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道長看著胡小飛愣愣的樣子問道。

haohaoxue 2022 年 5 月 19 日 0 Comments

「是不是感覺太簡單了。」

胡小飛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本來也就是個真名上冊的事情,你認為會有多難,祖師像你們天天拜,道祖他老人家的名諱你們每次降妖除魔也掛在嘴邊,至於那些形勢上的三拜九叩,我們護教一脈向來不是太注重,那些形勢化的東西,也就那些每天打坐,讀經書的傢伙才會這麼迂腐。」

胡小飛聽到浮屠道長話后,感覺這個師叔祖的怨念有點重,可能是和某位喜歡打坐念經的同門有過節。

真名上冊之後,胡小飛就被攆出了山洞。

趕往大殿的路上,胡小飛不由的開始吐槽九叔。

「師傅也真是的,知道這麼簡單,也不給我提個醒,還說的那麼鄭重嚴肅,害得我一直以為,真名上冊和皇帝祭天一樣呢。」

在胡小飛的意識中,真名上冊就應該和仙俠文裡面寫的那樣,什麼天花亂墜,地涌金蓮的異相起碼要來一套吧。

再沒有的話,也要在全茅山弟子面前露個臉,然後舉行個重大儀式,拜個祖師,最好再來個祖師顯靈,把自己好好誇上一通。

可是這些都沒有,就這麼簡單粗暴的把名字寫上去就完事了。

連自己想要給道祖他老人家磕個頭的機會都沒有,就完事了,這和自己的心裡預期差的實在太多了。

回到大殿中,胡小飛再次找到青魚道長。

青魚道長看到他,還是那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完了,是不是和你想的不一樣」

胡小飛鬱悶的點了點頭。

青魚道長開懷的哈哈大笑。

「你也不用這樣,這些,你師父甚至你師祖,師祖祖都經歷過,護教一脈向來這樣,對於這些儀式,一直是不夠注重。」

胡小飛聽到這裡,感覺自己師傅有點惡趣味。

不過想到以後還有人和自己一樣,胡小飛的心裡瞬間就變得開心了,一個人被坑可能有點不開心,但是看到一群人被坑,心裡落差就沒那麼大了。

既然來茅山一次,總不能就這麼草草了事,轉臉走人吧,這也太對不起自己這二十幾天趕路受的苦了。

反正茅山上面這麼繁華,自己總要看個夠本才能離開,而且每天還好吃好喝,不待久點,實在說不過去。

接下來幾天,胡小飛把茅山上上下下逛了個遍,最有意思的是,他和元塵成了朋友。

這傢伙從小就膽子小,性子軟,這事整個茅山派都知道。

胡小飛也從元塵口中得知,其實除了他們護教一脈學習法術,修鍊道行,其他各脈,都是以念經打坐為,傳頌教義為主,最多也練一些武功強身健體而已。

胡小飛問過其中原因,元塵表示他也不知道。

在茅山玩了幾天,胡小飛跟浮屠道長道別。

回去的一路,倒是沒有發生什麼波瀾,只是除了一個小妖。

不過,通過這次除妖,他發現了葯園子空間一個新的作用。 黃雅惠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片刻之後,她才瞥了阮星晚一眼,咬着牙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怎麼可能被拒絕!」

阮星晚不可置通道:「沒有被拒絕啊!那就是答應了!那你們約了什麼時間!恭喜啊!」

這一下的,又把黃雅惠給整不會了!

她自然是不可能將自己心裏頭的心思告訴阮星晚說的!

她們都關係可沒有好到這個地步。

她蹬了阮星晚一眼,咬着牙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什麼拒絕答應的,我聽不懂!」

死鴨子嘴硬得很啊。

阮星晚嘖嘖稱奇……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六十一章阮宏生的區別對待感謝大家的支持,看到你們的票票和留言感動又開心,不少催更的寶別着急哈,咱們要追求質量不追求數量。(其實我天天王者峽谷晃蕩,哈哈哈哈(●—●))

明天就上架了,預計在0.30之後更新,太晚了就別等了,當然你是熬夜冠軍當我沒說(;)。

還沒看完的新來的小可愛趕緊看!!!

先爆更一萬,如果成績好的話再看,不然我還是留着存稿拿全勤吧。

沖首定!!!也就兩個棒棒糖的錢,一杯奶茶錢都不要,求支持!!!

奧利給!!!

