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長青、楚嬌嬌等人頓時如臨大敵:怎麼回事?大家竟然真的一點都沒察覺。

haohaoxue 2022 年 4 月 9 日 0 Comments

徐州、張曳兩位偵查員,也在這一刻神色大變:不可能!敵人都藏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了,他們的偵查能力竟然沒提前發現?

這簡直是兩人的奇恥大辱。

然後——

敵方的兩個機甲戰士,也被破爛女王這一句話,給震驚到了,兩人幾乎是下意識地,往一個地方看過去!

然後——

兩人才發現中計了。

「糟糕!」

正在這時,岳棲光、路易一躍而出,朝着兩人看過去的方位奔去,不到1秒,就揪出了潛藏在枯枝泥土裏面的一個灰頭土臉的戰士來。

岳棲光大聲道:「好傢夥,果然土裏藏着人呢。」

季柚咧嘴,嘿嘿一笑,看着被自己拿着武器威脅的這位老兄,笑眯眯道:「別緊張,別緊張,我就是隨便跟你嘮嗑、嘮嗑,沒想着詐出你們的人來。」

老兄:「……」

這位仁兄鬱悶道:「你這是詐騙,不是嘮嗑。」

季柚咧嘴:「嘿嘿……放心,放心,讓你們隊長別緊張啊,我真不是詐騙,我也就隨口說說而已,沒想到你們真的躲了第三個人,也不知道你們大部隊都躲在3000米左右的地方,當然,我更不知道1000米左右,你們還躲了一個人在樹冠裏面……」

敵隊仁兄:「……」

卧槽!

他實在忍不住了,在隊伍里發信息:「老大,你們真的躲在3000米左右?不是說全撤走嗎?」

白久:「……」

白久也很鬱悶,道:「別給頻道發信息,小心被對方的偵察兵攔截,你們三個試着引動他們攻擊你們,盡量自保,最好能拖延3分鐘左右,我會派人來支援。」

旁邊,季柚看着刀口下這人滿臉便秘的表情,以及緊皺的眉頭,猜測著對方在溝通些什麼,然後道:「唔,讓我來猜一猜,你老大在說讓你們自求多福是吧?」

敵隊仁兄:「……」

季柚嘿嘿笑,說:「這種老大,別給他們賣命了,到我們隊伍來,我們隊伍把隊友都當成寶貝疙瘩,絕對不會讓你們去做炮灰!」

三人:「……」

包括楚嬌嬌、岳棲光、岳棲元等人,看着這一幕,一時間都有點搞不懂這個破爛女王說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純粹的瞎忽悠。

敵人大部隊躲在3000米左右?

是真的?

還是說?

被季柚挾持着的這人,猛然道:「要殺要剮,直接動手,老子不是怕死的人。」

楚嬌嬌捏著刀,已經磨刀霍霍,等不着急了。

季柚突然道:「你們有沒有覺得,這三個人一點都不怕死啊?還有,他們甚至隱隱期待着,讓我們動手?」

盛清顏這會兒,突然又躥到了季柚的身後,緊緊挨着她,說:「人家也這麼覺得哦。」

楚嬌嬌繼續捏著刀,道:「是有這種古怪的感覺。」

沈長青道:「先停停。」

說完,他看向季柚,季柚接收到他的眼神,明了,旋即,她轉向自己挾持的這人,道:「你們老大真的很大方啊,一次性派出三枚炮灰,這也太大手筆了吧?不正常,真的不正常。」

敵隊仁兄:「你好啰嗦。」

要殺要剮,不就一刀的事情嗎?

怎麼有人這麼話癆呢?

季柚繼續嘮嗑的架勢,道:「讓我猜猜,你們老大覺得死你們三個沒什麼大不了?要不然,就是有啥陷阱是我們不知道的。」

「是什麼呢?」季柚歪著腦袋,思考着。

突然——

岳棲光、路易看押的這人,一個猛地直躥,就要逃跑,路易下意識要開炮,岳棲光已經先一步,一把將逃跑的人給捉了回去:「爸爸我還沒同意呢,你跑上什麼跑?」

路易收回炮筒。

這人略有些黯然。

這邊的騷動,幾乎沒有引起任何的水花。

……

所有參賽選手,都有一個總的生命值,一共是100,生命值降低到谷底,這人就算死亡,會自動淘汰。而季柚他們所有人,目前都還是100的生命值。

什麼情況,生命值會減少呢?

受傷。

什麼情況下,會受傷呢?

