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大廳內木宣已經跪倒在地,三呼萬歲,隨後一位化神巔峰,身穿蟒袍,腳蹬風雲靴,頭戴王冠之人在宣讀著什麼。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跟在木宣身後,劉蓉等人跪倒一片。

「…封木宣為天歸候,位列郡候位,封地自尋,軍隊自建,全力阻攔叛賊江書在憐古鎮之動作…」

雖然沒有聽全,但吳靈他們已經知道了,這次還真是好事,還是大宋國為了阻撓一些江書的腳步,在憐古鎮,本來江書囊中之物的地盤上,讓江書丟下一個大大的面子。

丁原幾人驚喜萬分,一旦木宣封侯,對他們那時好處無限啊!同時慶幸沒有同吳靈打賭,否則這損失可是不小呢!

一封長長的聖旨宣讀完畢后,傳旨之人笑呵呵的來到木宣身邊,恭賀道:「恭喜天歸候了,以後對屬下要多多提拔啊!」

接過聖旨后,木宣心中更加沉重了,雖然是簡單的封侯,看似風光無限,但任務也很重啊!牽制江書的汝國,而且完全要靠自己。

不過好在大宋新登基王主也算明事理,只要求木宣能夠在憐古鎮方圓五百里範圍內對江書造成一些麻煩就行。

並且大宋的王主還是自己的舅舅,就算為了自己的娘親,這個重大的擔子他也不能推辭。

只是身份突然轉換后的木宣還不適應,看著一位位強者都上前恭賀,同時眼中毫不掩飾心中的激動,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自己封侯,而且還是郡候,對他們來說那是一種大大的機緣啊!

恭賀之後,重生把木宣拉倒大廳的主位上,首先恭敬的行跪拜禮,隨後眾人都跪拜這位大宋歷史上,甚至古域有記載以來的歷史上,最年輕的一位郡候。 在接受了大宋冊封的天歸候之後,木宣就選擇留在了天歸城內,安排一切事宜,同時也得知了最新的情況。

憐古鎮方圓五百里之內現在是遍地開花,到處都是城池,而且開始大肆的招軍買馬,來進行接下來的爭鬥,就連妖族也聯合起來,佔據了以憐古鎮為中心,方圓五百里之地的半壁疆域,衝突已經開始慢慢顯現出來。

江書毅然稱王建國,不斷攻取著本來妖族與大宋的交界之地,就連呂國與息國與妖族的交界之地,也在他的攻取範圍之內,可大妖尊對此卻放置不管。

大宋當權者新老更替,陷入了短暫的混亂,好在有劉衡這位涅槃強者坐鎮,才沒有出現大亂子。

同時他們派遣了新上任的鎮天候張峰前來剿滅江書叛亂,天火郡的祝家,也參與進來,已經打的熱火朝天,正是為了牽制江書,劉衡才提議在當年遠離大宋腹地的木家人中選出一位人封侯,剛好得知木宣能夠凝聚現在天歸城的所有勢力,前葉城鎮兵葉天翔已經歸附在木宣手下,所以經過一眾商討后,定木宣為天歸候。

這個郡候之位對木宣來說來的太簡單了,不過想到責任重大,使得木宣也不得不鄭重以對,同時為了讓木宣儘可能的牽制江書,大宋還冊封了仙古鎮的百草仙為大宋的又一位鄉侯,權力不再木宣之下,使得他們互為犄角。

鑒於候位權力有限,對於木宣這位郡候,和百草仙這位鄉侯,劉衡與劉玄這位新登基的大宋王主商定,對他們不設許可權,可以隨意任命自己的下屬,建立軍隊,同時大宋還儘可能的會給他們以資源上的幫助。

這只是大宋境內發生的事情,古域的其他勢力也都已經蠢蠢欲動,準備在獸潮來臨後有一番作為,甚至一些仇恨大的勢力,已經進行了火拚。

就連大唐、莽雲、吞天人族的三大上國都有所動作。

整個古域已經陷入了暴風雨來臨的前奏,看似平靜,實則已經暗流涌動,並且是牽動整個古域所有勢力的暗流。

經過三天的休整后,木宣再次召集了天歸城內所有的化神強者,前來議事,不過木家人為卻少有人到來,就連劉蓉、木宏,都沒有出現,只有剛剛再次突破到化神境的木寒參加了進來。

