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慈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才把胸中這難以抑制的怒火平息了一小部分,已經被小軍氣得有些失去理智的她,絲毫沒有意識到在這樣激烈的運動下,那個被她稱作紈絝子弟公子哥的廢物可惡男人,還能有如此輕鬆的表情和動作,仿似他的身上不是負重4公斤,仿似他剛剛開始進行越野訓練一樣。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6點40分,第二方隊的幾十人也到了營地,也都紛紛的開始調整自己好強度運動下有些緊繃和疲憊的身體,八岐的人算是其中最累的一撥人,臉上的鐵青在後面第三方隊20分鐘後到達營地的時候才漸漸的有些消散。

小軍等人這樣的速度和不爭搶名次的越野結束后,影響並不大,微微停頓身子呼吸了幾下之後,已經慢慢平息了身上的緊繃和一點點的疲憊。

「哦,furk,這***是什麼東西?」來自三角洲和a小隊成員們的怒罵聲在營地的另一側響起。 山前鄉這一次,是徹底的轟動了,包括雲和鄉的農民,無數的農民從四面八方趕來,看著這些身背背包的軍人,艄公已經停止了運送農民,專門運送軍人過河了,從下午開始,一直到晚上,艄公滿個不停,嘴裡吆喝著口號,還是不是的唱上幾句山歌,這些軍人就更加的熱鬧了,集體唱著部隊裡面的歌曲。軍隊的組織性和紀律性是不用說的,他們步伐整齊,聽著軍官的號令,上船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顯得擁擠。

看熱鬧的農民,開始還感覺到驚奇和害怕,不敢靠近這些軍人,漸漸的,有膽子大的小孩子,靠近了這些軍人,因為首先過河的軍人,已經開始在一塊平地上搭帳篷了,小孩子走近了看,有的甚至動手摸摸帳篷,這些軍人都很友善,他們沒有訓斥小孩子,還有人專門告訴了小孩,搭帳篷要注意一些什麼,幾個小孩子鑽進了剛剛搭好的帳篷裡面,大呼小叫,引來了更多看熱鬧的孩子。

大人好一些,不過,他們也不會隔得很遠了,都是走近了看,軍人的紀律性,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想著這些軍人,馬上就要開始給山前鄉修橋了,他們就很是感激,不長時間以後,有些農戶從家裡提來了茶葉和開水,遞給軍人喝,還有人從家裡拿來了雞蛋,不過,這些軍人都婉言謝絕了,他們有紀律要求。

李光明在周天浩等人的陪同下,專門來看了。他沒有想到,部隊這麼快就到了,周天浩更是著急,叫戴春竹無論如何要想辦法,這麼多的軍人來了,總是要吃飯的,必須和部隊中間的後勤人員聯繫上,雖然已經給集鎮上面的餐館打過招呼了,不過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餐館是需要好好準備的。

一直和李光明在一起的兩個軍官,顯得胸有成竹,他們已經知道,鄉里是戴春竹負責後勤方面的安排。很快就有司務長專門和戴春竹聯繫,坐著吉普車到集鎮上去了。

鄉里供電所的職工,本來是很牛氣的,供電部門很是吃香,特別是在山前鄉這樣落後的地方,用電不多,他們的心裡也有氣,不過,這一次。供電所全體的幹部職工,沒有誰敢說是繼續的牛氣,修橋這樣的大事情,他們還是分得清楚的,不能夠耽誤。

供電所還是有些措手不及,本來以為。部隊裡面的官兵,至少還有一天時間才會來,所以,在接電線的時候,不是很著急。現在看見部隊的官兵已經到了,開始搭帳篷了,供電所的負責人。挨了李光明的訓斥之後,馬上要求所有的幹部職工,全體上陣,在最短的時間內,搭好電線,必須保證天黑以前通電。

這一次來的官兵,有600多人,其中的一部分,會在開工典禮之後,到對面的雲和鄉大橋工地去的,交談的過程中,周天浩知道了,李逸風明天就會到了,許多機械車,都是明天趕過來,包括剩下的軍人。

翌日一大早,汽車的轟鳴聲,讓山前鄉開始熱鬧了,一些機械車,從宏利縣的方向,開到山前鄉來了,無數的農戶,半夜就起來了,他們都是準備到大橋的工地上去看看的,聽說很多的軍人已經來了,有些正在趕路的農民,見到了從身邊開過去的長長的車隊,抑制不住激動。對面的雲和鄉,是一樣的情況,一些機械車已經在大橋對面的工地停下了。

