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歌說著,手中的兩團火焰便同時飛向了域外天魔。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我不甘心!!!」域外天魔被黑白雙炎焚身,心有不甘,既然都已經要死了,他也不再懼怕楚歌,做出了臨死反撲!

可惜他所發出的攻擊,還未碰觸到楚歌,便消弭在半空中。

而他也化為黑白雙炎的燃料,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世上。

「呲——」

楚歌將手放在那顆燃燒著熊熊烈火的巨石之上,巨石在瞬間化為砂礫。

他一手托起已經昏迷的敖天,一手發出一道白色的光芒將小黑身上的傷勢治好。

「剩下的,就交給你了……」楚歌的話剛剛出口,便完全昏死過去。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小黑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昏倒在地的楚歌。

面對域外天魔。他和敖天聯手都不能接下對方一招,蘇醒后的楚歌,竟然如此輕易的就將域外天魔的神魂滅殺。

前輩,楚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究竟、究竟還有多少東西,是我所不知道的。

「哄——哄——」

就在小黑思考之際,整個海底洞窟忽然搖晃了起來。

「不好,這裡馬上就要塌陷!」看著昏迷的眾人,小黑也管不了那麼多,瞬間將身形巨大化。將昏迷的眾人放在背上,朝著出口飛去……

「好冷!該死誰往我身上潑的水!」

「啊!」

「怪物,有怪物!」

眾人被海水刺激,一個接一個的醒了過來。

藍天白雲,以及鋪有坐墊的甲板。

「我們還活著!太好了!」

「哈哈,我就知道自己福大命大,絕對不會死在那樣的鬼地方!」

「我從來沒有覺得帶著濃重腥味的海風,會如此的好聞!」

將他們弄醒的小黑,沒有理會眾人。而是看著依舊昏迷的敖天和楚歌。

敖天已經變回了原來的樣子,不過他的臉色蒼白,沒有一絲的血色。

躺在他的身旁的楚歌,眼皮子忽然抖動了一下。

「不!」楚歌猛然從地上坐起。不聽的喘著粗氣,就像是做了噩夢一般。

「呼……呼……」楚歌看著周圍一個個興奮的身影,一臉的驚訝,「我們、我們還活著?」

「沒錯。是你……是敖天救了我們所有人。」小黑看著楚歌說道,可是他的臉上卻沒有任何的笑意。

「敖天的臉色怎麼這麼差?!」看到昏迷的敖天,楚歌開口問道。

小黑嘆了口氣。「他為了救大家,神魂嚴重受損。」

「他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小黑搖了搖頭,「不知道……」

「很嚴重?」楚歌擔憂的問道。

小黑這一次沒有回答,只是點了點頭。

何止嚴重,是非常嚴重!

敖天的本魂只是一縷殘魂,能夠活著,可以說完全依靠著九龍的龍魂之力,但是現在,那一縷殘魂傷上加傷,而九龍之魂更是嚴重受損。

誇張點說,敖天可能永遠也沒有辦法醒過來了。

其他人也聽到了小黑的話,得知是敖天救了他們。

為了就他們,敖天身受重傷,陷入昏迷,他們自然一個個上前,想要幫忙。

可惜,無論是教會的聖療術、黑暗聯盟的秘葯,還是uca的高科技藥水,都沒有起到絲毫的用處。

「沒用的,世俗的力量根本沒辦法治癒。」小黑強忍著悲傷,他和敖天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沒有感情那是假的。

「難道敖天要這樣一輩子?小黑,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

「沒……」小黑本想讓楚歌死心,因為世俗中根本不可能有能夠救治敖天的辦法,可是他看著楚歌,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如果當他達到日冕,才可以讓他去修真界……」

世俗根本沒有救治敖天的辦法,但是修真界卻有!

