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橙子橙子橙子橙子橙子

夜風嗚咽,將這句話卷上了天空,隱約在整個垃圾場里回蕩、撞擊,本來還在議論紛紛的幾個人女人在這聲叫喊后陡然停了下來,大家都像是定格了一般。幾秒種后,幾個人就那樣在夜風中僵立、對峙,六個女人,形態各異……

藍梓退後了一步,望著她們,連脊背都開始湧出了涼意…… 二更送上,求訂閱,求月票,大家多多支持啊。)

雖然于飛身上沒有絲毫氣息波動,但還是瞞不過有心人,昔日那些故人全都在暗中密切注意。

金少成比較坦然,第一個主動現身。

「于飛,好久不見,你看樣子變化很大啊。」

于飛微笑道:「人都會變得,你不也變多了。」

「今日你來,所謂何意?」

「沒什麼,就是來看看你們。我打算離開了,臨走前想再看一看以往的故人,下一次不知道是否還有機會再見了。」

于飛掃了一眼山上,這話說的很大聲,傳遍了山上的每一個角落。

鐵拳大師從林中飛出,微黑的臉上露出一絲複雜之色。

「于飛,你有把握闖過獸王那一關,離開這座島嶼?」

「大師別來無恙啊,聽說一木落在了大夏太皇界手中,大師想過去救他嗎?」

鐵拳大師苦笑道:「貧僧有心無力,只能求佛主保佑他。」

于飛輕聲道:「從目前的形勢而言,一木落在他們手裡也不一定就是壞事,說不定可以跟著大夏太皇界的修士離開這裡。」

鐵拳微微頷首,他除了自我安慰外,還能說什麼呢?

「于飛,我們合作,一起離開如何?」

蛇妖青鱗一閃而現,出現在於飛的視線里。

世上沒有永遠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蛇妖青鱗以往一直針對小和尚,也是為了進一步探索葬龍絕地的秘密。

如今,捉拿小和尚已經不現實,同於飛合作才是最佳的選擇。

「人妖殊途,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小和尚替于飛一口回絕。他可一點也不喜歡這頭蛇精。

這時候,西門玉帶著萬金寶出現,站在百米之外,遠遠看著于飛。

看著萬金寶,于飛臉上掛著微笑。

「雲城五大公子就有三位進入葬龍絕地,如今卻僅剩下你一人。」

萬金寶撇嘴道:「他們豈能與我比。」

于飛道:「那得由我決定,我如果殺了你,你跟他們也沒什麼區別。」

萬金寶怒道:「于飛,你不要太囂張。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可不怕你。」

西門玉岔開話題道:「于飛,你今天來這,只怕不是為了跟我們敘舊,而是沖著徐天陽與紀斐來的吧。」

「他們也是故人之一。我豈能厚此薄彼?」

萬金寶譏諷道:「有本事你就把他們殺了,我就說你厲害,否則別在這裡冒大氣。」

于飛笑道:「我就算要殺他們倆,也不一定選在這時候,留著他們在這島上陪著你們,那不是很好嗎?」

西門玉挑眉道:「你以為我會怕他們嗎?」

「至少你們怕我,這一點不會假。」

環顧四周。于飛器宇軒昂,無形中流露出一股讓人驚悚的霸氣。

萬金寶不服,罵道:「我怕你個毛,你能咬我啊?」

于飛嘴角微揚。也不見他出招,整個人瞬間就出現在了萬金寶跟前,詭異得猶如夜色下的幽靈。

萬金寶心神一跳,下意識的揮拳攻擊。打算先下手為強。

于飛揮手一彈,指尖撞在萬金寶的拳頭上。一股震天巨響撼動山河,爆發出恐怖的聲響,直接把萬金寶擊飛,一連撞斷十多根大樹,身軀被轟入堅硬的岩石之內,鮮血灑了一地。

西門玉眼皮亂跳,心神繃緊,回頭朝著萬金寶看去。

百米之外,萬金寶在一面石崖上留下了一個人形窟窿,刺目的鮮血染紅了整面石壁。

西門玉又驚又怒,迅速來到石崖前,一掌震碎了石崖,露出了萬金寶的身體。

修鍊混元一氣功的萬金寶擁有極其可怕的防禦力,就算是八重天境界的修士遇到他都感到頭痛,因為他幾乎打不死。

然而此刻的萬金寶,那慘狀把所有人都嚇傻了。

全身衣物盡毀,肌膚寸寸裂開,骨頭一根根斷裂,整個人就像是一尊玻璃人,正在四分五裂,土崩瓦解。

那是一種很可怕的景象,號稱防禦力最強的混元一氣功,竟然被于飛隨意揮手,屈指一彈就擊碎。

萬金寶眼神黯淡的看著于飛,眼底流露出太多的難以置信與恨意。

「你所依仗的混元一氣功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神奇,它也有承受範圍,並不能保你不死。」

