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支箭均由西山鎮最優秀的造箭師製作,箭頭有兩道符文刻錄,具有極強的穿刺能力,百箭齊發,即使是強悍的劍齒虎,也需運七分靈氣,方可震碎全部箭矢。

haohaoxue 2022 年 2 月 24 日 0 Comments

隱藏的狩獵者們為陳麟與秋嬋的逃跑爭取了時間,卻也暴露了蹤跡,引起了劍齒虎的注意。

趙翼見劍齒虎將凶厲的目光投向陷阱兩側赤鬼木林的枝葉上,心知劍齒虎意欲清理隱藏在枝葉之間的眾人。

這可不行,趙翼心想,否則還未能將劍齒虎困入陷阱便要死傷慘重。

趙翼握緊了手中勁弩,一躍而下,落在陷阱之中,他手中之弩乃是用家族世代傳承的獨特方法製造,相比尋常弩箭,其射程更遠,力量更強,更加精準。

許多獵戶都曾登門求弩,趙翼則一直遵循不外傳之祖訓。

驟然!白光瞬閃,眨眼即逝,趙翼這一箭,劍齒虎來不及反應,被射中了腦門。

只聽得那一陣痛苦而憤怒的狂吼,眾人拍手稱讚趙翼。

然而,頃刻之間,劍齒虎宛如一陣疾風,衝刺至趙翼身前,後者還在填裝第二支箭矢,那張血盆大口已經張開!

噗!!!

鮮血飛濺!

趙翼的身軀於腰部被咬斷,上半身被撕咬吞入虎腹,下半身遭到踐踏,碾成碎沫肉泥!

這一幕太突然,就在許多人的視線下,見者無不心驚,渾身一陣冰冷,一股恐懼自內心深處湧出。

陳麟目睹趙翼的慘死,活生生的人一瞬之間死無全屍,太過殘酷,但他還能在顫抖之中保持一份冷靜,他的內心非常清楚,現在並不是傷心的時候。

「可惡!啟動陷阱!」陳麟暴喝一聲,渾厚的聲音震醒了恐懼中的眾人。

鋼鐵牢籠破土而出,圍困住劍齒虎,隨後,一片片尖銳的地刺刺破地面,刺入劍齒虎的皮肉之中。

嗷!

劍齒虎吃痛,立即釋放靈氣,周身氣浪暴動,折斷了所有的地刺,再將周身沸騰的靈氣匯聚於雙爪,猛然砸地!霎時大地顫抖,地面驟然撕開一條橫貫山林的裂縫!

有好幾個陷阱遭到了摧毀,那座鋼鐵牢籠也被這股強大的衝擊力震裂,變成兩半。

「竟然……」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鋼鐵牢籠的堅固程度他們非常清楚,何況刺入劍齒虎皮肉之中的地刺淬滿了麻痹毒素,十倍於平常的劑量可以直接使一隻成年炎角犀徹底喪失知覺,可以直接將一個健壯男子置於死地。

而劍齒虎在毒素侵體的狀況下,仍然能夠摧毀那座近乎堅不可摧的鋼鐵牢籠,足見其強大。

最驚訝的人是陳麟,方才那一瞬間劍齒虎爆發出來的能量絕非普通妖獸所有,可無論如何探測,劍齒虎的靈力波動只是普通妖獸的級別。

僅僅這一個瞬間,便粉碎了他們所有的期待!

那一雙雙震驚的眼睛很快被恐懼充斥,劍齒虎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有三個人死在那對鋼刀似的利爪上,身軀皆是一分為二!

很多人驚慌失措,倉皇奔逃。

剎那間,劍齒虎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快去救人!」

陳麟看到這個不可遏止的混亂場面,便知陣型已亂,今天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他身旁的幾人紛紛加入戰場,將慌不擇路的許多人從生死邊緣拖了回來,現場一片混亂,劍齒虎又是兇殘無比,饒是這些經驗豐富的獵人,也難免力不從心。

有一人為了解救另一個被嚇到腿軟的人,搭上了性命。此刻早已經分不清誰是誰,劍齒虎正在瘋狂撕咬、屠殺!

陳麟黑劍出鞘,劍刃之上聚滿靈氣,劍出!風嘯!

這一劍卻沒有給劍齒虎造成多少傷害,反而是劍齒虎的一招反擊,將陳麟震飛出去!

劍刃無法斬破劍齒虎的皮肉,陳麟立即操縱一座機關巨弩,瞄準劍齒虎瘋狂衝撞的身影,在其跳躍、落下之時迅速作出反應,一支手臂般粗細的巨箭破空,眨眼一瞬,插進了劍齒虎的左眼!

嗷!!

哀嚎驚天!

這一箭給劍齒虎造成了巨大的創傷,同時也讓它鎖定了攻擊目標。

劍齒虎眼眸中爆發出猩紅的血光,身披腥風、腳踏血雨,以它極致的速度朝向陳麟撲殺而來!