周天浩終於再次見到了李逸風,令他驚奇的是,向紅軒也跟著來了。

李逸風和李光明打過招呼之後,笑著對周天浩開口了。

「周書記,山前鄉的公路實在是不好走啊,好在我們習慣了這樣的道路。」

看見向紅軒一臉疲憊的樣子,周天浩知道,估計是沒有休息好的。果然,向紅軒將周天浩拉到了一邊。

「天浩啊,你工作的這個地方,太窮了,我是從農村出來的,本來是沒有什麼奇怪的,就是覺得你能夠承受,不簡單啊,看來你真的是能夠吃苦的,唉,李師長做事情,雷厲風行,我是領教了,第一批的物資,全部都運過來了,我是想著過來看看你的,想不到李師長竟然要求通宵開車啊。」

「這沒有什麼稀奇的,開工以後,也是24小時施工的。」

「好,好,我已經知道了,三個月修好大橋,這大橋修好了,你的日子也就好過不少了,至少坐車方便了,本來我還想著叫小琳來看看的,還是不要叫她來了。」

山前鄉政府的工作人員,此刻如同上了發條,全部都在忙碌著,包括部分抽調的站所幹部職工,全部都在緊張忙碌。不說其他的,就是開工典禮時候的生活,接近1500人,這麼多人吃飯,準備工作就了不得。本來,還有人不滿意,鄉里為什麼將生活的事情,安排給了集鎮上餐館的老闆,這個時候,他們才明白,如果不這樣安排,恐怕真的會有人沒有飯吃的。集鎮上的任何一家餐館,都不可能單獨完成這麼大的任務,但做生意的人,總是有辦法的,他們聯合起來了,有專人到農戶的家裡負責採購蔬菜和豬肉,一律都是現金交易,有專人到雲和鄉去購買大米白面,有專人組織廚師,所有的餐館,都為這一次的修橋服務,對外提供飲食的事情,放在了次要的位置,至於說內部的利潤分配辦法,鄉里不會過問。

周天浩已經通報了情況,鄉里的食堂,部隊會幫助重新起一下,現在的食堂太寒酸了,李逸風到了鄉里之後,看見了食堂的模樣,當即叫下面的一名軍官,組織一些戰士,幫助重新起一個食堂,等到大橋開工儀式之後,兩邊一同進行。

下午四點多鐘的時候,縣委書記趙長河、縣長呂祥生以及其他的一些縣委縣政府領導,包括人大政協的主要領導,都到山前鄉來了,令周天浩吃驚的是,市委副書記羅海健和軍分區的領導,也來到了山前鄉。周天浩帶著部分的班子成員,在碼頭等候,雲和鄉的匡仁貴、趙大柱也跟著在碼頭等候,雲和鄉其餘的鄉領導,翌日一大早就要過河,參加開工典禮的。

周天浩注意到了陳和平的表情,陳和平看見周天浩的時候,緊緊握著周天浩的手,說是有情況要說一下,等到開工典禮之後。

看見了已經整理的很好的開工儀式的現場,羅海健很是高興,說山前鄉的老百姓,盼望著修橋,從整理出來的現場,就可以看出來,縣委縣政府和鄉里,這次是實實在在為山前鄉的農民做了一件大好事。

財政所內部的招待所,已經住滿了,縣裡的領導來得太多,實在是安排不下了,鄉政府住了幾位領導。羅海健到了山前鄉,聽取了周天浩的工作彙報,對山前鄉集資修橋的行為,還有老百姓的積極性,表示了肯定,他說了,在碼頭的時候,就感受到了,艄公說了,這一次的集資,所有的農民都擁護,哪怕他賣掉渡船,也要交上集資款,修大橋需要多少錢,山前鄉的老百姓都是知道的,集資款是遠遠不夠的,還有上級的大力支持,老百姓的認為很簡單,只要是錢都是用來修橋了,如果差錢,老百姓可以再一次的集資,吃光飯喝鹽水都可以,而且這次的修橋,農戶的代表也參加了那個什麼談判,大家完全放心了,鄉里的領導,實實在在為老百姓考慮,老百姓也要考慮到鄉里的困難。

