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這時候,有警察過來,將保密協議遞給了他們。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當兩個人簽完協議之後,劉寧這才繼續開口:「好了,給我們安排大巴已經到了,咱們快點上車吧。原本早就要到家了,現在不知道我爸媽擔心成什麼樣子呢。」

「怕什麼,你這麼個大活人,還擔心你丟了不成。」盧青青回答道。

「恐怕不是擔心我,而是擔心你這麼個寶貝兒媳婦。」劉寧的話,讓盧青青嗔怪的看了他一眼。

「好了,走吧,晚上和張叔叔家吃飯,你實習的事情,還多虧了他呢。」

年輕人,剛剛經歷的驚險之後,卻在瞬間又拋到了腦後。劉寧握著盧青青的手坐到了大巴上,絮絮叨叨的說著兩人未來的安排。

聽著聽著,盧青青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笑容。

劉寧的家,雖然不是巨富,但是在林桂市下面的縣城中,也是有著一個不小的工廠。廠子發展良好,家中衣食無憂。

而劉寧,雖然不是臨海大學的學生,但是他的學校,臨城工學院,也並不比臨海大學要差多少。

更重要的是,劉寧身為富二代,卻完全沒有任何驕橫的脾氣,對自己百依百順,而劉父劉母,對於自己兒子能夠找到一個臨海大學大學生的女朋友這件事情,自然也是十分的滿意。

未來,盧青青的日子,總不會難過。

想到這些,盧青青的臉上,帶著一絲釋然,將自己的頭,輕輕的靠在了劉寧的肩上。

這是自己選擇的路,雖然自己錯過了最好的,但是大可不比懊惱,自己,總要抓住現在才是。

想到蘇嵐離開時候的堅決,盧青青心中隱隱一痛。

不過,很快,盧青青又無奈一笑,終究是自己先做錯了,原本就不應該再奢望著什麼。

從此,大家各自天涯,希望以後的日子裡,各自安好。

這樣,也就罷了。

而五分鐘之後,行駛著的白色商務車裡面,蘇嵐突然一拍自己的腦袋:「糟糕,忘了和盧青青他們說聲再見了。」

聽到蘇嵐的話,陶小萌翻了個白眼:「你覺得,自己還要和他們說再見嗎?」

「就是啊老四。」商務車前座上,付義回過頭來,露出一臉的壞笑:「你現在都有小萌了,怎麼,還對西瓜妹念念不忘嗎?」

聽到付義的話,蘇嵐還沒有回應,車廂里就響起了一聲尖叫。

「付義。」陶小萌的臉羞的通紅:「我只不過是不滿那個盧青青之前這麼對待蘇嵐,所以要給他出口氣而已。」

說道這裡,陶小萌呼吸一聲,彷彿在肯定自己的話一樣說道:「對,就是這樣。沒有其他的意思。」

「呵呵,你要是這麼說的話。我估計咱們的蘇隊長要傷心嘍。」

付義呵呵一笑,他說出的話,卻讓陶小萌又偷偷的看了蘇嵐一眼。

自己的話,不會讓蘇嵐感覺到受打擊吧?

「哦,原來是這樣。」蘇嵐這時候,從兩人的話中,聽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小萌,謝謝你啊。」

「不過。」蘇嵐的這個不過,讓陶小萌的心頓時又提了起來。

難道他是要怪我多事么?

