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禾有點生氣的說。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5 日 0 Comments

「禾叔……您就別管了,今天梨花高興,這一點財貨算不得什麼。」

「那你也不能將這些物件都給毀了呀?多可惜啊!」

有色延賓實在是忍住了說了一句。

「哼,本姑娘有的是錢,我樂意。你管的著么?」

……

殷梨花得意洋洋的繞著自己臉龐的長髮辮子,顯得跟沒事一樣。

「梨花姑娘……」

「旁山風你閉嘴,本姑娘毀了這些東西並不是沒有意義的。你看你們,這些物品各個破損陳舊,放在這裡沒有絲毫意義。

正好,我們之間的合作已經達成,這裡很多東西都用不了了,我們應該推陳出新,迎接新的開始。

趁本姑娘此番心情大好,本姑娘就指點你們一二。日後你們便知道該怎麼經營這銅盛坊!」

「指點什麼?」

旁山風與燕兒、有色延賓異口同聲地問。

「哼,這指點嘛,其一你們需要拿著這些財貨,將銅盛坊內所有的物品都換成新的,還有那口火爐也需要換做新的;

其二嘛,就是去市場上購買十個奴隸和二十個幹活的雜役,而且各個要身強力壯之人。

這其三嘛,趕緊安排人手去旁山風說的那個丁甲邑,開始著手收集餓金礦石。」 旁山風幾人聽了殷梨花的話,也覺得有些道理,而且眼下銅盛坊里可不是能待的地方,一應物品幾乎都被殷梨花給敗光了。

隨即旁山風與有色延賓商量了一番,兵分兩路,有色延賓去良城城主府那邊登記造冊,購買奴隸,採購傢具。

旁山風去找坤譜商議在丁甲邑收集開採惡金礦石,而燕兒則在銅盛坊門口張貼告示,招募些雜役,順便打掃一下屋裡屋外。。

巳時剛到,旁山風就獨自一人來到了坤譜的府上。

而這時候坤譜也剛剛從城主府回來,旁山風的到來卻著實讓他有些意外。

「真是稀客稀客啊,旁山先生能夠親自來到寒舍,真是蓬蓽生輝,快快請上坐,來人看茶。」

逍遙皇帝打江山 旁山風四下里打量了一番,見整個右相府布置簡單,但卻很是高雅,而坤譜一直對著不錯,自己能夠有今日也多虧了坤譜大人的幫襯,而且他怎麼看也不像是想害自己的樣子。

「坤譜大人,旁山風今日登門造訪,是有一件事情想請右相大人幫忙。」

坤譜剛喝了口茶,解了解渴,聽聞旁山風的話后,覺得旁山風可能又有什麼大的事情要做,以他的性格,來了良城幾個月,也不曾見過他主動問自己要什麼,而今突然開口需要幫助,此事定然小不了。

坤譜他不知怎麼的,有種預感,旁山風這次做的事情對良城有利。

「哦?旁山先生只要開口即可,坤譜但有所能,定將全力支持先生。只是不知旁山先生需要坤譜做些什麼?」

旁山風向坤譜行了一禮道:「右相大人,我有一位朋友,他在劍市之中有一間坊肆,想必您也知道,就是在下與姬弼公子賭劍之事,賭注便是這間坊肆。

而今,雖然這銅盛坊被我們拿回來了,但這日後的經營卻有不少的困難。

銅盛坊雖然也售賣劍器,但卻沒有絲毫優勢可言,為了我這朋友家族產業不致垮塌,我這朋友想鍛鑄惡金,以期能夠有所建樹。

而眼下正苦於沒有惡金礦石,正好在下曾在丁甲邑東山出見過惡金礦石,所以今日旁山風前來正是希望坤譜大人能夠批准,讓我們去丁甲邑收集些惡金礦石,雖然不知道最後能不能鍛鑄出惡金之劍,但至少有個希望。」

劍俠風雲志 坤譜聽了后,大感意外,這有色延賓是旁山風的朋友,他是知道的,而旁山風為了銅盛坊與姬弼賭劍之事,他也知道,只是而今旁山風不但想幫有色一族重振家業,更是為了銅盛坊親自前來求助自己,這怎麼看都像是旁山風與有色一族關係非比尋常一般,怪就怪在他也沒有聽聞有色一族與旁山風有啥關係。

而且這旁山風進城才三日,與有色延賓相識也才三日罷了,看來派去盯梢的人手定是疏忽了什麼關鍵的東西。

讓坤譜意外的第二件事正是這惡金。

坤譜乍一聽旁山風要惡金礦,就覺得這惡金肯定有什麼文章。

但又一回想惡金在華夏大陸的臭名,便又狐疑不已。

旁山風此次想鍛鑄惡金,難道是發現了惡金被人忽略的什麼價值不成?

