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義滿不在乎的嘿嘿一笑道:“家主,一邊吃飯,一邊欣賞大釘仙人,這種機會可真心不多見,你就滿足一下我的小虛榮吧,主要是不愛吃麪條,就愛吃個米飯,要不我肯定也端碗麪條,那才叫有氣勢。”

haohaoxue 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楊義見家主只是用筷子頭點了點自己就低頭吃麪,於是又接着說道:“不過家主,我們這次可真是把這些仙人給得罪死了,不知道他們以後會不會報復我們。”

楊守仁一臉看白癡的模樣,鄙夷的瞅了他一眼道:“你傻啊!我們以前對他們點頭哈腰,討好巴結,還不是一樣被釘到了木頭架子上去,我看你是被釘在上面的時間少了,那天真不應該那麼快就放你下來,在上面多掛上幾天你纔會長記性。”

“嘿嘿!”

楊義嘿嘿笑着,用筷子根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說道:“我這不是怕他們報復嗎。”

“報復的人已經來了,這兩個人很厲害,就是十個火烈真人那樣的,捆到一起都不夠他們打的,一會動起手來,你們記得躲遠一點。”金陽用筷子頭指了指前面大路上,不緊不慢走過來的兩個一身古裝打扮的人說道。

“咳咳……”

楊義剛扒進嘴裏的一口米飯頓時被嗆了出來,滿臉緊張的看着金陽說道:“我們該怎辦?逃跑還是投降?”

金陽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說道:“我記得你們後院還有幾根上好的金絲楠木,你去搬過來,這兩個人身份一看就比那幾個狗屁真人尊貴,尊貴的人當然應該受到尊貴的待遇,用上好的金絲楠木做成架子掛他們,我想應該不算委屈他們。”

耳朵裏聽到和親眼見到完全是兩回事,當看到仙境弟子被殘忍的釘在木架子上,連慘嚎的聲音都顯得有氣無力的樣子,別說是性格火爆的紫雷道君,就是連一向心如止水的柔水道君都瞬間變得兩眼通紅。

看着眼前那個還抓緊時間往嘴裏刨飯的年輕人,柔水道君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應該就是那個金陽吧,這都是你乾的?”

金陽一邊使勁的把嘴裏的麪條往下嚥,一邊點着頭承認。

“很好,來之前我還想着隨便教訓你一頓就算了,但是我現在改主意了,我會同樣把你釘到木架子上去,讓你也好好嚐嚐這種滋味,誰勸也不行。”柔水道君咬着後槽牙,一字一字的慢慢說道。

“知道你們是來找場子的,看樣子我要的賠償暫時是沒指望了,不過這樣也好,上次我剛好忘記了幾樣材料,這次正好加上。”使勁的把嘴裏的麪條咽完,金陽一本正經的說道。

柔水道君怒極反笑,滿臉嘲弄之色的說道:“很好,仙境的材料多的很,只要你有本事把我們兩個也掛到木頭架子上去,我保證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說完轉身對着紫雷道君狠聲說道:“紫雷,這小子交給你了,我先去把衆弟子都救下來。”

“你去吧,我保證不會讓這小子身上有一塊好骨頭的。”

紫雷道君獰笑着撲向了金陽,他道號紫雷,自然是精於雷系法訣,身在半空,就已經發出三道筷子粗細,紫色的雷電直轟金陽。

“我去,好大的陣勢。”金陽誇張的叫了一嗓子,正想把手裏的碗遞給楊守仁,卻見他早就躲的遠遠地了,於是就順勢把手裏的碗迎向了那三道紫色雷電。

讓紫雷道君差點驚掉下巴的是,那三道紫雷一被金陽收進碗裏,就被他快速壓縮成一個雞蛋大小的紫金色雷球,然後金陽把碗口衝着正要動手解救仙境弟子的柔水道君一晃,那個紫金色的雷球就直奔柔水道君劈了過去。

嗵!刺啦!

