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翌隨曾佳離開公司,準備去錄歌。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5 日 0 Comments

車後座上,沈翌嘴角微微上揚,滿腦子全是跟迪力熱吧在辦公室里親熱的畫面。

雖然只是淺嘗而止,但是感覺很不錯。

尤其是迪力熱吧的反應,對方害羞的樣子,讓他恨不得把人一口吃了。

不過,以兩人現在的情況。

想要再進一步往下發展,難度有點大。

他跟迪力熱吧目前都處在事業上升期,這意味着兩人沒有多少談情說愛的時間。

在回國之前,沈翌就已經把自己接下來兩三年裏的發展路線,大致規劃了一下。

拍電視劇、拍電影、上綜藝等等。

就是沒有找女朋友談戀愛的計劃!

流量明星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旦過了巔峰時期,就會迅速從頂流跌落下來。

所以,他要趁著自己巔峰時期,盡量把時間花在多參演好的作品上面,增加自己的底蘊。

最好是能像小明哥和胡哥那樣!

一紅就是十幾二十年…

如果談戀愛,有鹿哥的前車之鑒!

用網上的一句梗:

『女人只會影響他拔劍的速度。』

該不該談戀愛,沈翌現在有點糾結。

尤其是他這會兒還年輕!

結婚什麼的,離得有點遠。

這也就意味着,兩人分手的可能性很大。

娛樂圈不缺談戀愛的明星藝人,只是絕大部分,九成九的人都堅持不了多久。

聚少離多,會讓兩個人很難走下去。

再深厚的感情,也經不住長時間的消磨。

再加上,娛樂圈誘惑那麼多。

想到這裏,沈翌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老實講,他並不是一個很花心的人,這點從他在韓國三年多,一直沒有談過女朋友,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對待感情還是很保守的。

當然了,這裏面也有一些,他對混韓國娛樂圈的女生,從心裏抵觸有一定關係。

韓國娛樂圈有多混亂,這點人盡皆知。

畢竟,他們國家的電影人,老喜歡把財閥和娛樂圈的故事,通過電影形式公之於眾。

所以,沈翌打心裏抵觸跟韓國娛樂圈有關係的女性交往,在當練習生期間,也沒有跟公司的女練習生有什麼親密接觸。

不過,身處這個圈子,要說他面對各種誘惑,一直保持無動於衷,那也絕對不可能。

就好比剛才,他就沒有忍住誘惑。

———— 「鐺!」銀槍刺在黑岩蟒的鱗甲上冒起一陣火光,黑蛇這是也拿出了一柄黑色的蛇形匕首,從側面向黑岩蟒攻去。

儘管黑岩蟒實力上要勝過三人一籌,可黑蛇經驗老道,而那二人也是身經百戰的老兵,一時之間雙方竟僵持下來。

黑岩蟒不愧是妖獸,它見自己無法戰勝三人,便準備逐個擊破,於是它把目光放在了三人最強的黑蛇身上。

黑蛇也發現了黑岩蟒的意圖,他神色一變:「二位,看來這黑岩蟒想先幹掉老朽,既然這樣,那就由老朽來吸引它的注意力,你們趁機攻擊它防禦力薄弱的地方。」

「好!」

接着那兩個士兵不斷用銀槍攻擊黑岩蟒,可它的鱗甲太厚,多數攻擊都只能令它吃痛而已。

「攻擊它的眼睛!」這時黑蛇大喝一聲,正面抵擋的他已經有些吃力了。

兩個士兵對視一眼后,同時擺出一個槍術的起手式,接着一人從側面直擊黑岩蟒眼睛,另一人緊隨而去。

「亮銀槍!」

隨着前面那人一聲大吼,正在攻擊黑蛇的黑岩蟒似有所感,一條巨尾就擋在了那人前面。

「鐺…嘶!」

沒想到這次的攻擊卻是直接擊飛了黑岩蟒的尾巴,而那人的攻勢也被擋了下來,吃痛的黑岩蟒滿腔怒火的看向了那人。

「咻!」

剛轉頭的黑岩蟒突然急速擺頭,可還是遲了,一柄銀槍整個槍頭都從它的左眼角扎了進去,原來是第二人的攻勢到了。

被擊中要害的黑岩蟒頭顱一甩,第二個士兵連人帶槍都被甩飛,撞在了山洞牆壁上。

「乾的好,銀九,銀十!」旁邊的何旭高興大呼。

黑蛇趁機與黑岩蟒拉開距離,看着左眼流血不止,不停掙扎的黑岩蟒,他也是心中一驚。

「這就是城主府的銀槍衛隊嗎?儘管我要高他們一個境界,可二人聯手我卻不一定打的過!而且何旭的稱呼似乎他們只是銀槍衛隊的最後兩人而已。」黑蛇心中不斷暗自盤算著。

銀槍衛隊只有十人,但他們可是城主何峰栽培的心腹,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銀十見銀九被擊飛,趕緊過去把他扶起來,幾人都略微退後,謹慎的看着還在掙扎的黑岩蟒。

