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說起來還有一點小小的激動呢。那就是小小的激動,經歷過最玄乎事情的他能夠很快的平復下來,斂起情緒伸出自己的手與對方握在一起,不卑不亢的說道:“吳老大你好,在你面前我可不敢說自己大神。真正的大嬸們,可在邊上坐着呢!!”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說的時候還不忘示意不遠處桌子上面坐着的不少已經成名大神,直到現在他才注意到在不知不覺間他已經成爲本場年會的中心點,吸引着絕大多數的目光。

內心稍稍汗顏一下,事情已經與他決定的今天做透明人然後吃完就走的策略背道而馳,小說網站已經給了他主角待遇。

“老闆,那裏還需要...”就在吳文輝還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身邊湊過來一個祕書模樣的人說幾句。

吳文輝把原本準備好的話吞到肚子裏面,帶着歉意:“實在不好意思,那邊還有事情需要我去處理一下。小周,好好招待你下面的大神,不然話小心大神跑到其他編輯那邊去了。”

離開時候還不忘記調侃周亮一把,瞬間把自己在秦朗眼中的好感度拔高。這樣一個人,試問一下有誰不會升起好感呢? 在龍天空論壇上面,秦朗看到過關於年會的一些不全面說明介紹。

雖然說網文作者沒有明確的等級劃分,但是按照一些名氣作品影響力等,有着隱藏劃分區別。

就拿秦朗邊上的這桌人來說,都是互相認識的好基/友,且還是一羣名氣綜合實力都強勁的老牌實力大神。

不遠處隱約間可以聽到討論秦朗的人,模糊的可以推斷出來應該是小神級別的一些網文作者,只要再寫出一本經典作品,那麼就能夠成爲大神級別了。

秦朗獲得位面終端的原因,身體素質有過提高,加上距離也不是很遠,可以隱隱約約聽到他們的討論。

“剛纔袋鼠老大領進來的好像沒有見過,今年新來的作者?你有沒有認識?”

按照正常的宴會來說,若是有人隨便問身邊認識的人是否對一個人熟悉的話,都會得到一個否定的結果。

但是網文圈子來說,屬於沒有祕密可言的,想要一個作者的信息除非你是可以隱藏很深,幾乎沒有交流多少人的,那便沒有人知道你信息。

恰巧秦朗就是屬於已經沒有去過多交流的那種人,即便有那麼映像也只停留在太監帝的位置上面。

被問到的人,一臉茫然樣,腦中回憶了一會兒:“這個我不太清楚,跟着袋鼠老大進來的,應該是三組的人,你問問三組的應該能夠知道一些吧。 最後的三國2興魏 不過。你問這個幹什麼?”

面對後者的提問,提起話題的作者乾脆的就把自己看到的事情還有心中的好奇全部倒出來:“我就是好奇,剛纔你聊天去了。沒看到被袋鼠老大帶進來的那個人和吳老大聊過,似乎還很受吳老大忠實的,就想問問從哪裏冒出來。”

“這樣啊,對了,柳盲你不是三組的人嗎?認不認識那邊那個?”說着似乎想起什麼東西,拍拍自己右邊的作者,連忙問道。

柳盲順着身邊人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也是一副迷惘的樣子:“袋鼠老大帶進來的?那最少也是小神級別的吧,可是最近我沒有聽說組裏面哪個成神。也沒有加進來什麼人啊。”

還嫌棄自己的話沒有說服力,後面加上一句:“別懷疑,你們又不是不清楚最近公司正在整合資源,簽約都是少量的來。還有訂閱也處於低迷,老作者成小神的機率都很小,甭說新人了。”

“可是…”

“別可是了,快看那人,被袋鼠老大按在大神位置上面去了。”

“什麼,怎麼可能。”

其實秦朗從剛纔幾個人問柳盲話的時候,就已經從偷聽話題裏面抽離出來。因爲周亮已經給他按了位置,不是別的地方,就是距離最近的大神桌。

一滴冷汗從額頭上面順着臉頰滴落下來。秦朗連忙說道:“老哥,這樣只怕不好吧。我就是個小作者,沒資格坐在這邊。要不我另外找個位置去?”