愛你們((c)

。。 「一個年輕人?真有意思,連我龍虎社的人都敢動,這已經有多久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了。」平頭男子大龍緩緩站起身,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容,他看了下身旁的女子,輕輕的摸了一把她的柔軟處,然後穿上衣服,說道,「我先出去把我那不成器的弟弟帶回來,晚上再回來陪你好好爽一把!」

「龍哥,你要早點回來喔!」女人滿是饑渴的表情。

大龍嘿嘿一笑,旋即目光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名通風報信的傢伙。冷聲說道:「把他給宰了喂狗。」

聽到大龍的話,那名小弟臉色大變,急忙求饒道:「龍哥,龍哥。我錯了,我錯了,龍哥,饒命啊……」

然而,他的求饒並沒有得到回應,直接被人拖了出去。

這就是大龍,龍虎社最為心狠手辣的社長。

……

飯店裡,許林通過黃晴的口中了解到。她是高中生,已經臨近高考,不過雖然學習壓力很大,但是她依舊還是每天有時間來店裡幫忙,而她的成績也是名列前茅,是班上的尖子生,更是她的那個學校的校花。

「不錯不錯,繼續加油,相信你在高考里會考得到一個不錯的成績的。」看著黃晴,許林咧嘴安慰道。

「謝謝許大哥。」聽到許林的話,黃晴笑了笑回應道。

許林很敏銳地察覺到了黃晴臉上所顯露出來的笑容里有幾分無奈和勉強,他出聲問道:「怎麼?我看你好像有些心事的樣子?」

聽到許林的話,黃晴心中一驚,俏臉上也是閃過一絲慌張之色,連忙用笑容掩飾道:「許大哥,你在說什麼呢,我哪裡有什麼心事喔?」

許林笑了笑,說道:「我看人可是很準的喔,你要是願意的話,我願意當你的聽眾。」

黃晴聞言,目光向四周望了一望,然後湊到許林的身邊,低聲說道:「那我告訴你,你可不許跟別人說喔!」

許林笑著說道:「放心。我保證不告訴別人。」

「恩,」黃晴見狀,俏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無奈之色,說道,「我父母對我很倚重,也很看好我,希望我日後高考填的志願是帝都大學。」

聽到黃晴的話,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驚訝之色,問道:「是覺得自己考不上帝都大學,所以在煩惱嗎?」

「這倒不是,」黃晴搖了搖頭,說道。「對於考上帝都大學,我倒也還是有幾分把握的,只是……」

「只是你並不想要考帝都大學,是嗎?」看著黃晴,許林問道。

「嗯,我其實很想要進入表演學院,」黃晴十分謹慎地小聲說道,「我很喜歡唱歌,所以我想要看看以我的實力,能不能夠進入娛樂圈,可是我爸爸媽媽他們……」

「他們反對是不是?」許林笑著說道,他心裡已經明白了一個大概。

黃晴的小臉上滿是無奈之色。輕輕地點了點頭。

許林想了一想,說道:「這件事情呢,該怎麼說呢,父母他們有他們的想法,畢竟對於他們來說,這件事情看著像是不務正業,還不如老老實實上個大學,考個公務員什麼的要比較實在。」

黃晴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說道:「許大哥你也是這樣想的是不是?我就知道……」

許林笑著說道:「別著急,我還沒有說完呢。但是現在已經是新時代了,你作為新時代的新生一代,你應該要勇敢去追逐你的夢想才是,這樣才對得起你自己。」

黃晴聞言,小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問道:「許大哥,你說得是真的嗎?」

一直以來,她身邊的所有人都是在反對她,覺得唱歌這玩意玩玩就行了,但是絕對不可能當真,所以黃晴一直以來都很糾結。在苦苦掙扎,一方面是自己的愛好,一方面是自己的父母,她是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去做選擇。

但是今天。終於有一個人告訴自己,要為自己的夢想去好好拼搏一下,這怎麼可能不令她感動呢?