羅海健握著周天浩的手,說周天浩沒有給市委辦丟臉,下來真的是在踏踏實實的工作。

6月5日一大早,周天浩就起床了。

開工典禮定在上午的10點鐘,此刻,鄉政府所有幹部職工都明白了,安全是最為重要的,要來看熱鬧的農民太多了,組織工作,不能夠有絲毫的疏忽。鄉政府的幹部職工,一律都是手裡拿著饅頭,直接到現場去,他們需要儘早到位,儘管大家知道,現場肯定有不少的農民,已經佔據了有利的位置了。因為修橋的事情,鄉政府的幹部,在農戶中間的威望,明顯提升了,這次的組織工作,他們說出來的話,老百姓還是要聽的。

周天浩陪著羅海健、李逸風、趙長河、呂祥生一行前往碼頭,一路上看見源源不斷走向碼頭的農民,羅海健很是感慨,叫司機停車了,這一段路,他也走著去。李逸風完全贊成羅海健的安排,跟著下車了。

羅海健將周天浩叫到了面前。

「小周,你看看,山前鄉的老百姓,盼望修橋的心情啊,橋修好了,你的任務更加的艱巨,這裡的老百姓,日子太苦了,帶著他們過上好日子,才是真正的為老百姓做好事了,你要時刻記住,做好了這些工作,我專門為你請功。」(未完待續)rq ———..

上午10點鐘,開工儀式正式開始進行。

站在臨時開闢出來的主席台上面的,有市縣的領導,山前鄉和雲和鄉的主要負責人,負責修橋的團以上的幹部,還有部分縣直單位負責人。

下面站著的人,看上去涇渭分明,部隊裡面的官兵,站的很整齊,服裝統一,精氣神很好,山前鄉、雲和鄉的幹部職工,包括山前鄉站所的幹部職工,村裡的書記主任,這些人看起來,就普通很多了。

真正給人震撼的,還是周圍的老百姓,學校組織了一些學生,專門參加開工典禮,放眼望去,除開不能夠站人的地方,其餘地方,到處都是人,上坡上、河灘上、空地上,這些人的穿著一般,看得出來,他們非常重視這個日子,很少有人穿著補丁衣服,這些在平時,都是能夠看見的。

主席台上面的羅海健,一直都很嚴肅,他沒有關注那些大型的機械,而是一直都看著這些專門趕來參加開工典禮的農民,聽到周天浩的彙報,說是有些農民,半夜就起來了,專門到這裡來,參加開工典禮,羅海健更加的感慨。

擴音設備是用的李逸風帶來的設備,效果很好,地方上還難以找到這樣的設備。

因為羅海健來參加開工典禮了,所以,天星縣縣長呂祥生主持開工儀式,首先是羅海健講話,接著是李逸風講話,之後是趙長河講話,三位領導講話之後,後面就是表態發言,分別是雲和鄉書記匡仁貴、山前鄉黨委副書記譚冬明、修橋部隊的代表、雲和鄉下壩村村民李莫全,李莫全是代表監督小組和山前鄉農民表態發言。

開工儀式的時間,不會很長。

「同志們,父老鄉親們,今天。我在這裡主持山前鄉大橋的開工典禮,感覺到無比的光榮和自豪,修建這座大橋,是我們山前鄉老百姓多少年的心愿,如今終於要實現了。。。」

呂祥生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回蕩在四周,所有人都能夠聽見,令人驚奇的是。呂祥生宣布開工典禮開始的時候,四周迅速的安靜了。

羅海健首先講話了。

「我代表春山市市委市政府,對山前鄉大橋開工典禮表示熱烈的祝賀。。。我已經感受到了,山前鄉的老百姓。是渴望著一座大橋的,縣委縣政府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促成了大橋動工的修建,鄉黨委鄉政府抓住了機遇,終於能夠解決山前鄉交通瓶頸的問題,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山前鄉全體老百姓的大力支持,你們的生活很苦難。但是,為了修建大橋,甘願過更加艱苦的日子,集資200萬元,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創舉,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對你們表示感謝。。。」

熱烈的掌聲,從台下蔓延到了四周。。。

接下來是李逸風講話。

「我是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接受了修橋的任務,這就是命令。多餘的話不說了,請山前鄉和雲和鄉的父老鄉親看著我們,看著我們架起一座堅固的大橋。。。」

