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黃色的火光映照下,柳媚那張粉嫩的臉頰顯得異常的嬌顏,能夠被魔元閣選中的女人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柳媚顯然就是,這也難怪雄性魔族一個個都希望能夠從魔元閣中娶回一個老婆回去。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也難怪那位血神子會如此的鍥而不捨的痴迷,這個柳媚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成熟的味道,放佛是一隻隨時等待被人品嘗的水蜜桃。

柳媚知道蕭寒在看她,她假裝不知道,若是她能夠醫治好夫人,媛可的病也應該難不倒他,到時候她也許就要真的履行自己的承諾了。

哪個少女不懷春?要不是出了血神子那檔子事,柳媚也許早就嫁人了,就算不比柳飄飄嫁的好,就憑她當時的修為,魔元閣也不會把她嫁到什麼小家族去,何況她還可以選擇自己中意的權力。

「柳媚,你出身魔元閣吧?」漫漫長夜,就這樣坐著,實在有些無聊,蕭寒找了一個他感興趣的話題問道。

「嗯。」

「跟我說說,你在魔元閣的生活。」

「公子怎麼忽然想聽這個?」

「聽說魔元閣新一任聖女就要出閣了,我想了解一下」

「公子對新聖女感興趣?」柳媚微微張眉問道。

「算是有點好奇吧,不過我對這個新聖女並無想法,我一無家族後盾,二沒什麼積蓄,跟聖女不可能有什麼交集」蕭寒嘿嘿一笑道。

「公子何必妄自菲薄了,公子一身修為已經晉級魔君多年了,這第一個條件就算達到了,公子沒有家族背景那更好了,可以加入魔元閣,這一點魔元閣反而會更加看重公子,加以培養,未來成就更是不可限量。」柳媚道。

「就我這條件,還有資格娶聖女?」

「公子若是參加競選,柳媚不知道最後結果,但前幾輪要通過的話,不難」柳媚篤定道。

「算了吧,我可沒興趣,一個人自由自在多好,有家有室的,太拖累了」蕭寒哈哈一笑道。

「那公子為何對柳媚?」

「呵呵,古人有雲,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我雖然孤家寡人一個,但老頭子把我生出來,我總的給他留個后嘛」蕭寒眼睛一閉,胡言亂語道。

原來他是想要我幫他生孩子柳媚聞言,粉臉一下子羞紅到脖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公子是想傳宗接代,為何會選上我?」

「這個問題嘿嘿,還真的不好回答,不過也不難回答。」蕭寒笑呵呵道,「一來,我看你順眼,而且守身如玉,二來你資質不錯,將來咱們的孩子也差不了,三嗎,你是個保守的女人,絕對會從一而終,不會給我戴綠帽子,咱孩子長大之後也不至於會認賊作父」

柳媚聽了,有一種荒謬絕倫的感覺,偏偏這三個理由聽起來又像是那麼一回事的,甚至第三條,居然讓她生出一種知己的感覺,相識不過三天,卻跟相處了大半輩子的感覺。

一個保守,卻重情重義的女人能不算是一個好女人嗎?

一個聲音高叫著

這樣的女人不拿下簡直就是天理難容

關鍵這個女人吃下去,會不會消化不良,尤其如果這個女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和目的會不會翻臉呢?

保守的女人同樣也很固執,這是她們的優點,同樣也是缺點。

這一刻,蕭寒收起了功利的心思,心中不禁有些兩難起來

原本不過是一場交易,大家各取所需,好處均沾,可現在看起來,他這麼做,也許會傷了對方,他不是那些站在道德制高點的光明神的教徒。

漠視自己的良心,他自問還做不到

「柳媚,你願意跟著我浪跡天涯嗎?」蕭寒略顯低沉嘶啞的聲音問道。

「我……」柳媚一顆芳心驀然的被針刺了一下,有些悸動,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迷茫,蕭寒的這個問題太突然了,她還沒有半點兒思想準備。

「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之前的一切都作廢吧。」蕭寒長嘆一聲,發現自己真的過不起那一關,柳媚不是他的敵人,他狠不下心來。 哪個男兒不曾有過夢想當兵從軍?

