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山谷之中。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林妙可等人,皆是聽到了那大門內傳來的巨響聲,神色頓時各異。

林妙可和弦月一顆心都是懸在了嗓子眼,丁不悔等人的嘴角,則是勾起了抹笑容。

「哼,準備施展秘術!」

血色禿鷲的中年人,眼中閃過了抹冷光,傳音說道。

事到如今,哪怕是豁出極大的代價,也要將那些寶物們,全部搶奪過來。

下一刻,血色禿鷲的八人,都是獰笑一聲,雙手合十,連續變化,掐出來了古老的印訣,身上閃耀出來了劇烈的血光,一身氣息,竟是節節攀升,眨眼之間,就增強了足足一倍。

「這是——」

林妙可和丁不悔等人,看到這一幕,呼吸都是一滯。

這群人,居然還掌握了這種邪功!

與此同時,大門之中的大殿。

楊松的話雖然沒有說下去了,但是那恐怖的殺氣,已經說明了一切,秦南今天若是不交出東西來,他必然要讓秦南隕落在此。

「呵呵。」秦南面色不動,嘴角泛起了抹譏諷,道:「現在就坐不住了?在來之前,不是說好一切都各憑手段嗎?」

「哈哈哈,現在也是憑藉實力啊!秦南,少給我廢話!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這些寶物,到底交不交出來?」楊松大笑一聲,一身武祖三重的氣勢,散發出來,咄咄逼人。

在他身旁的夏豪,渾身骨骼,也開始噼里啪啦作響,罡氣四溢。

「不交!」

秦南沒有猶豫絲毫,直接淡淡道。

「秦南,給你機會你不把握,現在給我受死!夏豪,我們一起上,直接動用武祖之樹,將他殺死!」楊松瞳孔微微一縮,隨即厲喝一聲,在他頭頂上方,一顆長達三丈,通體碧綠色的武祖之樹,瞬間衝天而起。

夏豪的頭頂,武祖之樹,也懸浮而出。

這兩人晉級武祖的時候,都是無敵武聖的層次,也學習了不少的帝術,所以他們兩人的武祖之樹,要比一般的武祖三重,強大的許多。

「給我鎮壓!」

兩人同時大吼一聲,兩顆古老的武祖之樹,一左一右,無數股帝術的意志,迸發開來,宛如演化了一尊太古帝山,朝著秦南,鎮壓下來。

「終於可以展現修為,好好打一場了!」

秦南看到這一幕,臉色不變,反而眼中,露出了抹興奮之色。

這一刻,他等了太久!

「武祖之樹,給我出!」

秦南神念一動,第一顆最弱的武祖之樹,衝天而起,爆發出來了強悍的氣勢,朝著這兩顆武祖之樹撞去,彷彿要硬生生撐起一片天地來。

「嗯?好強大的武祖之樹,不過區區武祖一重,還想跟我們武祖三重的對抗么……」楊松和夏豪兩人眼中都閃過了抹驚異之色,隨即嘴角浮起了抹冷笑,他們彷彿都已經看到,秦楠這顆武祖之樹,被他們震碎的場面。

「一樹撐天,二樹鎮地,三樹碎蒼穹!」

兩人的話還沒說完,秦南驟然發出了一聲長嘯。

兩顆散發著濃濃戰神意志的武祖之樹,頓時懸浮而出,帶著一股無可匹敵的氣勢,朝著那兩大三丈之高的武祖之樹,狠狠抽擊而去,氣勢恢宏,磅礴浩瀚。

轟隆!

一聲爆響!

在這三顆武祖之樹之下,楊松夏豪兩人的武祖之樹,居然被硬生生擋在了半空,無法再前進絲毫。

當然了這主要是,秦南的三顆武祖之樹,都是不凡,其中兩顆還是戰神之力所化,遠遠超出了平常的武祖之樹。

「這……這……」

楊松和夏豪看到這一幕,卻是如遭雷擊,幾乎都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顆武祖之樹啊!

秦南居然釋放出來了三顆武祖之樹!