秋嬋調整巨錘角度,趁其騰躍而起的瞬間解開巨錘鉤索,旋即重鎚釋放,沿弧線落下,逐風呼嘯,狠狠砸中劍齒虎!

重鎚兩側均含有一道符文的力量,劍齒虎龐大的軀體都被掀翻在地,待其再度站立起來,身軀已經是搖搖欲墜。

按說重鎚的一擊並不足以使劍齒虎虛弱至此,陳麟心想到,莫非是麻痹毒素奏效了?

只見那劍齒虎也不去屠殺周圍的人類,搖搖晃晃的奔向其巢穴的方向,然而沒有多遠,便倒在地上。

一干人小心翼翼地上前察看,陳麟隱隱嗅到一絲血腥味,正想叫住那些人,哪料劍齒虎忽然起身,口含血光,仰天一陣嘶吼,霎時天昏地暗,磐岩爆裂,古樹斷折!

「快捂住耳朵!」

陳麟爆喝,但這點聲音微不足道,不少人被震得內臟俱碎,七竅涌血,相隔劍齒虎較遠或者實力較強者也都頭痛欲裂。

驚天的動靜過後,整片山林靜止了半個時辰。

劍齒虎徹底倒下了,活下來的人卻在心裡留下了巨大的陰影,足足過去半個時辰才敢靠近劍齒虎的屍體。

赤煌僥倖存活下來,目睹了這一切,那一幕幕血腥直擊心靈,讓他明白,生命便是如此的易碎。

「生命,是很廉價的東西!」老人那一番話在赤煌腦海中回蕩。

面對大妖,他們太渺小無力。

死者四十餘人,傷者更多,哪怕是平日里大大咧咧的人,此刻都痛哭流涕。

陳麟來不及悲傷,他明白,血腥味很快會將附近的猛獸都吸引過來,以他們這些人現在的狀態,毫無反抗之力,必須儘快離開這裡。

他們的營地就在附近,陳麟立即遣人過去,很快,那幾人便驅馬將所有板車都拉了過來。

陳麟令人將屍體上的血腥味都擦去,然後找齊殘肢斷臂,進行簡單的拼接,還原他們的軀體,再整齊放置到車上,劍齒虎的屍體則放在那輛由六匹馬拉著的最大的板車上。

處理完畢,陳麟立即帶著眾人離開了此地,過了一會兒,周圍的樹林里忽然響起一陣陣異動,恐怕有不少猛獸尋著血味而來,不過沒有見到獵物,便悄悄退走。

陳麟走得及時,才避免與這些猛獸遭遇,他們腳下的路延伸至劍齒虎的巢穴,過不了多久便能到達。

這種妖獸的巢穴非常危險,周圍不會有其他猛獸出沒,劍齒虎已死,他的巢穴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此時天色已晚,去那裡過夜是最佳的選擇。

而且,那裡面還有一隻被劍齒虎殺死的巨猿,也是價值不菲的妖獸屍體。

………… 法天象地這門神通其實很吃法力,身軀變得越大,所需要消耗的法力就越多,想要維持住龐大的身軀,還需要不斷的消耗法力。

理論上任何的神通都是無極限的,只看法力的多少,法力足夠,威力就能齊天。

馮燁現在手握寶船,在大玄境內堪稱無敵,偏偏太白劍宗就在大玄的境內。可以說整個太白劍宗,就在馮燁的手中捏著。

一旦對方有所異動,立刻就能實行雷霆一擊,滅殺其整個宗門。馮燁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講究人,答應人家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

所以答應太白劍宗的青金大鼎,馮燁早就已經煉製出來了一個副鼎。並且從主鼎當中,分潤了三分之一的靈氣進去。

「去將太白劍宗馬威尊者請來吧。就說朕當初答應他們的事情,已經辦成了。」馮燁對侍衛命令道。

事實上不用馮燁派人去找,馬威自己就找上門來了。封天鎖地大陣一成,整個大玄境內的靈氣都全部匯入大鼎之中。

太白劍宗雖然坐落在靈氣節點上,但是一旦有靈氣冒出來,也會很快就被封天鎖地大陣所吸收走。他們哪裡還能不知道大陣成了?

