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接到楚歌的電話,王青山本來就有些意外,聽到楚歌的聲音有些不對,他立馬就意識到了不妙。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所以立馬派人趕往了盛江路,到了地方之後,他就看到了昏倒在地的楚歌。

看到現場之後,王青山很快就明白髮生了什麼,立馬讓人改變了案發現場,然後讓人將楚歌帶回了別墅。

「有一點我很奇怪,當初聽的語氣,似乎是受了傷,為什麼我們到的時候沒在你身上發現任何的傷口呢?」雖然楚歌白色的襯衫,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些,但是楚歌的身上卻沒有任何的傷口,不然王青山也不會吧楚歌帶回別墅。

聽到這話,楚歌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脖子。

皮膚還是像往常的一樣的細嫩,可是他記得自己明明中了槍。

當他感應到丹田內的霧氣消失一空后,楚歌立馬就明白了。

「我不大記得了。」楚歌乾笑著說道。

王青山知道楚歌是在隱瞞什麼,但是他也知道,每個人都有不希望被他人知道的秘密。

而且王青山本來就知道楚歌的體質不簡單,沒有修鍊古武卻能發出罡氣玄勁的人,絕對不簡單。

「既然你沒事,就把這身衣服換上,然後去找唐小姐吧!」王青山說著,就走了出去。

楚歌根本就沒聽進王青山的話,而是想著,自己在危機關頭髮出的那根用真氣凝結而成的氣針! 幽暗燈光下,再嶄新的辦公室也沒有初看時那麼明凈,牆上有價值不菲的裝飾畫,loft上是排列了一整面牆的書籍,背對落地窗擺放的長桌上有個大概半壁長的黑色名牌,上書兩行字,小的標註了職務,而大的則是林蔚然的名字。

看到這個,沒人會在乎這裡的裝潢是否華而不實,哪怕loft上書架中的本本著作都只是裝飾品,他們在乎的也只有坐在那張桌后的那個男人,在乎他會不會贊同他們的建議,在乎他會不會賦予他們權利。

入駐三成洞,對新韓的每個員工來說都有非凡意義,大企業的氣派不單單是讓他們對家人說起工作時能挺直腰桿,更給了他們能夠為之奮鬥一生的東西,今天,這裡,估計會成為很多人整個人生值得銘記的頂點之一,可是坐在這間辦公室里,林蔚然卻總是想起自己丟掉了什麼東西。

徐賢的電話來的正是時候,自從分開之後第一次,林蔚然如此想要知道『她』的消息。

……

離開他已經多少天了?

聰明的女人都不會去計算那個日子。

只是可惜,有的女人永遠都不知道聰明的活下去,她們笨笨的,傻傻的,運氣好的能傻人有傻福,運氣不好的似乎就只能這麼笨下去,即便有一天能清醒過來,那過去的種種也會深埋於心,成為烙印一般的存在。

黃昏時分,又站在這個轉角。提著一口袋東西的金泰妍駐足良久,她望著街道對面那平淡無奇的路口。帶著一如既往的恍惚,那個冬夜她敲響了一扇車窗,車窗緩緩落下,露出一個男人的面龐,她第一次對這個男人噓寒問暖,是再壓抑不住的真情流露。

天色越發暗淡,不遠處有紛紛亮起的霓虹,只是這各色光芒映在金泰妍眼中。都抵不過此刻亮起的那一抹暖黃,在記憶中那一片漆黑的日子裡,是這抹暖黃讓她駐足,讓她不必再抱起雙肩望著遠處的黑暗瑟瑟發抖,因為她知道這抹暖黃會照亮她前進的路,她開始喜歡上燭光,喜歡上那映羸弱火苗中散發出來的光亮。那光亮類似這抹暖黃,足以驅散黑暗又不刺眼,只要她靠近,便能感受到那柔和的熱度。

只可惜,她離開了。

她遊離在這抹暖黃能惠及的邊緣,想更加遠離。卻又因為種種原因駐足。

回過神來,金泰妍下意識看向自己抬起的手,它半握著懸在身前,只有微風從指縫中溜過。

可以讓她敲響的車窗不在這,而有些要被習慣的東西。最終卻也只能帶來麻木。

女孩收回手,和前幾次那般壓低了帽檐。目光垂下至身前不遠處的地面,提著東西邁開腳步。

……

「她怎麼樣?」

窗外陽光明媚,林蔚然收回目光,看向對坐的徐賢,在昨天的電話中兩人並未多談,一是因為林蔚然喝了酒,二是因為徐賢語氣中透出的緊張和徘徊,正好『我結』製作組今天要在醫院進行第二次拍攝,而林蔚然也要挑個時間到醫院再露面一次,所以便有了今天的見面。