柔水道君倉促之間只能硬接,一聲巨響後,原本風度翩翩的他,被雷球轟的頭髮亂炸,滿臉焦黑。

“紫雷快閃開!”

來不及顧及自己的形象,柔水道君大聲提醒着紫雷道君,同時雙手急揮,六道水刃直直的襲向金陽。 雖然柔水道君的眼光很準,他的動作也很快,但還是沒能及時救下紫雷道君,金陽在六道水刃打到之前,已經重重的一拳擊在了紫雷道君的腹部,紫雷道君嗷的一聲就倒飛了出去。

反手用手中的海碗接住了襲來的六道水刃,金陽搖頭嘆息道:“真是太可惜了,沒想到你的防禦這麼高,這一拳竟沒能打爆你的丹田。”

咳咳!

紫雷道君輕咳兩聲,順勢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絲,瞪着眼睛說道:“我裏面穿的是上古傳下來的神器紫雷戰甲,不是你輕易就能破了的,倒是你究竟用的是什麼法寶,怎麼可能同時接住我的紫雷和柔水的水刃。”

金陽衝他揚了揚手中的海碗,噗嗤笑道:“你說的是這件法寶嗎?它別名叫海碗,全名粗瓷大碗,是居家必備的吃飯家伙。”

“你……”

紫雷道君手指着金陽,氣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你不想說就別說,故意把手中的法寶說成海碗,這不是埋汰人嗎。

“紫雷,對手很危險,我們一起上。”

說這話的同時,柔水道君也順勢激發了手中的傳訊玉符。

“我勒個去的,怎麼這麼快就發信號了,該不會是紫雷那憨貨沒收住手已經把人給打殘了吧!”正悠閒的欣賞着風景的神木道君,見這麼快就收到信號,不禁擔心起來,連忙急急的趕來過來。

“兩位道君,請手下留……留……留……”

神木道君遠遠地看見正戰成一團的三人,故作焦急地揚聲大喊,可剛喊道一半就喊不下去了。

事情好像,冒似,應該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焚香一縷,逆陰陽 那被當胸一腳給踹飛的怎麼會是紫雷道君,不是應該那個金陽正在被紫雷狂踹的嗎,那個被一拳打的連滾帶翻,狼狽不堪的難道真是號稱玉樹臨風的柔水道君?

傻呆呆的看着眼前似乎極度不真實的場景,神木道君只覺得腦袋裏面暈暈乎乎,就彷彿是在夢裏一樣。

“神木道君,快來助我們拿下這妖孽!”

鼻青臉腫,灰頭土腦的柔水道君一見神木道君傻愣愣的站在那裏,不由得焦急的叫道。

“神木,快動手,我們可被他給打慘啦。”

憨厚的紫雷道君,又一次老實的說了真話。

神木道君果然不愧是反應靈敏的仙境智囊,高舉着雙手大聲喊道:“諸位都請住手,這裏面一定是有什麼誤會,有話好好說,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犯不着動粗。”

一腳踢開了正在糾纏的柔水道君,順手把手裏的海碗扣在了撲上來的紫雷道君頭上,呯的一聲,海碗頓時碎成了渣渣,金陽這才一本正經的說道:“沒聽到他說的話嗎,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還打!”

“這果然是普通的粗瓷大碗。”

紫雷道君揉着腦袋,一副我終於搞明白了的模樣吶吶地說道。

…………

“這位想必就是金陽道友了,我是仙境中的神木道君,這兩位是我的同伴,柔水道君和紫雷道君,我們這次是專程來和道友商議關於賠償問題的,我腳程慢,落在了後面,沒想到卻讓道友產生了誤會,這都是神木的錯。”神木道君合手施禮,滿臉帶笑的說道。

伸手不打笑臉人,金陽一聽這話,也擺着手笑道:“既然你們是來商量賠償的,那就當是場誤會吧,我要求的東西都帶來了嗎?”

