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水木打算告訴烏圖美仁位置的時候,一聲沉重的悶響從樓外傳來。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整座望火樓開始劇烈的晃動,水木連忙張開翅膀,從樓層側邊飛了出來,看向地面。

望火樓一側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望火樓的一角整個塌陷進去,只是那個洞的直徑不大,樓體才沒整個傾倒。

樓的另一邊,剛剛抵達望火樓的烏圖美仁和順子被平頭甩飛出去。

平頭和已經變為魔熊獸的老酒已經戰在一團。

變作魔熊獸后,老酒的身軀足有三米多高,而從小生長在巨獸山谷中的蜜獾平頭,站直了身體也不過兩米多一點,堪堪和特性全開的野豬持平。

面對身前體型龐大,散發凶煞味道的人…熊類,平頭髮揮了作為蜜獾的本能——揍丫的!

同樣作為獸類的平頭很清楚,魔熊獸這種攻擊力和防禦力都遠超同級別的魔獸,弱點有多致命。

甩飛背上的順子和烏圖美仁后,平頭只是象徵性的和老酒碰了兩下,就迅速拉開距離,準備耐著性子,一點一點磨死這頭大笨熊。

平頭拖住老酒的時候,烏圖美仁和順子連忙起身,但還沒來得及告訴陸小白和冰茶巨俠小隊已經來到這裡的消息,兩人腳下就出現了一個極深的坑洞。

佳泰蹲在烏圖美仁和順子的不遠處,兩隻手掌覆在地面上,當隊長攔住那頭蜜獾的時候,他趁機使用特性又製造出一個坑洞,將那個沒什麼用處的少年和那個使用弓箭的少年困住。

十米高的深坑,烏圖美仁還沒什麼,但順子落地之後,發出了痛苦的哀嚎,腿骨骨折,肋骨扎透腹腔,露出血淋淋的骨頭。

烏圖美仁慌忙從手環中拿出治療藥劑,但還沒打開瓶蓋,就有一個拳頭大的「石塊」從上面掉了下來。

烏圖美仁慌忙中看到那個「石塊」,正是黑甲小隊幾人再熟悉不過的東西——M84震撼彈。

「卧槽。」

「轟!」

在烏圖美仁脫口而出的感嘆詞之後,巨大的爆炸聲從坑洞中傳出。

「順子,淘汰。」

「烏圖美仁,淘汰。」

聽到兩人淘汰的提示音后,水木沒有絲毫的猶豫,迅速升空,原路返回去尋找陸小白和冰茶。

巨俠小隊沒有遠程攻擊手段,從地上站起,拍掉手中泥土的佳泰和斜靠在樹上看戲的誠鑫、匯川,眼睜睜看著水木在他們面前正大光明的跑掉。

平頭本想著拖住眼前的大笨熊,然後讓那兩個人類小孩去解決其他人,結果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兩人就雙雙把家還。

