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事,都是自己人有什麼說吧!”向老闆冷着說道,他沒想到會是小刀會人乾的,往日無仇近日無怨的小刀會怎麼會做這種事。而且還是誠信社的附屬社團,哪裏來的膽子?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趙信聽到這話渾身震了一下:誠信社?附屬?

他嘴角劃過一絲陰冷:嘿嘿,你們這幫小子!看到我要回去收拾你們了!

“老闆,剛纔我們幾個兄弟查了一下,聽說小刀會已經和本市的西門家族正式聯姻,估計是衝着我們來的。”大漢冷俊的回道。

西門家族?聽到這話,趙信又想到了西門婉清,現在一件事情接一件的扯到了他的回憶。這… …是爲什麼?

向老闆點點頭,這纔是小刀會動手的理由,“趙城,他是你以後的老闆,趙信。”向老闆一指趙信,對趙城說道。

趙城先是一愣,即而點點頭,對趙信微微躬身:“老闆好。”

“想不到小刀會會做這樣的事!”羅瑤璐氣憤的叫道:“今天我和信還在氣憤呢,沒有想到這些該死的黑社會!再說了,今天我們碰到陸文君了,她不是和西門家走的很近嗎?都不告訴我們!”

向老闆到不是很在意,這樣的事情在商場上見的多了,只是發生在自己身上而已,聞言道:“想來文君應該不會知道,這個小姑娘心地還算不錯,只是生錯了家門呀,做了可憐一個女孩子又被名利給毀了。”

… …

小刀會的總部。

“老闆,我們周圍有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在門口轉了很久,被我們的人趕走了。”

“你去告訴那個不成器的,事情辦砸了,讓他自己去處理!”中年人怒喝道:“一羣沒用的東西,連這點事都辦不好。要是我們做的事情讓西門那老東西不滿意,我就扒了你們的皮!”

趙信幾人等向老闆休息之後,帶着懂卿回到了小屋,商量下一步該怎麼辦。

今天的事情,使趙信更加明白商人爲了利益,是什麼都做的出來的,如果自己還象現在一樣,那麼下一個死的就會是自己,趙信很無奈,他想到過這樣的結果,卻沒有想到來的是這樣的快。

小屋裏,懂卿聽了趙信傷向老闆的居然是黑社會,還是和西門家族,那個古老的家族沾邊的,起初不相信,直到得知是在此確認了,懂卿才默然的點了點頭。

西門家族不是黑社會,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從古時候起家族就已存在,展轉多年實力雄厚,在金江市甚至是在國內,都有其強大的影響力。小刀會雖然不是大幫派,但是和西門連手實力上升的就不只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如果不碰到金江市的兩大巨頭有的話,足以橫掃金江市。

懂卿一臉鬱悶,苦笑道:“如果真的是白小刀會和西門家族連手,那我們兩家就會死的很難看了,西門家族的實力也許你們不會了解,單憑對外貿易就足以橫掃我們兩家的巨大財團,這些年雖然我們雖然飛速發展,卻連西門家族財力的十分之一都不比不上。”

“這個我到是知道!”一直不顯山不露水的羅依然語出驚人道:“西門家族我知道一點,在學校的時候,因爲專業問題,我曾經專門研究過西門家族的經營方式,西門家族所經營的有很多,服裝,酒店,但其主要是對外貿易,好象和H國R國有些聯繫,近幾年西門家族的生意更是順風順水,確實如懂卿姐說的,他們要是連手對付我們,我們還真是死無葬身之地,西門家族雖然不是黑勢力,但其旗下卻有個著名的保全公司,是正經的黑幫。”

羅瑤璐笑道:“黑幫還正經的,妹妹你腦子燒糊塗了。”

懂卿眨巴着嘴巴道:“依然說的不錯,確實是正經的黑幫,他們現在的身份是保全公司,甚至在金江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過他們到是明的,就怕這種世家有些我們不知道的,那可就夠我們頭疼的。”

“現在我們無法分析他們究竟要做什麼!”趙信考慮了半天才道:“計劃趕不上變化,我們現在說什麼都是白說,到是眼下第一位的是你們的安全,既然他們敢對向叔動手,那麼我們也會成爲他們的目標,特別是懂小姐,如果你出什麼以外,那我們的合作只怕也很難進行了。”

羅瑤璐點點頭,她到是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只要能和趙信在一起,不管發生什麼事也不能影響她的心情,關心道“信說的是,懂卿姐姐你怎麼辦。”