于飛的聲音很平靜,隨著這番話的散去,萬金寶的身體也開始破碎,如玻璃灑了一地,那景象把所有人都驚呆了。

即便是變異融合體的金少成,這時候臉上也露出了緊張與慌亂之情。

靈峰之上,秘密關注這一切的徐天陽、紀斐更是心神駭然,全都被于飛的實力驚呆了。

這就是于飛的肉身不朽,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絕對的恐怖凌厲。

原本,徐天陽和紀斐還打算下山見一見於飛,可看到這一幕後,兩人迅速做出了相同的選擇,轉身逃跑了。

于飛抬頭看了一眼山峰,大笑道:「故人來訪,你們卻避而不見,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

徐天陽一言不發,紀斐卻在心頭暗罵:「可惡的傢伙,你當我白痴啊,見你個毛,老子逃。」

金少成看著于飛,提醒道:「第五區域就這樣大,現在追去還來得及。」

于飛搖頭道:「我今天來不是為了殺人,萬金寶若不是招惹我,他也不會死。」

心念轉動間,于飛放出了翼青雲與羅娜,一左一右牽著兩位美女的小手,帶著小和尚飄然而去。

翼青雲看著于飛,感覺不到他身上的任何波動氣息,心中不免驚奇。

「怎麼回事,你好像變多了?」

于飛笑道:「肉身不朽,返璞歸真。」

羅娜道:「看上去就像是普通人。但氣質很迷人,身上還有一種誘人的香氣。」

「這樣不更好嗎?」

于飛笑得很隨意,牽著兩女朝大夏太皇界所在的靈峰飛去。

途中,弗蘭德現身攔住了于飛的去路。

「于飛,上一次你是如何闖過獸王那一關,安然離去?」

上島幾個月,佛蘭德當初的傲氣已經被磨平,臉上少了昔日的自負之情。

「那一關只能硬闖,沒有取巧的辦法。但卻有技巧。」

「什麼技巧?」

于飛笑道:「告訴你,那就不叫技巧了。卡迪蘭羅呢,他沒有與你聯手嗎?」

佛蘭德哼道:「他和我觀念不同,信仰不同,沒有打起來已經不錯了。」

羅娜笑道:「這島上其實風景也不錯。多住一段時間就習慣了。」

「你這是在諷刺我?」

翼青雲冷笑道:「她這是在安慰你,既來之,則安之。」

佛蘭德大怒,咆哮道:「馬上給我道歉,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羅娜笑道:「不客氣?你能奈我何?」

如今的羅娜,已經步入了七重天境界,這與她天生擁有的精神異能有很大關係。

弗蘭德雖然不弱。但遇上異能、法訣雙修的羅娜,絕對是沒有什麼勝算的。

「我今天不想殺人,你走吧。」

于飛淡然一笑,拉著兩女飛身走了。根本不予理會。

小和尚瞪了這個西方洋鬼子幾眼,沖他撇撇嘴,做了個鬼臉。

弗蘭德很惱怒,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于飛是唯一闖過第五關的人。真的撕破臉皮對弗蘭德也沒有好處,所以他忍了。

來到大夏太皇界所在的山谷外。于飛毫不掩飾自己的身影,靜靜的看著那個世界的高手,讓人搞不懂他為什麼要來這裡。

「于飛,你膽子不小啊,竟然跑到這裡來?」

陸放穿過防禦陣法,帶領五位八重天境界的高手來到了于飛跟前,語氣頗為狂妄。

「我這人一向膽子很大,聽說你們九次闖關都失敗了,所以特意前來瞧一瞧。」

陸放皮笑肉不笑的道:「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

餘光掃過翼青雲與羅娜,陸放眼底閃過淫邪之色。

重生漁家女 「你這是在請我留下嗎?」

于飛笑容迷人,透著一股高傲。

陸放哼道:「是請你留下,不過是綁著你的手讓你留下。你小子要是識趣,就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受皮肉之苦。」

于飛並不生氣,淡然道:「我如果留在這做客,你覺得宋玄天都界與武周玄聖界會答應嗎?到時候他們聯手前來,說不定大夏太皇界派出的高手就從此銷聲匿跡了。」

陸放一驚,這個問題他還真的沒有想過。

于飛是唯一闖過第五防線之人,在目前這種環境下,具有舉足輕重的意義。

如果大夏太皇界留下於飛,就有希望離開千峰島,這是宋玄天都界與武周玄聖界是絕不會答應的。

那種情況下,為了爭奪于飛,兩個小世界很可能聯手先把大夏太皇界給滅了。

「危言聳聽,你以為我是嚇大的?」

陸放心中雖然擔心,嘴上卻並不認輸。

「那就請我們進去坐坐啊。」

于飛笑得很邪魅,以進為退讓陸放有些意外,心中反而狐疑起來,認為于飛肯定有什麼陰謀。

「你又什麼陰謀,快說!」

陸放冷喝道,眼神閃爍不定。

「沒什麼,我就是想見一見唐天壁,許久不見,想來他的修為應該已經追上你。而你還活著,這讓我很驚奇。」 風聲嗚咽,在垃圾場里捲起微帶涼意的詭異氣氛,藍梓望著眼前的六個女人,開始下意識的後退。