「還好……看著還好。」

注意到林蔚然頭上利索的短髮,徐賢有些不自在。

「細節呢?」林蔚然追問。

「吃飯、健康之類的?」徐賢想了想,試著道:「好像都沒什麼問題。」

真是個不合格的眼線。

林蔚然心中一嘆,目光垂下至徐賢拿在胸前的咖啡罐上,女孩握在咖啡罐上的手骨節泛白,可想而知她心中的緊張。

「你覺得,她還想我嗎?」

即便知道這個提問只能得到類似剛剛的答案,林蔚然卻還是拋出了這個提問,隨後他認真關注起徐賢的一舉一動,似乎能從這些細節分辨出金泰妍的現狀。

只可惜,徐賢的緊張未能讓他如願。

她局促的喝了一口咖啡,額頭上滲出的細汗已經能反應出她此時劇烈的心跳。

「我不知道。」最終,她選擇了一個中庸的答案。

即便做了這個準備,徐賢卻仍然無法面對男女情愛,這無關她是否還保有初戀,而是一種不理解,就好像孫藝珍那部『妻子回來了』一樣,一個女人和兩個男人的故事,無論導演是否用它表達了一種女權主義,落在徐賢的眼中就只有混亂,林蔚然會問到金泰妍,對林允兒來說是一種背叛,這樣的觀念在徐賢的腦海里根深蒂固,讓這交易剛剛開始進行,就已經生澀起來。

只是林蔚然對這生澀似乎能夠理解,他好像知道徐賢就是這樣的人,和她做交易必定會產生這樣的局面,所以不但沒有不耐,反而超乎尋常的和藹:「我明白了。」

他點點頭,把打開卻沒喝上一口的咖啡放在窗台上,目光隨之望向窗外,從他人口中得到再多消息都比不上親自見她一面,林蔚然雖然明白這一點,卻礙於現狀,只能選擇在一旁窺探。

沒有提問,兩人之間便沉默下來。

徐賢垂著目光看向地面,緊張和猶豫並非是多愁善感,無論有何理由,隱約成為金泰妍和林蔚然之間橋樑的她的確對不起允兒,認識到自己對金泰妍造成的傷害,徐賢得以重新定位自己,而在這個更客觀的位置上,她的行動和決定居然看起來更公平一些。

各打五十大板,以她的性格介入到這種混亂的關係中,她的任何行動好像都會傷害別人。

可是她又有什麼辦法呢?

就像踩進一片泥潭,如果因為一些緣由不能抽身離開,便只能泥足深陷,可是這一次,吸取曾經教訓的徐賢不會再畏首畏尾。

「有什麼辦法嗎?對泰妍姐。」她問,帶著堅定的眼神。

林蔚然轉頭瞧她,聯想到這女孩上次露出如此眼神后發生的一切,微笑中自然帶上了嘲諷:「你想要什麼?是讓她徹底忘了我,然後開始她的新生活?」

徐賢眼神閃爍,對徹底結束這段混亂,她的確有這樣的期待。

「給她時間。」

林蔚然並未窮追猛打,似是知道繼續責怪徐賢全無意義,他把目光繼續拋向窗外,低聲道:「別人需要時間好好想清楚,對她不行,她需要時間習慣,或者麻木,等她等真正把我藏在心底的時候,她就可以有自己的新生活了。」

越接近,越能感覺到林蔚然對金泰妍的了解,徐賢不知道愛情這東西是否能分成幾份,但根深蒂固的觀念卻告訴她愛情只能維繫在兩個人之間,即便心裡念著誰,想著誰,生活中還有責任,每個人都必須承擔責任,而並非任性妄為。