李逸風向主席台上面的眾人、台下的眾人。以及四周的農民行軍禮的時候,現場的氣氛很是嚴肅,大家拚命的鼓掌。

接著是趙長河講話。

「參加這次的開工典禮,我感覺到了慚愧,山前鄉的老百姓,被一條大河,阻隔了這麼多年,可是,因為我們的困難,致使山前鄉的老百姓,一直都不能夠走向致富的道路,這一次,大橋終於開工建設了,我感覺到自豪,感覺到欣慰,我相信,山前鄉一定會走上快速發展的道路,我們天星縣,也能夠快速發展。。。」

領導的講話結束了,時間不長,該是表態的時間了。

山前鄉政府的表態下發言,本來應該是周天浩,但周天浩要求譚冬明上台去發言,他專門給趙長河等領導彙報了,自己到山前鄉的時間不長,譚冬明是山前鄉人,想要修橋的心情更加的迫切,能夠動工修橋,最大的功勞,還是山前鄉的老百姓,譚冬明是能夠代表老百姓的。趙長河同意了周天浩的安排。

譚冬明上台的時候,手和腳都有些顫抖。

「我代表山區鄉黨委、鄉政府在這裡表態,一定盡最大的力量,支持修橋的事業,做好所有的服務工作。。。表態結束了,我多說兩句話,我是土生土長的山前鄉人,知道大橋對於山前鄉的意義,這是我們山前鄉很多百姓一輩子的心愿,從我記事的時候開始,這座大河,已經吞噬了我們山前鄉37位要渡河的老鄉的性命,現在,他們可以瞑目了。。。」

部隊的代表上台表態的時候,令人熱血沸騰的場景出現了,一千多官兵集體的喊出來了口號「修好大橋」「為人民服務」等,口號整齊洪亮,周圍的老百姓拚命的拍巴掌,一直拍到了手發疼。。。

李莫全上台的時候,周天浩發現情況有些不對,李莫全的眼睛裡面,似乎有淚水。

「各位領導,我今天能夠上台表態,是一輩子最大的榮耀,這座大橋,是我們做夢都期盼著修起來的。。。」

李莫全的聲音有些哽咽了,四周也迅速安靜下來了。

「。。。我的父親,就是掉進了這條河裡的,那個時候,我到縣裡去上高中,父親送我到縣城去,報名的時間是8月30日,我記得很清楚,那一次,河裡的水很多,我不知道深淺,坐在船邊,一個浪頭打過來,父親為了保護我,自己掉進河裡去了。。。」

李莫全終於忍不住了,哭出聲來,四周非常的安靜,沒有誰說話。

「我一直都盼望著,能夠修起來大橋,不要讓這樣的悲劇,再次出現了,如今,大橋終於動工了,我代表山前鄉的農民,感謝上級領導,感謝部隊的領導,感謝所有支持山前鄉修橋的領導,我說不出來豪言壯語,我只能說,修橋有什麼需要的,哪怕是賣掉我的房屋,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支持的。。。」

周天浩感覺到眼睛有些發澀,他真的不知道,李莫全竟然有這樣的遭遇,難怪李莫全對顧長順和顧長貴有著這麼大的意見,不過一切的要舉報顧長順和顧長貴,想想顧長貴拿著老百姓集資修橋的資金,不到一年的時間,虧得乾乾淨淨,李莫全肯定是不能夠忍受的。

掌聲響起來的時候,周天浩看見,李莫全給主席台上面的領導鞠躬,給部隊的官兵鞠躬,臉上的淚水順著流下來。

羅海健走上前去,和李莫全握手,李逸風也走上前去,和李莫全握手。。。

轟鳴的機器聲,表示開工儀式的結束,大橋正式開始修建了。

李莫全走在周天浩的身邊。

「李莫全,你父親的事情,我今天才知道啊,以前你怎麼不說啊。」

「唉,這件事情,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周書記,我本來想著說出來,全鄉的農民,都是感激您的,要不是您到山前鄉來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修橋。」

「千萬不要這麼說,修橋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錢來修橋的,都是上級領導的支持,還有鄉里的農民集資的,我沒有做什麼。」

「周書記,我這人,以前在鄉里的印象不是很好,都知道我愛告狀,其實我膽子小,根本不願意做這些事情的,可是以前有些事情,做的太過分了,我忍不住啊,現在,我相通了,您到山前鄉來了,以前的事情,我不會問了,昨天,譚書記通知我了,說是縣裡調查組的領導,要找到我座談,了解情況,您看我該怎麼說啊,我怕說不好,給鄉里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你知道什麼情況,就說什麼情況,實事求是,你說出來了實際情況,對鄉里不會有什麼影響的,隱瞞了情況,才會有不好的影響的。」