緊接著又看到那個人類女娃娃從天上跑路,平頭二話不說,掉頭就跑,不做半點糾纏。

看到被自己遠遠甩在身後的大笨熊,平頭開始沾沾自喜,歸根結底還是只大笨熊,論智商是比不過它蜜獾大爺的。

但這種自信沒有持續很久,平頭在奔跑的過程中,化作一陣藍光消失了。

「冰茶,淘汰。」

「陸小白,淘汰。」

……

就在平頭馱著順子兩人抵達望火樓腳下,撞上老酒的時候,巨俠小隊的楓影已經摸到了冰茶的身後。

忙著趕路一心制定作戰計劃,完全沒有注意到有人靠近的冰茶,被楓影一刀捅穿了心臟。

一刀之後,冰茶的心臟位置,鮮血井噴,隨後楓影原地消失不見,留下一臉錯愕的陸小白一人,在荒原中吹冷風。

「別愣著了,變身啊。」

冰茶緩緩從地上爬起來,胸口滿是鮮血,但傷口已經癒合,面色蒼白瞳孔血紅。

剛剛楓影那一刀,剛好最大化的激發了冰茶的特性,這時候站起來的冰茶,看起來無比虛弱,實際上強悍到爆表。

沒有聽到淘汰的聲音,楓影重新出現在兩人面前,然後剛好看到了丟出骰子的陸小白。

三個人,六隻眼,盯著那個滾落在地上的骰子,直到印刻著三顆圓點的那面朝上后,孤身一人前來狙擊黑甲小隊最強二人組的楓影鬆了一口氣。

冰茶開始後悔讓順子先行去往望火樓,他們隊長的運氣,實在是差的可憐。

「無效面,請於五分鐘后重擲。」

久違的提示音出現在陸小白的腦海中,此刻的陸小白完全沒了剛剛和老酒嗆聲的那股豪橫勁兒,只寄希望於冰茶,能夠打贏對面這個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然後又突然出現的楓影。

骰子重新回到陸小白手上之後,楓影沒有半句廢話,倒提短刀,劈向「弱小」的陸小白。

楓影的速度完全超過了陸小白的動態視力捕捉範圍,只是看到一段段殘影,楓影手中的短刀就已經劈到了陸小白身前。

就在那把短刀距離陸小白的髮絲還有不到五公分的時候,一把一線閣的制式匕首橫空出世,擋在了陸小白和短刀之間。

冰茶的匕首在巨獸山谷就已經損壞了,現在手上這一把還是陸小白在出發之前給他的。

兩把武器在自己面前短兵相接的瞬間,陸小白腦海里只有一個念頭——還好把匕首給了冰茶。

匕首和短刀不斷在空中相碰,綻出一朵朵金色的火花。

特性全開的冰茶,瞬間爆發的速度完全超過了巨俠小隊的楓影,或許戰鬥的經驗和技巧會比特性是「暗殺」的楓影弱一線,但靠著不要命的打法,在一時之間也成功壓制住了楓影。

可是當順子和烏圖美仁的淘汰提示音出現在腦海中的一剎那,冰茶的心神有了短暫的失神,而就是這不到半秒鐘的失神,讓楓影抓住了機會,一刀斬在冰茶的喉嚨上。

冰茶躲閃不及,楓影手中的短刀切進了冰茶喉嚨一指的距離。

刀口沒有絲毫的血跡,喉嚨卻被無情的斬斷,鮮血噴涌,冰茶說不出半句話,身體後仰,化作一道藍光消失了。

冰茶被淘汰之後,楓影轉身朝向陸小白,短刀拋出,身影消失在原地。

隨後楓影出現在陸小白身後,伸手接住剛剛拋出的短刀,握刀的手向前伸出,一扯,一拉,輕而易舉的切開了陸小白的喉嚨。

從開戰那一秒開始計算,不過一分鐘的時間,相比於三天之前,可以說是實力大增的黑甲小隊,就只剩下了戰鬥力中庸的水木一人。

水木懸停在空中,遙遙看著荒漠中緩緩和刀入鞘的楓影,又扭過頭看著彷彿郊遊一般,不急不緩朝著楓影所在位置前進的老酒四人。

水木怎麼也想不明白,巨俠小隊的人,怎麼會這麼快就抵達望火樓,楓影又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越過望火樓,直接去到陸小白和冰茶兩人面前。

沒有給水木太多的思考時間,誠鑫從手環中掏出一把火箭筒扛在肩上,校準之後,輕輕扣動扳機,導彈從炮筒中射出,精準無誤的打在已經無心戰鬥的水木身上。

「水木,淘汰。」 「禁奧義,飛影殺繚亂!」趙婧,大喝一聲,他身邊的那些分身都是一個個向前竄出,他們,也是各自揮舞著自己手中的黑色長刀,不斷的向著楚衛東,發動着致命攻擊。

這樣的攻擊讓楚衛東,不斷地趨於劣勢,他也只能防禦,根本無法做到反擊,因為他知道自己反擊也沒有用處,因為,攻擊他的只是一些暗影化成的分身,而本體趙婧,還在遠處看着自己被群毆的景象。

「該死的他竟然會了暗影分身術!」楚衛東,一邊防禦,一邊臭罵,「雖然說我也會分身術,但是我可無法分出這麼多的來,要知道每一個分身都會消耗一病本體的能量,他們的戰鬥力也並不如本體強,因為這叫分身就是把本體分開的一種技巧。」