“行了。是不是覺得自己沒有資格?去,你問問邊上的西紅柿大神,看看他們怎麼說。”周亮見過類似的事情多了,也明白眼前人的顧慮,便把另外一個人引進話題裏面來,以此來打消他的鼓勵。

大神桌的大嬸們。早就停止話題,把注意力放在秦朗還有周亮兩個人的身上。也由不得他們不關注。剛纔吳老大可是親自來說過話的。

吳文輝的影響力,在作者裏面不可謂不大,以此帶動秦朗的關注度是應該的。

被周亮拉進來的那位西紅柿大神可以很快的就做出反應:“亮哥,你要我說,那你得給我說說他的筆名啊,不知道筆名我們怎來判定?大家說對不對?”

正愁沒有話題沒有樂子的其他作者,被拉進來,哪裏還會放過的,很乾脆得救一起起鬨。

周亮一拍腦袋,暗道自己糊塗,連忙說道:“好啦好啦,這不是我忘記了嘛。這位叫做秦朗,新近的大神合約作者,筆名叫做鹹魚。”

後面的不用多說,其餘的作者都露出恍然的表情。

要說最近什麼作者風頭最勁,秦朗無疑。這傢伙從發書開始,更新狀態一直都是很穩定不說,後面上推薦位根本就是神擋殺神佛當殺佛的無敵模式,新書榜開始一路碾壓,月票榜點擊榜所有榜單都沒有放過。

其中記憶最爲深刻的就要數第一個被拉進話題裏面的西紅柿大神,臉上帶着苦澀,然後被另外一位天空大神調侃了:“嘿嘿,西紅柿兄。我記得前段時間是誰說要把爆你後庭花的人挖出來,然後輪幾遍的?現在真人就在你面前,還不用你的身體上啊。真實版碾壓。”

這個時候,秦朗才注意到就在邊上的西紅柿的表情,還有他的提醒。緊跟着就是覺得奇怪,那位說的好像自己跟人有深仇大恨一樣,可是自己並沒有做過什麼啊??

一直都在注意場中情況,把秦朗介紹給諸位其他作者的周亮,看到邊上的秦朗表情,就知道這傢伙還沒有了解情況,小聲的爲其解釋:“西紅柿和你一起開書,本來憑藉着神格可以一路領先的。結果你後來者居上,先是在新書總榜爆掉他的後庭花,然後在月票榜還有其他各種榜單全翻輪暴。”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疑,周亮停頓了一下帶着戲謔:“在場的這些作者,某種程度上面都是被你給爆過後庭花的。”

什麼,全部都被自己碾壓過!!

不,應該說被自己超越過,落後一個位置的。那你老兄把我介紹給這邊來幹什麼,豈不是變成示威了,後面還可以愉快的玩耍嗎?

秦朗倒不是害怕什麼,大神影響力再大那也是有限的,想要封鎖現在的秦朗純粹就是癡人說夢。

更多的心情還是鬱悶爲主,要知道後庭花一般都是調侃作者之間的排名爭搶。

“大家都認識了吧,西紅柿。這位我就交給你了,好好的對待,要是你想要爆後庭花的話給我說一聲,晚上幫你們開房。現在嘛,就好好呆着,不要惹事兒。否則小心你後面的推薦…”

周亮對待秦朗的態度,都落入到別人的眼裏面。可以說是照顧頗多,還用上威脅來要求大神照顧新人。

要是別其他的作者聽到,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一種心情。

原以爲周亮走後,氣氛變化會很不正常,或者說詭異的。沒想到周亮走後的氣氛還變得很不錯,西紅柿還特意的拍拍秦朗的肩膀說:“喂,小子,叫聲老哥,以後我就照着你。誰敢把你怎麼滴,我就把他們怎麼滴。”

“那是不是後庭花被爆,你也幫忙爆啊!!”一個聲音插入進來,結果引起全桌爆笑。

落入到其他桌的作者眼裏,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個看起來就是新人作者的人被安排到大神桌不說,還能夠和大神們相談盛歡,究竟是什麼情況,世道變了? 人們在不瞭解秦朗究竟是何方神聖的情況下,感覺自己的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那就是一瞬間的事情,同理討論並不會很持久,他們終究是來參加年會的。哪怕被歸類文網絡文學作者,心中也還是有文人特有的傲氣。

