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大戰一觸即發。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但就在這時,一道讓萬靈低泣的嗚咽之聲若隱若無間傳入在場兩獸一人的耳中。

『嗷』

青雲蛟碩大的雙目中閃現出一抹驚慌失措,第一時間放棄對面的一人一騎,猛的竄入廣闊的湖泊之中,好似受到了巨大的驚嚇一般,又好似見證了祖先的奮勇喋血,竄入湖泊后再也不敢冒頭。

轉眼再看閃電龍駒,它眼神中的電芒此時也是消失不見,露出了一雙銀色的瞳孔,其中寫滿了焦慮與恐懼,驚慌的四蹄踏地,踩踏的群山隆隆而鳴,湖泊大浪滔天,好似要天塌地陷一般,更是差點將身上的鬼衛首領掀翻出去。

「那是什麼聲音?是大恐怖,好似聽到了末日的鳴叫,究竟是什麼?它來自哪個方向?這像是對萬靈的宣戰,要主導萬靈的歸宿嗎?要。。變天了!」

鬼面男子渾身一陣顫慄,強大如他也第一次露出凝重驚駭的神色,他努力的想要穩定住座下的閃電龍駒,卻怎樣也壓蓋不住它內心的惶恐,直到那萬靈低泣的聲音過去好一陣子之後,閃電龍駒方才稍微穩定了下來。

「遭了,那些小傢伙們!」鬼衛首領眼中閃過一絲精芒,方圓數以萬里內,只有一個蠻荒鎮,此時鬼衛小隊後補的成員們都被自己派往了蠻荒鎮,會不會就是那裡出了問題?想及此處,鬼衛首領連同驚慌稍定的閃電龍駒一起朝著蠻荒鎮的方位急速而去。

。。。。。。

誤入狼懷:老公放肆疼 黑洞,吞噬世間億萬生靈,掠奪天地的本源為己所用,化作娟娟溪流般的神秘力量,逐漸流淌於小伍的血液中,進而流轉全身,達到對身體的改造。

這是神秘的黑色植物所賜予,秘力流淌四肢百骸,讓小伍整個身軀都噴薄霞光,並且伴有異香,讓遠在鎮中的普通人都可以聞到。

這裡不為外面所見,被最後的漆黑光芒籠罩,化作一個漆黑的球體,並且不時伴有霞光飛出,很是神異,如果不是親眼目睹,只會讓人感覺此地會有奇珍異寶出世般。

「嚶嚀」一聲,紫衣醒來,此刻只感覺到全身都充滿了爆炸般的力量,體內真元足足比之前番了數倍,對天之道的感應也愈發的清晰,似乎隨時都能踏出當前的屏障,邁入另一方境界。

然而,身前一縷雪白飄蕩,卻讓紫衣呆立當場,這是自己的頭髮,有一縷已經化為灰白,象徵著生命的流逝。

紫衣臉頰凄苦,轉而盯著不遠處原先小木屋的方向,那裡已經被一個直徑數米的黑色球體佔據,讓人看不清其中到底有什麼,不由低聲喃喃:「用生命來換取強大的實力嗎?小伍,你到底還有多少隱秘?神奇的果實救我性命提升我的修為,那漆黑的光芒恐怖滔天,只是,不知道你現在究竟怎樣了。」

「誰?」

紫衣展開靈識,只感覺比之先前靈識的強度強大了無數倍,只一瞬間,就發現了躲藏在枯木後面的人影。

任他鬼衛隱藏行跡的功法再神奇,竟然也沒有躲避開紫衣的探查,讓這名鬼衛的成員卻是沒有想到的。

「嘿嘿,原本想將首領召喚而來,再處理你這個賤婢,誰想竟然被你發現了,也罷,將你擒下后,在首領面前想必可以領到驚人的賞賜。」來人微笑,眼睛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漆黑的光球,露出潔白的牙齒,但周圍空間卻隱隱波動起來。

「就憑你?」紫衣輕笑,身前一縷雪白隨風而動,指掌間有紫色真元出現。

「紫霞功?不錯不錯,上古神道紫霞真人所創的功法,待我擒下你自當拷問出修行的法門,神道經典,真是讓人期待!」鬼衛面色一凝,顯然也是被區區一名侍婢所修行的功法震撼住了。

