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正好晉級,藉此時機,將肉身之力,達到最巔峰。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強者,他要變成強者。

再也不想當成魚肉,被人隨意宰割。

「時機未到…」聲音漸行漸遠,時字還在耳邊,到字已至天跡。

好快的速度。

黑暗中出手相助之人,未出來一見,而是轉身離去。

在夜空中,徐疊看到一道電光。

「這老傢伙是何人?你認識這麼強的傢伙嗎?」槍祖問道。

徐疊搖搖頭,腦海中快速閃過認識的所有人。

除了掌門是虛神境之外,再無外人。

聽此人聲音,徐疊可以肯定,絕非掌門。

「奇怪,無緣無故救你一命,想必定有所圖,小心點。現在天隕城魚龍混雜,估計有一半人,都在打你的主意,最近一段時間能不出門,盡量不要出門,努力修鍊。」槍祖為徐疊捏了一把冷汗。

他一路順風順水,剛到天隕城,就遇到這種事。

被所有人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一不小心,小命不保。

返回聚星閣,徐疊見諸多修士都已返回,當看到他混身是血之時,目露驚訝。

剛才街道上寶光耀眼,玄光殺氣瀰漫,想必是徐疊跟人在戰鬥。

如今見他負傷而回,定是被人打劫了。

只是那人沒成功,想必身上二十萬上品靈石還在。

想到這裡,眾修士心頭活絡起來。

徐疊也不理他們,徑直上樓。

「站住,交出靈石。」

剛踏上台階,便被一人喝止。

徐疊沒有轉身,便查覺到,這人竟是氣域境修士。

一樓修士,多是靈體境,此時混了一個氣域境修士,想必是想打伏擊,目的昭然若揭,不言而喻。

看來自己真是成了香餑餑,但凡有點自負之人,皆想咬上一口。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現在任何一隻小貓一狗,都想打劫自己。

當他沒有怒火?

當他不敢殺人?

當他是紙老虎?

錚!

此人利劍已經祭出,陡然下殺手。

徐疊聽到劍響,豁然轉身,雙目射出兩道殺氣,一時眼前星光瀰漫,黑洞出現。

咦?

來人大驚,覺得眼前頓時黑了下來,什麼也看不到。

心中暗道不好,再想退已經不可能了。

嘩!

圍觀修士,全部看到奇迹一幕。

他們只看到徐疊雙目一瞪,緊接著就是一道三昧真火噴出,將此人瞬間籠罩,隨即一道狂風吹過,化成飛灰,消失不見。

「區區氣域一重,也敢打我的主意?哼,不知死活,還有誰想打劫老子,都站出來。」徐疊右臂雖已爆碎,但左臂還在,持著至尊槍,混身是血,站在樓梯口,狀若神魔,一聲冷喝,眾人皆散。

徐疊當真猛人一個。

他靈體三重化氣境時,就可斬殺謝陽,如今晉級氣域境,雖受了重傷,但同輩之間,仍然無敵。

消息四散而開,半路想打劫徐疊的修士,被只剩下半邊身子的徐疊,一招打成飛灰。

此夜,註定將不平靜。

徐疊之名,天隕城中無數修士,都想銘記。

他是第一個,在非決戰場殺人的修士,但天隕城主以及三皇朝東方紫,都沒人吱聲。

好似默認此事,沒發表任何言論。

殺人,殺就殺了,這能有什麼。

關於徐疊的來歷,一時成秘。

他身懷四十萬上品靈石,在天隕城中,已是第一富豪。

返回房間,竇明早就不在了。

「這傢伙,以後遇到,定然不能輕饒。」徐疊掃視一遍,發現房中竟有一坨大便,不禁皺眉喝斥。

竇明這傢伙,真夠損的。

還好修士已化去體內毒素,大便並不臭。

將其清理好,徐疊轉身出了房間,來到小屁孩他們的房中,在外留下一張字條,說是換房間。

盤腿而坐,槍祖自動出來,布下陣法。

呼!

九轉體訣。

徐疊如今已是氣域境修士,當要進行第五次粉碎重組肉身。

默運心法,徐疊開始吸收足夠多的靈氣,存儲在丹田之中。

丹田靈氣洶湧,巨浪滔天。

徐疊將各種屬性之力,重新規劃一般,融為一個整體,以陣法鏈接。

這是槍祖出的主意,讓每一份力量,都達到運用的極致,一絲一毫也不浪費。

在靈海中央,是一塊虛影石碑,沉沉浮浮,主宰世界。

外側是五行真火,共有五團,看似五顆小星球。

在五球中間,有三團火焰,正是三昧真火,如今已被徐疊分離出來,分別為天火,地火,人中火。

此用三昧,徐疊正在考慮,是否將風雷離火三種屬性加入其中。

到那時,三昧真火才真正名副其實。

所謂三昧,不僅為天地人,還為風雷火。

再外側卻是八顆液體星球,其中有半顆已化為實質,煞氣外泄。

外圍是一圈星之力,細數之下,共為三千顆星球,其中十顆已化為星核,假以時日,可成為真正的星球也說不定。

另有五顆已脫離虛幻,好似凝實不少。

最外圍是一圈虛空之力,黑暗無比,具有吞噬力量。

此刻正被徐疊慢慢融入星球之中,讓它們相互融合。

玄功融合太麻煩,所以徐疊想讓他們從本質上,合二為一。

星空、虛空不分彼引。

到時施展一種玄功,便是兩種屬性之力。

天地靈氣,分為幾千種,幾萬種,如今徐疊所得,只不過是九牛一毛。

便每一種都極為厲害,比如:雷,三昧真火,五行真火以及星力,虛空力。

所以徐疊有強大的資本,哪一樣玄功修到大成,都將稱霸一方。

嘩!

打開赤龍道人所賠丹藥,徐疊取出幾粒,看也不看,便丟進嘴巴之中。

這幾枚丹藥,都含有強大能量,入口即化,一股強大靈氣,已為液體,匯入丹田中。

他好像吃的並非丹藥,而是喝了一瓶靈氣水。

呼!

四萬八千毛孔都在放光,徐疊心法運轉,已開始粉碎肉身。

丹藥所化之力,並未被徐疊利用,而是準備待會,運轉天降甘露玄功。

凡葯所蘊含靈氣,有生生不息之氣機。

是以用它來施展這種玄功,事半功倍,另有奇效。

嘶!

三昧真火溢出體外,開始將徐疊的肉身一點點融化。

他疼的想要大叫,卻生生咬住牙齒,眉毛都不皺一下。

他早已粉碎肉身四次,本該習慣這種痛苦。

但這一次,卻有所不同。

他修為已是氣域境,肉身潛力再往下挖,不僅有些困難,而且更為痛苦。

額頭冒著冷汗,徐疊肉身逐漸被融化,只剩下一堆金骨。

骨頭金光閃爍,真火環繞。

內部髓道,靈氣蒸氤,氣象萬千,靈氣都似化為液體,這便是甘露。

從此以後徐疊的肉身,就算不服用丹藥,也將自動恢復傷勢。

他剛才又吞服一大批丹藥,全部化為靈丹之力,打入髓道之中。

此乃起死回生之根本,不得不重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