一定程度後就會把話題重新回到互相之間的書上,然後把秦朗歸類到運氣好的那一類人的範圍內。

大神桌這邊,有周亮的介紹,還有秦朗數據擺在那裏,沒有一個大神覺得秦朗不應該坐在這裏的。

再怎麼說人家也是直接碾壓了一羣大神級別作者的人啊,要是他沒有資格坐在這裏,只怕也沒有其他的作者能夠坐在這裏。

還有已經很久一段時間裏面沒有新的大神級別作者加入,可以說這桌人都或多或少有點小小的高興,證明網文還有新生力的加入。

“你一直來的更新速度,和三哥都有的一拼,可惜今天他沒有來,要不然你們肯定會有很多的話題說。”西紅柿儼然是把秦朗當成自己的小弟,說話完全都沒有陌生感。

其他的人也都是一頂一的聊天好手,要不然也不會寫出那麼多。趁着有話題,紛紛點頭附和表示同意。

“三哥?至高神唐三?算了吧,我可比不上那位。能夠坐在這邊都是編輯看得起,承蒙諸位關照。”秦朗還是繼續謙虛。至少在摸清楚周圍人性情環境的情況下沒有錯誤的。

“對了對了。你那麼本書我也在有關注。說起來你都寫了快八十多萬字,準備多久完本?數據太鼻涕了。晚上回去要不咱們一起來個互動如何?互相推薦同時,要是內容允許的情況下咱們角色互動,增加個人作品間的人氣。”

互相之間都聊得很不錯,猛然之間作者天空腦袋冒出來靈感,馬上興奮的說道。

除開秦朗在內的幾乎所有人,眼睛幾乎都是一亮。大神作者偶爾任性是可以的,可是這樣新鮮的大規模做法是不錯的。增加互相之間的人氣達到擁有推薦位的效果。

他們倒是無所謂,甚至還可以很興奮的進行討論。秦朗就不同,有些爲難的樣子:“大家的想法我沒有意見,不過我自己的小說是沒有辦法更改的。不,怎麼說吧,其實我的小說內容已經全部完本了。”

“臥槽,已經完本?多少字,能不能給我看看?放心,我的人品保證不會給你泄露出去的。”天空神還覺得秦朗這個新人不識趣的,聽到秦朗解釋也就釋然。

一本小說已經寫完。代表着其中內容都已經完全定下來,進行更改添加內容都是很困難的。

很多時候。一個小說寫完的作者都不會選擇添加新的內容進去,那實在是太麻煩,還隨時有可能推翻之後乃至於前面的很多設定。

完全沒有把秦朗拒絕放在心裏面,轉而把興奮目標放在秦朗已經完本的小說上面。

弄得秦朗都是詫異無比,很難理解天空神的行爲,一旦開始寫小說不都是很難去看其他的小說嗎?有些時候乾脆的就是看不進去其他小說。

注意到秦朗的表現,天空神撓撓頭有些懊惱的解釋道:“我不是說你的小說我有進行關注嗎?一口氣我看到完,很爽的。所以後面嘛,你懂得。”

解釋完畢,完全就沒有爲自己的行爲感覺到尷尬,還很自覺地伸出自己一直手做出你看着辦的動作。

“其實我也有看過,算我一個。”

“且,你們以爲就你們看過?我也看過。”

“我是從動畫片然後關注小說的,算我一個。”

“那個諸位,該不會你們都有看我的小說吧。”看着周圍大神的動作,坐在一羣人中央的秦朗都不由得留下冷汗。

他覺得自己受歡迎,能夠被諸位著名作者接受,算是對自己作品實力的一種承認,可是一羣作者問他這位新人作者要小說文稿,就顯得真的很不可思議。

比起之前坐在其他桌的作者看來,秦朗被邀請到大神作者桌都還要感覺到難以置信。

“誰跟你開玩笑,我們說的都是真的。你們小說確實有看過,剛纔我好像也聽到有人說動畫片?該不會還有動畫片其他的改編吧。”最先伸出手挑起話題的天空神,環視四周露出不解神色,希望從他們這些朋友的身上得到答案。