紫衣略帶擔憂的看了眼身後那黑色圓球,而後眼神綻出冷電,手指輕捻,一道紫虹如絲帶般掃蕩而出,帶有無盡天道威能,將周圍虛空震的泛起波紋。

「來的好!」

鬼衛眼中綻放靈火,這是真元之火,被鬼衛以秘術催動,釋放出奇異的熱量,將整個破廟附近數百米都籠罩在內,似乎要將一切都焚燒成灰燼。

這還是兩人都顧忌那黑色圓球的緣故,否則,天之道境的修士征戰,動輒將一座數千丈大山夷為平地都不是神話。

紫色絲帶泛起波紋,凝為螺旋狀,攪動整個天地的天地靈氣劇烈波動,空間近乎斷層,這是真元催動的疊加之法,迅速阻擋住了火勢的蔓延。

而後紫色的絲帶輕顫,帶起一片漣漪,攪動天道,瞬間將泛濫的火勢撲滅。

鬼衛雙目微凝,手中光芒一閃,多出一桿銀白長槍,長槍上有一縷神道紋路,顯然是被神道高手加持過的無上神物,可稱之為半神器,小小的一名鬼衛,竟然會有這樣的大殺器,讓紫衣始料未及。

「看我白露神槍顯威!」

鬼衛獰笑,一桿長槍綻放出神道符文,所過之處,空間寸寸斷裂,這是神道之威,雖然只有一絲,也不是天之道境的修士可以抗衡的。

長槍扎來,紫色絲帶紛紛化作氣霧,紫衣臉色發紫,看著泛出一縷神道威能的長槍破除一切障礙的向自己飛射而來,紫霞功催動到極致。

「霞滿諸天!」紫衣銀牙緊咬,一聲嬌喝,身後產生了異象。

一輪朝霞壓蓋青天,讓紫衣所在半邊天都呈現出紫色,不遠處一座百丈高山承受不住朝霞的降臨,紛紛崩塌化為漫天塵土飛揚開來。

這是紫霞功中記載的唯一秘書,以透支本源為代價換來強悍的戰鬥力,原本剛剛踏入天之道境的紫衣即便身死也施展不出來,但經過方才以生命力為代價換來的強大實力為後盾,而今總算勉強施展了出來,紫霞定諸天,將銀白色的神槍徹底定格在空中,連那一絲神道氣息也被霞光抵消,一時間竟然僵持在原地。

「什麼?」

這名鬼衛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面容姣好的女子竟然如此決絕,而且竟然將紫霞功修鍊到這等境界,更是不惜耗費本源來抵擋自己的白露神槍,要知道,這白露槍可是自己那個踏入神道宗祖所煉製,竟然就這麼被抵擋住了?

「可惡!」鬼衛臉色鐵青,拚命的催動自身真元,與天邊的那道紫霞分庭抗禮,此刻誰要是先退出,必定會被對方擊成重傷,但這名鬼衛卻不急。

畢竟,催動本源的辦法並不能持久,只怕輸贏早已註定。

「小賤人,你死定了。」鬼衛雙眼微眯,對紫衣奚落道。

紫衣不應,全力催動紫霞功,身體已經呈現出嚴重的透支,但依然在苦苦支撐,雖然她不明白小伍究竟在幹什麼,但是傻子也知道那將是一件天大的仙緣。

只盼小伍儘快出關,逃的性命才是要緊,否則,紫衣即便身死也不會瞑目的。

鬼衛見紫衣不應,臉上也帶上了點點汗珠,隨後眼睛一轉,再次開口說道:「這樣吧,我們來做個交易,你告訴我那黑色圓球中究竟是什麼,我放你一條生路怎麼樣?」

「哼,你想都不用想!」紫衣咬牙,臉頰已經變為慘白,身後的紫霞也開始變的波動起來,被霞光所遮蓋的地方,無數土地還有植被成為一片焦灼。

「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那你便去死吧!」鬼衛咬牙,發出最後的全力一擊,他相信,對面的女子決意抵擋不住。

「找死!」

便在此刻,鬼衛耳中突然出現一聲冷喝,其中夾雜著滅世的情緒,讓鬼衛身體瞬間變的僵硬。 『啊』

這名鬼衛一聲大叫,身體倒飛了出去上百米,白露神槍也發出一聲悲鳴,被崩飛千米扎進不遠處一座矮山上,將一座矮山生生砸出一個大窟窿。

由於被那詭異的喝聲所攝,導致鬼衛體內真元運轉頗不順暢,被紫衣瞬間抓住了機會,使出最後一絲力氣,將紫霞功催動到了極致,在天邊一抹紫霞中隱隱飛出一隻神禽,當然,這並不是真實的,只是異象所顯化而已,卻依舊猛的將白露神槍崩飛,將鬼衛重傷。