一種化神強者來到被改造后,成為侯府大殿的宮殿內,紛紛見禮后,這才分兩列站立,寂靜無聲,等待木宣的發話。

三天內,木宣已經把所有人進行了大整合,再也沒有了什麼派系之分,並且已經想好了一眾官職,只等獸潮來臨的前夕,來一次封侯大典,到時候一同分封官職,並且給在場的這些人長點面子。

看著下邊二十三位化神強者,和同樣站立在下邊的重生,木宣滿意的點頭,畢竟能夠擁有如此多的化神強者,已經說明自己的勢力小有成就,加上玄煞天地內的那些人,自己手中的實力,儼然可以稱得上侯爺的稱號了,只是在頂尖強者方面不足以稱得上郡候的稱號。

不過只在憐古鎮方圓五百里範圍內活動,有這些人馬,已經足夠了,更何況後邊還有眾多的孕神強者,他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手中擁有的實力還會更強。

眾人見禮后,許久不見木宣發話,有些疑惑,大膽之人抬頭看到失神的他,忍不住搖頭。

雖然當了郡候,可畢竟還只是十幾歲的少年,猛然接受如此重擔,還是有些不適應,想今天這樣失態,如果有外人在場,那可有些說不過去了。

木寒作為他的長輩,輕咳兩聲,把他驚醒過來,隨後詢問道:「不知侯爺召集我等有何要。」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想看看大家有沒有準備好與玄煞天地內人馬交替,還有對最近周圍的動靜有什麼看法。」

下邊一陣交頭接耳的討論之聲,木宣知道這些事情他們需要時間和商討,所以並不催促,耐心的等待著。

下邊慢慢的靜了下來,從葉城而來的紫雲首先開口道:「回侯爺,關於玄煞天地的事情,我們早已準備妥當,並且這次交替,我也要親自去一趟,想看看那處奇異之地到底如何,裡面或許有可以被利用起來的資源。」

「哦?前輩真乃高見啊!利用其中的資源,這個辦法我還真沒有想過。」

紫雲一句話就讓木宣想到玄煞天地內除了妖獸之外,真的有不少藥草存在,只是他不知道具體是什麼藥草,所以也沒有過多的關注,被紫雲這麼一說,他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寶貝。

「既然如此,等明天送人前去交換的時候,你也前去便是。」

畢竟是百草仙的弟子,在木宣不惜代價的情況下,現在已經可以獨自煉製高品的靈階丹藥了,能夠去玄煞天地尋找一些特別的靈藥,對他的煉丹也有幾大的幫助。

有人帶頭,接下來很多人都表示想去玄煞天地,木宣一一答應下來,反正是相互交換,對自己的事情不會有太多影響的。

等到在沒有人開口,木寒才開口詢問道:「侯爺進行封侯大典前,是不是要去祭奠一下因此而亡的冤魂?還有那條靈礦,也不能輕易放過!」

經由木寒提醒,木宣才想到自己已經差不多把在山村和憐古鎮內冤死的數萬人給忘記,還有自己的伯父木年之死,這些人雖然都被安葬到了原來山村的位置,建造了一個萬人冢,但自始至終自己都沒有去祭奠過。

如今被木寒提醒,木宣不由得悲從中來。

還有就是那條靈礦,如果開發出來,絕對夠他們使用一段時間,只是現在除了憐古鎮方圓五百里自己還能活動,一旦出了這個範圍,自己的安慰就沒有了保障,到底該如何開發那條靈礦呢?這也是個大問題,看來自己還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