「但是我住過這樣被動挨打的話,也不是什麼事。」楚衛東,心中緩緩的盤算了一下,然後說道,「不行,我還真得就這樣耗下去,我突然想起來,他可是使用的秘法,一旦他的秘法時時間一到,她將立馬進入虛弱期,那個時候我答應他,那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現在如果能扛下來,我還是扛一扛。」

「不過就讓我這樣被動挨打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想讓我被動挨打,根本沒門!」楚衛東,咬了咬牙,然後再那些分身攻擊的間隙也是雙手結印。

「奧義,分身!」

楚衛東,的手印結好以後,在他的身邊也是出現了兩個他的分身,他的兩個分身不斷的揮動着武器,幫助自己進行防禦。

「這個女孩兒也太變態了,他現在這樣的級別竟然是可以分出十幾個分身,但是你們看,楚衛東也僅僅是能分出兩個分身而已。」主席台這蘇長老摸著自己的鬍子,不由得笑了起來,然後看向其他的長老們。

「這個女孩未來也是我們劫影星庭的一顆新星啊!」另一位長老也是非常欣慰,說道,「今年我們招了不少優秀的新人,說不定明年或者後年我們的成績將回歸到之前的前列。」

「嗯,這一屆我非常看好那個峰揚,他的天賦是三個s,按照宗主的理論來講,它是非常有可能登峰造的孩子,以後我們的宗門說不定還真的需要他。」蘇長老說,「這個趙婧也非常強悍,而且他的身份也比較特殊,他的叔叔,可是趙家的家主也就是被稱為巫王的那位。」

「她的先天條件也是很好的,有這樣一個強大的叔叔來指導他而且她還出身於巫師的家族這樣的先看優勢是我們其他的學生比不了的。」另外一位長老說道,「有時候說起來吧,真的很羨慕這些從大家族出來的人,我們這些人來自小家族,廢了那麼多年的時間,最後才混到和人家的起步一樣,唉,真的是……」

「你也不要妄自菲薄,我們通過自己的努力也得到了不錯的成就,這也是我們應該得的,至於先干條件,這種東西我們無力去干涉,所以也不要多想了。」蘇長老白了,擺手說道,「而且我還要和你說這個趙婧的身份不僅僅是趙家家主的侄女這麼簡單。」

哪位感慨萬分的長老抬起頭,十分疑惑的看着蘇長老。

「趙家家主的侄女,這個身份就已經夠變態了好不好?那還有什麼更變態的呢?」這位長老疑惑的問。

「她現在可是宗主的口盟弟子。」蘇長老笑着說道,「雖然現在還沒有正式拜師,但是也是可以告訴其他人,自己是宗主弟子了,等什麼時候他通過了綜主峰的試煉,那個時候就可以真正的成為宗主的親傳弟子那個時候他可就是宗門的接班人了。」

「我的天,他竟然還是宗主的弟子,這點我可真是沒有想到啊!。」那位長老嘆了口氣,說道,「不過你確實說錯了一句話,趙婧不會是宗門的接班人,因為宗門的接班人已經有了。」

這位長老的話,讓蘇長老也是驚訝了一下,這蘇長老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長老,十分的疑惑。

「你還不知道吧?其實宗主已經收了一個大弟子了。」這位長老說道,「蘇長老,您這回消息可沒我靈通,看來之前那場大戰你是不太清楚。」

「你是說去年六月的那場反叛?」蘇長老問,「到時候我不在學院,我在外面出差,我只是聽說了這件事,但是具體的情況我不是特別清楚,怎麼在這裏邊宗族還收了個徒弟?」

「不是在這裏面收的,是之前就有了,只不過這個徒弟,啊不,應該是叫少宗主了,他早就拜師了,只不過宗主一直沒有和我們說,而且這位少宗主也是十分低調,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身份,他也僅僅是在那場叛亂中以黑衣衛的身份出現。」另外一位長老說道,「我們這些人沒有資格參加那場大戰,但是據說個中原各個強大家族的家主都來了,像奚家家主,趙家家主,還有夜公子,甚至是南極領主張宇暄都是來到了這裏。據說就連蕭瑾,都是在雲嵐山布兵,隨時準備出動呢。」