「周書記,我知道了。」

中午吃飯,就在部隊宿營的地方,地上鋪著塑料薄膜,用碗裝著的菜,放在塑料薄膜上面,不可能有那麼多的桌子,也沒有誰會計較的。

這一次,羅海健端著碗,和李逸風喝了足足一碗酒,李逸風豪爽的在羅海健的面前表態了,三個月的時間,一定完成大橋的工程,看見了今天的場景,他明白了,大橋對山前鄉的老百姓來說,太重要了。羅海健也斬釘截鐵的表態了,大橋竣工的時候,他一定要來慶賀,那個時候,兩人好好喝一場酒,不醉不罷休。

周天浩和匡仁貴兩人陪著諸多的領導,看見了這一幕,匡仁貴用胳膊肘示意周天浩去敬酒,周天浩只是搖頭,他就說酒桶,也不敢在這個時候敬酒的。

很快,譚冬明、李莫全等人,端著碗過來敬酒了,匡仁貴小聲說周天浩厲害,沒有動員,下面的幹部,就主動來敬酒了。

吃飯結束以後,諸多的領導要離開山前鄉了,李光明翌日才會離開,還有一些事情,需要安排的。向紅軒也要回去了,第二批的材料也要組織了,臨走的時候,向紅軒叫周天浩安心工作,不要擔心向琳。rq

——— 營地中的露天食堂前,三角洲的戰士們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幾個大桶和大盆,臉上帶著憤怒的神色沖著旁邊的監督教官責問。

「這是給人吃的嗎?半生不熟還涼透了的牛肉、生牛奶、烤糊了的麵包?你們把我們當成了什麼?」三角洲的隊長約翰,一個強壯的白人,渾身上下都充斥著緊繃的肌肉,人站在那裡就好似猛虎下山帶給旁邊人視覺上的衝擊,他抬手阻止了身邊叫喊的隊友,只是用冷眼看著大鬍子,需要他的一個解釋。

大鬍子走到桌子旁,拿起一塊牛肉,用叉子叉起舉到頭頂對著四周所有的人說道:「這些東西是廚師在早上與你們一起起來后做好的,誰叫你們跑得慢,東西做好了自然會涼,不要抱怨,這最起碼還是你們西方人習慣的西式早餐,明天換成東方人的早餐,你們難道還不吃嗎?到了這裡就是為了比賽,一切外在因素對於你們來說,真的那麼重要嗎?忘了自己到這裡的目的嗎?別人如果能吃,你們不能嗎?」

大鬍子如果不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對於如此得罪世界上這麼多的特種部隊還是有些膽怯的。本來還打算繼續迎接別人的詢問的他,卻發現所有的完成早上越野並且調整好身體狀態的部隊戰士,都靜靜的走到桌子前,往嘴裡塞著麵包,大口的咬著那幾乎全生的牛肉,喝著冰涼的牛奶,再沒有一個人開口說些什麼。

是啊,如果連這樣的苦難都克服不了,還談什麼要在這樣的競賽中取得好成績,況且比這還要艱難的環境都碰到過,還怕吃些不合口的食物嗎?

「隊長,咱們也別休息了,趕緊過去吃吧,一會那些可以下咽的都被前面的吃光了。我們就只能吃一些更糊更生更難吃的了。」小軍等人旁邊的一個算是保持著全建置人員回到這邊地隊伍中一個戰士對著身邊的隊長建議道,他看到那牛肉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麵包也是分糊一點和全糊的,牛奶更是質量都不相同。

這一小隊比小軍一行人晚回來幾分鐘,但卻比小軍他們還要提前的走到餐桌旁,在還沒有完全的調整好氣息只是暫緩地情況下。開始了這在比賽過程中的第一頓早餐。

隨著他們也有不少的隊伍跟著沖了上去,而這第三方隊中,sas、黑鷹都沒有動,他們都在調整,不徹底的調整好就進行食物的補充,很容易造成拉肚子和胃脹的現象,對於這一整天的比賽會有一定的影響。更何況那些食物不論好壞還沒有到不能下咽的地步,反正都是難吃早吃晚吃都一樣。

隨著時間地推移,越來越多的人回到了營地。小軍幾人也走到了餐桌前開始了早餐,時間越到後面,回來的人越多。但也越急,很多都是沒有經過很好地調息就衝到了餐桌前開始就餐,因為時間已經不允許他們有太多的時間去調息和休息了。

