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南袁氏底蘊深厚,誰知道袁紹手中,究竟有多少底牌?引黑山賊去與袁紹爭鋒,正好可以看看,袁紹究竟有多少底牌。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11 日 0 Comments

黑山賊實力不弱,號稱百萬黑山賊,雖然麾下沒有什麼精兵強將,單單就這份人口,就已經讓馮燁很是眼饞了。

而且黑山賊繼承了太平道留下的家底,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若是能夠引得他們與袁紹爭鋒,那就最好不過。

張燕聽說馮燁求見,也十分的詫異,他倒是聽說過馮燁,據他所知,馮燁在遼東起兵造反,最近兩年聲勢愈發的大了,如今已經割據了幽州。

「他帶了多少人馬?」張燕向來通報的手下詢問道。

「大約有三萬騎兵左右。」那手下略微遲疑后答道。

「將軍,他們的騎兵,人人都騎著高頭大馬,那種馬,比咱們的騎兵要高出一頭。十分的雄壯。」

黑山賊並不缺馬,他們事實上割據了近半的并州,黑山賊也有騎兵,只是他們的馬與幽州軍的馬一比,就顯得太過矮小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看看幽州軍的高頭大馬,再看看自家的戰馬,比人家矮了一頭。大家都是騎兵,但是平白就比幽州軍矮了一頭。

「無論他這次過來有什麼目的,總還是要先見一見的,請他過來吧!」張燕命令道。

「張將軍,久仰大名啊。」馮燁帶著趙雲,華雄二人,一進門,就沖張燕抱拳行禮道。

「不敢擔,馮將軍的大名,在下早有耳聞,這次有幸能夠見到閣下,當真是三生有幸啊。」張燕客套的說道。

「馮將軍不在幽州享福,怎麼會跑到并州來?」張燕開門見山的說道。他黃巾出身,雖然這幾年有條件了,一直在苦讀詩書,但是依然是一副武將做派。

「這次曹操矯詔,召集天下諸侯討伐董卓,兄弟我,也去湊了個熱鬧。」馮燁笑呵呵的解釋道。

「沒記錯的話,他是個反賊吧?這身份,還跑去討伐大漢的國賊?」張燕一臉懵逼的想到。

馮燁也看出了張燕有些懵,開口解釋道:「年前的時候,我聽說張將軍你向朝廷請降,被朝廷封了個中郎將,兄弟我這不是有心效仿嗎?

就也派人跑去洛陽請降,沒想到董卓那廝,居然殺了我的使者,搶了我的錢。此仇焉能不報?所以這次諸侯聯軍討伐董卓,我就也過來了。」

張燕心中,已經給馮燁打上了小心眼的標籤,心中暗自告誡自己,千萬別得罪了。就為了董卓殺他使者的事情,居然千里迢迢的跑來參見討董。

張燕沒說話,只是默默的聽馮燁說著聯軍當中的齷齪。

「實不相瞞,這次我過來,是想要與張將軍聯合起來,吞併冀州。這次參加聯軍,我發現那冀州牧韓馥,乃是一個無能的廢物。

這樣的人,豈能統治富饒的冀州?所以我想要與將軍一起,瓜分冀州。

你自西向東進攻冀州,我幽州大軍,自東向西進軍。到時候,咱們大軍相逢的地方,便算是邊界。不知將軍你意下如何?」馮燁一臉誠懇的詢問道。

并州貧瘠,而冀州富饒,錢糧廣盛,張燕也早有覬覦,只是大漢朝廷還在的時候,他也只能帶著黑山軍,龜縮在山裡,輕易不敢外出。生怕被朝廷大軍討伐。

「馮將軍,那朝廷那邊……?」張燕詢問道。

「朝廷,已經沒有朝廷了,董卓不敵諸侯聯軍,就一把火燒了洛陽,帶著小皇帝遷都長安了。現在的朝廷,已經名存實亡。正是英雄大顯身手的機會。

張將軍,實不相瞞,這冀州可是一塊肥肉,盯上冀州的,可不止是你我,如果下手晚了,說不定這冀州,就要落在別人的手中了。」馮燁用充滿誘惑的語氣說道。

張燕可是黃巾賊出身,本就對大漢沒有多少忠誠度,此刻聽說洛陽都被董卓防火燒了。心中頓時一動。

「好,既然如此的話,這件事情,我們黑山軍做了。馮將軍準備何日出兵?」張燕堅定的說道。

「那自然是越早越好,韓馥那個廢物,此刻正在諸侯聯軍當中,不在冀州。此時正是奪取冀州的天賜良機。」馮燁趁機蠱惑道。

告別了張燕的黑山軍,馮燁再不耽擱,帶著大軍,一路快馬加鞭,趕回了幽州。

諸侯聯軍那邊,此刻已經徹底的內訌了。起因還是孫堅無意之間得到了傳國玉璽。這本來也是一件好事。

不過孫堅行事不秘,消息傳到了盟主袁紹的耳朵里。當即前去討要。

孫堅這頭江東猛虎,自然不會同意,只推說沒有獲得玉璽,當天就退兵回了江東。

因為洛陽被燒毀了,聯軍也鬧起了矛盾,有人想要一鼓作氣,追殺董卓,搶回皇帝。不過更多的人,已經在歡慶勝利了。

再加上聯軍缺乏糧草,也便就此散夥了。

張燕的動作的很快,馮燁這邊大軍剛走,張燕就已經盡起黑山軍,攻入冀州。就是想要趁著馮燁還在路上的機會,多佔領一些地盤。 再看了一眼地上兩人,正是周斌與賀強。

這兩個人,都是劉天佑的心腹手下!