許林輕輕地點了點頭,臉龐上露出了認真之色。說道:「恩,畢竟你現在還年輕,有資格也應該要有勇氣去追逐自己的夢想,只有這樣,才能夠不浪費掉你的青春,畢竟止步不前,是最大的遺憾,當然了,你在追逐自己的夢想的同時,還是要和自己的父母多溝通一下,畢竟他們是你的父母,至少要儘可能的讓他們理解你的夢想,儘可能的不要傷害到他們。」

黃晴點了點頭,明眸里充滿了精湛的亮光,語氣十分堅定地說道:「恩,我會的。謝謝你,許大哥。」

許林微笑著說道:「我很期待你將來開自己的演唱會喔!」

黃晴也是露出了一個燦爛好看的笑容:「嗯,到時候許大哥你一定要來看喔!」

「肯定會去的。」

轟隆隆……

就在這個時候,飯店外突然響起了一陣摩托聲響,一道道車燈光束照射進飯店裡來,這讓靠牆站的大虎以及龍虎社的眾人都是臉上一喜。

「嘖嘖,終於來了呢,黃晴。你跟著你爸爸媽媽他們先進去裡面躲一下,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做就行了。」許林扭過頭看了飯店外一眼,旋即便是朝著黃晴笑著說道。

黃晴點了點頭,猶豫了一下后,又是出聲說道:「許大哥,你要小心一點。」

許林笑著回答道:「放心吧,我都跟你說了,我可是有人的呢!」

等黃晴一家人都躲進裡面的房間時,許林站起身,看著大虎等人,大虎因為自己的哥哥來了,所以他現在也變得非常囂張起來了:「小子,我奉勸你一句,你最好老老實實的把我放了,不然的話,等到我哥……」

「啪!」

不等大虎的話說完,許林直接一巴掌扇過去,扇得大虎直接懵了。

「你走不走?不走的話,你的腳就不要了吧!」盯著大虎,許林冷漠地說道。

「我,我走,我走!」大虎臉色一變,急忙說道,然後低著頭向門外走去,但是他的雙眼裡充滿了怨毒之色,心裡暗暗想到,「哼,等一下一定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 劉隊長正蹲在門口想偷聽,可是裏面除了剛開始那一嗓子以外,後面的聲音模模糊糊,他沒聽清楚。

也不知道裏面在說什麼,但是他猜測肯定是在教訓江少國。

背着手站在那裏竊喜。

自己的兒媳婦兒馬上就能進門。

沒了江少國,那個郭大愣子到哪兒去弄彩禮和糧食?

還不得乖乖的把兒媳婦送進自家的門,到時候說不定這彩禮糧食還能往下降上一半。

自己兒子白白撿了個媳婦回來。

那郭家的姑娘又能幹,又長得漂亮。

十里八村兒,誰家不誇?

正在這裏想美事兒,結果沒成想後面呼啦啦衝出來四五個人。

他一聽到動靜就扭頭,本來還以為把江少國給綁出來,誰承想就五個人見到他凶神惡煞般就撲了上來。

五個彪形大漢把他圍在中間兒。

劉隊長本身是個乾巴瘦老頭,想一想被人圍在中間是啥滋味兒?

「各位同志,這是怎麼了?出什麼事兒了?」

劉隊長那是一哆嗦。

怎麼覺得圍着自己的五個人,那眼神兒像是餓狼看到肥肉一樣。

「今天這事兒是誰舉報的?把那個舉報人交出來。」

其中一個年輕人直接開口。

劉隊長一聽這話,瞬間領悟了,這是抓賊要拿着臟,起碼弄個人證出來。

立馬笑逐顏開,推了推眼前的大漢,看到人家不讓路,急忙對剛才的年輕人說。

「這舉報人就是我兒子劉鐵柱,我帶你們去找他。他能作證,他親眼看到江少國從我們生產隊糧倉里偷了100斤玉米面。」

幾個小年輕不由的咧嘴笑了笑,眼神里充滿了諷刺。

這個生產隊長這是活膩歪了。

剛才榮主任那麼訓他們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明白,今天這塊肥肉得落在這生產隊長的身上,也就是舉報人身上,總不能讓大家空手而歸。

這是生產隊長的兒子,弄回去自然他們可以賺的盆滿缽嘛。

剛才還因為榮主任,居然要報救命之恩,感覺失望。

畢竟100斤糧食可不少,就算一個人分的少,五斤六斤還是能分到的。

雖然吃不飽肚子可恥,起碼也能解點兒燃眉之急。

可是誰曾想一扭頭居然牽扯出了生產隊長,生產隊長就算再窮,那在村兒里也絕對是糧食杠杠的,稍微從生產隊里摟一點兒,那都是油水很大。

「那行,您帶我們去吧。」

五個人意味不明的嘴角含笑,沒見過這麼蠢的人。

其實他們五個人也暗自心裏發熱,今天碰上這樣的事情,翻轉,這輩子也沒遇見過。

他們抄過無數個家,可是像今天這麼翻轉過來的,還是真是第一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