『噗』

紫衣原地噴出一口鮮血,臉如金箔,本源消耗的厲害,全身經脈受損,最後一擊可謂超出了身體的最大負荷,一瞬間,頂上青絲又再次多出幾縷雪白。

耗費本源,嚴格來說,便是耗費的性命,多用幾次,只怕連踏入天之道境的紫衣也會因為本源衰竭而老死,其中異常兇險。

原地打坐,紫衣身上騰起陣陣紫色煙霞,無盡天地靈氣瘋狂的彙集過來,緩慢的修復著紫衣的傷勢。

『咳咳咳』

鬼衛半邊面具被打成齏粉,連帶著右半邊臉頰也是露出森森白骨,上面有血在淌,鮮血不要錢般在鬼衛口中溢出,他五臟六腑都被方才的一下震的移位,哪怕天之道境下恢復速度再快,只怕也有月余才能康復。

「賤人!」鬼衛聲音陰狠,往口中吞下一枚泛著白光的丹藥,嘴中不時吐著血沫,周圍一地的山石碎木都被被他的身軀所撞壞,此時感覺每一次呼吸五臟中都火辣辣的疼,這也就是天之道境的修士,否則隨便一名只是領悟了人之道境的修士,此時恐怕都已經身死道消。

『咔嚓』

就在兩人都已重傷之際,一聲蛋殼破碎的聲音響起,將正在療傷的兩人驚醒,讓兩人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掃視而去。

『嘭』

漆黑的圓球徹底的崩碎了,重新化作漆黑的光,而後被圓球中的火焰所吞噬。

是的,這是一道火焰,卻絲毫感受不到溫度,只有一股涼意湧入兩人的心頭,火焰呈現人形,似一個侏儒在其中,不過,只有紫衣知道,那道人影必定就是小伍。

「這是什麼?」鬼衛聲音艱澀,不由咽了咽唾沫,他能夠感受到,方才應該就是這道人影的主人散發出冰冷的喝問,瞬間凍結了自己體內的經脈,從而導致一瞬間的真元流轉不暢。

『怦怦』『怦怦』

聲音如鐘磬敲擊,如神鼓嗡鳴,帶著莫名的道韻,讓紫衣和鬼衛同時噴出一口鮮血,並且引動他們體內的傷勢,一時間,讓兩人傷上加傷。

此時的氣氛有些詭異,那道人影就這麼站著不動,接受詭異火焰的洗禮,而他的心臟處,每次傳來如同天地的脈動,都讓兩人如墜冰窖,心悶不已。

「前,前輩,晚輩乃是羽化仙門弟子,不知前輩在此閉關,還望前輩看在晚輩師門的份上,饒恕晚輩,晚輩這就離去。」這名鬼衛自以為是的說道。

他原本以為這裡有神珍出世,自己可以獨自前來佔便宜,誰知道竟然碰上門中追殺的賤人,原本以為自己時運到了既可以得到神珍,也能領到門派的賞賜,但又誰知這個賤女人竟然修為暴漲,與自己拼了個兩敗俱傷,但偏偏那又不是什麼神珍寶物,而是一個老不死的閉關地,實在是倒霉透頂了。

說完,鬼衛弟子強忍著身體的傷痛,就要起身離去,但突然間,一股天地之力壓蓋下來,阻住了他的去路。

「前輩,你。。你要做什麼?」鬼衛這次是真的怕了,此人太過詭異,而且手段奇高,模糊之間竟然藉助天地大勢,將周圍形成一間牢籠,難道對方是神道?

「你,不能走。」

終於,人影出聲了,似乎正面對著痛苦的折磨,聲音沙啞,聽著好似孩童,而且其中帶有強烈的怨恨情緒,讓鬼衛心中發憷,他雖然號稱是鬼衛,卻並非真正的鬼,但面前這道矮小的人影無論是外觀還是聲音情緒,卻當真是與鬼無意。

『小伍!』

紫衣聽著人影出聲,卻吃驚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中更是震驚,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怎麼原本只是普通孩子的小伍突然一下擁有了不下於神道的力量?這簡直駭人聽聞,而最重要的是,此時的小伍還是真正的小伍嗎?