“放心吧,我雖然沒有西門家族那麼雄厚的財力,但也不是好欺負的主,找個百十幾個保鏢還是能辦到的,回頭就找我們家老爺子要去,順便給妹妹派幾個,你們現在剛接手公司,很多事情都不瞭解,更應該需要纔對。”

趙信聽懂卿這麼一說,猛然想起了林彪,這傢伙不是武學出生嘛,找他來不是挺好的,要是能找來幾個師兄弟,那麼安全就不要擔心了,而且這小子不是一直不想做保安這個工作,現在換了保鏢,幹上自己的老本行,應該高興的。

羅瑤璐三人發現趙信不說話了,只是低頭沉思,以爲他在想什麼呢,趙信忽然的陰笑使三人心頭汗顏,起了一身雞批疙瘩,心想不會是誰要倒黴了吧。 “這事回頭再說!”趙信實在是受不了林彪誇張的表情,只能轉移話題道:“我先前和你說的你看怎麼樣,最好是找你那些退伍的老兵,越多越好,頭的位置給你,怎麼樣也算是讓你真正的過個頭癮。”

“有些人工作是不如意!”林彪想了想說道:“找些人應該不難,而且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就是頭你找那麼多人幹什麼,這些可是過家培養,你要是做什麼見不得的人事他們第一個就把你送去吃免費的飯。”

“這到是個問題!”趙信也覺得林彪的話說的有些道哩,當然趙信不是做些違法的事也就不用怕他們,只是萬一是對方派來的人那自己隨時都有危險,想了想道:“找幾個和你過命的戰友應該不成問題吧。”

“是不成問題,因爲他們退伍會的生活也不是很好過,只要給他們錢,足夠的錢,應該不會有人反對的!”林彪點了點頭,當初他退伍以後也是國家安排的並不好,所以纔來做一個小保安。

“那你看吧,能找多少個,就找到多少個!”趙信很瀟灑的道。

“真的?能找多少要多少?”林彪眼神奇怪的望着趙信。

“廢話,老子騙你幹嘛?”感受到林彪那怪異的眼神, 趙信愣了愣,滿不在乎的說道。

可是當林彪真的拉了人來的時候,趙信才知道林彪此刻這怪異的眼神代表什麼。

一夜無話,兩個大男人就這下酒菜,喝的昏天暗地,而趙信也吧自己的經歷說了出來,可是酒後的林彪卻怎麼都不相信,直到趙信一怒之下一拳打穿了牆壁,他半天才回過神來。原來,自己的老大,那麼牛B… …

第二天,趙信一覺睡覺到晚上,而林彪早早就出去了。打電話給羅瑤璐,誰知道那兩姐妹因爲很久不見了,居然又要把趙信趕了出來。

現在趙信成了三不管的人,苦惱的苦笑一聲,他自己也不知道該去哪裏。

大街上 ,漫無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覺中,又走到了第一次碰到慕容小姐的那個酒吧。

趙信聳了聳肩,他還記得那個喝完酒瘋瘋癲癲的女孩子… …

“趙信?你怎麼在這裏?”

當趙信走進酒吧的時候,身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轉身望去,居然是懂卿。趙信差一點沒有認出她來,現在的懂卿居然沒有一點兒成熟女人的味道,留在一頭馬尾辮,但是妝卻畫的很濃,把原本那清新之色掩蓋了不少,穿着一件黑色低胸連衣裙,連腿黑色絲襪,挎着一個黑色小包,活脫脫一個小姑娘的打扮。

“該我問你纔是,你怎麼穿成這樣?你不用處理公司的事物嗎?” 趙信上下打量了懂卿一番,沒有想到這女人居然那麼好看。

“你請我喝酒好不好?”懂卿沒有正面回答趙信的話,反而是拉着趙信來到吧檯前面,搖着趙信的手撒嬌的說道。

她,她居然和我撒嬌!天要塌了嗎?”趙信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

“怎麼了?你不願意嗎?難道我們不是朋友嘛?還是害怕你那個小女朋友吃醋?”懂卿滿臉嬌羞的說到。

瘋了,這個世界瘋了!趙信感覺到自己好像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這個嚴肅的老八婆居然會撒嬌?

既然你想玩,我就陪着你玩!趙信心裏陰陰的想到,他搖搖頭,表情嚴肅的說道:“你看你的穿着,還沒有成年,不能喝酒,飲料你隨便挑!”

懂卿一把仍開趙信的胳膊,氣鼓鼓道:“哼,死趙信,你不會年紀大了,膽子也小了,怕被我灌到吧!怪大叔!”