誰敢說小時候身為男兒,沒有擁有過一把手槍。蘇沐不知道其餘人,他腦海中猶然能夠回想起來,蘇老實一次從集上回來后,給他帶回來的一把木槍。純木頭做成的手槍,伴隨蘇沐走過無憂無慮的童年。小時候在蘇庄玩遊戲的時候,蘇沐扮演的都是衝鋒在前的角色,那時候的他,做夢都想要當兵。

所以說儘管現在蘇沐沒有機會當兵從軍,骨子裡面的軍人情結卻從來就沒有消失。

更別說在蘇沐心中,最尊敬的職業就是軍人。

任何一個國家想要保持獨立,缺少哪個行業都成,就是不能夠缺少軍隊。沒有軍隊的國家就是一個不設防的國度,這種國度遲早都會被攻破。這就如同一個羊圈,要沒有柵欄,那還不被餓狼整天光顧?所以蘇沐知道軍隊的重要性,對軍隊在國家獨立中扮演的角色,擁有著誰都沒有辦法說服的堅持性。

倘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蘇沐也不會成為獵殺的編外人員。

但獵殺畢竟是特種部隊,不像此刻的吳越軍區。吳越軍區那是正規軍團,在天朝版圖上擁有不可挑釁不可撼動的地位。蘇沐做夢都沒有想過,現在能在這裡轉悠。一座座標準化的營房,一處處簡單中透露著青春的訓練場地,一個個鋼鐵般的建築…這些代表的都是青春都是熱血,都是無數大好男兒的奮鬥夢想。

一處訓練營地。

這裡燈火通明。無數身影不斷涌動,每次涌動都像是大海波浪般整齊劃一,讓你有種賞心悅目的美感。你能夠從每個戰士的臉上,看出一顆顆滴落的汗珠。

蘇沐就站在不遠處,安靜的觀看。

只不過蘇沐心中的感慨還沒有持續太久,耳邊響起的聲音就讓蘇沐神情變的古怪起來。

「你們全都給我聽清楚,雖然說咱們營隊缺少訓練設備,但咱們營隊絕對不出孬種。」

「沒有訓練設備又怎麼樣?難道我們就該被打倒嗎?」

「沒有設備我們有汗水。」

總裁前夫,復婚請排隊 ……

訓練繼續進行,蘇沐卻已經沒有心情繼續觀看,他側頭瞧向簡寧。「我說你小子不會無緣無故的領我轉悠你們軍區吧。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平白無故的讓我看到這種情景有何意圖?不要給我說下面的安排不是這種路線,你小子還真別在我面前玩弄這樣的花招。就你們這些直肚腸子的軍人,說到玩耍心計的話。比官場隨便拉出來一個人都不如。」

簡寧當場無語。

有這麼諷刺人的嗎?我們怎麼就不如你們隨便拉出來的一個人?我們這邊也是費盡心思好好排練出來的表演大戲。怎麼就那麼讓你不激動不興奮?我們的表演不夠精彩嗎?我們怎麼就是沒有計謀的人。我們全都是用頭腦訓練的好不好?

這些話簡寧只能深埋心底。

「蘇哥,瞧你說的,我們沒有別的想法。走吧,既然你話都說到這種地步,那咱們就去吃飯。食堂那邊早就準備好,我可給你說,你是咱們這裡的英雄。你當初將我連隊的那些人全都掀翻,已經傳遍了軍區。如今可有人專門在食堂等候你,為的就是看下你的風采,見識下你的英武非凡氣度。」簡寧笑眯眯道。

「鴻門宴?」蘇沐玩味道。

「怎麼可能?走吧,蘇哥。」簡寧現在是知道什麼叫做言多必失。

我多麼老實的一個人,果然是不會說謊話。這三言兩語說出來的話就讓蘇沐洞穿,剩下的話就更別說能怎麼樣。難道像我這麼老實質樸的人,果然不適合騙人嗎?就說我這個人沒有別的好處,只有這個有點,看來果然如此。