也怪不得紫衣如此想,因為方才,那心臟跳動般的『怦怦』聲可是無差別的攻擊,根本不分敵我的樣子,而此時小伍的樣子,更是難讓人分清究竟是不是那個曾經心地善良的小伍了。

「前輩,可是,可是還有什麼吩咐?」鬼衛聲音乾澀,拖著傷體,眼神陰晴不定,看了不遠處紫衣的吃驚模樣,心中一種不好的念頭在滋生。

「羽化。。仙門。。都。。該死!」被漆黑火焰焚燒的小伍聲音斷斷續續。

果然,鬼衛眼中閃過一絲狠辣,口中默念一聲咒術,那嵌入山體的白露神槍似有所感般,化作一道銀白流光,瞬間倒回,飛到這名鬼衛的手中。

「走!」鬼衛低喝一聲,強橫的真元將體內傷勢勉強壓下,而後急速竄如雲霄,就要施展遁術逃走。

「停住!」被漆黑火焰覆蓋的小伍突然一聲大喝,而後整個天地都好似變得粘稠了起來,原本要施展遁術逃走的鬼衛一瞬間便從天空跌落,再次將大地砸的凹陷,幸虧他是領悟了天之道境的修士肉身夠強,否則這一下就要摔成血泥。

「死!」小伍再次冷聲。

一張散發著漆黑火焰的手掌,壓蓋滿周天,有半頃大小,向鬼衛拍去。

鬼衛看著手掌壓落,心中反而一陣輕鬆,因為這人雖強,卻終究沒有達到『神道』的境地,如此,自己便有逃跑的希望。

「白露,去!」手中白露神槍發出嗡鳴,被鬼衛全力擲出,發出一道璀璨的神虹,那一絲的神道符文竟然在燃燒,強大的氣息在擴散,甚至還在漆黑的手掌之上。

『轟』

一陣天搖地動,周圍數里在兩方神力的衝撞中被撕裂,一條條溝壑直蔓延到小鎮中,讓原本就被紫衣和鬼衛大戰吸引的眾人再次心中震驚,不過,也只是遙遠的觀望而已,因為那裡所發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象,畢竟他們之中連一個領悟了天之道境的修士都沒有。

『死!』

小伍再次大喝,小小的身軀內似乎隱藏著一個龐然大物,讓他此刻顯得巍峨無比,接著身後出現一株奇異的植物影像,它漆黑如墨,發出烏光,壓蓋諸天,在它出現的剎那,白露神槍如遭雷擊,一股奇大的吸力傳來,將原本就快要焚燒殆盡的一縷神道符文徹底煉化掉了。

接著,漆黑的植物再變,化成一個黑洞,將白露槍徹底的鎮壓,落到了小伍的手中,而後一股吸力再次發出,好似能夠動搖人的神魂,把將要逃入小鎮的鬼衛瞬間拉扯到了跟前。

「前輩饒。。。」鬼衛要求饒,但話還沒有說完,自身便被一種詭異的吞噬之力所覆蓋。

紫衣在遠處看的不寒而慄,鬼衛原本青春的肌膚此刻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萎縮著,逐漸變的褶皺失去水分,他身軀中一道道的神霞在飛舞,紛紛沒入那不大的黑洞中,這是鬼衛的本源氣,而後一縷幽魂發光,似要逃出去,卻最終也難逃被吞噬的命運。

幾個呼吸而已,一名領悟了天之道境的修士,便成為了一堆灰燼,連枯骨都沒有留下,血肉神魂以及本源,完全被那口黑洞所吞噬殆盡。

「恐怖!」

遠處,小鎮中有不少低階修士早已逃到小鎮的東口,有法力高深者站在高空見識到了這樣的一幕,只感覺一股涼氣竄上脊梁骨,身軀都在顫抖而不自知。

「要變天了!」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嘆息,世間出現了一名可以吞噬生靈血肉靈魂甚至是本源的強者,讓任何一名修士都要不寒而慄。 一堆灰燼,訴說著一位人傑的無盡悲涼,是的,每一位能夠領悟天之道境的修士都是人傑,這不僅是對資質的承認,也是對運道的考驗,因為,運氣往往也是一個人實力的部分。

而眼前的鬼衛,顯然就是時運不濟的典型代表,隕落在了偏僻的角落幾無人知,隕落在了前一刻還是一名普通人的孩子手裡,又有誰能夠說他運氣好呢?

「來!」

小伍伸手,他整條手臂覆蓋有詭異的黑色火焰,看似人畜無害,但氣息卻讓人生出絕望。

紫衣被一股吸力纏繞而去,她心中恐懼,她不知道現在的小伍究竟還是不是真正的『小伍』,她怕這個人會像對待鬼衛那般對待她,吞噬她的靈魂血肉以及本源,因為,之前已經受到過人影的攻擊了。

「紫衣。。姐姐。。別怕。。我是小伍!」小伍看出了紫衣眼中的恐懼,口中帶著痛苦的呻吟安慰道。

「小。。小伍,真的是你嗎?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紫衣大喜過望,被牽引到小伍周身的火焰外側就停了下來,但確認是小伍之後馬上就要靠近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