沒想到居然是就坐在邊上的西紅柿,一副鄙視的模樣說道:“你這就落伍了吧,咱們這個新小弟,不是開玩笑。比起咱們裏面的任何一個人都還要厲害,小說上傳沒有多久就被集團看中,開始周邊改編。”

停頓了一下:“不光是小說,就連動畫片、漫畫等等都有。還有你們不知道的吧,其實明天開始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也是給這傢伙準備的。”

“臥槽,有沒有搞錯。”以往一直都是保持自己身份修養的夜深人靜都不由得爆一句粗口,可想而知其他的人會有多麼個念頭飄過。

可能是沒有注意到周圍的情況吧,一時間沒有把自己的聲音給控制住,導致周圍很多的人都可以挺清楚剛纔的粗口。

於是乎,本來就足夠吸引注意力的一桌,現在吸引力是無限的被放大,成爲全場的焦點所在。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還是說對他們這桌有仇,居然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屑的女聲冒出來:”嘖,這就是網文知名作者的素質,我看也不怎麼樣嘛,也難怪一直都不被承認。”

”素質,素質啊,是個問題。”

在場的絕大多數都是網文作者,哪怕之前還有那麼些聲響都默默的閉上自己嘴巴,不外乎剛纔的女聲實在是太拉仇恨。

更沒想到的是那女聲主人,還沒有自己拉到仇恨的自覺,居然還做出高傲的姿態然後一副看不起周圍投射目光人的架勢。

以秦朗的審美看來,其實那聲音主人長得還算是不錯,但是比起之前準備拿他當擋箭牌唐明香就差了不止是一心半點。

倒是在本身就是草根文化的網文圈子裏面能夠鶴立雞羣,成爲年會宴席上面不錯的點綴。

她的話整個就是犯衆怒,哪怕是秦朗都不知覺得皺上眉頭,用手戳了戳身邊的西紅柿:“西紅柿大哥,剛纔那女的你認識嗎?她難道不是咱們圈子裏面的人?”

秦朗的話,把自己放在網文圈子裏面,之前拒絕聯動還有些意見的人此刻都會消散於無影無蹤,對其心生好感。

別提早就沒有意見的天空神,搶在西紅柿之前回答:“你應該說那羣人,都不是咱們網文圈子裏面的人。他們應該算是傳統文學圈子裏面的,也不知道吳老大邀請他們準備幹什麼,真是的。”

至於其他的人也都是一副不滿不理解還有憤慨的表情,就別說其他被邀請來的作者。 請別誤解,那僅僅是對女子失禮行爲的好奇不解,想要探究她是有什麼樣的底氣來說出藐視網文圈的話出來的。

“不過最近對於這個女人的新聞源源不斷,也不知道高層是什麼想法,還得邀請來,就不怕出現大問題嘛。”大神桌上面一位作者的感嘆引起秦朗的注意。

要是現在小熊貓在光腦中的話,那麼立馬就可以搜索出來,然後反饋給秦朗所知曉。

在沒有小熊貓的情況下,雖然麻煩了一些,但是秦朗還是不介意向那位作者詢問出關鍵詞,然後使用光腦進行查詢的。

“喲呵,這手機不錯嘛,什麼牌子的,開完會帶我去買一個?”西紅柿距離比較近,不存在有障礙視角,很容易就看到已經開始進入網絡搜索的秦朗拿出來的手機。

依照着現代人的審美,換成任何一個追求完美的人來都不會對光腦化作的手機太過於苛刻,因爲現在的光腦形態手機無限接近於完美。

黑色如墨的整體顏色,7mm的最佳厚薄度,握在手中還能夠感覺到上面帶來的厚重感。不會覺得太薄的原因造成重量太過輕巧不符合男生的使用規則。

連接上網絡。秦朗輕鬆地就獲取到相關的信息。尷尬的撓撓頭回答西紅柿的問題:“這個手機其實是別人送我的,要不我去問問他在哪裏購買的,你實在喜歡的話到時候讓我他買一個來?”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話說的足以讓人接受,實際上卻是在推脫對方。開玩笑,他還沒有心思進入到手機行業裏面,要不然從哪裏搞來手機給他購買。

倒是以後騰出時間過後,再來說進入手機行業得事情。

西紅柿聽出裏面的意思,沒有在上面糾結太多。拍拍肩膀說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對了,我看你在上面搜索什麼消息?關於那個女的?”

