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知道那是什麼,蘇南卿也只說不會要了他的命,只是讓他再也用不出從戚門學到的任何武功。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一點,其實就足以要了他的命。

在京都暗勢力中,他早已憑藉着戚門,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現在落得這個下場,落井下石的人很多。

更何況,還有洪震這對夫妻,絕不會讓齊門好過。

不過一個月,齊門就被洪震夫妻佔領,擴大了勢力,而齊門消失在時光中。至於齊袍佑,後來京都再也沒有出現過這個人。

很多人說,他被人下了黑手,死了。

也有人說,他席捲了齊門所有財務,逃走了。

眾說紛紜,也沒給個準確的說法,但這種小人物,註定一輩子也報不了仇,畢竟他面對的是京都兩大世家和兩個門派。

當然,這只是后話了。

此時此刻,薏米媽媽正握著蘇南卿的手:「原來你就是戚門大師姐,這可真是……怪不得你說,那不是大師姐的意思。蘇小姐,我們欠你的人情,真是越來越多了!不知道怎麼報答?」

蘇南卿打了個哈欠:「這次不算幫忙,畢竟是他丈了戚門的勢。」

薏米媽媽還是感激不盡:「蘇小姐,以後但凡你有事,只要說一聲就行!你就是我們洪家最尊貴的客人!」

蘇南卿擺手,然後對霍小實道:「自己學完了,早點回家哈,我先走了。」

霍小實:「……」

其餘眾人:「……」

戚老更是氣的額頭青筋直冒:「蘇、南、卿!!他不僅是你兒……孩子,還是你徒兒!你能不能有點責任心!」

可惜,蘇南卿從說要走的那一刻,就增加了速度,他這話還沒說完,蘇南卿已經沒影了。

空氣中只留下了她的聲音:「不需對我說我的身份,否則,家法伺候!」

想到剛剛齊袍佑的慘狀,在場的弟子們個個打了個突。

戚老:「……」

郊區,一棟保安齊全、裝修小清新的別墅中。

霍均曜的車停在門外,推門進入。

院子裏常年恆溫的花房中種滿了菊花,黃色的,白色的,粉色的,五顏六色,有君子蘭,還有外面難見的殘血驚鴻,白鷗逐波等等……

每一盆拿出去,都可以賣到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價值連城。

霍均曜看也不看那些花,直接輸入指紋進入了客廳入戶門。

「少爺來了!」

保姆劉媽開了口,親自為他遞上拖鞋。

霍均曜低頭換鞋。

正準備往前走,忽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嚴聽南。

他眼瞳一縮,聲音里充滿了厲色:「你怎麼在這裏?」

嚴聽南看到了他,大大方方的笑了笑:「我來陪伯母啊。而且,伯母那盆殘血驚鴻養不好,都蔫了,我家裏剛好有個配方,可以幫她把花養活。」

霍均曜眼瞳一縮。

明知道她過來,肯定不懷好意,可母親向來視花如命,她竟然能博得向來冷僻的母親的喜歡……

霍均曜還未開口,一個中年美艷婦人走了過來:「小南,你先走,明天再來幫我看看這花怎麼樣了,唉,花根部生了蟲,真是讓人頭疼。」

嚴聽南溫柔的笑了:「好的,伯母。」

可離開了別墅,她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孟子文死了以後,她才發現大學里的戀愛最是純粹,她的心痛徹心扉,所以她要為孟子文報仇!

蘇南卿想要嫁到霍家來?

呵,霍均曜這輩子最在乎的人,除了霍小實,就是他母親。

想到這裏,嚴聽南深吸了一口氣,拿出手機,給蘭青發了條消息:「能幫我救助一盆蘭花嗎?我願意出三百萬!」

蘭青,是花草界一個神秘的人物。

據說當年有一盆叫「硃砂紅霜」的蘭花,不知道怎麼了,日漸枯萎,主人只能發在網絡上。

一個叫蘭青的網友,說蘭花是得了病,開了兩劑中藥,那主人也是死馬當活馬醫,真給蘭花用了那兩副葯,結果,蘭花真的復活了!

蘭青也因此在蘭花界成名。

只要她討好了霍伯母,那麼霍均曜要娶妻這件事,霍伯母肯定會聽她挑撥!!而且,蘇南卿本身也其身不正!帶着一個拖油瓶,想要嫁進霍家?真是痴人說夢!!

安家。

蘇南卿剛到家,把手機扔在旁邊,去沖了個澡,再回來,就看到她在某網站註冊的賬號,有了條私信:【能幫我救助一盆蘭花嗎?我願意出三百萬!】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讓陳寧滾出去!

