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紫煙說完,便踩着高跟鞋離開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陳樂撇了撇嘴,心道這哄老婆還真是個麻煩事。

正在他吐槽的時候,陳樂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他低頭一看,發現時楊鐸打來的電話。

“喂,什麼事?”

電話那頭,楊鐸的語氣有些慎重。

“大哥,關於您上次吩咐我調查的事情,我已經有消息了,您方便到我這來一趟嗎,我把詳細情況當面告訴您。”

“你說的是溫家的事情吧,好,我現在可以過去。”

陳樂眉頭一皺,看來溫家的事情終於有眉目了。

楊鐸聞言,點了點頭。

“好的,我這就派車過來接您,稍後就到。”

半小時後,楊鐸的府邸,陳樂在楊鐸處得知了溫家在京都的巨大勢力,以及溫玉是溫家少爺,將來溫家的繼承人,眼前不禁涌起一絲冷笑。 看着陳樂的表情,楊鐸知道他是打算要對溫家動手了。

一想到即將要和那麼強大的家族爲敵,他就忍不住吞嚥了一口口水。

“大哥,關於溫家的資料,能打聽到的大概就是這麼多了,接下來,您有什麼打算?”

陳樂翹起了二郎腿,露出一絲冷笑。

太清仙緣傳 “幹什麼?這答案不是明擺着嗎?”

他既然擺明了要調查溫家,問清楚溫玉身份,自然就是做好了與溫家爲敵的打算,要是他想要認慫當孫子,那根本就不必如此大費周章,去特意惹溫家注意。

溫玉幾番糾纏自己的老婆,要是不人他好好吃點苦頭,他是絕不會輕易罷手的。

聽到陳樂的語氣,楊鐸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只見他眼中露出一絲驚訝,看向了陳樂。

“大哥,您該不會是……想要對溫家的公子哥動手吧?”

要知道,溫玉可是溫家最爲看重的繼承人,要是貿然動了他,今後恐怕會惹上無窮無盡的麻煩,以溫家的權勢和實力,是絕對不會對這件事情善罷甘休的。

正在楊鐸以爲陳樂要這麼做的時候,陳樂卻搖搖頭。

“不,現在還不急着對他下手,目前時機還不成熟,還需要做些準備。”

聽到這裏,楊鐸一顆懸着的心纔算是放下。

要是以他現在的力量去和溫家對抗,無異於是拿雞蛋撞石頭,唯一的結果便是自取滅亡,毫無勝算可言。

既然陳樂下令延遲,有那邊說再好不過。

“是,屬下明白了,您儘管下令,屬下必當按照您的指示去做。”

陳樂頓了頓,又繼續開口。

“這樣吧,你幫我留意一下溫玉的行動,但凡他去了什麼地方,幹了什麼,都一併告訴我,我要他一刻都離不開我的眼皮子底下。”

楊鐸點了點頭:“屬下知道了,這件事我一定辦好。”

不說別的,在崇州這塊地界,想要盯住一個人,楊鐸還是有這份實力的。

在楊鐸那裏談完後,陳樂便一路回到了家中。

開門後,他好巧不巧,正好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溫玉。

一見到陳樂回來,溫玉立刻露出一臉嘲諷的笑容。

“喲,這不是我們紫煙的好老公回來了嗎,怎麼,一天不見,聽說你又在外面英雄救美,還惹上了毛家的人,看你這自在的樣子,想必是十分開心吧?”

陳樂早就料到他是這副尿性,當場露出一絲冷笑。

“我救不救美,跟你好像沒有半毛關係吧?倒是你,一天到晚糾纏着別人的老婆,流着口水就像條哈巴那啥似的,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爲我家養了只新寵物呢。”

溫玉聽了他的話,頓時露出一絲怒容。

“廢物東西,你一個下賤的上門女婿,竟然敢說我是狗?”

陳樂冷然一笑:“我可沒這麼說,你既然自己認爲自己是狗,那我也沒辦法了,誰叫有些人天生就犯賤,好好的人不做,就喜歡把自己當成牲口呢?”

這時,沈紫煙再也忍不住了,啪的一聲站了起來。

“陳樂,你吵夠了沒有,溫玉之所以到這裏來,是爲了和我談沈氏集團的工作事宜,你這樣出言侮辱他,還有沒有半分主人的禮儀?”