林漠走過去,將方慧攙扶起來,解開她身上的繩索。

又拿出一個瓷瓶,放在方慧的鼻子下面。

方慧嗅了嗅,慢慢轉醒。

但是,她立馬發出一聲驚呼,倉惶躲在角落裡。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林漠連忙道:「媽,沒事了,是我,林漠!」

「沒事了,沒事了,沒人會打你!」

方慧這才看清楚林漠,她先是一愣,旋即嚎啕大哭起來。

她頭髮凌亂,滿臉淤青,身上不少腳印,看樣子被抓過來這一會兒,吃了不少苦。

她畢竟是個普通人,哪裡經受過這樣的待遇啊。

林漠安慰了幾句,方慧的情緒方才稍微穩定了一些。

這邊,林漠又迅速給許半夏發了視頻請求。

此時,盛世公館別墅里,許冬雪正在不斷地怒罵著:「一個小時了啊!這可一個小時了啊!」

「林漠那個窩囊廢,還沒把人救回來,咱媽這次要被人砍斷一條腿,我跟他沒完!」

「爸,姐,你們就相信他吧,你們就把媽害死吧……」

許建功嘆著氣:「哎,這可怎麼辦啊!」

「你媽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我可怎麼活啊!」

「半夏,你說,林漠……林漠他到底能不能把你媽救回來啊?」

許半夏還沒來得及說話,黃良便直接道:「爸,你覺得這可能嗎?」

「抓走媽的,那可是十大家族的劉家啊。」

「林漠真要有這個本事,能跟劉家斗,那他就不會來當這個上門女婿了!」

「再說了,咱們連人關在哪兒都不知道,怎麼救人啊?」

「爸,你就不應該相信林漠啊!」

許建功悵然嘆氣,他現在也開始後悔了。

許半夏憤然道:「你們嚷什麼嚷?」

「一個小時還沒過完呢,林漠肯定能把媽救回來!」

許冬雪嗤笑一聲:「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信他呢?」

「呵,他要是能把媽救回來,我許冬雪這三個字,就倒著寫!」

黃良也冷笑一聲:「半夏姐,你就不要做那種不切實際的幻象了。」

「姓林的,沒這個本事!」

「一會兒真要是媽出什麼事,我看你怎麼辦!」

許半夏面色慘白,就在此時,手機突然響了。

她看了一眼,立馬激動起來:「林漠,是林漠!」

「林漠來消息了!」

許建功連忙湊過來:「怎麼樣?他救回你媽了嗎?」

「你媽現在怎麼樣了?」

許冬雪和黃良則是一臉不屑。

「呵,這個時候來信息,是想放棄了吧?」

「找不到人,所以,趁著時間到之前,趕緊推卸責任?」

「姐,我告訴你。今晚是他說能救媽的,他現在想推,都推不了了!」

許半夏懶得理她,連忙接通視頻。

視頻連上,林漠還沒來得及說話,許冬雪便立馬大聲道:「林漠,我告訴你,一個小時到了!」

「我媽今天少一根頭髮,你都要用命來還!」

林漠皺起眉頭,他也不說話,乾脆把鏡頭對準了方慧。

許冬雪根本都沒仔細看,依然在嚷嚷:「林漠,你別想逃避,我告訴你……」

此時,許建功突然沖了過來,一巴掌甩在許冬雪臉上:「滾開!」

「把手機給我,那……那是你媽……」

「林漠真找到你媽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嗤,什麼叫她看著好欺負?

蘇瀅恨得推了秦鋥一把,不由想起前世的自已,那樣懦弱固執、迂腐不知好歹,的確被欺負得夠嗆,欺負她的人固然可恨,但她本身沒有原因嗎?

「瀅瀅對不起。」

秦鋥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抓著頭吭哧吭哧解釋,「我不是在說你不好……而是那些壞人太壞……」

「鋥哥哥你沒說錯。」

蘇瀅嘆了口氣,打斷男人的越描越黑,「我就是看著太好欺負,所以你要像對大虎一樣給我機會鍛煉。」

她抓住他的胳膊搖,撒嬌,「好不好嘛鋥哥哥,有人跟著我不舒服嘛。」

「好吧。」

秦鋥有些無奈,他本不想答應,可這樣的瀅瀅他拒絕不了,他將小狗抱起道,「差不多了,我們把大虎放回屋就去我爺爺家吧,我二嬸還等著你給打針呢。」

唉,要是瀅瀅真像大虎,他就隨時這樣抱在懷裡了。

第二天差不多時間,蘇瀅來到鎮上機床廠同一個地方,剛把自行車支好,背蔞還沒放下來,就聽有人叫:「是她就是她,大家快來!」

蘇瀅激凌凌抖了一下,朝聲音處看去,竟然是昨天那個大媽領著幾個人朝她跑來了。

大媽去工商局舉報她,還帶著人來抓她了?

蘇瀅嚇得扭頭就跑,可因為背著個背蔞,很快就被人抓住背蔞邊,聽到大媽叫:「小姑娘你跑什麼?我帶大傢伙來買你的米糕。」

蘇瀅這才停住,仔細看看發現來的人都穿著便裝,不是穿制服的工作人員,這才放下心來走回停單車處,從背蔞里取出銻甑子打開,裡面的米糕還熱氣騰騰。

大媽比劃著雙手大聲說:「瞧我說的沒錯吧,這米糕單聞聞就香得不同道,快買快買,吃到嘴裡肉都不換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