宋青松整個家族的人臉色都微微變了!

經歷了這麼多風風雨雨,宋青松一家子比誰都知道陳寧的重要性。

沒有陳寧,哪有現在宋娉婷現在事業的如日中天?

甚至不誇張的說,是陳寧親手給宋娉婷打造成為豪門。

現在,葉志雄竟然把陳寧當成普通上門女婿看待,還說陳寧沒有資格說話,讓陳寧滾出去?

宋仲彬第一個急了!

他慌忙的圓場道:「葉老先生,他是我女婿。」

宋仲彬這是在委婉的提醒葉志雄,陳寧是他的好女婿,在這個家是有說話分量的,請葉志雄說話對陳寧客氣一點。

但是葉志雄什麼人物?

原先京城的高官!

現在雖然退休了,但常年累月養成高高在上的架子跟脾氣還在。

事實上他以前壓根就沒有把平民商人放在眼裡,也沒有把宋家放在眼裡。

這次如果不是退休之後想找點維持開銷的路子,看上宋娉婷的生意,他根本不會來登門拜訪宋家,更不會跟宋家敘舊。

而且,他雖然圖謀宋娉婷的生意。

可他潛意識裡依然不太把宋家眾人當回事,在他潛意識裡他高高在上,宋家都要巴結他。

此時,他聽完宋仲彬的話,非但沒有對陳寧變得客氣,反而還嘲笑的對宋仲彬說:「原來,這小子就是給你弄假內供香煙抽的上門女婿?」

宋仲彬滿臉通紅,表情尷尬。

葉志雄轉頭望向陳寧,皮笑肉不笑的譏諷道:「小子,年輕人要腳踏實地,不要投機取巧、坑蒙拐騙。」

「你討好你岳父沒有錯,但你弄假煙給你岳父抽,這就是你的錯了。」

「到時候別人不但笑話你,還笑話你岳父抽假煙是土炮,知道嗎?」

葉志雄在京城任職久了,高高在上,早已經習慣這種跟人說話的方式,他此時說完還冷笑的望著陳寧。

他想要看到陳寧尷尬、窘迫等負面情緒!

如果陳寧被他說得滿頭大汗、滿臉通紅、羞憤欲絕的話那就更妙了。

可讓他失望的是,陳寧依舊滿臉平靜。

陳寧轉頭望向宋青松,平靜的問:「老爺子,他是您的朋友?」

宋青松這老狐狸一眼就看出,陳寧是真怒了。

他猶豫的道:「這……」

陳寧道:「看來老爺子也不肯的他是您的朋友!」

「在我的觀念里,跟我做朋友的,必須尊重我,還有必須尊重我的親人,我才會尊重他!」

「我最看不慣一些人自稱是朋友,然後一邊想要佔便宜,還一邊瞧不起你踩你。」

「對於這種傢伙,我通常只用一種對付方法,那就是讓他滾!」

陳寧說完,轉頭望向臉色變得很難看的葉志雄,冷冷的說:「沒錯,我說的就是你,我們這裡不歡迎你,你現在可以滾了。」

葉志雄聞言瞬間漲成豬肝色!

他又驚又怒,指著陳寧,色厲內荏的喝道:「連宋青松都不敢這樣跟我說話,你區區一個宋家上門女婿,膽敢如此態度待我。」

「你信不信我一個電話打給中海市領導,讓你們宋家吃不完兜著走?」

陳寧嘴角微微上揚:「一個電話讓我吃不完兜著走?」

「你現在就打電話,直接打給中海市尊好了,沒有他的手機號碼我給你,他的手機號碼是……」

葉志雄聞言,滿臉驚疑不定。

宋家眾人,更是面面相覷。

葉志雄半響才回過神來,他徹底被陳寧給激怒了,還真的當場拿出手機就給中海市尊周若樹打電話。

很快,電話就打通了。

周若樹對葉志雄說話態度非常客氣,其實葉志雄回到老家的第一天,就已經宴請過周若樹一幫中海領導們吃飯了,大家自然是熟絡。

葉志雄也沒有跟周若樹多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說:「周市尊呀,你們中海市有的企業商人,態度很囂張呀,你看這些企業商人是不是該整治整治?」

葉志雄一邊說著,一邊冷笑的瞥了陳寧一眼。 楚洛神仙頓時失語。

木魚疙瘩,你不是想我喜歡你嗎?

賭氣道:「老公,我做噩夢了!」

莫曉輝心想,肯定是被嚇的不輕。

這可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啊。

「楚洛,你沒事吧,我可以進來嗎?」

楚洛聽得出莫曉輝着急上火的語氣。

都老夫老妻了,你還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