她並未對林蔚然的話表示贊同,只是說:「我會注意的,讓她更舒服一些。」

林蔚然搖了搖頭,和徐賢討論這些是話不投機,所以,不妨把交集進行的更簡單一些:「今天之後每周我們要通兩次電話,見面的話要看情況,這個你可以放心,你不願意看見我,我也不願意看見你,所以非必要的見面應該不會有。至於慈善基金的這些事我會讓安申東和你聯絡,你我私下這些事他都不知道,所以你最好別說漏了嘴,等新韓成立了非營利機構你會作為我們的代言人出現,這一點我會和去談,另外如果你對慈善流程有意見就簡訊給我,具體干涉由我出面。」

徐賢沒有立刻回答,似乎是在思考。

「不用擔心,你我的雖然是口頭協議,但在我這會具有效力,對你來說只是跟我說說泰妍的境況,不是什麼難題。」林蔚然抬腕看了看手錶,差不多到公開亮相的時間了,這是新韓在資助孔貞恩之後的第一次見報,而且還會公開那個有關『光頭』的趣聞。

mbc是公開孔貞恩的唯一媒體,自從孔貞恩在『我結』中亮相,有關這個女孩的故事便小範圍的散播開來,製作組先是在『我結』官方主頁上另外開闢板塊講清故事始末,然後和電視台一起籌備分成四部分的專題節目,在孔貞恩第二次登上『我結』之後,該節目將會以視頻的形式在網路上散播,還有一環接著一環的計劃是要看輿論反應才會上馬,對電視台宣傳來說,mbc此次行動可不算是小手筆。

同時,新韓方面要在其他主流媒體上進行宣傳計劃,以林蔚然此次趣聞為核心的形象工程將會接連展開,當此次事件到達一定溫度后,新韓將會遞交申請,現有的慈善基金保留,在此之上,新韓會擁有自己的第一個非營利性機構。

新韓醫療財團。

這是它的最終形態,想要完成,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和徐賢分開,林蔚然返回院方劃分給自己休息的病室,對這女孩的報復之心和當初相比已經不再那麼強烈,和她接觸的目的也漸漸單純起來,初時面對這罪魁禍首,林蔚然的行動的確有幾分曖昧,但隨著時間推移,最初的目的漸漸被他忽略。

收購計劃舉步維艱。

偌大的新韓需要他打理。 江明大學,是省級重點學府,佔地面積三千畝。

而這次唐洛柔的演唱會,就是在江明大學開設,估計也只有江明大學的中心體育館,能容納唐洛柔的那些粉絲了。

「唐小姐,你好!」宋子軒看著朝著這邊走來的唐洛柔伸了伸手,想要握個手。

他注意唐洛柔很久了,喜歡美女的不止是宅男。

唐洛柔是現在華夏天娛主推的人氣女神,他也知道華夏天娛背後站著的是蕭幫。

蕭幫對於華夏天娛的打造的明星極為重視,尤其是這個唐洛柔,雖然他是高富帥,但是唐洛柔這個級別的人,他還沒辦法,用強或者用金錢利益來弄到手。

強的不行就來軟的,對於自己相貌家世極其自信的宋子軒,相信自己一定能把唐洛柔弄到手。

知道今天唐洛柔今天要來看會場,所以就提前來這裡等著她的到來。

唐洛柔笑了笑,就在她準備將手伸出來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了過來,「握一次,一百萬,不知道宋少能不能付起這個錢呢?」

聽到這話宋子軒先是皺了下眉頭,但是當他抬頭看到一步一步走來的楚歌時,眼神里充滿了驚訝。

他、他竟然沒死?怎麼可能!那個殺手不是說一定會成功么!

「楚歌,我和唐小姐握手,應該沒你什麼事兒吧?」宋子軒強裝鎮定的說道。

這裡這麼多人,楚歌顯然是不敢動手,就算他知道是自己派人殺他的,他也不能怎麼樣。

楚歌看著宋子軒玩味的笑了笑,「當然有我的事兒,因為我是唐小姐在江明的經紀人!」

聽到這句話,宋子軒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楚歌加入了蕭幫,這他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才短短的一陣子,就提升到了這麼高的位置。

如果楚歌真的是唐洛柔的經濟人,那楚歌剛才那句話可是很有分量的。

「怎麼,宋少不會因為這一百萬而放棄這次握手的機會了吧?」楚歌的語氣很挑逗,很玩味。

宋子軒聽著這句話,咬了咬牙。

握一下手一百萬,這對於宋子軒來說,並不算什麼,但是如果這錢給了,那麼他的形象在唐洛柔的眼裡必定會有變化。

想要利用自己的形象,來讓唐洛柔對自己產生好感的事兒,也不能繼續實施。

他是高富帥,但是並不是知道傻b裝闊。

不過……這手如果不握,又會落了唐洛柔的面子。

沒錯,楚歌就是在逼他!