坤譜思索間,覺得這件事情目前還不夠明朗,需要再探聽一番旁山風的口風才好。

「噢,旁山先生想要這惡金礦啊,我當是什麼事情,這沒問題,再說了這惡金礦在良城根本無用,如同泥土一般。

這樣吧,我派人去丁甲邑,讓他們拉上個十車惡金礦直接送去銅盛坊,也不敢勞煩旁山風大人親自跑那一趟。

只是……坤譜有一事不解,這惡金礦向來有不祥之言,旁山先生難道不怕遭逢厄運,或者是旁山先生髮現了這惡金不為人知的用處?」

旁山風見坤譜想套自己的話,心有提防的他只是一口咬定並沒有發現惡金的其他用處,就是想著用惡金鍛鑄劍器,幾乎沒有什麼成本可言,如果鍛鑄成功便能大賺一筆財貨。

坤譜心中仍舊存有疑惑,但旁山風只說是鑄劍,他也沒辦法,隨即便派人前去丁甲邑收繳惡金礦不提。

臨近中午的時候,旁山風回到了銅盛坊,正好見到有色延賓正在給二三十個人說著什麼。

真不想劇透 有色延賓看到旁山風回來了,就一把拉住旁山風,讓他站在了這些人的年前。

「阿風,你回來了,那惡金礦的事情辦的怎麼樣了?「

「放心吧,城主府那邊已經談妥了,右相大人還答應親自為我們專門供應惡金礦。

只是,這些人是?」

「嗨,阿風,我跟你說,這些人都是今日我與燕兒購買與羨慕來的幫手。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十五個割了頭髮的是我買的奴隸,這十五個穿麻布褂子的是燕兒招募的雜役,怎麼樣,我得眼光還不錯吧,保證每個的齒齡在三十歲一下,而且都是身強力壯,干起活來都是個頂個的。

而這十五名雜役,也是燕兒雇傭的,都是些無家可歸之人,蠻可憐的。



旁山風看了一眼眼前的三十人,他們分成兩撥,左邊的是奴隸,各個皮膚黝黑,光著膀子,人高馬大的。

這些奴隸中,有兩個人讓旁山風多看了幾眼,其中一個卻是一個女人。

這個女的一看就不是大周之人,有著外族特有的顴骨,膚色也很黝黑,只是身體卻跟男子一般高大,給人一種十分矯健的感覺,而且她自從旁山風出現后,就一直盯著他看,那雙眼睛就像野獸一般,隨時可能爆發出強大的殺傷力,要了旁山風的命。

而另一個男的,是這群奴隸中唯一一個雙手被反綁著的奴隸,他的左臉上黥印著四個字——隨奴:凌岩。

這個奴隸竟然也是隨國的奴隸!

這讓旁山風很是吃驚。

旁山風上前了一步,走到了這個奴隸的面前,他仔細打量了一下凌岩,示意有色延賓將凌岩的手解開。

「阿風,這個奴隸可萬萬大意不得,他很有攻擊性的!」

「延賓兄,無妨,你只管解開他便是。」

有色延賓解開凌岩的手后,有派了兩個下人執著長劍提防他暴起傷人。

旁山風看著凌岩活動著被勒出深痕的手腕,每動一次便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響。

凌岩此刻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旁山風,就像大人看著一個幼童那般,萬全不將旁山風放在眼裡。 「你叫凌岩?隨國人?」

旁山風瞪著奴隸問。

……

奴隸凌岩並沒有回答旁山風,只是仍舊用冰冷的眼神看著旁山風。

「大膽惡奴,膽敢無視旁山大人問話,找打!」

凌岩身後的一名護衛直接就是一鞭子抽在了凌岩的背上,經護衛這麼一抽,那凌岩竟然都不曾眨一下眼睛,更沒有發出一聲哼響。

凌岩回頭用冰冷的眼睛看了那負責護衛之人,也沒有說話,沒有任何動作,就又站正了身子,似乎那一鞭子抽得不失自己而是別人。

那護衛見凌岩仍舊無禮,剛要再行鞭笞之時,卻被旁山風阻止了。

旁山風走到凌岩年前,抬著頭仰視著他,隨後又繞著他走了一圈,當走到他背後時,旁山風突然將頭貼近了凌岩的耳邊悄聲說:「我也是隨奴。」

當旁山風背著凌岩走到有色延賓身旁時,那凌岩驚愕地望著旁山風的背影,萬全難以置信的樣子。

他不明白分明同樣是奴隸,為何眼前之人,年紀輕輕便能位及人臣。

旁山風看了眼前所有人後,也不說啥,就想轉身後會銅盛坊,可他剛一轉身,身後的凌岩突然抱拳喊道:「大人……」

旁山風聽了下來,輕笑著轉身看了凌岩一眼,並未開口說什麼,然後又繼續前行。

凌岩看著旁山風瘦小的身影,心中疑問重重。

他盯旁山風的背影,希望問他一些問題,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而且剛才自己的無禮,顯然已經給其就下了不好的印象。

