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能跟上對方腦回路的艾麗婭表情出現了呆愣。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6 日 0 Comments

“你這麼主動讓我有些吃驚,但我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期待。”託尼摸了摸艾麗婭手指上的戒指,突然的就對年輕的自己的審美有了一點質疑,他當初怎麼會買這種浮誇的戒指,“你不會等太久的,相信很快你就會再也見不到那個惹人厭的系統了。”

說着在她的手背印上一吻。

艾麗婭這才終於明白他話中的意思,當下就紅了臉,她實在不太習慣被人這麼光明正大的示愛,但託尼說的也沒有錯,如果她真的擺脫了系統,那麼也就說明她對託尼擁有了足夠的依賴。

此時託尼說出這樣的話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她有點不好意思,所以說出來的話也乾巴巴的,“可是,都過了那麼久……”

儘管對艾麗婭而言只是幾天功夫,但對託尼來說那可不是用久就可以形容的。

可是託尼卻看上去並不在意,他的嘴角掛起了無所謂的幅度,整個人都顯得非常放鬆,就像是在說一件很尋常的話一樣。

他說:“也沒多久,至少沒久到能讓我把你放下。”

或許是託尼說這話的樣子看起來太隨意,艾麗婭反而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彷彿漏了一拍。這種漫不經心說着不得了的話的技能是什麼時候get的啊!

“像我這種多金有才還浪漫的男人可不好找,這世界上恐怕都沒有比我更優秀的男友了,所以你真的不考慮試用一下?”

話說從本世紀最優秀變成了世界最優秀啊。

應該說不愧是託尼嗎?這種地方也成長了不少。

在聽到這套熟悉的說辭後,艾麗婭竟然升不起一絲拒絕的心,同時還有些微妙的小心動,自己難道真的是喜歡成熟的男人嗎?艾麗婭默默掩面。

在內心掙扎了半響,面臨託尼的目光,她摸了摸手上泛着璀璨光芒的戒指,心裏一團糟,過了好久才慢吞吞的說道。

“那……那就試用看看?”

託尼一直知道黑寡婦對自己家小女友的感觀不錯,但他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兩個人就已經關係好到每天都混在一起了。

再一次把人從神盾局的射擊場裏拽出來的時候,託尼分明看到了黑寡婦對着自己明晃晃的得意的笑。

這算什麼?!情敵已經上升到同性了嗎?

對此艾麗婭則覺得託尼想太多了。

“娜塔莎只是想讓我教一下怎麼讓子彈拐彎。”

這段時間過的實在太過安穩,但一時之間,曾經的那些朋友不知爲什麼變得陌生遙遠了起來,這導致艾麗婭關係最好的同性反而成了初次見面就拳腳相向的黑寡婦。

事實上,從‘黑寡婦’變成‘娜塔莎’,僅僅只花了一天。

天知道女孩子之間的友誼到底是怎麼來的,只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份友情反而更加穩固了。

託尼有點惆悵,但一想到今天的計劃,就又勾起了嘴角。於是他當着黑寡婦的面把人抱進了懷裏,舉止親密的耳語了幾句,惹得艾麗婭笑出了聲,這才擡頭和黑寡婦視線對上,面帶得意。

交往了一年,該抱的也抱過了,該親的也親過了,因爲艾麗婭在這些方面的臉皮格外薄,所以在沒正式談婚論嫁之前,託尼倒是一直有剋制,這一點都不符合他一貫的作風,也恐怕是他一生中最紳士的一段日子了。

黑寡婦充滿鄙視的瞥了託尼一眼,同爲復仇者一員,同伴幼稚的程度簡直讓人無法直視。不過看到對方這副得意的樣子,黑寡婦又有點微妙的不爽。

於是她冷冷的看了託尼一眼後,突然就笑了,語氣甚至還格外的溫柔。

“艾麗婭,別忘了我們先前說好的。”

本來還被託尼吸引注意力的艾麗婭立刻擡頭衝着黑寡婦就是一笑,“嗯!”

託尼頓時又不太好了。

到底誰比較幼稚!

還有到底說好了什麼?