好在,後面的話,讓陶小萌放下了心。

「不過。」蘇嵐搖著頭:「我不知道老二他們是怎麼和你說的,不過,他們真的是誤會了,因為自始至終,我對盧青青就沒有什麼感覺的。」

「真的?」陶小萌聽到蘇嵐的話之後,立刻反問了一句。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聽蘇嵐這麼說,陶小萌覺得自己的心情就變好了,呼吸間,好像周圍的空氣都變得清新了起來。

「是啊。」蘇嵐撓了撓頭:「雖然不知道盧青青怎麼想的,但是我很清楚,我和她永遠都是兩條路的人,她太過於理性了,評判任何事物,都是不帶著任何感情的。在感情這個問題上,她也要首先理性的思考之後,才會做出行動,這樣的人,和我永遠都不可能的。」

「沒想到,你看得還很透徹。」陶小萌驚訝的看了蘇嵐一眼。

然後,她回過頭去,看著付義沒好氣的說道:「知道了吧,你以為誰都是和你一樣的心思。還有,你們給盧青青起的那叫什麼外號,西瓜妹,切,一群荷爾蒙旺盛的傢伙。」

被陶小萌的一頓沒好氣的訓斥弄的沒脾氣的付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看著蘇嵐,示意自己這是遭了無妄之災。

不過,蘇嵐這時候,心思又放到了任務上面,對於付義的表情,自然是沒有見到。

而陶小萌,這時候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竟是痴痴的笑了。 「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機會來了,可要轉進抓住哦。」

付義的話,讓蘇嵐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現在,是在高速路的某個收費站中,其他人需要上廁所的去了廁所,而蘇嵐和付義,正在收費站的超市中買些飲料,準備在路上喝。

就在這時候,付義沒頭沒腦的,和蘇嵐說出了這樣的話。

「你說的是什麼?」蘇嵐眨著迷茫的眼睛,疑惑的問道。

「小萌嘍,還能是什麼。」付義一邊將一瓶水拿在了手中一邊說道:「根據我多年的經驗判斷,陶小萌絕對是喜歡你,不過,能不能抓住這樣的機會,就看你的了。」

「你多年的經驗?」蘇嵐似笑非笑的看著付義:「如果我沒想錯的話,你到現在,也是一個女朋友都沒有談過的吧。」

「這個時候,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互相傷害的好。」聽到蘇嵐的話,付義臉色一黑:「你忘了,我以前是做什麼的了?」

說道這裡,付義清了清嗓子:「月上柳梢頭,我在這等候。我是付醫生,你們的心理排解小助手…」

「哦~~~」蘇嵐一下子明白了過來。

如果不是付義提醒,蘇嵐都要忘記了,付義之前在學校的時候,曾經以心理學醫生的身份,運營過一個微信號。

這個微信號,自然就像是付義所說的那樣,幫助女性解決心理問題的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付義的心理學功夫不到家,那些有心理問題的女性找到付義之後,非但沒解決的了心理問題,相反,她們之中的大多數,都提出了要和付義見面解決生理問題的要求。

當然,身為道家傳人,在能夠引動天地靈氣之前,都要被迫保持童陽之身的付義,只能是義正言辭的拒絕掉了。

不過,付義要說的是這樣的經驗的話。

「你這樣的經驗,完全不靠譜行不行?」蘇嵐一臉鄙視的丟下這句話之後,便自顧自的拿著飲料去付賬了。

面對蘇嵐的回應,付義非但沒有著急去找他辯解,反而看著他的背影笑了:「呵呵,一個一個的,都在揣著明白裝糊塗。我看看你們要到什麼時候才能戳破這層窗戶紙。」

想到這裡,付義反而不著急了。

有些事情,總要火候到了,才是真的能行。

而另一邊,去結賬的蘇嵐,心中卻有些茫然了。

如果說,之前他不明白陶小萌的心裡是怎麼想的,但是今天,在陶小萌的手挽上他胳膊的那一刻,蘇嵐又怎麼會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對於這樣的事情,蘇嵐有些出乎意料。

然後,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雖然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但是蘇嵐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心亂如麻。

盧青青對他有好感的時候,他可以保持淡定,而現在,面對陶小萌,蘇嵐忽然發現,自己心慌的一逼。

回到車裡,蘇嵐拿出一瓶飲料,遞給了陶小萌。

而回應他的,則是陶小萌甜甜的一笑。

隨後,兩人眼神對視的一剎那,又都猛地將視線轉向了別處。

臉紅,這是他們兩個共同的反應。

他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喂,老二,你在看什麼呢,不上車?」商務車外面,胡烈看到一臉詭異笑容的付義站在商務車外,靜靜的看著車子的方向,不由得出聲問道。