「時間到,所有完成越野的隊伍集合,沒有完成的請監督警衛迅速找到每個人並且把他們送出島嶼。」大鬍子看到手上手錶的指針已經指到了八這個數字上,馬上站到台上的話筒旁,對著營區內或倒或坐或靠或吃飯或大口喘著氣的戰士們喊道。

有很多人距離營地也只剩下幾百米,甚至很多的人已經站了起來在沙灘上向著終點衝刺,可他們已經失去了繼續競賽的資格。看著一個個帶著袖標地監督警衛舉著槍到達自己的面前,那支撐著他們的信念也崩潰了,一個個都倒在沙灘上,在警衛的攙扶下離開營區。

第一個晨練。就淘汰八十多人。差一點就接近一成了。這一數字讓四周地代表團和剛剛被唯一允許在比賽期間進行跟蹤觀看地記者都嚇了一跳。如果按照這個態勢發展下去。一兩天不就減員百分之四十了?

這種想法幾乎都出現在非專業人士地身上。其實哪裡是這樣計算地。只有第一項會是淘汰最多地項目。這是一種適應。要看平時你地部隊是接受什麼程度地訓練。如果與這個差得太多。那即便你僥倖過了這一次。每一次都會僥倖;但是如果與這個地層次接近。基本就考驗你隊員地忍受能力和耐力了。

「下面地東西相信都是你們地強項了。都跟著我來!」大鬍子看到隊伍中還有人喘著粗氣。心中一嘆。這麼高強度地訓練淘汰。堅持有時候並不是明智地選擇。人地體能總是有極限地。如果距離你地極限已經不遠了。在這種就是要累垮你地訓練中。堅持絕對是錯誤地選擇。

海邊。所有地人分作數排趴在海岸邊。每個人地後背上都壓著重達50公斤地負重物。迎著滾滾海浪進行俯卧撐地訓練。

「每個人200個俯卧撐。然後是引體向上、蛙跳三項連比。規則如前面一樣。先完成地可以休息。后完成地沒有時間休息。到了集合地時間沒有全部完成地。淘汰!」大鬍子舉著喇叭大聲地喊著。大家地速度都一樣。每一下都做得非常地有規律。如果是普通地俯卧撐。只要是特種兵都會輕鬆地完成。可現在要面對雖然不大但卻帶著一定衝擊能力地海浪和身上那幾乎達到一個人地重量負重。都讓剛剛還沒有休息好地一些戰士。做了幾十個后開始氣喘吁吁。甚至有地趴下去就起不來了。

還是三角洲和a小隊在百多個以後沒有絲毫地停頓。最快地完成俯卧撐。跑到了下一個項目場地。

引體向上,不光是引體,那並直的雙腳上還要拴著20公斤的負重物,每人一百個。

蛙跳,當然也不會是簡單的蛙跳。不僅雙手不能背到背後來保持一定的平衡性,相反還要舉上頭頂來扶住那頂在每個人腦袋上10公斤地負重物進行千米的蛙跳。

所有站在一旁的記者們都被這看似平常的訓練驚呆了,那負重物都是一塊塊就地取材的石塊,儘管有的人佔便宜可能會少上一兩公斤,可並不能影響什麼,能適應地不差這一點。不能適應的,少了這一點還是受不住。

俯卧撐中被石塊和海浪衝擊倒的人,有反應快的身子一抖把石塊抖到一旁,有幾個實在沒有力氣做更多動作的戰士,那雙手撐不住這一切,猛然趴倒,儘管不高的距離可那大石塊帶給他們的,都是深深的疼痛,有兩個甚至被石塊砸得吐了一口鮮血。

引體向上中堅持不住有自知之明的。直接選擇了放棄,而那些勉強能夠堅持地,在那腿上的墜下物的壓力下。那握著單杠鋼管地雙手,摩擦得滿是血跡,有的人堅持下來,那雙手已經成了血葫蘆,經過簡單的包紮好還要跑到蛙跳的競賽中。

蛙跳中的雙手壓力要比本應該壓力最大的雙腿和腰肢還要大,那石塊是要全憑雙手在自己跳出落下的一瞬間支撐全部力量的,不然誰都不似乎鐵頭,那一瞬間的震力一兩下還可以,一千米最少也要跳近2000下。還不把自己都震暈了。