一直到他們回到家裏,託尼才從艾麗婭的口中得知,她們約好了下一個週末一起出去逛街。

艾麗婭發現託尼的神色緩和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樣悶悶不樂了,這才笑了起來。她抓起他的手,託尼的手比她的要大上不少,雖然她自己的也稱不上細皮嫩肉,但比起一天到晚親自動手搞發明的某人來說好太多了。

玩着對方的手,艾麗婭突然愣了下神,也不知道想了些什麼,突然出聲道:“託尼。”

“嗯?”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有感而發的話一說完,艾麗婭只感覺到身邊的人一下子僵住了,然後自己就被整個抱了起來,頭頂上傳來一聲無奈的嘆息,“你從哪學來的這些?太管用了,我感覺我現在就像一個情竇初開的小夥子。”

於是艾麗婭又笑了。

似乎只要在託尼身邊一天,他總是有辦法讓她不知不覺露出微笑。

直到艾麗婭被抱着放到牀上,她都沒有任何防備的心思,託尼從一開始的態度就是強硬的,但當真的確定關係之後,他反而整個節奏都放慢了下來,在艾麗婭能夠接受的範圍內配合着她,同時也重新將他們這段斷斷續續的感情維護修補起來。

他們互相之間缺失了太多,不光是艾麗婭,託尼也是,他們都需要時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多少都找回了曾經的感覺,同時也多了一些曾經所沒有的,比那感覺更爲深一些的東西。

儘管也許時間還太短,但託尼相信,接下去他們有的是時間,他們有一輩子的時間去加深並且維護這段不知該稱之爲坎坷還是神奇的緣分。

“我想你面前的這個小夥子恐怕是遇到一生的摯愛了。”託尼在艾麗婭的面前單膝跪下,拉起她的手,吻了吻她的手背,掏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準備好的戒指,“美麗的女士,你現在想試用一下世界上最優秀的丈夫嗎?”

她看到託尼衝着自己眨了眨眼,這個舉動讓看似嚴肅的場面變得輕鬆了不少。

艾麗婭嘴角不自主的微微揚起。

“試用就免了,丈夫的話還是做正式的吧。”

這是他們交往的一週年。

也是系統消失的第三個月。 學會依賴。

這個題目看起來還挺容易的,但是當她真的想要做些什麼,來完成這個命題的時候,艾麗婭才發現,自己根本無從下手。

神盾局不知道處於什麼目的,邀請她加入他們,發生了這麼多離奇事件之後,她自己都找不到一個拒絕的理由,抱着‘只有真正融入他們,才能瞭解到這個世界真正的模樣’的心態,她加入了神盾局。

在她還只是一個普通姑娘的時候,她甚至連神盾局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而在她加入不到一週,瞭解到的事情就已經足夠打破她長久以來的世界觀。

所以到底她所生活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世界?!爲什麼每隔一段時間在不同的地方就會發生各種各樣的奇怪事件?!

因爲她只是一個新人,所以他們給她安排進了一個特工小組,他們負責進行調查某一個特定地區發生的奇異事件,她的第一個任務就是一個讓她覺得非常熟悉的地方。

“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嗎?”艾麗婭指着那個地址,問道。

畢竟她是個新人,所以拿到手的資料並不完全,真正的任務只有他們的小組隊長才知道,而他們能不能知道詳細的內容,就取決於隊長是不是想要讓他們知道了。

不過好在這一次的任務不是什麼特別需要隱瞞的,特工小組的隊長在艾麗婭問了後,便直接說道:“最近那裏有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小傢伙,所以我們需要知道他是不是對這座城市有威脅。”

隊長的名字是約修特,是一個四十幾歲的中年大叔,他漫不經心的說完後,就把一大袋不知裝了什麼的黑袋子扔到了艾麗婭的懷裏。

“新人,帶着這個跟我走。”

他說完就轉身了,艾麗婭連忙跟上。

https://ptt9.com/155248/ 這次任務似乎被認爲危險性不高,所以小組的其他人都被派去了別的任務,只有約修特帶着還是個新人,也不知道能幫上什麼忙的她。估計原本約修特是打算一個人去的,但最後還是決定帶她去習慣一下任務。

坐在直升機上,慢慢的艾麗婭看到了那一片對她來說稱不上熟悉但是也不陌生的地方,其實她熟悉的也就只有一個住在這裏的人,但那個人恐怕現在正處在另一個世界的同一個地方。

想到那個總是讓她哭笑不得的傢伙,艾麗婭的心情瞬間低落了下來,也不知道對方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遇到能讓他喜歡也同樣喜歡他的姑娘,不過不管遇到誰,恐怕也不會有像她這樣前腳答應了告白,下一秒就人間蒸發的渣了。

有些記憶總是經不起回憶的,她越是想起和對方那可以稱之爲戲劇性的相遇相知,甚至是最後的情投意合,心中就越是難過,這也就是爲什麼每一次完成系統的任務,她都不會刻意去想起那些離開了的世界。

抿了抿有些發乾的嘴脣,艾麗婭側着腦袋看了看坐在她身側的約修特,他此刻正閉着眼,就像完全沒發現她的視線一般,一動不動。

“隊長?”她見他聞聲睜開眼,便繼續道,“請問這次任務我需要做什麼嗎?”