「哦,我在看八點檔的狗血電視劇。」聽到胡烈的話,付義頭也不回的回答。

「什麼?」胡烈看了看車子的方向,由於是隱私玻璃的緣故,胡烈看不清車子里發生了什麼:「我什麼也看不到啊。」

「我也看不到。」付義回答:「不過,你可以想象,現在,你面前的那輛車裡,慢慢的都是酸酸的味道。」

「什麼意思?」胡烈搖了搖頭,接著向車子里走去。

過了一會兒,當付義走進車子里的時候,發現坐在駕駛室上的胡烈一臉的木然:「老二,我知道你說的什麼意思了。」

「嗯,明白了就好。」 八零福寶小神醫 付義笑了笑,然後拿出了一包花生,這是之前他在超市裡面買的:「來點不?」

「不用了。」胡烈搖了搖頭:「我已經被餵飽了。」

「給我點。」胡烈不要,鄭青松卻在後面伸出了手來:「我要吃一些,否則胃酸太多,怕受不了。」

他們三個人說話,雖然壓低了聲音,但是自然瞞不過蘇嵐與陶小萌的耳朵。

頓時,陶小萌的臉,瞬間就紅透了,甚至於,蘇嵐發現,她的耳朵,都帶上了粉紅色。

「咳咳。」蘇嵐輕咳兩聲,拿出了身為隊長的威嚴:「你們在說什麼呢,還不快點開車,任務緊急,抓緊時間。」

胡烈和付義、鄭青松三個人對視一眼,同時聳了聳肩,然後,胡烈發動了車子,繼續向前駛去。

這時候,還是不要去招惹蘇嵐的為好,否則,不知道惱羞成怒之後,這傢伙要怎麼給自己穿小鞋呢。

車子行駛著,很快就要下高速了,而下了高速之後,不久就可以到達自己的目的地。

一個位於隋國國境線不遠處的治安局駐點。

那裡,有他們下一步任務的行動計劃。

而此時,就在國境線的另一側,安南一個人跡罕至的山谷裡面,一陣憤怒的吼聲正在裡面傳來。

「啊~~·放我出去~~~」

聲音無比的憤怒,同時,又無比的痛苦,很顯然,此時喊話的人,正在遭受著巨大的折磨。

只是,這喊聲,卻不會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這個地方,已經是安南最偏僻的鄉村了。

而這個山谷,則是本地人都不會來的地方。因為據傳說,這個山谷里住著恐怖的魔鬼。

安南人,對於這些古老的傳說,還是十分相信的。

更何況,這麼多年來,當地人有意識的躲避著這個山谷,因此,裡面林木茂盛,早就已經沒有了道路。

所以,更是沒有人會前來了。

不過,這個吼聲,卻是得到了回應。

「呵呵,抱歉,這個要求,我現在不能答應你,畢竟,除了你之外,我很難找到人,能夠讓他奪舍了。」 聽到這個聲音,那發出怒吼的身影掙扎的更加厲害了。

只是,不管他怎麼掙扎,一道道綠色的光芒,始終將他的身影牢牢的控制在原地兩米見方的範圍內,無法突破出來。

而這時候,此人的身影,已經變得十分虛弱,不斷地搖晃著。

見到這樣的情形,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綠光圍繞的牢籠外面,在斑駁的樹影下,靜靜的看著這裡。

而見到此人出現,綠圈中,原本不斷搖晃的人影,像是突然來了精神一樣,劇烈的撞擊著周圍的光幕。

只是,最終,精疲力盡的人,終究還是倒在了地上。

看著外面的人影,他發出了最後的吼聲:「福宜祿,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說完這句話之後,人影掙扎了幾下,最終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福宜祿,也就是從臨海市離開之後,一直在治安局的搜索中失蹤至今的老福,呵呵笑著:「做鬼,抱歉了,吳忠澤,恐怕你是忘了,你福爺爺的做什麼的。我就是玩鬼的行家,哪能怕得了你?」