強隊總是強隊,想要字這世界級別地舞台上展現自己,就不應該有弱項,三角洲和a小隊在小軍等人保存了一定實力、sas那三個人隨波逐流的情況下,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三個項目下來也是最快完成的兩個小隊,只不過是三角洲中一個看起來像是重火力手的戰士,在整體上拖累了一下三角洲,使得他們落後於a小隊。處在第二位。

第九防衛隊、八岐和黑鷹,也都緊隨其後,而讓世界眼前一亮的的就要屬野小子了,這樣一個不是很強盛的國家卻出現了這樣一支能夠與世界強國中的特種部隊不須多讓,來自以色列的記者也都挺直了腰板,場中地優異表現讓他深深的感覺到了一種從來沒有感受到過的榮譽感和自豪感,看來這次選擇到這邊進行報道採訪真的來對了。

在三角洲後面20分鐘,在霸氣和黑鷹後面10分鐘完成的小軍一行人,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和頭上的灰塵之後。平靜的站到了海岸邊上的樹林下進行休整。

「華夏最強特種兵。將軍帶隊,也不怎麼樣嗎?怎麼會傳出這樣一個隊伍是世界最強呢?哼。小題大做!」三角洲戰士地竊竊私語,說是竊竊已經是扯淡了,那聲音不要說讓小軍聽見了,就連旁邊完成地隊伍也都聽到了。

「是啊,一群被無限誇大的人,我們大和民族不比那支那要強上很多,喂,你們國家是怎麼想地,怎麼神跡巡展到了這樣經濟軍事都落後的國家當中。」八岐的一個小鬍子帶著仇恨的目光看著小軍等人,他們接到的命令是配合一切可能配合的力量和偷襲一切可能偷襲的目標來打擊華夏的戰士,在正賽的時候如果有機會能夠擊殺左昊軍,認可違反規則被發現也要開槍。這小鬍子對著站在自己隊伍身後不遠處的sas成員嘲笑般的問道。

「我們y國的選擇不是你們這些矮子可以評論的,閉上你們的嘴。一個憑藉外表的小白臉以做面首為代價在公主面前求得的榮譽,竟然會被華夏和外界傳成那個樣子,是我們y國的恥辱,我們sas就是來為這過往證明的。」sas的表面隊長是個典型的西方大漢,只不過那滿臉煞氣的模樣確實不像一個合格的指揮官,看看三角洲和a小隊儘管隊長也都是彪形大漢,可那眼神和心智的沉穩程度一看就知道這兩個人的外表粗糙內心肯定是非常細膩的。

「你八岐小鬍子指著sas的隊長剛想發火就看到了小軍那帶著不屑的笑容,想到自己等人來此的人物,狠狠的冷哼了一聲重新坐了下來。

而這些人的調笑和侮辱,小軍沒有任何的反應,他身後幾個想要躍躍欲試地幾個人被大山和葉海攔住,只對他們說了一句話:「鬥嘴有意義嗎?最後的勝利者也有真正的發言權,不想被侮辱國家,不想局長被侮辱,那就拿出最好的成績給所有人看看!」

而這一切也被不少跟進來的記者們聽到。洪慈更是聽得清清楚楚,本來想要進來參訪一些軍安局的戰士們,看看他們對於這種強度地訓練淘汰有著怎樣的想法,誰知道一進來就聽到這些人對於華夏的侮辱,而那口氣中更多的都是沖著左昊軍這個華夏包括世界上都是最年輕的將軍身上。

看著小軍,看著他一臉的平靜。是不忿還是被說到了痛處?人家都差沒有指著鼻子罵你了,怎麼沒有一點的反應,你還是男人嗎?你還有血性嗎?

洪慈一臉氣憤的衝到小軍的身邊,指著他說道:「為什麼不反駁,任他們說三道四,是他們說對了你沒有言語反駁嗎?小白臉?面首?你那些顯赫地戰功都是這麼得來的嗎?還是靠著屬下戰士的生命為你堆積而成地?」

小軍垂下眼皮看了洪慈一眼,對於這個衝動不過大腦就行事的女人,他實在是沒有任何的話要說,真的懷疑她現在成年了嗎?她有沒有大腦?