季柚總覺得這裏,藏着什麼陷阱。

……

然後——

季柚突然對着敵隊仁兄的的聯絡器,大聲道:「白久老大,你的隊友真不要了?就算我們因此受傷,你確定損失他們3個,就能完全制服得了我們隊伍?」

隱藏在3500米左右的白久,聽到這句話,是真的十分鬱悶:「你什麼時候發現的?」

季柚嘿嘿一笑,道:「啊哈~你還真的躲在前面啊?我就隨便開了下口,詐一下你而已。」

白久:「……」

妙書屋 翌日,王大聰帶着陳玄前往租賃好的院子。

這個院子位置位於東郊和市中心的交界處,離陳玄等人的住處不太遠,院子很大,大概有上千個平方,院中以青石鋪就的地面很平整,適合煉器,此時院中已經擺滿了碼的整整齊齊的煉器材料,陳玄看到大量的赤鑌鐵,赤鑌鐵是蘊雷槍的底材。還有一摞摞的星紋鋼,成箱成箱的天蠶絲巾,這是撼地護腕的材料。

以及一些適合繪製陣法的材料和妖獸血液等等。

蘊雷槍和撼地護腕都是要陳玄親自煉製的,至於水雲袍,就只能購買成品來再加工了。

王大聰已經按照陳玄列出的單子各購買了一件樣品。

「不錯,大聰,你辦事情的效率還是蠻高的。」見王大聰操辦的很利落,陳玄誇了他一句。

「學弟,別客氣,有其他需要你再找我,反正最近也是很閑。聽說西牛洲的禪修們路上遇到了點問題,到達的時候可能比預計的還要晚點,所以交流會可能會延遲幾天。」

「那倒也不錯,正好給了我琢磨鍊器的時間。」

「學弟,雖然不理解你為什麼突然學習煉器,但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學長祝你能一鳴驚人。對了,陣法師可能要晚點才能過來。」

「多謝。」

兩人客氣了幾句,王大聰就離開了。

陳玄拿起一柄蘊雷槍仔細觀摩,不多時間陳玄就大概看明白了。

蘊雷槍的長度僅僅有一米左右,與其說是一把武器還不如說是一柄法杖,它最大的威力在於那一道神雷,釋放出神雷后,才能當做一柄長槍來使用,而蘊雷槍之所以選用赤鑌鐵作為底材也是因為赤鑌鐵擁有很好的雷元力傳導性…

可以說蘊雷槍材料、造型都是為了這道神雷而服務的,而釋放神雷的機制在於兩個陣法上。

聚靈陣,轟雷陣。

所以蘊雷槍的重點其實是兩個陣法。

陣法師是一種稀缺職業,厲害的陣法師可以煉製和佈置超級大陣。一般的陣法師則是可以為寶器繪製小型陣法,因為陣法是煉製寶器不可或缺的因素,所以陣法繪製也是中高級煉器師的必修課,厲害的高級煉器師本身就是一個陣法師…據說有些煉器師可以在直接在煉製寶器的時候將陣法雛形繪製在寶器上面。

現在的陳玄對陣法是一竅不通的,所以他需要一個專業的陣法師來繪製陣法。

不過這不妨礙他鍛造,他可以先將蘊雷槍的槍體煉製出來,等陣法師繪製好陣法后再將之熔煉在蘊雷槍上,算是完成最後一道工序。

僅僅是煉製槍體,簡直不要太容易。

陳玄拿出鍛造台,將小火丟進熔爐,便開始就著赤鑌鐵來煉製槍體。

由於槍體僅僅是一個半成品,不算成品,所以這個過程是不可能觸發暴擊武器特殊屬性的暴擊的,但是卻可以觸發煉製數量的暴擊…

一般的煉器師打造一柄槍體至少也要十分鐘時間,而陳玄僅僅兩個小時就已經打造出了三百支蘊雷槍槍體,當然,赤鑌鐵也在快速消耗著。

這時,一個全身穿着破洞牛仔服和休閑帆布鞋的年輕女孩子走了進來,女孩大概二十二三歲,身材苗條,眉清目秀,膚色白皙,透過牛仔褲的破洞,她筆直大腿上一摸摸雪白之色露了出來。