說完這句話,老福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來一個翠綠的小葫蘆,葫蘆嬌艷欲滴,看起來,像是翡翠製成一般。

而不出意料的,葫蘆的封口處,同樣有著一枚符籙,老福小心翼翼的,將這枚帶著絲絲血色的符籙輕輕的揭了下來,然後將葫蘆,整個的扔進了綠圈之中。

原本吳忠澤無論如何都不能突破的光圈,此時卻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葫蘆,直接就廢了進去,靜靜的躺在了地上。

「去吧。」老福呵呵一笑。

伴隨著這句話,一陣黑色的煙霧,輕輕的從裡面飄了出來,很快,就形成了一個旋轉的漩渦。

隨後,漩渦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直接向著地上吳忠澤的身體涌去,轉瞬之間,就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身體裡面。

看著地上,吳忠澤已經沒有了任何氣息的身體,慢慢的湧現出了血色,同時,他的胸膛也開始微微起伏,老福盤腿坐在地上,仍舊是那副樂呵呵的樣子。

「呵呵,不枉我將宗門留下來的最後一個聚魂陣給用上了。如果不是這樣,還真的不知道怎麼修復這丟失的魂魄。」

這時候,一陣輕風吹了起來,四周,似乎響起了嗚咽的哭聲。

老福頭也不抬,悉悉索索的從自己的懷裡拿出了一包煙,輕輕的抖了抖,抖出了一根香煙之後,放在鼻子前貪婪的嗅了嗅,然後這才小心翼翼的將煙叼在了口中。

」哎,虧大了,為了這個小子,半年多沒有出去,煙,可是抽一根少一根嘍。「

說著,伴隨著幾聲咔咔的響聲,燃燒的火苗,點燃了煙草,一陣煙霧吐出之後,老福愜意的閉上了眼睛。

然後,他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著某人說話。

」吳忠澤,你也不要怪我,所謂物競天擇,你以為黑衣人裡面不是如此么。要怪,就怪你和我搭檔,而偏偏,我又得到了這樣的一個魂魄。你知道么,它對我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有了他,我就有了一個超天級的傀儡。而你么,我知道你在想些什麼,但是沒用的,組織是不會為了這樣一個事情來懲罰我的。畢竟,我的實力提升了,而你,則已經成為他們默認的代價了。「

隨著老福的話音落下,四周的風,猛地強烈了起來,吹動著樹葉嘩嘩做響。像是在質問,又像是在威脅。

見到這樣的情況,老福冷冷一笑,然後站了起來,看著空無一人的樹林,冷冰冰的說道:「我給你解釋幾句,是看的起你,不要以為你道爺我就怕了你。要知道,只要我一張符籙下去,當時就打得你魂飛魄散。」

說完這句話,四周的風,頓時小了一些。

「這就對了。」老福聲音柔和了下去,盤著腿慢慢的坐了下來:「其實,你也不是沒有辦法的,你我心知肚明,只要你狠下心去自殺,道爺我自然就沒有了什麼辦法,但是你不敢。你知道,自殺是要魂飛魄散的。而你現在,還能留有一線希望,轉為魂修吧,說不定到時候,有朝一日,你能比我早登仙道呢。」

四周清風吹拂,沙沙的響著。

「我知道你什麼意思。這聚魂陣,我就留給你了。原本,想要聚魂陣保住亡者肉身,也只能使用這一次,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安心修鍊吧。我之前給你的功法,原本就是給魂修用的。話說起來,我老福也對你不薄了。如果有朝一日,你能離開這裡,那麼盡可找我來報仇。」

老福說完這句話之後,周圍猛地狂風大作,隨後,一切又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