凌岩一直盯著旁山風看,直到他走到了銅盛坊門口時,突然停了下來,頭顱靠近了有色延賓,似乎對後者悄聲言語了幾句,緊接著有色延賓便露出疑惑的表情,回首似乎看了自己一眼,只所以是似乎,他也不確定有色延賓看的是不是自己。

而這一切,卻被身處雜役中的一個斷眉男子看得一清二楚。

隨後凌岩便被安排進了銅盛坊,他與其他三十幾個人一起,先是布置傢具,打掃以及清理雜物,一直忙到了酉時,才算結束了這一天的勞作。

雖然凌岩身強體壯,有不俗的身體素質,但經過一整天的勞累后,整個人也明顯感到乏累。

幸好,這新的主人對待奴隸們還不錯,不僅讓他們吃了幾個月以來第一頓飽飯,而且給了他們一次洗澡的機會。

凌岩美美的洗了個澡,剛想要窩下去睡上一覺,突然來了護院,告訴他要去一個地方。

多少次經驗告訴自己,很多奴隸在被主人單獨傳喚后便沒能再次回來,結果無非有兩種,一種是被轉手易於他人,而另一種就是被單獨處死。

屋舍里其他人奴隸都在議論,有的奴隸就認為凌岩此去兇險萬分,誰讓他晌午的時候衝撞了新的主人呢?

只是這個結果讓大部分奴隸都覺得奇怪,竟然來的這麼快,晌午才得罪了主人,晚間就來了報復,從而很多奴隸便認為旁山風不是什麼好鳥,衣冠禽獸,冷血無情,各種各樣的難聽之語,凡是奴隸們能夠想到的詞語,盡數盤旋在眾多奴隸的腦海。

凌岩被兩個護院架到了一間石室內,室內只撐著一盞油燈,使得整個石室顯得有些昏暗。

凌岩被帶進了石室后,就覺得奇怪,要是主人慾處死自己,何以在這石室中撐一盞燈,而這燈就不是奴隸們能夠見到的。

凌岩開始放下心來了,他判定這新主人不會殺他。

凌岩借著微弱的燈光喊道:「主人帶凌岩來此作甚,凌岩並非怕死之徒,主人若是想要對付凌岩,只管來便是,凌岩保證不會皺眉,主人不必做這些沒用的事情。」

凌岩的話剛落,整個石室內又升起了第二盞油燈,而且這次的燈分外的明亮,照的整間石室明媚異常。

凌岩順著燈光看去,只見那燈的旁邊坐著一個少年男子。

「旁山大人,怎麼是你?」

旁山風微笑著說:「怎麼就不能是我?」

「奴隸口拙,還請大人勿怪,奴隸的意思是見到旁山風大人,讓奴隸很吃驚而已。」

「吃驚?莫非我旁山風會吃人、會殺人不成,我有那麼可怕嗎?」

「不不不,旁山大人見諒,奴隸不失那個意思。」

凌岩此時竟沒有一絲壯漢的氣勢,反而倒像極了一個做錯了事情的孩童。

「好了,我知道你並無惡意,我只是逗你玩而已。只是今日晌午見你不語,此刻卻多了這許多話來,覺得著實可笑而已。

過來吧,來這燈光亮處,我二人也好談話。」

「是,旁山大人。只是不知道大人這次傳召奴隸,有何吩咐,還請旁山大人明示。」

「你可曾記得晌午我與你說的話?」

凌岩猛然間抬起了頭,看著旁山風吃驚的說:「奴隸當然記得,莫非旁山大人真的是隨……隨國人?」

凌岩本想說旁山風也是隨奴,但有覺得不妥,便臨時換了稱呼。

「不錯,你說的很對,我也是隨奴。」

旁山風靜靜地看著凌岩說道。

凌岩親口聽到旁山風承認同為奴隸之事,心中比晌午時分聽到這個消息還要震驚一些,畢竟在他國與到故鄉之人,不思量情卻難以自已。

凌岩雖然心中感到吃驚,但他還是明白縱然旁山風過去真的有奴隸之經歷,但此刻彼此尊卑有序,他也不能忘乎所以:「今日凌岩能夠在唐國遇到母國之人,凌岩心感寬慰。

只是不知大人何以會在唐國?」

旁山風倒了杯熱茶給凌岩,笑著回答說:「此事說來話長,有些事情你還是不要知道的為好,今日能夠遇見你,我也很是高興,既然你我二人同為奴隸,同時又能夠相遇,便是緣分。

至於找你此刻前來,一是為了見你,與你敘敘舊;這第二就是想讓你做我的左膀右臂,因為此刻我們正是用人之際,我想找個信的過得人來幫我。」

凌岩一聽旁山風的話,心中訝然,這樣天大的好事也有一天會砸在自己頭上。

「多謝旁山大人厚愛,只是凌岩何德何能可以得到大人的恩遇?」

「凌岩你不必自謙,本大人聽你言談舉止頗有幾分洒脫,莫非也曾識得字義教禮?」 「回大人,我本是隨國相國季梁府中的一名護院,相伴相國八年,只因隨國左卿大夫少師污衊相國豢養私軍,相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盡數解散了府中門客及諸多護衛。