而且,這一顆顆的武祖之樹,都是非常恐怖!

這……

根本不符合常理啊!

放眼整個中州,無數修士,包括哪些武帝、武神級別的強者們,他們曾經的武祖之樹,也不過是一顆而已!

「怎麼?你們剛才不是要殺死我么?現在這三顆武祖之樹,就把你們給嚇住了?」秦南看著兩人的表情,冷冷開口道。

楊松、夏豪都是身形一震,頓時回過神來。

「秦南,沒想到你居然有著三顆武祖之樹,而且每一顆還如此強大!但是那又如何,你依舊只是一個武祖一重的存在,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楊松深吸了口氣,眼中露出了抹驚人的貪婪光芒,吼道:「師弟,施展武魂,施展刀術,將他殺死!他身上一定有著驚天的秘密!」

「是!」

夏豪的神情,也是如出一轍,甚至還帶著一點瘋狂。

要知道,這種匪夷所思,超出了武道規則的事情,秦南根本不是憑空辦到的,秦南身上一定有著某種大秘密,他們若是獲得了,到時候也煉出三顆武祖之樹,那麼前途根本無法想象!

更何況,正如楊松所言,三顆武祖之樹,固然逆天,但依舊不是他們的對手!

轟!轟!

在兩人的背後,三道紅光,閃耀起來,兩尊奇特的武魂,齊齊懸浮而出,散發出來了濃濃的武魂威壓,席捲全場。

「殺!」

兩人背後古刀,豁然出鞘,一門可怕的刀術,施展開來,配合著自身武魂,將這刀術的威力,演練到了巔峰,宛如兩條太古刀龍,朝著秦南,狠狠撞擊而來。

這一擊的威能,要比兩大武祖之樹,更為可怕!

「這一擊不錯,不愧是天級三品武魂!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就可以施展全力了!」秦南見到這一幕,眼中閃過了一抹精光,沒有任何猶豫,神念催動。

轟!

就在這一刻,第四顆武祖之樹,衝天而起。

「怎麼回事?」

兩大攜帶恐怖殺招的天才,身形皆是一震,滿臉獃滯的看著這一幕。

第……第四顆武祖之樹?

秦南還練成了四顆?

轟!

就在這時,又是一聲爆響,第五顆、第六顆武祖之樹,同時懸浮出來,靜靜屹立在這天地,就算沒有釋放任何招式,但是卻有一種可怕的氣勢,瀰漫在這四面八方,時空彷彿都為之寂靜。

六顆武祖之樹!

全部釋放! 第八百七十二章動如雷、戰如火

「六……六……六……六顆?」

這一瞬間,堂堂天刀宗的兩大內門弟子,嚇的魂飛魄散,連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起來。

「破!」

秦南嘴角勾起了抹弧度,渾身戰意,徹底澎湃。

神念一動,那六顆武祖之樹,頓時噴出了滔天的光芒,沒有釋放任何的帝術意志,只是以著純正的武祖之力,朝著前方,碾壓而去。

轟轟轟!

一連竄的爆響聲,響徹起來。

兩大天才的武祖之樹,瞬間就被震飛,毫無抵擋之力。包括兩大天才釋放出來的武魂、刀術意志,也在這一刻,遭到了如雷般的重擊,全部破碎,剩餘的武祖之力,毫不留情的抽打在了兩人身上。

砰!

兩人的身形,瞬間倒飛出去,口中吐出了道鮮血。

僅僅一擊,就受傷頗重!

這,就是六顆武祖之樹同時運轉的威能!

「果然很強!」

秦南心中一喜,眼中彷彿有著火焰,激蕩起來。

雖然他走的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具體的威能,秦南是不知道的,現在果然沒有令他失望。

武祖一重,就可碾壓兩大武祖三重!