「您是僱主嗎?」她開口道,聲音十分軟膩。

「陣法師?」陳玄問道,他心中暗暗懷疑,這麼年輕的陣法師?不是讓王大聰雇一個熟手的來嗎。

女孩點頭,她掃了一眼堆成小山的蘊雷槍槍體,似乎是微微皺了一下眉,問道:「是要我繪製蘊雷槍的聚靈陣和轟雷陣嗎?」

在得到確定的答覆后,女孩開始報價:「蘊雷槍這種法器的核心部位就是陣法,若是由我來繪製全部陣法,每柄蘊雷槍我要收四百元石。」

「嗯,四百元石?你這是要搶錢啊?」

陳玄一愣,忍不住有些生氣。蘊雷槍的市場價是每支兩千元石,光消耗赤鑌鐵和陣法妖獸精血的成本就佔到了1200元石,她再抽掉400,不算時間成本和手工成本,陳玄只有400元石的利潤了。

我辛辛苦苦的煉製蘊雷槍,利潤的大頭都讓你佔去了。

這小姑娘可真黑!

「為什麼你要收這麼高的費用?」陳玄不由得問道。

女孩笑了笑道:「繪製陣法可是技術活,而且這個法器的核心就是陣法,就算是別的陣法師,也沒低過300元石,而我就不一樣了,我繪製的陣法更持久耐用,威力也要大上一成,所以要加50元石。」

「那才350,另外50呢?」陳玄算了一下問道。

「嘻嘻,你煉製的槍體也太不標準了,要我在這種槍體上繪製陣法…每支要額外收50元石的心情損失費..」

「卧槽。」陳玄大驚,還要心情損失費,資本金聽了都要流淚啊。

想了想他道:「是騾子是馬牽出來溜溜,你先繪製一個陣法看看吧。」

女孩子伸手道:「400。」

陳玄沒好臉色的掏出400元石遞給她,這女孩立刻眉開眼笑,小心的將元石收入儲物囊。

隨即隨手挑了一個槍體,掏出刻筆隨地而坐,一臉認真的繪製了起來。

陣法的繪製是很複雜的一個過程,概因無論任何陣法都有其要遵循的原理,而很多陣法都是基礎陣法結構的疊加,在繪製的過程中,哪怕一個圖形沒畫好,或者一個比劃不對,都會破壞整個陣法,而隨之是材料的浪費。所以陣法師需要長期刻苦的學習和磨練才能出師。

只見女孩子細嫩的右手捏著刻刀,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上下翻飛,速度極快的在槍身上刻畫着。

哪怕以陳玄不轉眼的眼光來看,都跳不出任何毛病。

僅僅兩三分鐘的時間,一副複雜完整的聚靈陣就刻畫完成,隨後是在陣紋上灌入妖獸精血,便算是完成了。

陳玄拿起樣品與之對比,驚訝的發現女孩子刻畫的聚靈陣比武器店售賣的都要流暢圓潤。

「別着急,還差一個轟雷陣。」

見陳玄吃驚的表情,女孩子見慣了似的笑了笑,繼續刻畫。

不過是,轟雷陣也刻畫完成。

這代表着一柄蘊雷槍基本完成,只要再往聚靈陣內灌輸雷元力就算完成。

陳玄拿出一塊雷元石,將之貼在聚靈陣上,聚靈陣上的陣紋亮起,不多時,雷元力就補充完畢。

陳玄朝着遠處水池催動蘊雷槍,只聽霹靂一聲巨響,一道神雷自天而降轟在水池內,整池水都崩裂而出,露出池塘底部的碎石。

「哦!好厲害!」

陳玄感覺這女孩果然沒有撒謊,由她繪製的陣法釋放出的神雷威力要比一般的蘊雷槍大一點。

這女孩絕對是

不過,由於蘊雷槍最後一個步驟是女孩完成的,所以沒有觸發暴擊。

這肯定不符合陳玄的意願。

想了想,陳玄道:「額外50元石的加價我能接受,不過那50元石的心情費就不合適了。」

女孩皺眉道:「這個沒的談,要麼你就再煉製一批規範點的槍體,要麼就給錢。」

陳玄笑道:「還有一種辦法,你現在赤鑌鐵片上繪製陣法,我再將陣法熔煉到槍體上。」

女孩冷笑:「那我倒是省事了,你豈不是還要多一道工序?為了省這點錢……也是真有你的。」

陳玄道:「那就這樣說定了。既然,請問姑娘怎麼稱呼?」

女孩沒好臉色道:「小氣鬼,問那麼多幹嘛,叫我冰冰就好了。」

說完,女孩就抱起一摞赤鑌鐵,尋了一處空地繪製陣法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