「他是神魂受損,想要治癒只有兩個辦法,第一,你的醫術可以超越醫仙,達到治癒神魂的地步,第二,去修真界,只有修真界的一些愈魂聖葯才能緩解敖天的狀況!」

「修真界?」楚歌愣了一下。

「那是一個危險的地方……」

楚歌咬牙道:「敖天是為了救我才變成這樣的,無論修真界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我都會過去!」

「你這話說的可太難聽了,這位前輩救得可不止是你一個人,如果需要幫助,我們uca隨時會過去支援!」弗雷姆看著楚歌說道。

「你救了我們一次,這位前輩救了我們一次,我們黑暗聯盟不是知恩不報的人,uca能做到的事情,我們黑暗聯盟也可以做到。」徳伊也開口說道。

艾卡修斯撓了撓頭,「我如果不開口,倒顯得我們教會好像不知報恩似得,算我們教會一份,只要一聲招呼,就算讓我們教會全員出動,也沒有問題!」

「我們神閣也一樣!」

「我在組織內的地位還可以,需要幫助,可以隨時開口。」

「身為組織的繼承者,我有能力許諾!」

活下的人,一個個向楚歌表態,而且這些話全都出自他們的肺腑。

不需要契約,這是他們一生的承諾!

遙遠的湖中,孤舟之上,坐著一個老人,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少年站在老人的身後。

原本閉目養神的老人忽然睜開了眼睛,眼中異光流轉,波瀾不驚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副笑容,「無色之王,王位已成!」

「師尊,我還是很好奇,這個無色之王如此年輕,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勢力,如何能夠被稱之為王者?」他身後的中年人不解的問道。

老人沒有說話,那稍微年輕一些的徒弟似乎很是機靈,開口說道:「師兄,這無色之王雖然沒有任何勢力,但是你看,若是他振臂高呼,將一呼百應,這世間再無敵手。」

「沒有任何勢力的王,擁有這個世界最強的關係網,我現在似乎有些明白,師尊那句,無一色,包萬色的意義了。」

「未來是屬於年輕人的,太多的年輕俊傑欠他的人情,他已經掌握了全世界的力量……」老人笑道:「俗仁,更新王榜,將逝去的王者踢出榜單,將無色之王楚歌的名字,置於頂端!」

無色之王,王榜之上最強大的王者,終於在這一刻完全誕生!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這一次的經歷可以說是所有人的噩夢,沒人想回憶起來。

這一次,除了uca、天組、教會、黑暗聯盟的人完全存活,其餘的組織不是全部覆滅,就是折損大量的人員。

沒有人再提起,關乎提升實力隕石的事情。

他們各有想法,到底是好是壞沒人知道。

王國忠、陳道玄和方旭,直接返回華夏,清玉留了下來,楚歌也沒有反對。

修真界的入口,在華夏境內的昆崙山,楚歌必須返回華夏。

而且昆崙山連綿不絕,修真界的入口究竟在哪個部分,還未確定。

所以他這一次回自由之島,主要是為了將秦韻和顧晴雪送回華夏。

「這是什麼人!」到了自由之島之後,楚歌想要將敖天抬下船,卻忽然發現,原本躺在船上的敖天,此時卻變成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

「我們一直在外面,不可能有人進來,敖天去了哪裡,這個少年又是誰?」

面對著一堆疑問的楚歌,小黑開口說道:「他就是敖天……」

聽小黑這麼一說,這少年的樣子,的確和敖天有些相似。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神魂受損的確不至於造成返老還童的效果,但是敖天的情況比較特殊,我們要救他,只有一周的時間,在這段時間,他會變得越來越小……」

聽到小黑的話,楚歌一愣,開口道:「難道他會變成孩童?」

「他會回到生命的源頭……」小黑的臉色有些難看,這已經是最好聽的說法,說難聽點,到時候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會有敖天這個人的存在!

聽到這話,楚歌也不再說話,一周的時間,尋找入口不知道要幾天,就算到了修真界,也不可能在第一時間就找到救治敖天的辦法。

一周的時間,太少了,他不敢浪費任何的時間! 正如之前在書評里所承諾的,在本月底會讓讀者明白主角的目的,本書的脈絡也不再是混沌不清,革命之旅由此開始,這以後,主角就是提著腦袋過幹革命了。

因為上周的推薦和新書籤約版排名——說來慚愧,只是個「褲衩」推,不見書名也不見書封,在歷史頁只有「風起雲湧、英雄輩出」八個小字,擠在一個難以找到的狹小角落裡——為此開始每天發兩章,一直到推薦結束、排名從第8掉到第15的今天。從明天開始將回到之前的更新節奏了,即一天發一章,大概在4000字左右,不少於3500字,時間在晚八點半左右。