不過去祭奠那些亡魂,迫在眉睫,看來自己把這批人交換后,是給去做這些事情了。

「此事我已有打算,不知叔父還有什麼事情?」

張了張嘴,木寒想到這是他們的家務事,還是沒有說出來,準備等抽個時間再說。

可木宣開口道:「叔父有話就說,這裡都是我天歸城的高層,還有什麼不可以說的,只管說便是。」 木宣當著在場眾人的面,讓木寒說本不想說的事情,使得在場的眾人佩服木宣的魄氣,在心中對他的評價更高了。

沒辦法,木寒只好開口道:「是這樣的,因為我們這些老傢伙自從十四年前,就沒有好好修鍊過,並且修為倒退,如今都差不多要恢復一些修為了,但因為大家都急著恢復修為,手中的資源慢慢的就不夠用了,所以我想問問你能不能撥出來一些資源來。」

「什麼?你們手中的資源不夠用?這怎麼可能?你們手中的資源至少可以培養出來十位化神強者也不止啊!怎麼可能這麼快就消耗完了?」

對於木寒說他們手中的資源消耗完畢,木宣有點不相信,因為他知道木家手中的資源有多少,笨一位至少可以讓他們使用半年,甚至更多的時間,可是這才多久啊!就消耗完了?

木寒卻一臉得意的說道:「事實的確如你所說,可是你知道現在木家單是化神強者有幾位嗎?」

最近有一段時間沒有回家了,木宣還真不知道木家現在的情況,前幾天娘親與爹爹都閉關去了,對於木家的情況,木宣更是一抹黑,不過就目前他所知道的,就有爺爺木先鶴與二爺爺木四先,還有自己的娘親劉蓉,加上才突破,並且穩定了修為的木寒四位化神強者。

可是聽木寒的意思,現在的木家,還有其他的化神強者?而且還是自己想不到的?

「叔父還請如實告知,否則我是不會撥發更多的資源,畢竟現在我們是一個整體,不能厚此薄彼!」

說的大義凌然,讓其他人都是感動不已,加上木宣以前的做法的確如此,從來沒有輕視過任何人,也沒有因為辰弓他們忠心於自己而偏袒,更沒有因為木家是他的本家,把資源有所傾斜,反之在辰弓還有木家這些人身上用的資源,還沒有他們多。

也正是如此,在木宣封侯之後,徹底整合他們的勢力,沒有人反對,因為木宣的做派,讓他們認同。

腹黑王爺傾城妃 「爹爹、二叔,還有你娘親,最近就能突破至化神中期,你的幾位叔叔、伯父,都已突破,正在穩固修為,就連你爹爹,也開要突破,到時候他會成為我木家第十三位化神強者!同時你娘親和爹爹、二叔,很有可能在獸潮來臨前,再次突破,成就化神後期的修為!就連我本人,若非資源不夠,也能突破至化神中期!」

十三人!這是多麼可怕的實力?

任誰也想不到,不顯山,不漏水的木家,現在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橫,加上他們手中的一些未知底蘊,完全是這天歸城內最為強橫的勢力!

也難怪來到天歸城后,木家的人大多深居簡出,在葉天翔加入后,更是很少露面,木宣封侯之後,連主持日常事宜的劉蓉都閉關不出,原來是修鍊去了,只是他們的修為怎會提高的如此之快?就算一些天才人物,有強大的後台,和無盡的資源培養,也不能修鍊的如此之快吧?

他們不知,不代表著木宣不知道,還有就是劍元門的李家河葉天翔帶來的一些強者,因為他們知道木家的真正出身,還有當年的一些事情。

木家的眾人中,很多都是修為跌落,心境上根本不用擔心修為提高的過快,根基不穩,只要給他們足夠的資源,提高修為對他們來說很是簡單,甚至神元境他們也可以出現幾位。

想到木家現在竟然擁有如此數量的強者,木宣打心眼裡高興,可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自己也不好開口說給他們撥一些資源,但沒有資源的支撐,他們就沒辦法快速突破,更何況這些都是自己的親人,並且陪伴著自己,默默無聞的在仙古鎮內受罪多年。

李占看出來了木宣的擔心,主動開口解圍道「侯爺不用擔心我等,當初侯爺就說過,對於誰突破所需,都會全力支持,如今木家眾位突破在即,需要資源,侯爺自當支付,否則就食言了!」