“俗話說的好,上門都是客,道友難道不打算請我們進去喝杯茶嗎?”神木道君一邊笑着說道,一邊來到柔水道君和紫雷道君身邊,見他們並沒有大礙這才放下心來,至於掛在木頭架子上的仙境弟子們,他還暫時顧不上。

“你剛纔也說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時間都很寶貴,沒有必要轉彎抹角,直來直去最好,你賠錢我放人,然後我們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如果你們覺得這口氣咽不下去,那我們交接完了再接着打。”金陽毫無待客之道,滿臉不在乎的說道。

“好,既然道友爽快,我也就有話直說了,道友要求的東西實在是太難爲仙境了,我們窮搜箱底,纔好不容易湊了其中的三成,再多實在是拿不出來了,還請道友能夠體諒。”說完神木道君很大氣的把手一揮,金陽面前就出現了小山一樣的一堆東西,當然其中以黃金最多。

“呵呵,你們這價可還的有點太狠了,如果我要不答應的話,你們打算怎麼辦?”

金陽笑呵呵的揹着手,圍着小山堆轉了兩圈問道。

“道友,仙境這次可是真心誠意想要和道友和解的,還請道友也同樣拿出誠意纔好。”神木道君不緊不慢地正色說道。

“老大,差不多了,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多好東西呢。”楊守仁兩眼閃着金光的湊上來說道。

“我去,剛纔讓你幫忙拿個碗,你跑的比兔子都快,這會一見到好東西你又幽靈一樣的冒了出來,也不怕嚇着我。”金陽像是被突然冒出來的楊守仁嚇到一樣。

“道友,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得多,還請道友三思。”

神木道君絲毫不在意楊守仁的打岔,安撫了一下張口欲言的紫雷道君說道。

“好吧,既然你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也就不矯情了,把我要的烈陽金和萬年寒玉晶按數量給我補齊,另外在加一百塊陣魂石這事就算了了,你們只給二十塊陣魂石太小氣了,你看怎麼樣?”金陽略一沉吟,揚聲乾脆的說道。

“這個嘛,烈陽金和萬年寒玉晶倒是好說,可一百塊陣魂石這我還真做不了主,要知道陣魂石可以算得上是仙境命脈,仙境中的所有陣法都要靠它才能運轉,道友要一百塊實在是太多。”神木道君面有難色的回答道。

金陽擺擺手語氣堅決地說道:“這是我的底線,我不會再做出任何讓步的,你看着辦吧。”

神木道君眉頭緊鎖,沉吟道:“道友,你看要不這樣吧,你先放了這些仙境弟子,讓柔水道君帶他們回去,我留下來給你當人質,如果到時候道尊不答應你的要求,我隨你處置。”

“呵呵,我可以先放了他們,在上面掛了好幾天,以後也該長點記性了,至於你也一同和他們回去吧,告訴你們那個道尊,如果不把賠償金給我,以後我會自己去拿的。”金陽胸有成竹的看着神木道君笑道。

神木道君施禮謝道:“多謝道友,不過我還是留下來吧。”

“我說沒必要就沒必要,你和他們一起回去吧。”金陽大氣的擺手說道。

誰料神木道君卻像是認了死理一樣,堅持的說道:“道友雖然大度,但是這個提議是我提出來的,神木一生重信,還請道友成全。”

“好吧,既然你非要留下來,那就留下來,不過話說在前面,我可不管飯啊!”金陽滿臉無奈的說道。

神木道君大喜的說道:“多謝道友成全,我這就給同伴交代一下,然後就留下來給道友做人質。”

人質就像是沾了天大的光一樣,滿臉的喜色,而綁匪卻在那愁眉苦臉,就像是吃了天大的虧一樣。 當滿臉喜色的神木道君來到正在把仙境弟子從木頭架子上放下來的柔水道君身邊時,柔水道君一臉你就是個傻瓜的表情低聲嚷道:“你瘋了嗎,能走爲什麼不走,留在這裏等死啊。”

“神木,你還是和我們一起走吧,要是他敢爲難,我們大不了就和他拼了,三人死在一起,總好過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等死。”紫雷道君也湊上來滿懷悲壯的說道。