原本大家的關係雖然也稱不上特別熟絡,但實在也沒有陌生到如何如何的程度,大家的家庭環境雖然都不好,但垃圾場里並沒有什麼多的競爭,藍梓是個孩子,其他人平日里對他也算得上照顧。唐阿姨為人算是最熱心的,以前跟奶奶也算熟悉,那鄧阿姨雖然脾氣有點暴躁,但為人坦率,沒什麼壞心,小個子的秦阿姨不怎麼說話,據說在家裡常常被老公打,逆來順受的脾氣,還有其他的三人,之前也都有接觸、聊天,還開過玩笑,然而直到此刻,藍梓才發現,真的是不認識她們了。

鄧阿姨那句話的尾音還在風中顫動,幾個女人的目光先是微微有些慌亂,彼此之間的目光晃動著,隨後,便都朝藍梓這邊望了過來,藍梓心中雖然害怕,但他本身就是吃軟不吃硬的性格,這時候確定眼前的幾個人怕是都出問題了,退了幾步,已經到了房屋邊,轉身便去拔一根已經生鏽廢棄的水管,鏘鏘鏘的拔了好幾下,隨後伸腿在牆上用力一踢順勢一拔,才終於將那根生了銹的鐵管拔在了手裡,心下微定。

眼見著幾個女人開始朝他走過來,他吞了一口口水,也沿著牆角朝後方退去:「那橙子到底是什麼東西?」這聲音突兀地在垃圾場里響起來。

夜風輕響,沒有回答。

「我已經扔掉了!」

垃圾場的一側圍著高高的鐵柵欄,柱子上方是大功率的燈泡,手持鐵棒的少年沿著房屋與鐵柵欄退卻著,光芒將他的身影拉長,隨後漸漸縮短,幾個女人看著他,將他圍向後方公路下的死角,這垃圾場本就是一處低洼的山谷,公路從七八米的上方過去,從那邊是絕對跑不掉的。

「我用石頭把它砸爛,然後用來喂狗,再把狗打死了……」幾個女人的身影被拖長,藍梓又大聲說了一句,這垃圾場里唯一的聲音反而使得整個氣氛變得更加突兀起來,「你們到底是什麼東西!」

他說著:「我就是不吃你們的東西,你們能怎麼樣!你們看看自己都變成什麼了!」

眼前,那蒙著口罩的鄧阿姨陡然沖了出來,藍梓手中的鐵棒刷的揮出,女人朝旁邊一躲,避開了攻擊,口中卻是「啊——」的叫了一聲,藍梓手持鐵棒飛快地後退,然而在眼前,兩個女人的身影又陡然逼近了,他心中也是害怕,鐵棒左右用力揮舞幾下,有一棒揮在了空處,眼見人撲過來,鐵棒也在同時脫手飛了出去,轉身便跑。

這時候距離道路那邊的山壁已經不遠,電燈照不到這邊,光芒暗下來,藍梓拚命往前跑,後方的幾個女人居然跑得比他還快,眼見便要追近,他腳下一顛,「嘩」的一聲踩進了黑暗中的水窪里,身體一晃便要跌倒,伸手在地上用力撐了一下。

背後的身影交錯而來。

黑暗中幾道身影的雜亂交錯讓人連看都看不清楚,藍梓的身影才斜斜離地,一道身影擦著他飛了過去,隨後肩膀便被重重地撞了一下,伸腿在山壁上一蹬,又有人砰的撞在了身旁的牆壁上。

凌亂的黑影在那一團衝撞,隨後,隱約有幾道影子朝高處跳上去,聽不見人說話的聲音,偌大的垃圾場寂靜成渾然的一片,隨後,就在那處黑暗角落兩米高的空中,有一點光芒閃動了一下。

轟——

彷彿被壓縮到極點的爆發,陡然間,那火焰便已經瘋狂的膨脹開來,一個人的身體在半空中被瞬間點燃,伴隨著「啊——」的凄厲叫喊,朝後方飛了出去,那火人落地,立即便拚命地滾動起來,「嘩嘩嘩」地滾進那處污濁的水窪里。

垃圾場的黑暗角落,也在此時突然安靜了,沾染了火焰的女人在水裡不斷滾動,其餘的五個女人,則各自站在那兒,抬起頭來有些無措地望向空中。

藍梓就站在四五米高的空中望著她們,右手之中舉著一團火焰,他本身還未成年,平時看起來也不算高大,然而此刻就那樣凌空而立,俯瞰下來,火焰照耀著他的半個身體,這一瞬間,卻隱約有著一種超越現實的壓迫感。只見他手掌一握,火焰斂去,將四周再度納入黑暗的籠罩。

水窪中的女人兀自哀嚎著,她原本全身都沾上了火光,也虧得立刻滾進了水裡,這才以最快的速度熄滅了大部分的火焰,但眼看她就這樣在污水裡打滾,身上沾了火苗的樣子,也委實是狼狽無比。藍梓在空中看了她們片刻,努力將急促的呼吸平息了下來。

「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東西,也懶得去管。」他一字一頓地說著,「我不惹你們,你們也別來惹我,如果再這樣……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