「就是,侯爺,我們這些人還沒這麼小氣,更何況自從跟隨了你,就沒見到你給木家眾人支付過什麼資源,今天開口所要了,你給了就是,我們沒意見的。」

其他人都紛紛開口,說自己不會介意木宣全力支持木家眾人突破。

「既然如此,那我就多謝諸位的體諒了,不過我木宣說話算數,絕度不會因為成了侯爺就食言的,你們將來誰突破需要資源,只管開口!」

隨後在自己的納戒內尋找了許久,才拿出至少夠三十位強者突破至化神境的資源出來,交給木寒,那些資源堆積在大殿內,惹得其他人都眼紅,他們真想不出木宣一個孩子,手中怎會如此富有。

收起資源,木寒抱拳對眾人道:「我木寒代表木家再此多謝眾位的體諒了!將來有什麼困難,只管開口,只要我木寒做得到,絕不推辭!」

想到木家如今的實力,沒有人敢託大,都開口推辭不用,更何況他們知道,現在整個天歸城中的勢力都是一個勢力,那就是天歸候府,木家強橫,也代表著他們實力強橫,有什麼不好的?所以心中都沒有太多的怨言,有的話也是自己不爭氣,不能如此快的突破。

眼見沒有什麼事情了,木宣讓眾人退去,他本人帶著整裝待發的數萬人,來到千尋鼎,不待他們有所反應,就全部帶到了玄煞天地的第五層。

以前還擔心帶走了全部人馬和強者,天歸城是否安全,如今知道了木家的實力后,對天歸城的安全,木宣是一百個放心,所以沒有浪費精力,直接把所有人都帶到了玄煞天地內,不是如原本所想,先把人帶出去。

進入玄煞天地的木宣,很快就找到了也準備好回去的葉天翔他們,除了葉天翔和辰弓外,其他第一批來到玄煞天地的人藉助太極他們全部帶如千尋鼎,木宣找到紫雲,詢問是否有可以使用的藥草。

不詢問是不知道,一詢問,木宣嚇的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因為各種可以利用的藥草是在是太多了,只是這些藥草都太過殘暴,需要經過一些手段處理,不過這難不到紫雲,也就是說,整個玄煞天地,完全可以說成了他們的寶庫,源源不斷的丹藥都可以被煉製出來。 離開了玄煞天地,帶著一眾人等回到天歸城,並告知他們自己封侯的事情后,木宣出了天歸城。

帶著吳靈與重生四人,再無他人,就連梅平幾人嚷嚷著要跟來,他也沒允許,因為這次他要去的地方,要辦的事情,是自己的私事,他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不過他向梅平五人借了他們的坐騎給重生五人使用,自己仍舊讓七彩帶著,這樣速度也提高不少。

因為藉助坐騎,他們很快就出了天歸城的範圍,並且出了憐古鎮方圓五百里的範圍,走出了保護圈。

雖然只是在上空看了一眼,但木宣還是嚇了一跳,因為圍繞著憐古鎮方圓五百里,形成了一個大大的包圍圈,建立了一座座城池,或者被移山倒海的弄來一座座山脈,把憐古鎮圍的鐵桶一般。

想想中的阻攔很快就來了,但是救兵更多讓木宣想不到的是,歸雲山的歸雲子和雲歸字兩兄弟都已經被大宋封為鄉侯,來同百草仙、木宣遙相呼應,牽制江書的勢力,此次的救兵當中,他們二人也是前來,與他們一起的還有百草仙。

妖族方面不便插手,雷山他們沒有參與,但是在涅槃強者不能出手的規矩下,面對堵截自己的一干強者怡然不懼。

沒有搭理任何人,木宣直接帶著重生五人離去,去到最終的目的地,他生活了十三年的山村,如今埋葬因自己而冤死的萬人冢。

雖然對木宣的態度很是不滿,可木宣身邊一位陰森之人,散發出來的氣勢就連控元巔峰的強者都心悸萬分,加上眾所為木宣出頭之人的阻撓,所以最終還是沒有人出頭,只能看著一臉悲情的木宣帶人離去。