凌岩因追隨季梁大人日久,不願被那少師雇傭,他懷恨在心,指使屬下對我們這些相國舊部百般打壓,令我等難以維持生計,而且最後又誣告我等聚眾謀叛,將我們貶為奴隸,販賣他鄉,時至今日,凌岩才輾轉來到了唐國良城。」

旁山風一聽凌岩是季梁舊部,頓時像見了親人一般。

「您是相國舊部?我爹也是相國舊部,我爹名旁山霄漢,不知您可認得他?」

「啊?你是霄漢兄的兒子,怪不得今日我聽到大人的姓氏,就覺得很是耳熟,原來大人是霄漢兄的兒子,怎麼會如此之巧,他現在怎麼樣,是否也在這良城?」

凌岩得知旁山風是友人之後,頓時來了精神。

旁山風一說到了他父親心情就有些沉重,最後就將父親的死因一五一十地告訴給了凌岩。

「唉,想不到霄漢兄竟然找我而去,真令人扼腕。想那時在相國府,霄漢兄時常與我在月下對酌,他唯一的遺憾便是不曾得志,其斷石辯玉的本事真是令人折服,卻空有一身學問,不為人所重。

阿風啊,這也不能怪相國大人,相國是十分欣賞令尊之才華的,只是世風如此,世人只重相劍師,卻不識得相玉師。幸好霄漢兄的兒子終於出人頭地了,成為良城裡的左相,想他泉下有知,定然會老懷寬慰的。



「凌叔

,謝謝您能夠理解家父,今日既然你我故人相遇,阿風想為凌叔贖身,還凌叔一個自由之身。」

凌岩聽到旁山風的話后十分動容,想不到自己這後半生還有重得自由之日,更為讓他唏噓的是救自己的人竟是故人的兒子。

「大人,今日能遇見故人之子,已經是我凌岩萬分的榮幸,而你又肯為我贖身,還我自由,凌岩不敢以長輩自居,只願誓死追隨大人左右,大人請受凌岩一拜。」

凌岩雙膝跪於地上,眼眶裡噙滿了淚水,這讓旁山風一時驚慌,趕緊雙手扶起凌岩道:「凌叔,萬萬使不得,旁山風乃後輩,可受不起您這一拜。

如今凌叔重獲自由,我希望凌叔您日後千萬別有這為人下的想法,阿風是真的將您當作長輩來看待的,以後您就叫我阿風,我喚您凌叔即可,而且不需多禮,阿風日後還要指望凌叔你的指點和教誨呢!」

隨後旁山風與凌岩在石室中相談至子夜,才心滿意足的睡去。

第二日,旁山風老早就來到了銅盛坊,向有色延賓要凌岩的奴籍,順便告訴了他凌岩以後是自己人,而且銅盛坊保衛宅院的任務也都交給了凌岩。

旁山風跟有色延賓交待了完了后,又趕緊去了趟城主府,消了凌岩的奴籍,隨後又跟有色延賓、燕兒帶著眾人將銅盛坊徹底打掃了一遍,然後才將各種物件傢具安放在了銅盛坊。

這樣一來,總算讓銅盛坊有了許多嶄新的氣象。

五月十九日,旁山風終於等到了坤譜送來的十車惡金礦石。

有色延賓讓下人將那十車惡金礦石盡數送到了銅盛坊的冶鑄室。

銅盛坊之所以能夠成為有色一族的一處重要產業,正是因為銅盛坊裡面具備一整套的鍛鑄體系,分為冶鍊房、鍛鑄房,打磨房,兵庫以及貨房。

各個諸侯國一般都設有六種冶銅工匠,分別是築、冶、鳧、栗、段、桃。

第一匠為築匠,專制削刀;

第二匠為冶匠,專制箭鏃、戈、戟;

第三匠為鳧匠,專司鑄鐘禮祭之物;

第四匠為栗匠,專制量器壺刻等物;

第五匠為段匠,專司制鎛器、銅布、錢幣;

第六匠為桃匠,專司鑄劍。

將鑄劍列為一個工種可見其重要性,這也更加體現了國人尚劍的風氣。

作為專門鑄劍的坊肆,銅盛坊中幾個分類體系,雖然沒有其他人諸侯國國坊的體系分工明確,也沒有他們的分類完備,但至少應了那句老話,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