去,江城心裡還是想著很多。相反的溫嵐卻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有眼眸里略帶著一絲失望。進入府中,入眼的是個極大的練武場地。不管格式的武器都整整齊齊的放在自己的位置,各式的練武工具擺在兩旁的黃-色空地,只留下一道中間青石鋪成的石路。

跟著那道俏麗的身影,江城進入中間那座房門緊閉的古老房屋。轉身關好房間門,江城看到一個身著素袍的老女人。雖說面容有些蒼老,但是還是余留著少許的姿色,從那些不難看出這位老女人年輕之時是何等美麗。

「謝謝你送我家小女回家了。」老女人說著就準備給江城舉一個躬。

「阿姨,你不用這樣子。我受不起您的大禮。」

江城眼疾手快,急忙出手攙住了身體有些瘦弱的老婦人。後者四下打量了下他,滿意的點點腦袋:「小夥子長得不錯,也挺禮貌的。實力我倒是覺察不出。呵呵。」

一陣尷尬的將她扶進卧室裡面的木椅,抬起頭來便看到了溫嵐坐在一個面色微白的少年床頭。少年稚氣未脫,一雙大眼睛和溫嵐一模一樣,裡面卻是投射著一股稚氣的清澈。黑色短髮微微乍起,將他尚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臉襯托的那麼幾分成熟。

「姐姐,你回來啦。擔心是我和媽媽了。」小手握著那玉手,溫言虛弱無力的說。

「嗯,姐姐回來了。還給你帶了能讓你好起來的葯。等一會你就會好了,相信姐姐。」

「姐姐說的話聞言一直都信的。」

溫言軟弱無力的眨了下眼睛,小巧的嘴唇微微上彎。看得人實在覺得心酸,而老婦人更是背著溫嵐溫言悄聲哭泣。江城看著這一幕,悄聲的走過老婦人,在戒指上一摸,取出還是冒著熱氣的葯湯,手上還有一個勺子。

溫嵐沒有說話,讓過他徑直進入了另一個房間。趁這個空隙,溫言眼球上翻,剛好看著江城說:「大哥哥,你是我姐姐的救命恩人嗎?謝謝你救了我姐姐了。」

「沒事的,我也是順道。然後來幫個忙而已。」

江城移到一個好讓他看到的方向說道,笑容卻有些僵硬。而這一個細微卻被聞言給捕捉在眼裡。說道:「大哥哥是不是有什麼困擾你的事情啊?我發現姐姐的眼睛里也是有點和你一樣的神色。你們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啊?」

這個小東西好厲害,居然能夠發現的那麼的細微?江城一驚,隨即調整調整心態,做了個鬼臉逗他說:「沒有啊,你還是好好的養病吧。等你喝下這個葯湯,你就馬上好的。」

「嗯,那個老爺爺來給我看病的時候也給我說過了,說我一定會好的。」

溫言點點腦袋笑說。隨即將目光移到走進來的姐姐身上。溫嵐放下小勺子和碗,讓過江城坐到他的床邊說:「怎麼了,溫言。是不是哪裡不舒服?」說罷玉手抓著同樣是白色的稚嫩小手。

「沒有,只是感覺你和這位大哥哥似乎有點奇怪。整個過程裡面一次都沒有看過對方。」溫言似是意識到什麼,臉色變得嚴肅起來:「你是不是瞞著聞言什麼?快點告訴我。」

「真的沒有什麼啦,溫言。你快點喝葯。喝了葯你好起來姐姐教你成為武者好不好?」

「你有事瞞著我,你說了我才喝。」溫言執拗的抽回小手,臉色一陣紅白,猛地咳嗽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