「哈哈哈哈哈有些能夠聽懂華夏語的那幾個國家戰士。看到華夏的內訌,嘲笑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滾,不然我不介意現在就殺了你。不管你是誰,不管你有著怎樣的身份!」一直挺冷靜的大山,刷地一下把褲腿上的匕首抽了出去,雙眼血紅的望著洪慈,這個女人在飛機上的時候就對局長出言不遜,這是所有跟隨過局長上戰場的戰士絕對不允許的事情,尤其剛剛她竟然侮辱了局長身為軍人的榮譽,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山那兇狠的模樣嚇得洪慈一個咧嗆,倒退了幾步。她能從這個男人的神情深切地感覺到,他絕對會說得出做得到。

「洪小姐,你要對你所說的話負責,這些話我會原原本本的傳到每一個曾經跟隨局長上過戰場的士兵耳中,我敢保證你將成為所有參加過戰爭的戰士們列為最不歡迎的對象之一。還有請你記住,這裡是什麼地方,你說的話代表著什麼,軍安局全體上下會追究你侮辱我們最高長官的事情。滾!!」葉海這樣一個以沉著冷靜著稱的男人,也在拚命地壓制著自己胸中冒出地怒火。這個女人有些太可惡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局長做過的一切,為所有跟隨他地戰士所做的一切,為國家所做過的一切,需要你這樣一個大小姐來評判嗎?

洪慈的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難道自己真的錯了嗎?一個能夠被屬下如此愛戴並且隨時準備用生命來維護他的尊嚴的男人,真的會是那些人所說的那樣不堪嗎?是自己曾經想過的那麼不濟嗎?

洪慈有些後悔,懷疑左昊軍。但並不代表她對大山這些連爺爺都倍加推崇的軍人有所懷疑。他們的話,會是假的嗎?自己是不是太衝動了?

還沒等洪慈說些什麼。旁邊走過來十個人,來自yn的黑鷹,帶著仇恨的目光走到了小軍等人的面前:「左昊軍!你在y造下的殺戮我們不會忘記的,新的黑鷹已經能夠展翅,它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你!還有你們,不要以為他真的是被你們國家一些無聊人士嘴中傳出的無聊話題中的那樣,yn戰爭之後,我相信任何一個國家任何的統兵的元帥都願意用一個師兩個師,甚至更多來只交換他一個人,如果不想被他在正賽的時候把你們全部打趴下,就拿出一個軍人應該有的目光來評定一個人。提醒你們不是要換取你們的好感,只是不想讓這個男人做最後的贏家。」

這些對著小軍有些不屑的各個國家戰士們還想說些什麼,都被自己的長官攔住。

三角洲的隊長約翰走到小軍的身邊,看著只比自己矮了一點點的他,開口說道:「修羅不是你們這些雛鷹所能理解的含義,看看你們身邊進入各自國家最強特種部隊超過三年的老兵們,他們有沒有說出那樣地話語。」接著又對著小軍用生硬的華夏語說道:「修羅,別隱瞞了,沒意思,這些小兒科的東西顯示不出什麼的。壓制自己的水平有意思嗎?紅箭的榮譽不是要你繼承地嗎?被一些無知的人笑話你,再忍有意思嗎?」

a小隊的隊長柴可夫斯基,如果說約翰是猛虎,那麼這個柴可夫斯基就是北極熊,那胳膊堪比正常人大腿的粗度,高大身軀並沒有影響他的敏捷程度。一直默默無語的a小隊隊長也站了出來。走上前先是與老對頭約翰仇視了一眼后,才對著小軍說道:「修羅,還好嗎?對於紅箭的不幸我深表遺憾,同時也對隱的繼承者如此的出色而為你們高興。既然來了就是展示自己,也許你們有你們地想法,但是這樣的舞台應該是屬於強者的,不是嗎?」

「哈哈哈哈哈!!!」小軍突然仰天大笑,先是對著柴可夫斯基遞過去一個善意地眼神,當初與這個a小隊曾經合作過。那還是紅箭的時代。

迴轉身對著身後的大山葉海等八人大聲的問道:「有信心從一開始就讓所有人看看華夏之兵嗎?」

大山等人都知道局長這句話的意思,他們也都懂局長的壓制實力是為了自己等人,畢竟正賽的時候面對的險境不用猜就可以預想得到。如果現在耗費太多的精力,是對體力耐力地考驗;顯露太多的實力,是讓所有人對於自己等人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應對方式。

可到了現在,面對著自己國家的記者的不理解,面對著那麼多人對於華夏的不認知不認可,對他們心中最尊敬的軍人—-局長的侮辱,心底已經冒出了濃濃的戰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