食堂中。

嘩啦。

當蘇沐和簡寧身影出現在這裡的時候,蘇沐耳邊頓時響起陣陣排山倒海般的鼓掌聲。在前面的酒桌上,果然坐著十八個人。他們全都是穿著普通軍裝,看到蘇沐進來后都不由自主的站起來。面對蘇沐心悅誠服的拍手鼓掌,臉上全都掛滿舒心笑容。你說他們當中都認識蘇沐嗎?當然不是,但他們卻願意坐在這裡和蘇沐喝酒。

除卻蘇沐是大財神外,更重要的是蘇沐在煙蝶縣所做的事情,他們都已經知道。

一個即將破產的地方政府,硬是在蘇沐手中給挽救回來。如此不說,蘇沐還將外資留在菏璧市的間諜機構后給破獲掉,你說還有比這種事情更加讓軍人興奮的嗎?他們當兵為的就是保家衛國,而在這個和平年代,蘇沐的所作所為,已經讓這群當兵的全都心悅誠服,全都由衷的感到一種敬佩。不是誰都能像蘇沐這樣做事,不是誰都能有蘇沐的魄力。

蘇沐心底猛然一個咯噔。

眼前酒桌上的十八個人,蘇沐一眼就能感受到他們的實力不凡。每個都應該是處於兵王巔峰狀態,隱約中都差最後一步,便能夠突破瓶頸,修練出來內力。

而除卻這個外,還有重要的是這些人絕對都不是普通士兵,每個都應該是佼佼者,都擁有軍銜。雖然說他們的軍裝都是統一的,是沒有辦法辨別出來軍銜的,但這事還用那麼費勁去想嗎?

還說不是鴻門宴。

這要不是鴻門宴的話,我把腦袋擰下來給你簡寧。不過就算這是鴻門宴,蘇沐都甘之若飴。能夠和這些兵王們一起喝酒,那是蘇沐的榮幸,是他骨子裡面那種軍人情結的大享受。

眾人分別落座。

食堂中除卻這桌外,在旁邊還有酒桌,只不過那些人並沒有能夠上這個酒桌,但從他們的眼神中,你也能感受到他們的絕對不簡單,每個也都是精光內斂的主兒,是屬於強者行列。

「我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沐坐下后疑問道。

「蘇哥,我來給你介紹下,這是咱們吳越軍區的老規矩,只要有貴客過來,都必然要給予最隆重的招待規格。這個在咱們這裡有個說法,叫做十八銅人。他們的身份我稍等會挨個給你介紹,他們可全都是沖著你的威名過來的,不是純粹說,誰過來都能夠請動他們陪酒的。

蘇哥,你在軍區將我連隊干倒,在煙蝶縣做出來的事情,是讓咱們兄弟們佩服的很。所以今晚這頓酒宴,你就當作是給你的慶功酒宴變成,是我們這些當兵的兄弟,對你表達的一種敬意。按照咱們這裡的規矩,喝酒就要喝好,咱們這開始喝酒之前,就每個人先來三杯,權當做是潤潤喉嚨,怎麼樣?」簡寧扮演的是主持人的角色,只不過說出來的這個開場白,讓蘇沐聽著就心底神秘的笑起來。

還說沒有古怪?