虧了她這麼一問,約修特纔好像記起了這一次任務她也是有參與的,從一側的夾縫裏抽出一份密封的文件,遞到了艾麗婭的手中。

“你要做的就是接近他,然後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我掠走。”

艾麗婭張了張嘴,對這個任務表現出了十分的不解。

約修特像是明白她的想法,緩緩開口,“如果只是超級英雄的遊戲,那麼所有人都可以,但現在他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那麼就要看看他是不是真那麼值得關注了。”

他這麼一說,艾麗婭明白這就意味着神盾局有這個意願想要將這個‘玩着超級英雄遊戲的小傢伙’收入囊中,而不僅僅是想看看他有沒有威脅。

既然這樣,那麼她這個‘人質’的作用就不言而喻了。

想明白之後,艾麗婭低頭拆開了手中的文件,打算看一看這一次工作的對象究竟是怎麼樣一個傢伙。她捏着紙頁,僅是翻了一頁便僵在了原地。

她的指尖因爲用力而微微泛白,一個她以爲不會再從她嘴裏念出的名字脫口而出。

“彼得?”

除卻一些基本資料,接下來的性格描述根本不需要看,她恐怕都比整理這份資料的人更爲熟悉,那個總是笨手笨腳的模樣瞬間就在她的腦海裏清晰了起來,她甚至回想起了對方向她告白時,忐忑不安的笨拙模樣。

重回七零:學霸小富婆 大約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約修特眉頭一皺,“怎麼?熟人?”

但在神盾局呆的這段時間,艾麗婭接觸過太多關於空間、時間以及一些平行世界的理論,她根本無法確認這一個彼得,是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彼得。

因此,在約修特問起的時候,她只能說道:“大學畢業找房子租的時候認識的,只是不知道過了那麼久,他對我還有沒有印象。”

約修特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快到了。”

……

因爲不確定對方是不是認識自己,在被趕下直升機,並且通過資料上對方全天的行程終於找到他的時候,艾麗婭沒有直接上前。

她總不能拍他一下肩說一句‘嗨,好久不見’,然後在發現對方並不認識自己的時候,再不好意思的說認錯人了吧。

於是她默默的像一個跟蹤狂一樣跟了他一路。

這一路上看着彼得那張和記憶中一模一樣絲毫沒有出入的面孔,艾麗婭內心的糾結程度和複雜度無法言喻的直線上升,好幾次有機會她都沒能上前搭話。

這一跟就是跟了大半天,等接到約修特催促的電話時,都已經是下午了。

電話里約修特表示讓她接下來不要再猶豫不決了,她掛了電話,一擡頭就看到原本捧着一袋剛買的水果的彼得被一個路過的人狠狠撞了一下,瞬間一袋子水果滾落在地。

按道理彼得是不可能被一個普通人撞到的,作爲蜘蛛俠,他得天獨厚的能力能讓他感應任何有可能到來的危險,所以艾麗婭瞬間明白那個撞他的人恐怕就是約修特了,他實在看不下去自己這種慢效率的行動,親自出手給她創造機會。

她走向正在彎腰撿蘋果的彼得,伸出手撿起離自己最近的那一顆。

彼得此刻正在努力撿起地上的蘋果,見有人幫他撿,還將蘋果遞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下意識的就擡頭想要衝對方微笑道謝,但那笑容還沒掛上就因爲看到來人而僵在了嘴邊,那一聲‘謝謝’更是哽在了喉頭。 他手中原本拿着的蘋果,因爲他的愣神而又一次可憐兮兮的滾落在地。

只是沒有人去理會那顆越滾越遠的蘋果了,艾麗婭默默的看着眼前那雙瞪大了的眼睛,只覺得那抹剔透的藍色一如記憶中的模樣,儘管對她而言已經過了許多年,但眼前的小夥子顯然還沒有能夠學會隱藏自己的情緒。

艾麗婭不需要多加註意,便能清晰的感受到對方眼中的不敢置信,以及不加掩飾的欣喜若狂,直白的情感讓她心下一沉,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的苦澀和愧疚從心底逐漸蔓延。

在瞬間的欣喜平復下去後,冷靜下來的彼得卻有些害怕,他的聲音帶着連他自己多沒發現的小心翼翼,“艾麗婭……?”