「修士爭鋒,生死如常,你們二人,既然一直要對我出手,如今我展現出來了這等實力,那就不會再放過你們了!」秦南看著二人,沒有任何猶豫,催動著六顆武祖之樹,跨空而去,直接鎮下。

他現在不能心慈手軟。

否則的話,六顆武祖之樹的奧妙,曝光出去,那將是震動整個蒼嵐大陸,會將無數的大人物吸引過來,是生是死,就不歸秦南自己掌控了。

「天刀珠!」

生死攸關之際,兩大天才這才回過神來,迅速掏出了一枚透明的珠子,捏碎之後,恐怖的刀意,立刻從其中爆發而出,聲勢駭人,遠遠超過了武祖三重的力量。

原來天刀宗的內門弟子,身上都有這等天刀珠,危急關頭,可以保命。

「逃!」

楊松嘶吼一聲,他和夏豪瞬間施展出來了一門禁術,竟是綻放出來了一股血色的刀意,包裹全身,拖著他們,朝著前方急速飛去,速度驚人。

「戰神第一式,戰者無雙!給我摧毀!」

秦南一聲長嘯,渾身戰意,迅速攀升,力量被催到了極致。

六顆武祖之樹,彷彿凝成了一頭太古巨龍,從那遠方,咆哮而來,直接撞擊在了這兩股刀意之上。

轟隆!

一聲巨響,天刀珠釋放出來的刀意,竟是被硬生生撞成了粉碎。

兩者相交的磅礴罡氣,則是洶湧四面八方,將那大殿、山石,全部擊打的破碎開來,也將迅速逃向外面的楊松、夏豪兩人,震翻在地,身形再度受傷。

一擊餘威,都有這等威勢。

「秦南,我們是天刀宗的內門弟子,帝榜排行一千多的人物,我們的師尊也是天刀宗的長老,如果今天你殺了我們的話,師尊還有天刀宗,都絕不會放過你的!」楊松見此一幕,臉色發白,急忙道:「你放心,我們可以對天發誓,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會傳出——」

「閉嘴!」

他的話還沒說完,秦南就冷冷開口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秦南,你……」楊松和夏豪,都是恐懼的發抖,尤其是前者,彷彿知道了自己的下場,突然獰笑起來:「既然你今天執意要殺我們,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現在就將你擁有六顆武祖之樹的事情,傳回宗門!到時候,中州所有的大人物,都回來追殺你,哈哈哈!」

楊松,已經完全瘋了。

他知道自己必死無疑,所以哪怕死,也要拖著秦南下水。

轟!

秦南的雙手,毫不留情,拍在了兩人的腦袋之上,磅礴的勁力,衝擊而下,將兩人身軀內的一切,都震成粉碎。

「去……吧!」

楊松瞳孔縮成針狀,但是他依然張開了嘴,竟是吐出了一道精血,這精血在空中,竟是自主燃燒,化作了一枚虛幻的符籙,朝著遠方,激射而去。

天刀宗秘術,耗費極大的代價,施展開來,精血傳音!

「封鎖!」

秦南神念一動,六顆武祖之樹,衝天而起,散發出來了龐大的武祖之力,扎入虛空,使之四面八方,都是凝固起來,讓這符籙,難以逃脫。

然而,這一刻,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那符籙如入無人之境,直接穿過了封鎖,朝著遠方飛去。

「嗯?」

秦南眉頭一挑。

「哈……哈哈……秦南……這符籙……無形無質……哪怕是武祖十重……都無法強行封鎖……」楊松見到這一幕,彷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發出了譏嘲的笑容。

「是么?」

秦南的眼神,驟然一變,犀利如雷,他的右臂,豁然炸開,化作了一把非同凡響的長刀。

「斬!」

手持斷天刀,秦南身形一晃,朝著虛空一斬。

可怕的刀氣,宛如潮汐一般,洶湧而去,將那符籙,瞬間湮滅,徹底消失不在。

「斷……斷……這是……斷……」楊松的身體,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見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直到最後,他最終沒把斷天刀三字說出來,體內的生機,徹底滅絕。

「呼!」

秦南輕輕吐出了口氣。

六顆武祖之樹,斷天刀,全部歸於原位,他一身戰意,也徹底消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