很明白書友的急切,但是歷史文不比都市玄幻、需要的資料是非常多,而通過網路找這些資料需要時間,除了時代背景資料,還要不斷去找書中人物的傳記、年譜等等,由此才能明白人物的xìng格喜好,如此才有可能把人寫的真實。除了背景和人物,很多技術資料也是難找,還有就是因為主角的介入,使得歷史事件、人物關係所發生的變化,這些更是難以揣摩,很多書想當然的事情在下將盡量迴避,以求真實。各位書友,請多些支持吧。

之前的更新一般是一天一章,每章四千字左右,後面見其他都人都是2000字一章,也是學樣硬把一章分成上下兩段,由此點擊數可以增加,現在看來很是幼稚可笑,看書的其實都是這些書友,而且很多人都是晚上看書,雖是兩章,但只點一次。即使分成兩段能增加點擊,但是卻不能增加書友,畫蛇添足而已,從此本書章節不再分成上下兩段。

對網站的各類書版排名著實迷了一段時間,迷的時候無心寫書,天天看書的點擊數、推薦票數、排名位置,很多時候一天不寫一字,幸好有存稿,不然就完蛋了——還是感覺沒有註冊發書的時候寫書順暢,有種滔滔不盡的感覺,現在一旦註冊發書,特別是a簽之後就難以淡定,哎,心智還是不堅啊。

說到數據,本書的會員點擊、推薦數、書友點擊的周排行都在25名以內(30萬字以下歷史類新書排行),唯獨收藏數排在50名之後,比很多點擊差的書還少,不知是其他的人數據有問題,還是很多書友只看書忘記收藏,若是如此,還望各位勞駕收藏,感激不盡!

書寫到現在,已經發了20萬字,受到很多書友的支持和指點:感謝混世金鯉、掠奪天下、sfddfsdf、領侍監、我真的是娜娜、horizontal、qcwjb、weisun777、心也迷城、龍岩少、じ☆veζ→憮、幸運的蘇拉、黃山樵、白水飄萍、唐周、小葉黃楊2、邪馨、燃燒的冰炎、heart慶、辣子水水、書友131026110534378、卑鄙的我2、抽煙喝酒打遊戲。感謝你們的評論!

另外特別感謝抽煙喝酒打遊戲、卑鄙的我2、大野虎、特別憂傷、xt_01、(稻草人)、9115615、wailway、泉獅在召喚、huo_、夢遊者、書友100124、冷風2004的打賞、讚賞。

篇幅有限,很多未曾列出的書友,也在此謝過。新年將至,各位新年大吉! 「有消息了么?」楚歌站在陽台上,對著手機另一頭的王國忠問道。

很快那邊便傳來了,王國忠無奈的聲音,「天組中沒有任何關於修真界的消息,你會不會……」

「我不會弄錯,這個地方一定存在。」

「可是崑崙山脈太過龐大,就算現在天組派搜查隊過去,也不一定能夠在一周之內找到你口中的入口。」王國忠語氣有些無奈。

楚歌皺了下眉頭,「王哥,說句不太好聽的話,敖天之所以變成這樣,和天組是有直接原因的,魔鬼三角是天組讓我們過去的,雖然沒有得到天組想要的東西,可是他卻保住了你們所有人的性命,好!就算和天組無關,他救了你的命,現在只是讓你尋找一個入口,有那麼難么!」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調動黃字組整組的力量,你不要著急,我會儘快查出來。」王國忠苦笑著說道,楚歌說的沒錯,這一次可以說完全是他們天組的錯,而且關乎到敖天的性命,他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可是黃字組已經全員行動,翻查典籍,可以完全沒有任何去往修真界的通道。

小黑對於修真界的入口,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在昆崙山,是一個類似傳送陣的存在,他也知道開啟傳送陣的方法,可惜,他現在的情況就像是有了開鎖的鑰匙,卻不知道鎖在哪裡。

「加快進度,爭取在天亮之前,找到修真界的入口!」王國忠對著黃字組的精英說道。

「組長,我們已經排除了大量的無用資料,可以說一切關於昆崙山的資料都在這裡,可是這些資料上記載的,不是地理信息就是神話傳說,我個人認為所謂的修真界入口是根本不存在的。」

「沒錯組長,我認為小張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崑崙是一個傳說,和現實里的昆崙山幾乎沒有任何的聯繫,我看著修真界的入口,也許也是傳說。」

聽到手下的話。王國忠面色一變,剛想大罵,忽然想到了什麼。

神話傳說,靈異鬼事,這些事情全都是玄字組負責的,去找陳道玄,說不定能夠找到什麼線索!