有了沈紫煙撐腰,溫玉臉上的得意之色就更濃了。

只見他翹着二郎腿,鼻子朝天地鄙視着陳樂。

“聽到沒有,你費盡力氣都談不來的城西項目,被我一個招呼就搞定了,現在整個沈氏集團和沈家上下的存亡,全憑我一句話發落,你這樣的垃圾,根本就沒有資格站在我面前亂叫,我奉勸你一句,立刻閉上你的臭嘴,滾到旁邊的角落裏去,否則這城西項目,我隨時都可以交給別人手裏。”

聽了溫玉的話,陳樂也懶得和他在理論。

既然他拿到了城西項目,就讓他和沈紫煙談好了,反正自己坐在這裏,量他也玩不出什麼把戲。

很快,便來到了午飯時間。

只見在沈玲星的忙碌下,滿滿一桌子好菜很快就擺滿了檯面。

看着這豐盛無比的佳餚,陳樂的眼前不禁露出驚奇之色。

“小姨子,你這廚藝不錯啊,色香味俱全,都不得上外面的五星級大廚了。”

聽到陳樂的誇獎,沈玲星的小尾巴頓時翹到了天上。臉上露出濃濃的得意之色。

“哼哼,現在才知道本姑娘的厲害,真是沒眼光,我可是廚藝十級的超級美廚娘,你能吃到我做的菜,簡直就已經三生有幸了,快向本姑娘感恩吧,要是我心情一好,沒準以後還會做一頓給你吃哦。”

沈玲星剛剛說完,陳樂就繼續說道。

“不是,我是想說,你什麼時候偷學我的廚藝的,你快這糖醋排骨、這香煎鯽魚,這刀工,這火候,明明就是我平時給你們做菜的那個做法嘛,雖然只學到點皮毛,但總體還是值得表揚的,有我一個腳趾頭那麼大的水平了,嗯,70分。”

聽到陳樂的玩笑,沈玲星本來還得意的笑臉立刻漲得通紅,露出幾分羞怒。

“狗才偷看你做菜,哼,死姐夫,臭姐夫,我不跟你玩了!”

不過玩笑歸玩笑,看到陳樂和沈紫煙、溫玉共坐一桌,沈玲星還是一直在幫陳樂當僚機,不斷地幫他說好話。

但這一行爲,卻反而當沈紫煙露出了反感,當時就把筷子放在了桌上。

“玲星,你能不能不要說那些無聊的東西,我現在不想聽這些。”

沈玲星見狀,也只好作罷。

她轉身對陳樂做了個鬼臉,示意我只能幫你這麼多,剩下的靠你自己了。

陳樂正要開口,忽然,他感覺到房子外有一股強大的殺氣,正對準房子裏的幾人。

看這殺氣的樣子,明顯是要置屋子裏的人於死地。

陳樂當機立斷,藉口說有事,便離開了家門。

而旁邊的溫玉見狀,則是立即露出了鄙視的笑容。

“廢物就是廢物,被說了一句,就馬上玻璃心破碎,直接轉身逃竄,真是丟臉啊!”

他覺得陳樂真是窩囊極了,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和自己競爭! 陳樂聽到眼前這個男人的一番話之後,對此根本不屑一顧。

臉上始終只是淡淡的表情。

陳樂微微搖了搖頭,擺了擺手說道。

“暫時先不用管他,話說回來,我也很好奇他接下來的動作,我都要看看他能掀起多大的浪?”

楊鐸見狀眼神裏的欽佩之意更加深厚了,他目光堅定的望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陳樂倒是沒有注意到眼前這個男人看着自己的神情。

“可是如果現在你不出手的話,那我們接下來幹什麼呢?”

楊鐸是個非常謹慎的人,對於事情的佈局一向把握的比較深刻。

雖然自己知道敵不動我不動,可是現在似乎情況有些特殊。

溫玉可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好歹也是仗着溫家的產業。

在這片地區實力也是不可小覷的。

陳樂當然清楚他所說的話的意思。

自己根本就不屑於將這樣一個小角色放在心裏。

不過既然話說到了點子上,自己也必須想一些方法才行。

“我們先不着急,先看看他的動作再說,後面這幾天你幫我好好監視着他就可以了,有什麼新動向馬上告訴我。”

楊鐸覺得很有道理,於是點了點頭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這裏。

陳樂覺得有些乏力了,乾脆打道回府休息去。

此時夜幕降臨,天色有些昏暗了。

陳樂看着火紅的天空忽然間有些感慨。

很快就到了家。

陳樂一臉興致沖沖的打開了房門,一想到回家可以看到自己的老婆,心裏十分暢快。

“老婆,我回來了,吃飯了沒有?”

沈紫嫣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忽然間轉過頭來看着他。

神色似乎有些倉促,陳樂忽然間像是意識到了什麼。

果不其然,屋裏還有其他人,只是沒有想到竟然是他。

“哎呦,溫大少爺今天怎麼會有閒工夫來我家做客?只是現在天色已晚,你不回家了嗎?”

陳樂不動聲色的說的這番話,眼神卻暗了暗。

溫玉似乎對現在的狀況不以爲然,他只是徐徐的擡起頭,然後平靜地望着對方。

“沒什麼,只是跟紫嫣談一談合作上的事情,畢竟我手頭上有個項目正想要跟她一起合作,真是難得的機會呀!”

話裏的意思非常明顯,無非是炫耀他手裏掌握着自己老婆想要的一份項目而已。

不過這有什麼了不起的,想當年自己可是富可敵國,對於這種小項目根本就不放在眼裏。

但是莫名的這種感覺讓自己厭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