簡寧啊簡寧,你是不知道就在剛才和你身體碰觸的時候,官榜就已經告訴我你們這樣做為的是什麼。不過無所謂,反正都是要喝酒,我也正想要尋找會曾經失去青春中的一段遺憾。都說當兵的能喝酒,我今天就見識下。等到咱們將這酒喝的痛快了,再說正經事也不遲。其實你們不找我喝這場酒,我也準備和你們好好聊聊的。

機會就在眼前,咱們就來徹底放縱。

想明白這個后,蘇沐就不能夠讓簡寧繼續把持主角角色。當著這些人的面,玩弄那種所謂的腹黑,也完全沒有必要。扮豬吃老虎的話,更不是蘇沐會做的事情。確切的說,眼前坐著的全都是讓蘇沐能夠用心去尊敬的軍人,你說官場上那些把戲用得著用在這裡嗎?既然來到這裡,就要入鄉隨俗。

確定這個后,蘇沐做出的動作就是將身上的大衣脫掉,然後蘇沐就和在場的這些軍人沒有什麼差別,裡面穿著的是一件青色襯衣,素色領帶從脖子上鬆開后,蘇沐將袖口挽起來。

其餘人看到蘇沐的動作,全都有些意外。

怎麼個意思?

難道說你蘇沐還真敢和我們挑釁不成?

我們對你有好感,你做出來的事情讓我們感到滿意,這些都是真的。但並不意味你有挑釁我們的資格啊,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能夠喝過我們這麼多人嗎?其實對付你都壓根不必驚動什麼十八銅人,三杯酒幹掉那就是一斤,一斤酒之後,只要隨便派出來一個銅人,收拾掉你,那是沒有任何問題,是綽綽有餘的。

可你現在的舉動算什麼?

大幹一場的節奏?

知道嗎?你要這樣做的話,反而是讓我們有點不知所措,弄得我們不好意思和你拚命來玩這個遊戲。要知道我們背後的大佬們給出的命令可是讓你答應給我們軍區投點錢,你還沒有投錢現在就暈倒,這個好像不好吧?

除卻這桌外,其餘酒桌上的人,同樣知道今晚這場酒是為什麼而喝的,所以他們看到蘇沐舉動后,也都不由有些愕然。愕然過後,他們倒是更加乾脆,臉上露出一種彷彿看到結果般的淡然神情。

蘇沐還能喝過他們不成?

蘇沐啊,你這次恐怕是要倒霉。

只不過要是徐炎在這裡的話,看到蘇沐動作,再看到這群軍人的神情后,肯定會心裡狂笑起來。我說你們是不是有點太過自傲?你們真的認為蘇沐不行嗎?那是酒神啊,那從小就是商庭老爺子調教出來的人,是拿酒當水喝的人,你們這次恐怕要大失所望。

在這種氛圍中,蘇沐端起面前的那杯白酒,一絲溫和笑容從嘴角升起。(未完待續。。) 第六百章(大結局):開始也是結束(一百一十四)柳媚感覺自己的心臟猛的被揪了一下,痛徹心扉,彷彿什麼在乎的東西就要失去似的,臉色不由的發白。

「你放心,我會儘力醫治宗夫人的。」蕭寒後面補充加了一句。

沉默。

短暫而又可怕的沉默,除了木柴燃燒發出的「嗶嗶剝剝」的聲音,風聲都寂靜了。

良久之後,柳媚臉上的血色才稍稍恢復,但偷偷看蕭寒的眼神卻變得更加複雜了。

蕭寒雖然眯著眼,對柳媚的一舉一動都還是留意的,沒想到自己為了不違背良心,無意中用了一招以退為進,倒是讓著女人對自己產生了一絲情愫。

這真是無心插柳柳成蔭,只要自己稍微的用一下手段,這個柳媚怕就會自己的了。

到底要不要呢?

哎,還是順其自然吧,蕭寒心中嘆了一口氣,稍微的側過身子,這下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漫漫長夜,蕭寒自然去參悟自己修鍊之中一些沒有明白的地方,收穫倒是不小,對自己再一次晉級有了一個模糊的想法。

自從晉級神級以來,他的每一次進階都是依靠外力,或者說依靠丹藥,用以時間的積累相對來說少很多,要不是因為有風神之心的之前的領悟支撐,他是不可能再這麼快的時間內晉陞到現在這個境界的。

這也是為什麼魔界四大公主要在古戰場搜尋沒有風華的魔格有關,裡面很有可能有原主人的感悟,這樣一來融入到同屬性同功法的人身體內,得到魔格的主人就會突飛猛進,短時間內只要有足夠的能量讓其吸收,既可以造就出一名高手出來。

