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意外發生,而後一切都歸於平靜。

haohaoxue 2022 年 3 月 26 日 0 Comments

也就是海軍元帥鋼骨空多次在報紙上大顯神威擊敗紅伯爵,讓紅王有些意外。

一來他是沒想到,紅伯爵竟然憑藉一顆惡魔果實達到王者級別,當然即便是現在的紅伯爵也依舊不是紅王的對手。

海軍將領黑鯊之死,讓他稍微震驚一下,紅王記得,前世偶然看過的SBS上,尾田老師也曾經說過,原本設想的頂上后新三大將就是以西遊記中猴、豬、河童為原型的。

現在看來,這位黑鯊應該就可能是那位河童了!

二來,紅王沒想到,王者級別的紅伯爵還能被鋼骨空擊敗數次,要不是倚仗自己會飛,紅伯爵也應該被關緊海底大監獄了。

對這件事有了興趣,他專門跟蹤紅伯爵參觀了他和鋼骨空的戰鬥。

不得不說,現在的鋼骨空身上底牌的確不少,戰鬥力也飆升不少,怪不得能夠抗衡紅伯爵。

同樣,報紙上的報道也注水了,逼走紅伯爵的不是鋼骨空,而是一直在旁邊虎視眈眈的卡普。

了解事情的原委,紅王也就沒了興趣,輕輕甩過去一道抽提之力,阻止了擊敗鋼骨空后打算逃跑的紅伯爵。

就那麼零點幾秒的時間,一旁的卡普抓住時機,狠狠的一拳錘下。

紅伯爵被捕。

輕嘆一聲,紅王離開。

不是他太過陰險,只是既然和五老星簽訂協議,那麼五年之內萬國絕對不會出事。

用以牽制海軍的紅伯爵自然也沒了用處,留這麼一位王者在大海上禍害其他人,紅王內心有愧啊!

這傢伙要是哪天萬一自信感爆棚,去萬國挑戰自己,哪怕製造只成丁點損失,他依舊感覺很虧。

紅伯爵入獄后,同年,又是兩件大事發生。

其一,海軍新秀太一和黃猿波魯薩利諾聯手擊敗了邦迪瓦爾德。

最終邦迪瓦爾德和紅伯爵共同被審判,按理說兩人應該被判死刑。可是因為莫莫果實和吸血鬼果實潛力巨大,而世界政府內部在進行惡魔果實提取的實驗。

故而兩人最終被關押中海底大監獄的level6。

第二件大事則和原著相同,甚至可以說這就是紅王一方故意設計的。

海圓歷1501年,三皇之一的呂布帶著手下去巡視自己麾下海域。

海賊超新星月光莫利亞則決定挑戰凱多,獲取候補皇帝的地位,繼而向呂布發動攻擊。

很遺憾,月光莫利亞被擊敗,船員全部隕落,莫利亞重傷。

這些就是摩爾岡斯報紙上的所有信息。

而在這件事後,張郃故意散布有關霜月龍馬的消息給莫利亞。

隨後龍馬墓被盜,包括黑刀秋水在內的大快刀和無數強者屍身被莫利亞一同盜走。

————

「我留了霜月康家一命,也沒有阻止他幫助光月御田,但這傢伙為什麼還要在我背後搞事?策反我的臣民!」

呂布理解不了,坐在他對面的紅王卻忍不住笑了出來。

。 第八十二章虐菜

一夜難眠!

一直以來都是倒頭就睡,號稱入睡最快、睡眠質量全國第一的秦元清,第一次體會到了失眠的痛苦。

當太陽初升,天放亮,秦元清頭都暈乎乎的。

躺在牀上,秦元清覺得,傳說中的什麼數綿羊之類的,一點作用都沒有,他數綿羊數到了10萬,不但沒有困還越數越睡不着。

足足睡到了下午三點,秦元清才醒來,結果精神不怎麼好,整個人蔫蔫的。

秦元清換了一身運動服,開車前往水木校園。吸取了昨晚的教訓,秦元清覺得去學校還是開車比較好,免得要是晚上回來,結果打不到車就麻煩了。

直接將車停到操場的停車位,下車就看到操場上很熱鬧,很多人在運動。

“哎呀,秦教授下午好!”

“秦教授下午好!”

