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講不完的話,也沒有說不盡的情,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7 日 0 Comments

顏玲兒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鹿羽,深深的道:「你肯定會回來的,對嗎?」

微微一怔,鹿羽轉頭望向顏玲兒,道:「你怎麼會說這種話?」

「你回答我,是不是一定會回來?」顏玲兒認真望著鹿羽道。

「當然,會!」

冷帝在側吾恩寵無盡 鹿羽肯定的點頭回答道。

「我等你,別忘了我。」顏玲兒最後看了鹿羽一眼,將腦袋縮進被子裡面,不在說話。

氣氛沉默下來。

鹿羽總覺得顏玲兒好像有些不對勁,但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搖搖頭,感嘆女子太多愁善感。

一直到鹿羽走後,才恍然覺得,顏玲兒那最後的深深一眼裡面,似是包含著一些恐懼和強自鎮定。

只是……

她恐懼什麼?

為什麼又要強自鎮定?

已經走在半路的鹿羽,搖了搖頭,嘆息一聲,女子的心思,最好不要猜。

鹿羽已經到達了陽水洲的邊界。

他的腳步,忽然停止了下來,目光微微閃爍。

顏玲兒怕自己拋棄她!

她應該是知道了一些事情,否則完全沒有必要反覆問自己是否還會回來。

「嗖!」

一念至此,鹿羽身影一轉,體內靈力運轉開來,腳底下閃過一抹碧青色光芒,化作一抹流光,對著居住之所飛掠而去。

他應該給顏玲兒一個真正安心的保證,而非當時那一句「肯定會回來」。

回到居住之所。

來到自己的房間位置,鹿羽站在窗外,望向房間裡面,能見到顏玲兒躺在床上,伸出一截藕臂,手裡拿著一張白紙。

白紙有些皺褶,似是被胡亂的揉過。

望見白紙,鹿羽就想到了葉紅青。

當初的葉紅青,就是給自己留了一張紙,一枚紅青鏢,便離開了陽水洲。

「她撿到了那張紙。」

望著顏玲兒,鹿羽心頭一暖,喃喃道:「傻姑娘。」

房間之內。

顏玲兒望著紙上的字跡,自言自語:「我知道我比不過你,但我相信,我也是獨一無二的。」

這張紙,正是葉紅青留給鹿羽的紙。

那被鹿羽直接揉成團,掉在垃圾裡面的紙。

顏玲兒一直在留意鹿羽,也在留意葉紅青,女人的第六感一直很准。

所以她撿到了這張紙。

當時她心裡不是滋味,後來一想,鹿羽將會去天方郡的郡城,而葉紅青在青石洲,兩者幾乎不會存在交集了。

直到各洲拜訪后,顏玲兒得知,比試地點設置在了青石洲,她的心裡,就感受到了一種危機感。

並且,這段時間,她留心鹿羽,見到過鹿羽有時會陷入沉默,望著窗邊很久,還偶爾露出一抹笑容。

這一切,似乎都昭然若揭。

一直以來,顏玲兒都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

今天直到鹿羽離開,也不例外。

她恐懼的,是鹿羽走後,便不會回來,卻還在壓抑著自己,並沒有將事情坦白說出來,只是反覆問了幾句,似是想要讓自己心安。

只是究竟是否心安,只有顏玲兒自己心裡知道。

「我相信他。」

凝望著那張紙,腦海裡面閃過葉紅青的身影,顏玲兒不得不承認,那是一個極其出色的女子,但她選擇相信鹿羽。

「傻妮子,別胡思亂想了。」

正在這個時候,窗邊有一道磁性的聲音,傳進了顏玲兒耳朵裡面。

「啊!」

這個聲音太熟悉,顏玲兒精緻的臉頰上面閃過一抹慌亂,急忙的將手裡的白紙藏在被子裡面,美眸轉向窗口。

果然是鹿羽。

「你不是走了嗎?」顏玲兒美眸眨了眨,壓住心裡的想法。

鹿羽從窗口一躍而入,坐到床邊,伸手輕拂過顏玲兒髮絲,柔聲道:「我的確是離開了,但若不回來,怎麼會知道你究竟在想什麼?」

「別多想了,一張紙而已。」

伸手從被子裡面拿出那一張紙,將其揉成團,再度丟掉,鹿羽輕聲道:「我說過我會回來的,你不用胡思亂想,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就算最後隱居,我也要你一直留在我身邊,你永遠是獨一無二,沒有人能取代。」

聽聞此言,顏玲兒有些愣在當場。

片刻后,她一把撲進了鹿羽懷裡,美眸之中,蘊著晶瑩。

這一刻,顏玲兒真正感到心安。

若鹿羽不在意自己,又怎會留意到自己的表現?

若鹿羽一心在那葉紅青身上,又怎會特意趕回來,跟自己說這麼一番話?