蕭寒是穿越者,總該有一點福利的,當然這也不算是運氣,要是他當時退縮了,也許就泯滅在芸芸眾生之中了。

蕭寒沒有修鍊,只是在感悟和思考。

寂靜中,蕭寒靈魂在緩緩的升華,靈魂是一個最神秘的地方,就相當於人體只大腦的構造,靈魂的載體就是身體。

靈魂的能量是天地間最神秘的力量之一,生命一但終結,生命力也將消散,而靈魂則不一樣,雖然靈魂也會消散,但不會馬上

記憶的碎片,就是靈魂的力量最後的寄存之物,就好像是寄生在腸道內的細菌,離開了身體任然可以生存一段時間。

靈魂,神識,很多人都會把他們混為一談,其實不是的,神識是精神力,人死後精神力可以存在,它同樣會慢慢的消散的,靈魂是一個人的思想,他的理念,是一個人一生的精華所在,靈魂的力量可以改天換地,同樣也可以是孱弱如絮。

靈魂的升華,那就是思想的升華,在大道的路上又向前前進了一步。

雖然有風神的觀悟在前,蕭寒並不想全盤接受,而是從中借鑒,以形成自己的感悟

到了主神的境界,那就是看各人的領悟了,法則的掌控反倒只是次要,雖然法則的掌控是評定主神境界強弱的準繩之一。

從蕭寒決定修鍊五行隱脈的那一刻起,就偏離了風神給他制定的方向,就算蕭寒將風法修鍊至最高境界,也不過是一級主神巔峰而已,而現在他的目標是神王,甚至是神王上面更高的層次

參悟,修鍊隱脈,還有天魔不滅體,這三者是蕭寒主修的方向,甚至天魔不滅體上面耗費的時間是最少的,因為前兩項修鍊總能帶動後面的修鍊,就算他不去耗費力氣修鍊,也能進步

不管這是不是正確的方向,但對蕭寒來說,能夠適合自己的,就是正確的。

他現在是下品魔君,距離巔峰就差一線,但卻摸到了一絲晉陞的門檻,只要潛修不斷,達到頂峰只是時間的問題。

魔界的靈氣要比人類世界充裕,因此在這裡修鍊一天至少可以抵得上人類世界的十天。

當然,魔王境界以下就反而相反,因為這裡的靈氣相當狂暴,魔王境以下很難駕馭,而魔王境以上則適應的多了,這就好多人修鍊晉級魔王境之後反而發現自己比在沒有踏入魔王境之前修鍊速度還要快的原因

人類世界靈氣雖然稀薄,但相對來說溫和許多,因此魔王境以下的修鍊速度反倒快似魔界

魔界跟神界本來是一體的,想來情況也差不多。

天際露出一絲光亮,蕭寒結束了一晚上的參悟,緩緩的睜開雙眼,此時面前的火堆已經熄滅,只剩下一堆灰燼,還冒著絲絲的青煙。

抬頭一看,柳媚抱著雙膝坐在一塊獸皮上,似乎還在熟睡之中。

一聲輕響,蕭寒手撐在地面上,兩塊石塊摩擦出聲。

響聲雖然不大,但已然驚醒了熟睡中的柳媚,她猛然一抬頭,朝蕭寒望去:「冥公子,你醒了。」

「天亮了,咱們是不是該趕路了」蕭寒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說道。

媚點了點頭,馬上起來收拾東西。

草草的吃了點東西,給牛頭怪餵了食物和水,兩人繼續上路了。

牛頭怪趕了一天的路,速度依然不減,風馳電池的朝前面賓士而去。

四個小時后,終於讓她們看到了達瓦城的城廓了。

「冥公子,前面就是達瓦城,牛頭怪不允許入內,我們必須換乘別的坐騎進去。」柳媚道。

「不必了,走著進去就可以了。」蕭寒搖頭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