離開了憐古鎮方圓五百里之地,沒有了限制,木宣直接讓生出了血肉的骨天出來,一同呆在七彩身上,以便嚇唬人。

骨天是太極奪舍的那顆未知的神秘蛋本來的靈魂,因為太極生死回靈草的原因,使得那個靈魂重新得到生機,後來機緣之下得到了鬼神宗的鎮宗之寶,神屍,因此再次奪舍,後來那位絕世強者驚退大妖尊派出來的鷹寒后,不知道給了骨天什麼,使得骨天本來只是骷髏的身體上重新生出了血肉。

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如今的骨天除了靈智不高,只有七八歲的孩子外,其他的與常人無異,同時見過劉衡,並且感受過骨天現在實力的辰弓說,現在的骨天,實力堪比控元巔峰的強者,甚至一般的半步涅槃強者他也能與之糾纏。

因此木宣才敢把他弄出來嚇人,只是沒想到幫助自己的人還是那麼多。

現在木宣甚至有些迷惑,為何這麼多強者重視自己?

朗陵郡的梅家與大宋王室這些勢力重視自己,幫助自己還有情可原,可是大唐這個上國,和神秘的歲寒山莊為何也會出手相助?這其中到底因為什麼?

想不通,真是想不通。

見識了木宣身邊的實力后,那些只是呆在憐古鎮方圓五百裡外作為監視的人,都開始緊張起來,因為在木宣身上他們感覺到了壓力,如果不能及時把木宣解決掉,將來或許後患無窮!

至於那些幫助木宣的人,對木宣這麼快就能召集到如此的強者,很是震驚,同時也很期待,期待木宣能夠成長到哪一步!

在眾人不同的想法中,作為焦點的木宣,已經來到了以前山村的上空。

看著矗立在原來山村正中央,數十丈高,霸氣十足的石碑,萬人冢,三字,不由得悲從中來,潸然淚下。

吳靈四人也知道下邊是怎麼回事,看著已經成為一個巨大墳墓的山村,也忍不住痛哭起來,這裡畢竟是他們從小長大的山村,下邊埋葬的大多數人和他們無關,但他們的親人也卻是有長眠在下邊的,怎能讓他們不悲傷?

就連重生都有些悲哀,相當初他也是血石寨的二當家,如今他都快成了大宋一位郡候的親信,而血石寨的大當家李血等人,也曾經在這裡贖罪。

就是現在還能看到石碑前那古樹上吊著的骷髏架,想來就是李血他們的了。

首先落下身形,重生用靈力加持,把那些無人料理的屍體弄下來,在巨大的石碑前轟擊出來一個大坑,把上百具屍體都放在裡面,三鞠躬之後,再用土掩埋。

看著重生把曾經屠戮數萬人的李血埋葬,木宣沒有說話,畢竟人都死了,什麼債都了解了,何必苦苦計較?而且他也聽葉天翔說過,李血他們死前在這裡受盡了苦難,被吊在樹上,風吹日晒,鳥獸撕裂他們的血肉,一直半個月的時間才一一死去。

所以一切的恩怨在木宣心中都隨風而逝,吳靈四人在重生做這一切的時候,也落下身形,用手撫摸著那石碑,像是懷念,又像思念,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讓骨天留在石碑的最頂端警戒著,自己帶著七彩也落下去,梅平他們的坐騎在天空中盤旋著,也警戒著。

但木宣落地的地方距離石碑有一段距離,一步一頓,三步一跪拜,來懺悔因自己的過錯,造成的如此傷害。

他們沒有發現的是,木宣每次跪拜,環繞在萬人冢周圍的怨氣都散去不少。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一直跪拜夠了九九八十一此後,木宣才來到石碑前,十隻用靈力加持在石碑上緩緩書寫著自己心中無處發泄的壓抑。

血石斷命斷血石我悵然,數萬冤魂天地憐;萬人冢內萬人命,千里追隨千里情;慢待爾等非我願,子孫後代我照管;雄鷹展翅經磨難,欲成霸業君等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