「這場戰爭竟然這麼慘烈嗎?看來我還是錯過了很多東西,但是你見到宗主的那大徒弟了么?」蘇長老問道。

「沒有,這也是我聽說的這些還是院長告訴我的,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更不知道這位少宗主是誰了。」那位長老說道。

「唉,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蘇長老嘆口氣,感嘆了一聲說道,「那這位少宗主他的天賦和實力一定更加的強大,不然也不會被宗主這樣看上的。」

「沒錯,我已經聽說了,這位少宗主的實力天賦都是異於常人,而且他並不是什麼大家族出來的人?據說是在西北洲蠻荒的地方找到的這個孩子。」

兩個長老正說着,突然間聽到擂台上出現了一陣尖叫的聲音,那尖叫的聲音發生之後,兩個長老都是暫停,有自己的談話,靠看向擂台。

只見擂台上,趙婧,煽動着自己身後的八隻翅膀,在天空而立,而楚衛東,確實躺在了地上,趴的身邊出現一灘鮮血。

「這是怎麼回事?」蘇長老站起來問。

「快快快,趕緊叫醫師!」這個時候在擂台上當裁判的張長老說道。

聽到張長老的命令,便是有,醫師抬着擔架向內台中走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錯過了什麼?」送長老也是從主席台上跳過下去,然後走到張張老的身邊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剛才沒有看清。」

「楚衛東沒有扛住趙婧的攻擊被刀刺穿了胸膛然後從天空中墜落了下來,就是這樣子。」張長老,說道,「沒想到這小妮子攻擊力這麼強,竟然是把比高自己一個級別的人,給硬生生的打成了重傷。」

就在擂台上,緊張的時候,觀眾席上也是一片嘩然,最開始沒有人認為趙婧,能勝過楚衛東,而且絕大多數的人都覺得,趙婧,會被楚衛東,摧枯拉朽一般的打敗。

這些醫師們把楚衛東,從擂台上抬走,然後張長老直接是宣佈趙婧,獲得了這場的勝利,趙婧,也是,就這樣,進入了前20名。

就在章長老宣佈成績的那一刻,裝個觀眾席上熱烈的掌聲,還有歡呼聲。

趙婧,也是在一陣興奮之後緩緩的走了擂台來到峰揚,他們這邊。

但是這個時候,趙婧使用的秘法時間也已經到了,他的身體開始虛弱了起來,然後撲倒在峰揚的身上。

「嘿嘿,我就說我能贏吧,還不相信。」趙婧,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後昏睡了過去。

當趙婧,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的房間中只坐着一個人,這個人正是峰揚。

「你終於醒了。」峰揚小心翼翼的說道,然後端了,一杯水,放在了他的床頭。

「謝謝。」趙婧,把水拿過來喝了一口,然後又放下,說道,「我睡了多長時間?」

「你下午吧,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峰揚,嘆著口氣說道,「我害怕你遭到秘術壞事,也得躺着三四天了,但是沒想到你醒來這麼快,真是太好了。」

「哈哈,我的體質很好的。」趙婧,十分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可能你也聽到這個秘術是禁術,蘇安說他效果是不是強大?但是對人的反噬也非常大。」

「我之前也見過這樣的秘術,所以說比較有了解。」峰揚道,「好了,既然你醒了的話,我也就放心了,先回去了,明天我還有比賽我還得回去準備一下,明天就是衝擊前十名的比賽如果明天有我,我就可以參加最後的大賽了。」

「好,加油,我會去看你比賽的。」趙婧,點了點頭,說道。

峰揚從趙婧的房間出來,便是回到了自己的寢室,今天看了比賽,已經是將前25名角逐了出來,看了比賽十分關鍵,只要能勝利,那就穩穩的晉級了。 車裏有小嬰兒,趙嘉天開車求穩不求快,明明綠燈還有五秒,他偏偏穩穩的停下來老老實實等即將到來的紅燈,這做法讓跟在後面的車選擇變道超車……然後他隱約聽到了髒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