在這裡停留的,不僅僅是他們三個人,還有其他的人在看著。

唐洛柔沉默著不說話,她也沒有否認楚歌的身份,雖然那所謂的經紀人身份,只是胡謅出來的。

「哎呀!宋少,您這麼是這個表情呢!我和您開個玩笑,您不會這麼不大度吧?」楚歌再次開口,依舊是一副笑臉。

宋子軒愣了一下,沒有說話。

「來!來!來!小弟和你握個手,算是賠罪了!」楚歌說著,就握住了宋子軒的手。

大庭廣眾之下,宋子軒也沒臉將手抽回來,只能幹笑著配合。

兩人的手在空中簡單的搖晃了一下,宋子軒便準備將手鬆開,可是楚歌卻並沒有鬆開的意思。

宋子軒瞪著楚歌,眼中的意思很明顯,「你想幹什麼!」

楚歌笑了笑,沒有說話,將手收了回去,然後立馬握住了唐洛柔的手。

唐洛柔沒有想到楚歌竟然會突然襲擊自己,但是這裡人這麼多,如果自己掙扎,被狗仔隊抓拍,一定會又變成這樣那樣的緋聞。

「好了!宋少,你現在已經間接的和唐小姐握了手,那錢我也不要了!」楚歌笑著拍了拍宋子軒的肩膀,不過眼中卻是盡顯寒芒。

被楚歌拍了兩下的宋子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不過他並沒有在意。

哼!這次沒殺死你,算你運氣好!不過我絕對不會這樣算了的!

……

「你和那個宋子軒有仇?」唐洛柔看著恢復正常的楚歌問道。

楚歌笑著撓了撓頭,「沒仇,怎麼會有仇呢,我和人家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人,沒機會結仇的!」

「我看的出來,你剛才是在故意針對他。」唐洛柔雖然和楚歌的年紀相仿,但是經歷的事情,遠遠超出了歲數的約制。

她看人一向很准,所以她極其的自信。

「是么?」楚歌賊眉鼠眼的向四處望了望,然後表現出有些害羞的樣子對唐洛柔說道:「和你說實話……其實吧,我那麼做,就是為了摸一下你的小手!咳咳!我也是你的粉絲,絕對沒有輕薄你的意思,看我的眼神,是不是顯得我很正直?」

「……」

唐洛柔有些無語,她現在也摸不透楚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唐小姐,會場看過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楚歌開口問道。

唐洛柔搖了搖頭,「我還要去見一個朋友,如果你有要緊的事情話,就先回去吧。」

「不行,王叔給我下了死命令,在外期間,要我寸步不離的貼身保護你!」楚歌一臉我很敬職敬業的說道。

如果要不是因為王青山答應在保護唐洛柔期間,給他工資,估計他早就去替林建南排除最後的病毒細胞了。

「既然是王叔說的,那你就跟著吧!」唐洛柔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臉上的表情並不怎麼愉快。

察言觀色,不是楚歌的強項,但是不代表他沒有一點眼力勁。

他開始懷疑,唐洛柔嘴裡的朋友是不是一個男人,或者說……是她的男朋友?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楚歌就真的不會再愛了。

感受到楚歌那異樣的目光,唐洛柔便知道,楚歌應該是誤會了什麼,於是開口解釋道:「我要見的朋友是一位女性朋友,你千萬不要誤會。」

「沒!我怎麼會誤會呢!」楚歌的臉上的表情一下子就變得興奮起來,如果是女性朋友的話,那就更有意思了。

能和唐洛柔交朋友的女人,一定也是美女!是所謂物以類聚。

腹黑寶寶:媽咪是大明星 ……

當車停到曼珠沙華的時候,楚歌心裡就生出了一種不大好的預感。

不過曼珠沙華病來就是上層人士吃飯談生意的地方,他也沒過多的在意我。

希望今天學姐不在,不然看到自己和唐洛柔在一起,又是一頓怒喝。

在大學期間,秦韻就非常討厭這些明星,無論男女,任何人都沒有好感,所以楚歌才會如此擔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