“恩,我就好奇那女的怎麼那麼傲。就算是傳統小說作者也不至於吧,心中有些不平,就想看看。”秦朗很乾脆的把自己想法還有爲什麼做原因給所出來。

他不顧及自己周圍的人是否會有說出去的可能,再怎麼說都是一些網文圈裏面著名作者,平日裏面可以爲作品成績爭鬥乃至於發生戰爭。

真到了現實裏面,其實也都是一副關係好好,我們是基/友的狀態。何況現在已經面對另外一個圈子的人。可不光是他們,其他的作者也都站在同一陣線上面。

知道秦朗的心思。西紅柿瞟了女子方向一眼後,說道:“那女的,幾乎咱們這些作者都知道一些。龍的天空,最近有上過嘛?”

“最近都沒有時間,就連稿子都全部設定自動更新。”秦朗又有些小小的尷尬,作者最喜歡的活動都是上傳小說然後去龍的天空水貼,再有則是和書友互動。

新書上傳有那麼一段時間,除開剛上傳還有簽約的時候有過關注外,都是讓小熊貓負責管組。就連小說連載到什麼劇情他都忘記了,簡直就是不負責的典型。

西紅柿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恍然說道:“我就說嘛,龍的天空進去就能夠看到她的消息。名字叫做石田琦,三流小明星一個。後臺比較大,在團隊的操作下找華新閱讀集團購買了一本小說,然後抄襲出版,封號著名美女抄襲作家。”

秦朗注意到,這位西紅柿大神介紹的時候已經完全不遮掩自己眼中的鄙視,甚至他還可以從眼中看得出深深地厭惡。

僅憑藉描述,秦朗自己都有那麼一些厭惡。

網文作者爭鬥很頻繁,那是針對小說的數據排名,卻不會真的打起來。面對抄襲,那性質完全不同,哪怕是最低層剛進入的新人作者,厭惡都是從內由外散發出來的。

“囂張,實在是太囂張了。媽的,一會兒吳老大說完話之後,一定要到下面好好問問,別真的丟人了。”

網站的利益和作者之間的利益息息相關,抄襲的人都來了,以後整個圈子還不亂套。豈不是說網站是支持,抄襲的?

“安啦安啦,現在別管那麼多。別人怎麼說都屬於傳統圈子裏面,不對付以後狠狠打他們臉就行了,就像咱們小說裏面的那些主角。啪啪啪,很爽的。” 火影:黑化鳴人 桌子上面比較樂觀的筆名爲破軍大神,笑着說道。

配合上他自己的動作,幾乎是所有的在座作者都發出哈哈大笑聲音。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們不是沒有想過要聲討,情況還不明瞭的時候採取觀望的態度,還有原作者的行動,他們已經商量好再過一段時間進行支持來着。

“有什麼好笑的,一羣腦袋全是稻草,喜歡寫h小說的傢伙。早就該被國家限制,掃掉了。”

“田琦你說得對,就是一羣喜歡寫h去的垃圾作者,早晚都會被取締的。”

若僅是前面的,那刷仇恨引起作者們的怒目而視,看在對方身爲女人的份上不會幹出什麼事情來,後面那一句男聲,意義完全不同。

那人秦朗也算是有點印象,不,應該說在場的作者都有印象。

網文轉實體作者建南春,還有那討好獻媚的模樣,直接就激怒不少的作者。

從事網文作者行業的大多數都是年輕人,這麼被刺激,那衝動已經是不用說。年紀再小一點,看起來大概有二十來歲和秦朗想當作者,已經站起來衝上去和對方打作一團。

一時間事情現場變得喧鬧不已,亂作一團。西紅柿看的很刺激,很激動,然後很乾脆的放開自己的身份率先的衝出去,作爲第一位衝出去打作一團的著名網文作者。

秦朗只覺得自己的觀念被徹底的顛覆,尼瑪,不是一個個成名的作者都是文質彬彬的嗎?怎麼那位西紅柿大神就不是那樣子?