想到這兒,王國忠二話不說,朝著玄字組的辦公場所走去。

此時的陳道玄,正躺在沙發上。呼呼大睡,對於他來說,此次魔鬼三角之行,對他的消耗太大了,雖然他並沒有幫上什麼忙。

「陳前輩醒醒!陳前輩!」

在王國忠的搖晃下。陳道玄有些不耐煩的睜開了眼睛,「抓鬼找老崔,降妖找老張,尋龍點穴找老黃,好了,我要睡覺,你走吧……」

「陳前輩!我是小王。找你有要緊的事情,和天行劍前輩有關!」王國忠對著陳道玄沒好氣的說道。

聽到天行劍三個字,陳道玄一下子便坐了起來,「怎麼,他的事兒我能幫上忙?」

「神話傳說,靈異鬼事。全都是你們玄字組負責的,你應該對昆崙山有些了解吧?」王國忠沒有回答陳道玄的問題,而是直入主題。

陳道玄點了點頭,「天下道門出崑崙,道教分為五個流派。分別是宿土、麻衣、眾閣、全真、茅山,我師承民間茅山傳人,也算是半個道教弟子,對於崑崙的確有一些了解。」

「其實現實中的昆崙山,並非傳說中的崑崙。」陳道玄點燃了一根雪茄,繼續說道:「崑崙乃我華夏第一聖山,也是華夏龍脈之祖,傳說中崑崙位於天庭之下,所以仙氣濃郁,凡人嗅之,長壽體健,修者煉之,百日成仙。」

「由於傳說元始天尊的道場玉虛宮坐落其上,故而又名『玉京山』,我曾經看過一本古籍,崑崙又名天柱,傳言乃天道之源所在。」陳道玄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崑崙究竟在哪裡,恐怕無人所知,因為想要找尋崑崙的道人不知多少,但是卻都沒有得到答案,我曾聽即將仙逝的師父說過,崑崙存於世間,卻非肉眼可見。」

「進入的方式只有兩種,一為天道召喚,二為實力突破凡間桎梏,白日飛升,進入崑崙。」說到這兒,陳道玄無奈的笑了笑,「當然,這些可能全都是謬言,我們將科學所無法解釋的東西稱之為鬼神迷信,我經歷了太多科學無法解釋的東西,但是我相信,總有一天,這些古人們所留下的智慧結晶,都可以用科學來解釋,不過這項工程過於浩大,我一個人是無法做到了!」

王國忠卻聽得有些入迷,陳道玄說的玄乎其神,但是卻極其符合修真界入口這些說法,如果楚歌嘴裡的修真界就是傳說中的天庭,那麼一切便都可以偽合理的解釋。

可是按照陳道玄的說法,天道召喚,飛升成仙,無論哪個恐怕都不是現在的楚歌所能做到的。

「謝謝陳前輩,我有點事兒,先走了!」 豪門密醜,總裁的代嫁新娘 王國忠說著,就轉身離開。

陳道玄看著王國忠離開的瀋陽,沒好氣的說道:「真是個急性子,也不知道能不能幫到天行劍,算了,我還是睡會兒,睡醒了大腦會更清醒一些。」

……

「楚歌這就是我在陳前輩那裡得到的消息,究竟是不是真的,他和我都說不準,但是我覺得還是可信的,如果真的只有那兩種方法的話,恐怕天行劍前輩他……」王國忠的話沒有說完,楚歌便打斷了他的話,「王哥謝了,勞煩你那麼久,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這修真界我一定可以進去!也一定可以找到救治敖天的辦法。」

說完,楚歌便掛掉了電話。

「那個陳道玄的話是可信的。」小黑對著楚歌說道,剛才打電話時,王國忠所說的話,他也聽到了。

楚歌臉上有些興奮的看著小黑,「難道你想到了進入修真界的辦法?!」

小黑搖了搖頭,「我的記憶來源於前輩,關於崑崙的所在,我並不知道,但是王國忠剛才說的方法,我似乎記得一些。」

「天道召喚,白日飛升?」楚歌愣了一下,然後一臉失落的說道:「這兩個條件我全都不可能達到……」

「所謂心誠則靈,白日飛升你可能無法達到,但是前者卻有可能。」忽然有一個聲音在房中響起。

楚歌和小黑同時抬頭,看到了出生之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