這一聲就像是一股暖流順着這聲呼喚流至心底,明明以爲無緣再見的兩個人此時此刻站在對方面前。到頭來,他們竟一直呼吸着同一個世界的空氣,踩在同一個國家的土地上。

也不知系統抱着什麼樣的目的,從未和她提起過那些任務的世界竟有和自己相連的,如果早知道這些……。

艾麗婭看着面前忐忑不安的緊緊盯着自己的彼得,不由的露出了一個笑,輕聲道:“好久不見。”

她接下來的話還沒有來得及說完,就被一雙手大力的擁在了懷裏,彼得將頭抵在了她的頸邊,艾麗婭可以感受到摟住自己腰的雙手甚至有些顫抖,這一認知讓她沒有了反抗的動作,艾麗婭默默的擡手回抱了他,然後柔聲說出那沒說完的話,“我回來了。”

“嗯……”彼得的聲音有些悶,顯然艾麗婭的那句話並沒有讓他感到多安心,他甚至沒有一點想要鬆手的意思。

好不容易撿起來的蘋果因爲他的動作再次撒了一地,艾麗婭一開始沒覺得什麼,但時間一長她也有些尷尬了,畢竟他們站在路中間也抱了太久了,周圍早就有不少人的視線落在了他們身上。

於是她拍了拍彼得的背,問道:“要不要去喝一杯咖啡?”

這下彼得也發現他們似乎成了路人的焦點,頓時紅了臉,他鬆開了緊緊擁着艾麗婭的手,儘管這讓他心中變得空蕩蕩的,但現在這種情況不太適合討論事情,而艾麗婭的建議顯然是最和適宜的,於是他點了點頭,“好。”

陪着彼得把落在地上的蘋果撿完,他們便找了一家附近的咖啡店坐下。

兩人之間並沒有想象中的生疏,只是當彼得問道當初她爲什麼會突然消失時,她突然遲疑了。

艾麗婭不知道是否應該將系統的事情告訴對方,對於一般人來說,系統的存在太過離奇。在思索了片刻後,剛有了決定的她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被彼得給打斷了。

“你想看電影嗎?”彼得望着她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溫和,就像是第一次見面時她遇見的那個軟糯糯的找她租房時的他一樣。

他似乎並不關心先前那個問題的答案了,這樣的態度反而讓艾麗婭難過了起來,就因爲她一瞬間的遲疑,他便選擇了最不會讓她爲難的方式迴避,儘管那個答案對他而言分外重要。

艾麗婭突然就明白了系統所說過的話,在和人相處中,她永遠就是付出最少的那一個,就連她自以爲的喜歡,也與對方那溫柔體貼甚至可以包容一切的情感無法相提並論。

艾麗婭沉默了一會,彼得便以爲她對此不感興趣,“不看電影也可以,其實我也沒有特別……”

“我想看。”她想起在離開彼得之前,他們曾約了一起去看電影,只是這個約定因爲她單方面的原因而失效了,所以在看到彼得愣住的表情後,她笑了笑,“我們不是約好了要一起看電影的嗎?”

彼得會說想要去看電影本也是抱着這樣的心思,但此時被艾麗婭點出,他眼睛一亮,突然有些急切的追問道:“那麼那個條件也還有效嗎?”

或許是他此刻的表情太過不安,不安到艾麗婭無法問出那個條件指的是哪個條件,好在她並未向彼得提出過太多條件,只需一想,她便明白他指的是陪她一起吃晚飯就當他女朋友的這件事。

艾麗婭喜歡彼得嗎?那是自然的,在經歷過的那些任務中,他是唯一一個讓她動了想要留下來,想要留在這個世界陪他一起的念頭的人。

而正是因爲最後她自己放棄了這份喜歡,所以現在她更是沒有膽量也沒有勇氣給他一份能夠讓他滿意的答案。在她看來,她的這份喜歡太過單薄,根本經不起任何的考驗,她也沒資格衝着他說一聲喜歡。

“我可以重新追求你嗎?”

艾麗婭一愣,她有些不敢置信的對上了彼得清澈見底的眼睛,她從對方年輕還帶着點剛出校園的稚嫩臉龐上看出了不容拒絕的認真。

“你不在意我當初爲什麼突然消失嗎?”