趙信頓時愕然!在公司的時候板着冷臉色給我看也便罷了,現在居然還叫我怪大叔,這多少有些說不過去了吧!難道我長得真的有那麼老嗎?

“喂,懂卿大小姐,你幹嘛叫我怪大叔啊?”趙信摸了懂卿的臉蛋有些鬱悶的問道。入手十分滑膩,而且居然有股淡淡的幽香傳來。沒想到這個老女人的皮膚還真是不錯啊!

“哎呀?我摸的是誰?該死的,我居然摸她?亂了,亂了!”趙信後怕的看着懂卿,等待着那一巴掌的降臨。

懂卿歪着脖子並沒有趙信所料的那樣生氣,反而是看了趙信半天,才笑道:“難道不叫怪你大叔還要叫你哥哥嗎?你看你,長得那麼老,眼神也那麼滄桑,能不叫你怪大叔嗎?”

“這世界到底怎麼了,小下頭怎麼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是瘋了嗎?好吧,既然你這樣‘調戲’我,就不要怪我了!”趙信摸了摸下巴,心裏YY道。

“還有啊,怪大叔,人家是有名字的,我叫甜甜!”懂卿瞪着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認真的說道。

“懂卿?甜甜?這玩的是什麼?出來玩還要連名字都換了嗎?”趙信瞪大了眼球,他感覺他落伍了。

“該死的,你配合一下好不好!出來玩本來就是這樣,你沒看到我今天的裝扮嗎?難道我這樣年輕貌美的女孩子不能叫你怪大叔嗎?”懂卿暗暗地掐了一把趙信的胳膊,面上卻有些嬌羞。

看的趙信了心裏大呼,表演帝啊,表演帝。

“你叫甜甜?我還叫酸酸呢!”趙信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叫甘甜甜,你這個酸酸!喂,大叔,你不要那樣壞笑好不好!看起來像個大色狼一般!”懂卿,不,現在應該叫做甘甜甜不滿的說道。與此同時,她對吧檯喊道:“來一打百威啤酒!”

趙信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眉頭緊皺,“甘甜甜?幹甜甜?誰幫你起的那麼富有內涵的名字?幹甜甜?嘿嘿… …”

侍者很快把12瓶啤酒擺在兩人身前,趙信像看着怪物一般看着甘甜甜:“我說懂.. …噢,甜甜大小姐啊,看你那樣子好像對這裏並不陌生啊?”

甘甜甜剛纔偷偷看了趙信一眼,發現他皺着眉頭,以爲他酒量不行,便想好好整整他,於是嘴角上掛起一絲不屑道;“切~!不就是喝啤酒嗎!你還不一定喝的過我呢!難道你不知道都市白領下班了以後要放鬆的嗎?” 趙信見她居然看不起自己,心裏也有些不爽,而且對方還只是一個小丫頭,雖然是裝的。於是便道:“是嗎?那我們就喝喝看,你喝一瓶我喝兩瓶,看誰先喝倒!”

“好呀好呀,這纔像個男人嘛!你說是不是啊,天生猛男大叔!我先乾爲敬!”說着,懂卿抓起一瓶啤酒一仰脖咕咚咕咚就喝乾了!

“爽!”把酒瓶用力的蹲在桌子上,懂卿瞪着趙信。

趙信當然不能耍賴,很爽快的拿起兩瓶啤酒,張開大嘴,兩瓶啤酒幾乎同時落進趙信的嘴裏,用時比還短就把兩瓶啤酒乾掉!喝完之後,略有得意的向懂卿挑了挑眉毛。

“不錯不錯!果然有點猛男的樣子!我喜歡!來,咱們接着喝!”

兩人在幹掉了3打啤酒之後,懂卿拉起趙信的手道:“大叔,我們蹦迪去!”

趙信不喜歡蹦迪,也從來沒有蹦迪過,感覺那樣的運動實在沒有什麼好玩的,便拒絕了。

懂卿便自己跑到迪廳中央的地方,隨着動感十足的音樂瀟灑的蹦了起來。

趙信坐在吧檯旁邊,遠遠的看着。他發現甘甜甜其實真的是一個很狂野的女孩!

烏黑的長髮隨着動感的音樂飛揚,每一次甩頭都帶起一股青春的旋風!性感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晃的人眼花繚亂,一雙修長的美腿不時的做出各種動作,簡直要把人的眼球給吸引過去。

懂卿蹦迪的水平相當高!根本沒不出她穿着職業裝板着臉的冰冷摸樣。很快的,她就成了整個迪廳內的領舞皇后!把原先迪廳請來的領舞小妹都給比了下去!迪廳內的人開始隨着懂卿的節奏蹦了起來!