這邊馮燁的命令剛剛說完,侍者還沒走出房間。

「陛下,馬威尊者求見。」有侍衛前來通稟道。

「讓他進來吧!」馮燁說道。

「參見陛下。」馬威躬身行禮道。大玄的實力擺在這裡,一戰幹掉三個大樂密乘寺的元嬰修士,自身還沒有什麼損失,這份實力,足以讓人畏懼。

大玄雖然死了三萬夜叉衛,但是在那些宗門的眼中,夜叉衛也不過就是穿著裝備的普通人。三萬凡人而已,相對於三名元嬰修士來說,根本就算不上損失。

大玄實力的增強,讓這些元嬰修士見到馮燁這個大玄皇帝的時候,態度也是一變再變。從原本的俯視,再到平視,直到現在的仰視。

修行界的人才是最勢利的,有多大的實力,別人就會給予多少尊重。馬威對馮燁的態度,也是這樣的一個逐漸變化的。

「免禮,馬威尊者,過來看看,朕說話算話,這就是朕答應給你們太白劍宗的青金大鼎。」馮燁微笑著說道。

馬威看著前面不斷噴出靈氣的青金大鼎,心情相當的激動,畢竟太白劍宗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

將整個地盤都交出去了不說,又出動了那麼多的元嬰修士,幫助大玄移山改脈。可就不是為了這尊大鼎嗎?如今總算是如願以償。

馬威上前兩步,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大鼎,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如同在欣賞一個稀世珍寶。

馮燁看到馬威那激動的樣子,不禁有些好笑,這些元嬰修士平日里總是端著架子,這麼激動的時候可是不多。

「好了,你可以將它帶走了,以後這座鼎,就放在你們太白劍宗當中。回去怎麼用,都是你們自己的事情。」馮燁吩咐道。

「謝,陛下!」馬威道了一聲謝,便舉起大鼎,大步離開了皇宮。大鼎靈氣太濃郁,普通的儲物法寶根本無法收入。所以馬威也只能舉著走了。

馮燁看著馬威走後,心中暗道:「看來可以執行引蛇出洞的計劃了。」傳出大玄的獎賞是一個辦法,讓其他宗門都看到太白劍宗所獲得好處,同樣也是一個辦法。

事實上知道現在,也依然有許多的宗門想不通,為什麼太白劍宗會選擇與大玄合作?難道就為了區區地祗?

地祗的冊封,能夠得到好處的明顯只有那些低階修士,對高階修士來說,明顯沒有什麼吸引力。

太白劍宗所獲得的好處,或許他們宗門選擇隱瞞起來,但是馮燁可不會就這麼讓太白劍宗悄咪咪的發展實力。必然要讓太白劍宗成為一個榜樣才行。只有這樣,以後才會有其他的宗門投靠大玄。

馮燁對身邊的侍衛說道:「去,加大懸賞力度,大樂密乘寺的禿頭,所有懸賞全部加倍,若是有人拿來大樂密乘寺的元嬰期禿頭,大玄可以允許對方使用一次上古神器。

順便將太白劍宗得到一州靈氣鼎的事情傳出去,對外就說:大玄每一州,都有一座大鼎匯聚一州的靈氣。此刻太白劍宗的手中就掌握著寧州鼎。」

隨著馮燁這道命令下去,那些北上草原的修士,就更加瘋狂了,只是現在大樂密乘寺的賊禿們都不敢單獨外出了,就連草原上北狄人的部落都十分的少見。

物以稀為貴,再加上大玄這段時間的提升懸賞,讓不少修士產生了惜售的心理,覺得將這些北狄禿頭存上一段時間,應該還能夠升值。說不定過段時間,大玄就又加價了呢。

一時之間,北狄禿頭居然成了修士們之間交易的硬通貨。所有北狄人當中的煉體修士都遭了殃,一些小宗門的煉體修士,也被砍下頭顱,剃光了頭髮,跑到大玄的集市上魚目混珠。

與此同時,大玄擁有至寶上古神器的事情,也被傳揚的沸沸揚揚,甚至上古神器的功能也隨著越傳越虛幻。甚至有傳言說能夠為任何人量身製造功法。

大玄的皇帝馮燁,就是因為得到了這等上古神器,才能夠在短時間內崛起,煉製了三千銀甲屍,能夠與元嬰修士相抗衡。創建了大玄,還打下來大大的地盤,成為與八大正道宗門比肩的強大勢力。

最後就是太白劍宗的消息,說是太白劍宗之所以要與大玄合作,就是為了讓大玄將寧州鼎給太白劍宗。

寧州鼎可以匯聚整個寧州的靈氣於一鼎當中,現在這整個寧州之地,已經再也沒有靈氣了。如今全數匯聚在太白劍宗當中。

對於馮燁對大樂密乘寺修士的懸賞,那些大宗門都沒有任何的興趣。他們現在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上古神器之上。還有太白劍宗得到寧州鼎的事情的真假。

這個上古神器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的話,功能是否真的那麼逆天。以那些大宗門的渠道,很快就從魏源那裡得到了證實。

頂點 此時的蘇御和周問雨已經初步敲定了明日一早便前往燕京的決定。

而林傲天和林天龍此時也是對視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畢竟林傲天作為魔都城主對於南宮家族的那位千金的事情也是有所了解。

自然明白事不宜遲。

「這樣也好,今天下午的英靈送別大會你們還能趕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