操場上的人,看到秦元清,一個個都打招呼着,而悲劇的是,秦元清一個也不認識。

隨着進入考試周,體育課之類的都沒了,早在前兩週就體育考試結束。說是體育考試,實際上只不過是走個過程,只要你有參加考試,就肯定至少是60分合格分。

“秦教授,會不會打籃球,一起打籃球唄!”有人對着秦元清叫道。

“樊東,你好壞啊,你是校隊的,秦教授跟你打不是被你虐麼!”正在打籃球的一個男生沒好氣地對那邀請秦元清打籃球的男生說道。

而其他人紛紛發出笑聲。

秦元清微微眯起眼眸,這是將自己當作可以隨意虐的菜鳥啊。

剛好自己狀態不好,得活動活動。本來想要跑跑步運動一下,出出汗,調整一下狀態。沒想過虐人,畢竟虐人是很不好的一件事,很容易給小孩子造成心理陰影。

不過要是有人主動送上門求虐,那就另當別論,秦元清有一個很大的優點,就是樂於助人。他還是很樂於成全他人的。

“可以啊,剛好很久沒打籃球了!”秦元清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校隊?

校隊又怎麼了?還能違揹物理學原理?

秦元清加入,分成三個隊,每個隊5個人,打全場,20分,哪一隊先拿到20分就獲勝,而輸的那一隊上場休息。

秦元清看着對面那個長得比較壯的校隊隊員‘周輝’,此人是特招的,大三學生。

秦元清特意選擇了另外一隊,然後專防周輝。

周輝拿到第一攻,看到秦元清防守的樣子,露出不屑之色,論讀書他確實比不上秦元清,也對秦元清佩服得很。可是說這打籃球,他纔是行家,號稱水木小麥迪。

周輝一想,如果趁着這個時候好好虐一虐秦元清,他可就全校出名了。也可以向朋友們吹噓好幾年了。

運着球,左右晃動,籃球在他手中不斷來回運着。

左,右,左,右。。。。。。

秦元清也不管周輝運球,就盯着周輝的身體重心,反正要傳球你傳,想要突破或者投籃,那就不行。

周輝運着球幾次想要突破,都被秦元清卡主,而且他發現秦元清竟然很有力氣,他進入扛着秦元清突破不了。心中又不甘心,傳球,那太沒面子了。

頓時就來一個拔球跳投,動作非常的優美。

球場邊在看打球的女生,已經被帥得發出尖叫聲了。

啪!

可就在這個時候,球剛剛離開手,卻發現拋物線運動還沒進行,就被中間打斷,被來了個蓋帽。

秦元清冷笑,就這點本事還是校隊,還想虐他。

秦元清拿起被蓋掉的籃球,運球前行,而對方顯然沒有想到周輝會被蓋帽,愣了一下,竟然沒有立即退防。只有周輝一人退防,盯着秦元清的球,惱羞成怒想要斷秦元清的球。

秦元清運球雖然不順,可是想要斷他的球可不容易,秦元清來了個背身單打,不斷地扛着周輝前行,然後到了籃下,直接騰身而起,雙手拿住籃球將球砸進籃筐裡面。

頓時,整個籃球場都驚呆了。

周輝不是沒有被灌籃過,可是被秦元清這麼一個學者給灌籃了,還是第一次出現。

而起看秦元清身高,還不到一米八,竟然可以灌籃,而且還是沒有助跑。

其他人也紛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周輝可是校隊主力,就這麼被扛着進去,這秦教授到底力量是多強了。

發球的人迷迷糊糊,將球發給秦元清。剛剛被秦元清打了一球的周輝第一時間堵了過來,防秦元清。

秦元清故技重施,也沒有什麼胡裡花哨的,來了個三步上籃,倚靠着周輝,周輝力量遠不如秦元清,被扛着連連後退。結果秦元清不是三步上籃,而是變上籃爲扣籃。

被打了個2:0,周輝也惱羞成怒了,施展起吃奶的力氣,還有各種小動作,防止秦元清突進去。

我就會扣籃?

開玩笑!

秦元清直接將手中的籃球投出去,非常漂亮的一道拋物線,上升之後,然後在重力的作用下,做了一個類圓周運動,然後空心入網!

漂亮!

秦元清對於這一球,基本沿着心中計算的那道弧線發展,很是滿意。

3分球!

所有人都愣住了!