看着舞臺中央懂卿那動感十足,青春飛揚的樣子,趙信突然之間感覺自己好像老了!

可是他纔剛剛二十多歲啊!按理說正是囂張的揮霍着青春的年齡!但是他的心態早已經跨越了那個階段了。想起這寫年來,自己每天都在腥風血雨裏面穿梭往來,刀光劍影自己的心智也磨練的異常堅韌。

目光轉向舞臺中央,懂卿還在哪裏盡情的揮灑着青春。很快的,趙信的眉頭皺了起來。

不知何時,三個穿着花花綠綠衣服的不良青年在人羣中一邊蹦着一邊向懂卿靠近,不一會功夫就把懂卿圍在中間,時不時的碰她一下。看樣子是想要吃懂卿的豆腐!

剛開始的時候懂卿還沒有注意他們,但是後來,這三個小子越來越囂張,居然動手動腳起來。

懂卿那火爆脾氣一下子被點爆了,猛然擡起一腳,對準一個紅頭髮的小子襠部狠狠的就踢了一腳!

那小子當場就捂着下身慘叫着躺在地上,不停的**起來。

另外的那兩個小子可急眼了,這便宜沒佔到,自家兄弟居然差點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廢了,他們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頓時打了一個口哨,又從四周鑽過去三個年輕人,把懂給圍在當中。

其中一個胳膊上紋着一隻老虎頭的不良青年吼道:“都他媽的別跳了!”

頓時,迪廳裏面音樂聲停止,衆人紛紛圍攏過來,想要看看熱鬧!

他走到懂卿身前,眼中閃出兩道淫邪之光,淫笑着說道:“哼哼,好辣的妞啊!我小弟被你給廢了,你說怎麼辦吧!”

懂卿柳眉一挑,雙手叉起***,咯咯一笑:“嘻嘻,廢了啊!活該!誰讓他們想要吃姑奶奶的豆腐來着!”

“哈哈,小妞你還真他媽的夠橫的啊!你知不知道這裏是誰的地方,我們是什麼人?”

“哼,姑奶奶我管你是什麼人,我只知道這裏是迪廳,是蹦迪的地方!你們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知不知道我大叔是什麼人?”說這句話的時候,懂卿的目光開始向趙信這邊飛了過來。

趙信知道,這個老女人,不,應該是清純小美女又開始惹是生非了!只好摸摸鼻子,從座位上站起身來,往懂卿那邊走了過去。

剛纔那小子還真被懂卿給唬住了,問道:“你是什麼人,你大叔又是什麼人?”

懂卿哈哈大笑:“我是清純小美女,我大叔是天生猛男啊!”懂卿說完,圍觀的羣衆紛紛哈哈大笑起來,很明顯,這幾個小子被這個女孩給耍了!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這幾個小子一聽到這兩個名字,頓時面面相覷,最後,還是由那個胳膊上紋着虎頭的小子對着他身邊的一個光頭問道:“大哥,他們是不是腦子抽筋了?”

那個帶頭大哥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沒錯!估計是看着我們人多,嚇壞了!”

“那我們… ..”那個小子試探着問道,一邊用眼光瞄了一眼趙信。

“不用理他,我們人多,他長的魁梧點又怎麼樣,來了照樣幹趴下!”大光頭一拍腦門,滿臉淫光的看向懂卿。

看着他們的對話,懂卿更是驚訝了,但還是答道:“你們纔是神經病,想佔老孃的便宜,你們還嫩了點!”

那小子一聽,頓時哈哈大笑,得意洋洋的說道:“嘿嘿,丫頭,老子就告訴你,今晚,老子就要睡了你!兄弟們,把這個丫頭片子給我抓起來!”說着,這小子率先伸出一隻手抓向黃蓉蓉的胳膊。

懂卿頓時大聲喊道:“趙信救我!”

趙信苦笑的摸了摸鼻子:“現在才知道叫我,如果我沒有兩下身手,估計被你弄死!”

話音未落,便見一隻肥肥胖胖的手已經快要夠到自己,頓時閉着眼睛驚叫起來!

不過叫了半天,懂卿發現並沒有什麼東西碰到自己,睜開眼睛,只見趙信不知何時已經到了自己身邊,他的手中攥着那個不良青年的胳膊。

胳膊上紋着虎頭的小子怒吼道:“小子你給我鬆手,否則我們虎頭幫不會放過你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