洞中的三人一蟒斗得正酣時,卻不知這情景都被暗中的一人盡收眼底……

「砰!」

掙扎了不知多久的黑岩蟒突然倒了下去,鮮紅的血液染紅了它的頭顱,它的另一隻眼睛也徹底閉上了。

「呼…」

見着這一幕的幾人都是長出了一口氣,只有暗中觀察的楊昊不太滿意。

「這一級後期妖獸未免太沒用了吧!那三人只是那個被擊飛的人才受了點內傷而已。」

「呵呵…面對三個同級對手的圍攻,還有這施展不開的山洞,黑岩蟒能打傷一人,另外兩人也消耗殆盡,這戰績也是不錯了。何況,這還沒結束呢!」刀祖賤賤的聲音突然在楊昊腦海里回蕩起來。

「你是說……」

「哈哈哈…你這條臭蛇,居然敢來搶本公子的寶物,簡直就是自尋死路!」

正在黑蛇三人剛剛鬆了一口氣時,何旭卻突然跳到了黑岩蟒旁邊,大聲嘲諷的同時一腳踢向了黑岩蟒巨大的腦袋。

「少爺小心!」

黑蛇和銀十正準備勸說何旭時,銀九卻驟然發現黑岩蟒另一隻眼睛不知何時已經睜開了。

黑岩蟒抬頭一口就向著何旭咬來,說時遲,那時快。銀九拚命趕到何旭旁邊一把推開了何旭,自己上半身卻被黑岩蟒吞入口中。

「咔嚓!」骨斷肉碎的聲音響起,一股鮮血從黑岩蟒口中飛濺而出,灑在了嚇懵的何旭身上。

「銀九!啊!孽畜拿命來!」

「小心!」

眼看銀九身死的銀十暴怒,接着他提起銀槍便向黑岩蟒刺去,旁邊的黑蛇驚呼一聲趕緊跟上想拉住銀十。

「鐺!」

銀槍刺在黑岩蟒頸邊火花閃閃,黑岩蟒的獨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猩紅,隨即它頭顱一擺,就把銀十撞飛了。

後面趕來的黑蛇剛好接住了銀十,卻不想一條巨尾從側面橫掃而出,直接就將二人拍在了牆上。

只不過在最後時刻,一道黑光卻是從黑蛇手中飛出,直接沒入了黑岩蟒受傷的眼睛之中。

「噗嗤…」

深受重傷的黑蛇與銀十連吐好幾口鮮血,勉強起身謹慎的看向了比剛剛掙扎得更厲害的黑岩蟒。

「好狡猾的妖獸!」

暗中的楊昊被黑岩蟒的突襲驚呆了,還好自己沒有提前現身,不然現在受暗算的可能就是他了。

「咚!」

隨着黑岩蟒再次倒地,它眼中還充斥着不甘,躲在一旁瑟瑟發抖的何旭顫抖的對黑蛇問道:「黑…黑蛇團長…這次它應該死透了吧?」

黑蛇聞言擦了一口鮮血,觀察了黑岩蟒一會兒說道:「少城主放心,老朽最後把黑蛇匕首打入了它腦中,大羅神仙也救不了它,現在我們安全了。」

「哦?黑蛇團長說你們安全了?那可不見得!」

黑蛇話音剛落,一道冷峻卻略顯稚嫩的聲音突然響起。剛穩定下來的何旭心又提了起來,黑蛇和銀十亦是大驚。

黑岩蟒龐大的身軀之後,一個怪異打扮的身影突然出現。三人只見來人一身獸皮裙加深,黑布蒙面,略顯瘦弱的身軀下肌肉線條鮮明,皮膚白皙乾淨。

「敢問閣下是誰?老朽是黑蛇傭兵團的團長,這位是嶺城少城主,只要閣下今日能放過我們,來日老朽等人必有厚報!」

儘管黑蛇見楊昊臉上的黑布是黑蛇傭兵團的衣服,可現在他卻沒心思計較這些。

誰知還不等楊昊回話,何旭卻是突然跳出來,像是聽到黑蛇的話才想起來自己是嶺城的少城主。

「你是誰?不知道本公子是嶺城少城主嗎?我爹可還是清風門的弟子呢!你還不趕快護送本公子離開這裏。」

楊昊本來還很佩服黑蛇的心計,可何旭這番話卻是讓他哭笑不得,原來這位公子哥不僅在戰鬥方面是白痴,在智商方面也是堪憂啊!

何旭此話一出,黑蛇與銀十皆是臉色一變,不過還不待他們說話,楊昊就頗為玩味兒的問道:「少城主這是在威脅我嗎?」

黑蛇這時趕緊上前拱了拱手:「閣下,少城主年幼無知,還望閣下海涵。」

何旭還準備說些什麼,卻被一旁的銀十拉住了。

「呵呵…好不容易遇到黑蛇團長,晚輩早就對你的敬佩已久,今日說不得要與黑蛇團長討教幾招!」楊昊笑嘻嘻的開口道。

黑蛇聞言臉色微變,他眼神陰鷙的撇了一眼後方的地參,然後一咬牙像是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既然閣下始終不肯讓步,那今日的地參誰也別想要!」

黑蛇話音剛落,他立即反身向地參衝去,看樣子他是想要毀掉地參。

「你敢!」楊昊也是焦急的想去護住地參,畢竟對楊昊來說它比起黑蛇等人更為重要。

誰知就在黑蛇臨近地參時他卻突然減速,只是一掌打向地參。楊昊趕緊躍到地參前,接住了黑蛇這一掌。

可楊昊接住黑蛇這一掌后,黑蛇卻是藉著這一掌急速倒退,然後一手提起一個人就逃離了山洞。

「小子,今日之事老朽記住了,改日定要你加倍償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