“胡說八道,我們要是都死在了這裏,誰帶弟子們回去,誰把這裏真實情況稟報給道尊,再說了,我主動留下來有我的目的,你們只管把心放到肚子裏,下面我要說的是很重要,你們要仔細聽。”

回頭悄悄地瞄了一眼正在不亦樂乎的和楊守仁分贓的金陽,神木道君把聲音壓得更低繼續說道:“你們回去後務必要轉告道尊,一百塊鎮魂石的事情,請他酌情處理,但是烈陽金和萬年寒玉晶一定請他按數量送來。”

“這是爲什麼,難道這烈陽金和萬年寒玉晶還有什麼說法?”柔水道君滿臉疑惑的小聲問道。

神木道君又往他跟前湊了一下小聲說道:“先前清水沒把話說清楚,我們都誤以爲他要上品飛劍是留着自己用的,可就在剛纔我聽了他和楊守仁的談話才知道,那把上品飛劍是給那個叫楊義的手下用的,所以我懷疑他要那些材料的目的是想要自己煉器,你們想想如果他不但是個煉丹師還是個煉器師的話,那他對仙境意味着什麼?”

哦!啊……

柔水道君猛地反應過來,眼睛睜的大大的看着神木道君說道:“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你有幾分把握?”

“最少七成!”

神木道君篤定的回道。

“神木,你保重,我這就和紫雷先走一步,你放心,如果你不幸犧牲了,我們大家都會緬懷你的。”

…………

目送着柔水道君帶着仙境弟子們離去,神木道君這才一臉笑容的向着金陽慢悠悠的晃去。

“守仁,你不幫忙整理東西就算了,趴在金子堆上是怎麼個意思,你可別忘了,那裏面可有楊義的一份。”

金陽擡起頭不滿的看着整個人呈大字形爬在金子堆上的楊守仁說道。

“老大,我有這柄飛劍就行了,金子要不要都不所謂。”

楊義抱着那把上品飛劍翻來覆去的看着,眼睛就根本捨不得離開飛劍。

“瞧你們兩個那點出息,真是狗肚子裏盛不住三兩油,這點東西算得了什麼,這纔是剛剛開始,以後還有大把的好處等着你們去拿。”

金陽鄙夷的看着兩個沒出息的貨罵道。

“但願道友口中的大把好處,以後不是從仙境中敲詐的。”

神木道君揹着手站在一旁笑道。

“來得正好,你把這些金子全都收起來,全部給這兩個財迷倒到客廳裏去,你最好別推辭,我可看見你有個儲物手鐲。”

金陽擡頭瞅了一眼神木道君沒有絲毫外的說道。

“呵呵,道友倒是識貨,這儲物手鐲在仙境只有兩個,另一個在道尊手上。”

神木道君笑嘻嘻看着金陽,炫耀的把手輕輕一揮,頓時金山就被他收進了儲物手鐲。

金陽理都不帶理的依舊自顧自的整理着地上的材料。

“道友難道對這儲物手鐲不感興趣?要知道這個儲物手鐲可是有二十丈方圓的空間啊。”

神木道君一臉趕快開口衝我要的表情,等了半天也不見金陽有所反應,於是就主動開口問道。

“你可拉倒吧,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一臉YIN笑的看着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沒安着好心思,再說了就你那個垃圾儲物手鐲,別說是我了,就是那兩個沒出息的貨都看不上,不信你問他們,你就是哭着喊着求他們要,他們都不會要的。”金陽滿臉不屑的指着楊守仁和楊義撇嘴說道。

“道友這話可說的有點大了,我還真就不信這個邪。”

說完神木道君衝着楊守仁一臉嚴肅地說道:“楊守仁,我真心把這個儲物手鐲送給你,你放心我們有任何附加條件,也不會事後找你要回來,你只管放心收下就好。”

“多謝道君看得起小……在下,只是這儲物手鐲太過珍貴了,我不能收,還請道君自己留着吧。”楊守仁話雖然說的客氣,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的嫌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