開場到現在,秦元清連續三球拿下7分!而場上的球星周輝卻是可以被說打爆。

重新發球,這一球沒有發給秦元清,一個男生投籃結果球反彈,被周輝接住了。周輝運着球,前行速度很快。

可是秦元清不緊不慢地跟着,然後就在三分線堵住周輝,這小子還想打自己,這是不長記性。

而場邊,已經有女生大喊着周輝的名字,爲周輝加油。對於籃球迷而言,籃球明星纔是最愛,至於什麼教授,排在後面。

周輝在水木大學校隊三年,也是積累了很大名氣,很多粉絲。

雖然距離進入CBA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這個距離並不大!

可惜周輝不斷做着假動作,但是愣是沒辦法突破,秦元清每次都能判斷出他的動作,然後提前堵住,使得他始終無法突入三分線以內。

拼了!

周輝一咬牙,先是一個背打,然後突兀地轉身起跳,這一招投三分,命中率非常低,比賽的時候除非沒辦法纔會這麼打。

蓬~

可惜一隻大手將飛出去的籃球如同拍蒼蠅一樣拍出去,然後就看到秦元清拿着籃球向着前場狂奔,隨即起跳來了個漂亮的扣籃。

整個籃球場,寂靜無聲!

又被蓋了!?

周輝都傻了,就是打CUBA,遇到頂尖高手,他都沒這麼慘過!

渾渾噩噩,周輝被秦元清背打、用屁股頂着如同推土機一般碾壓到籃下然後起跳暴扣,或者扛着周輝一路殺到籃下扣籃,亦或者乾淨利落一個三分出手空心入網!

球場邊上的另一支隊隊員和周輝的籃球迷,傻傻地看着自己的偶像,被秦元清狂虐,如同狼殺入綿羊羣裡,那叫一個慘啊。

周輝直到下場的時候,依舊是兩眼無神,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另一隊更慘,不到五分鐘就被剃了過頭,灰溜溜的下去。

打了個半小時,秦元清覺得心裡痛快啊,太簡單的,就像虐菜一般,各種亂砍,摧枯拉朽。

投籃、扣籃。。。。。想怎麼得分就怎麼得分。

“哇~~~~秦教授好厲害,讀書厲害,打籃球也這麼厲害!”

“周輝都沒反抗之力!”

“怎麼感覺就像NBA球星打CBA一樣?”

“周教授沒進校隊太可惜了,要是校隊有秦教授,UCBA冠軍不就拿定了。”

。。。。。。

球場邊上,那些原本週輝的迷妹們,第一時間拋棄了周輝,帶着桃色眼睛看着秦元清。

以前她們喜歡周輝,是因爲周輝打籃球實力強,打籃球帥。可現在被秦元清一頓胖揍,一分未得,被蓋了個10個帽。秦元清則是各種突破扣籃、暴扣、三分!太帥氣了。

真的別太高看這些迷妹們的忠誠,她們背叛比誰都快了!

嗚嗚嗚~~~

其他兩隊隊員,嚎嚎大哭,連續不斷被剃光頭,秦元清不僅僅欺負一個人,是每個人都欺負,他們就像被剝去衣服的美少女,被任意蹂躪。

這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喜歡虐菜的人,太兇殘了!

和秦元清同隊的,也沒有任何大勝的喜悅,這種輕而易舉的勝利,索然無味啊。

秦元清心情暢快了,也覺得虐菜太沒意思,和虐小胖子沒有什麼兩樣。就不想打籃球了,轉身在操場跑道上跑步,現在渾身是勁,怎麼也要發泄出去,不然全身都不舒服。

跑了八千米,秦元清出了一身汗,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酒過三巡,賀家二叔藉著酒意倒是想說點什麼,可楊大春是何等精明的人,哪裏會讓賀家二叔在楊家把這些話說出來,只連忙敬酒,幾杯下去,賀家二叔也就暈乎乎的,再也想不起來了。

等到吃完飯,賀家二叔已經爛醉如泥了,還是楊宗保和賀岩將賀家二叔幾乎是抬着送了回去。

這邊張春桃幫着趙嫂子收拾了殘局,趙嫂子就趕着張春桃快回家去,到底好些話,他們夫妻之間要說清楚才是。

張春桃也不客氣,慢悠悠的收拾了衣裳就往賀家老宅子去了。

老宅子這邊,她每日裏過來翻曬藥材,被褥也都拿出來洗曬過,屋子裏也通風打掃,偶爾下午累了,翻曬完藥材,還在屋裏歇一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