“你總會告訴我的,對嗎?”他衝着她咧嘴一笑,艾麗婭都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從她身上得到這種自信的。

在這種情況下,艾麗婭自己都有些混亂,更別說給他什麼明確的回答了,而彼得也沒有一定要現在得出一個結論,在喝完手頭的咖啡後,就帶着艾麗婭去了最近的電影院。

其實現在的彼得自己也比艾麗婭好不到哪裏去,如果不是因爲在心愛的姑娘面前,他早就抱着頭急躁的四處亂竄的,天知道他到底哪來的勇氣說出那些話,如果再讓他重新說一次,他一定緊張的口齒不清。

讓艾麗婭坐在一旁的休息區,彼得自己排隊去買票。

雖然休假日的人有點多,但是隻要一回頭就能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這種內心被填充的滿滿的感覺,讓彼得覺得滿足又有點不真實,也許是他盯着對方看了太久,那邊的艾麗婭也擡起了頭,她在注意到彼得的視線後,衝着他笑着揮了揮手。

彼得連忙擡手揮了揮,還附贈一枚傻笑。

笑的實在是太傻氣了,艾麗婭喝着可樂都差點嗆住。

逍遙初唐 買票的隊伍移動的相當慢,彼得基本上每過幾分鐘就要回頭確認艾麗婭是不是還在那,那副害怕又一次被扔下的樣子讓艾麗婭一下子軟了心,她咬着吸管,低頭默默數着地上的石子,心裏卻是在想她現在的狀況有沒有可能和彼得重新在一起。

最強反派劍神 她現在在神盾局手下打工,勉強算是一枚特工吧,工作也稱不上穩定,身上還綁定着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走的系統,甚至有點居無定所,怎麼看也不能算是一個理想的對象。

艾麗婭想的太出神了,直到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試圖將她拖拽進一輛車內,她才反應過來。她一手握上了從系統裏取出的槍,只是這把槍沒來得及發揮它的用處,就聽到身後的人湊到她的耳邊輕聲道:“新人,別亂動。”

好吧。

約修特的動作太快,艾麗婭只來得及看到彼得猛地扔下手裏剛買的爆米花,向她跑過來的身影,然後他們兩個的視線就被漆黑的車門隔開了。

“看來他不光記得你。”約修特坐在艾麗婭的對面,前頭開車的是一個她不認識的面孔,“怎麼,你們有過一段?”

“只能說還沒來得及開始就結束了吧……”艾麗婭也不知道要怎麼描述她和彼得的關係。

“所以現在舊情復燃?只顧着談戀愛忘記正經工作可是不行的。”車頂傳來重物落下的聲響,“好好工作,不然扣你工資。”

約修特一把拽過艾麗婭的手,順手的抄起一把槍,就把槍口對準了她的腦袋,與此同時車窗的玻璃也被砸了開來,一個艾麗婭特別熟悉的紅色身影從車窗裏鑽進了車內。

終於知道約修特幹嘛找輛這麼大的車了。

“嗨,別激動,你不覺得拿槍對着一位女士是一件非常不紳士的行爲嗎?”一旦穿上那套蜘蛛俠服就會變得多話的彼得小心翼翼的舉起雙手,以示自己沒有威脅,“這個點綁架可不合適,你應該去喝杯下午茶,我知道一家不錯的店。”

“蜘蛛俠,我想你最好不要多管閒事,你可不能看到一個人就去玩救世主遊戲,你要救這個女人,那你又知道她是什麼身份嗎?”約修特本就不是年輕人,他刻意的啞着嗓子說話,語氣也把反派的口吻模仿的十成像。

艾麗婭保持沉默的沒吭聲,對面的彼得倒是被他唬的一愣,但他很快反應了過來,“她是什麼身份你都不能公然綁架,合法公民可不會幹這個。”

“可惜了,我可不是合法公民。”車子開進了一個偏避的巷子,車還沒停下,約修特就一把拽住了艾麗婭的衣領,打開車門把她從高速行駛中的車上扔了下去。

我了個去!

這種情況下要安全着地實在是一個考驗技術的活,可惜艾麗婭是沒機會展示一下她高超的落地技巧了,她剛被扔出去的下一秒就被緊跟上來的彼得抱在了懷裏,細長的蜘蛛絲帶着他們晃了一圈,又安穩的讓他們站到了地面上。

被彼得環着腰抱在懷裏的艾麗婭不可避免的摸到了彼得的胸肌,雖說平時看上去挺瘦弱的,但是穿着這種緊身衣,摸起來還是挺有手感的。

“……”

彼得難得的沉默讓艾麗婭察覺到一些不對,他的視線緊緊的盯着從停下的車上走下來的約修特,雖說看上去是面對敵人的嚴正以待,但艾麗婭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絲說不出的窘迫。

她的手順勢從他的胸口滑到腹肌,成功的感覺到彼得的身體變得更加僵硬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