還有還有幾位老大,你們也是知名作者,顧忌一下自己的形象好嘛?摩拳擦掌的樣子被人拍下來上傳到網絡上面怎麼辦?

萬萬沒想到的是,天空神湊過來坐到原本西紅柿的桌子上面,拍拍秦朗肩膀說道:“別太詫異,其實這裏面有幾個在寫小說之前都是混的,多少有點那種背景,所以你懂得。”

我懂什麼懂,能有那背景的還說什麼,我完全不懂啊啊!!

不提秦朗心中有多少個草泥馬在奔騰,單單在場中央打作一團的人,都已經被拉扯看來。

終究還是公司年會上面,還要一會兒發新聞通稿,有事情傳出去不好,還是趕忙制止住比較好。

可是有些事情,有些話進入到耳朵裏面,使得秦朗有了些許轉變,接下來的年會也變的意外精彩起來。

“西紅柿哥,解氣,牛叉,小弟我是真佩服。”秦朗不吝嗇自己的讚美,豎起大拇指丟過去。

“那是,你也不看看哥哥我以前幹什麼的。不過話說回來,一會兒可就有點好玩兒了。”西紅柿的臉上露出戲謔,目光朝向頂着兩個黑色墨鏡,罵罵咧咧坐在座位上面的人。

“額??有什麼?”

“能有什麼,一會兒你就知道了。到是你小子一定要牛氣起來啊,哥哥我,不,整個網文圈都是你堅強後盾,不要怯場。”

“我覺得你想的是站在後面爆後庭的吧,嘖”有人才旁邊不由自主的插嘴進來。

“放屁,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信不信今晚上我們練練?”

喂喂,老大哥你是準備練什麼?還選在晚上!!

想到這裏都讓人不由得打一個寒磣,丫的,千萬別真的看上自己後面什麼了吧。 “剛纔的事情,你們就…?”秦朗表情怪異,還有些難以把後面的話說完全。

可以融入這桌上面,不代表可以全然的放開,說話的時候點到即止,不要說得太直白,要不然惹出什麼事情才叫麻煩。

天空神已經和人換了位置,距離秦朗西紅柿兩個人就比較接近,笑嘻嘻根本沒在意的樣子:“沒想到都在一起有一個多小時,你還沒有習慣放開啊。得了,之前不都給你說過嘛,他就是其中一個。何況那男的也確實欠揍,你就別放在心上,等着後面的準備吧。”

“額…”秦朗理解話裏面的意思,網文作爲草根文化的代表之一,在寫小說之前的工作各種各樣,稍微想想也就不覺得有什麼。只是引起他注意的是,之前西紅柿也提到過的:“要我準備什麼?”

“沒通知你? 戰神狂婿 算了,懶得解釋,先吃點東西,一會兒你自己就知道。”天空神詫異看一眼後,有些無奈的說道。

過後一律都是不提,秦朗卻明顯的發現其他的知名作者嘴角微微翹起,似乎就等着自己出糗看好戲。

秦朗這下是真的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心中貓抓一樣,恨不得立馬就把事情給搞清楚。

偏偏除了吃喝外。就是互相之間的調侃,最多的還是大神們被秦朗這個新手作者爆後庭的玩笑話。

無傷大雅能夠促進氣氛,彷彿之前打人打架是一件很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除開被打的那個建南春現在還是憤憤不平。不時地會冒出幾句飛牛話,來發泄自己的不滿外,其餘桌上面都可以很盡興。

於是乎,造成宴會上面形成一個詭異的局面。一幫子被邀請來的網文作者吃喝熱火朝天,另外一羣被邀請來的傳統作家臉上就顯得無光。

對建南春不屑,還有被網文作家無視的憋屈,忍受不住的乾脆就起身離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