其實,我也不差。

顏玲兒伏在鹿羽懷裡,微閉美眸,心下大安。

此時無聲勝有聲。

攬著顏玲兒的身軀,感受著其上的溫熱,鹿羽低頭,嗅著其秀髮的清香,心裡閃過一道念頭——葉紅青,也是獨一無二啊。

這一日,因為顏玲兒的緣故,鹿羽自然沒有走成,只能又耽誤一天。

第二天的時候。

顏玲兒從鹿羽懷裡爬起來,想換了一個人一樣,催促道:「你趕快出發,正所謂事不宜遲,若是那平息花被別人收入囊中,就太可惜了。」

張了張嘴巴,鹿羽一臉愕然。

女人,果然善變。

外面大雪已止,空氣微寒。

但鹿羽心裡極暖,沖顏玲兒點頭一笑,終於真正意義上,踏上了行程。 沒有人送行。

腳步踩在積雪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這便是鹿羽離開的交響曲。

無論是程濤、梁乾還是安泰和,都不約而同沒有來到這裡送一程。

男人之間的感情,有時候很簡單。

你要去便去,我不會阻止。

等到你回來,在一起喝酒吃肉,談天說地。

僅此而已。

一路前行。

大明混世王 追愛365天:宮少誘捕小淘妻 一路上,將會路過諸多洲,期間會看到不少的風土人情。

人生就像是一場旅行,只可惜一直以來,鹿羽的行程都太匆忙,沿路的風景都被他忽略。

有時候鹿羽甚至心想,若是有機會,真的要好好的看一看四周,感受一下世界。

但事情總是逼著他一步一步前進。

路上不能停。

一旦停下,就有人會超過他。

一旦停下,就無法到達終點。

這一次也不例外。

沿路風景雖好,但鹿羽卻不能停歇片刻,路途遙遠,他一路飛行而去。

等到體內靈力稍微有匱乏之感,便服下一枚丹藥,補充體內的靈力。

現在的鹿羽,最不缺少的,就是這種輔助類型的丹藥。

他身上的晶石極多,自然不會虧待自己,一些療傷的或是恢復的丹藥,在出發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

一路匆匆。

所幸路途極其順利。

將近半個月的飛行時間,鹿羽終於抵達了坊渝州。

坊渝州,這是一座中等偏上的洲。

比不過青石洲那樣雄踞一方,僅次於郡城的巨無霸,但比之陽水洲這樣的小洲,卻是綽綽有餘。

坊渝州內有四座城池。

在四座城池之中,分別都有著福緣商會的分部。

福緣商會,與大鷹商行的性質差不多。

只不過,福緣商會顯然比大鷹商行更加的龐大,畢竟這是在坊渝州之內。

鹿羽打算進入的城池,名叫浮華城。

這座城池靠近坊渝州南方,鹿羽從南而來,第一個要途經的城池,就是浮華城。

來到浮華城的城門之處。

這裡已經排起了長龍。

殿下,你wifi掉了 浮華城即便只是坊渝州內的一座城池,但論起豪華與氣派,比之現在統一陽水洲的藍月城也不遑多讓,甚至猶有過之。

因為有福緣商會的緣故,不少經商之人,都會來到這裡。

每天進出浮華城的人絡繹不絕,其繁華程度,讓人暗暗咂舌。

「不愧是大洲,這等人數的流量,當真恐怖。」

排隊站在後方,望著前面的車水馬龍,人頭攢動,鹿羽暗暗咂舌。

硃紅色的城門大開。

在城門兩側,有著十幾個守衛,輪流收取入城費。

入城費需要一枚中品晶石。

這幾乎是默認的事情,雖然浮華城沒有明文規定,說要收取入城費。

但諸多常來此處的人,也不在意這一枚中品晶石,權當給那些守衛的小費。

排起長龍的隊伍,緩緩向前。

跟在那隊伍後面,不多時間,便輪到了鹿羽。

「入城費一枚中品晶石。」

一名守衛懶洋洋的看了一眼鹿羽。

鹿羽自然也不會在乎一枚晶石,手掌一番,便拿出了一枚,送到那守衛的手上,同時開口問道:「請問一下,福緣商會怎麼走?」

初來乍到的鹿羽,自然不清楚福緣商會在何處。

他來到這裡,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去往福緣商會,得到那平息花。

現在付出了一枚中品晶石的入城費,問一下大致位置,也正好省去不少尋找福緣商會的時間。

聽得鹿羽的問話,那守衛的目光微微一亮。

去福緣商會的,大多數都是不差晶石的主。

畢竟,福緣商會乃是整個坊渝州內,最龐大的商會,其內擁有數之不盡的珍稀物品,一般人進去,都是要購買東西的,自然會帶著諸多晶石。

那守衛瞥了一眼鹿羽,淡淡道:「問路,需要在交一枚中品晶石。」

眼下的鹿羽,就是守衛眼裡的肥羊,當然要宰一番了。

眉頭微微一皺,守衛的態度,讓鹿羽頗為不悅,沉聲道:「剛剛不是付了一枚中品晶石了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