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華早已習慣了男人定格在她身上的目光,但是像馬志國這樣子他還是有些受不了。馬志國的目光簡直就想直接把她剝光一樣,讓她很是反感。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但是,人在屋檐下,尤其是蕭天的事情。楊玉華真的吃了一驚,蕭天干了什麼,怎麼會讓馬志國準備直接開除。

“馬主任,蕭天還是小孩子可能有些孩子脾氣,這些都沒什麼吧!只要我們引導的對,蕭天那個學生我清楚,人品並不壞。”楊玉華轉身在馬志國辦公桌前面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馬志國的那目光讓楊玉華渾身難受,好像被狗的舌頭把全身給舔了一遭一樣。

由於辦公桌擋住了馬志國的視線,他看不到楊玉華的下半身,他居然直接站起來,繞過辦公桌到了楊玉華的身後。

“楊老師,你這是在給那個蕭天求情嗎?你什麼話也別說了,開除蕭天我已經決定了,待會我就去找校長批。”

楊玉華看不到馬志國的表情,只聽到馬志國用很是威嚴,很是嚴肅的聲音在她的身後說着。聽着好像真的是王八吃了秤砣,鐵了心的要開除蕭天。

作爲蕭天的班主任,楊玉華自然不希望蕭天真的被開除,而且他對蕭天一直以來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馬主任,蕭天犯了什麼事?”楊玉華儘可能讓自己的語言變得柔順一些開口問道。

馬志國陰陰的一笑,把雙手搭在了楊玉華的肩膀上,低頭近乎於伏在楊玉華的耳邊說:“在學校裏聚衆鬥毆,打傷了一個學生,而且其他毆打政教處主任。楊老師,其實我知道你是不希望蕭天被開除的,不開除也不是不可以。”

被馬志國這樣按着,楊玉華感覺就好像是一隻哈巴狗趴在她的肩膀上,不是一般的噁心。

強壓着心中的怒火和惡習,楊玉華穩了穩情緒說:“馬主任,怎麼才能才能不開除?蕭天那個學生本性不壞,沒有教好他是我這個班主任的責任。”

“不不不,你並沒有責任,那個蕭天生性頑劣,把他放在學校裏就是一顆老鼠屎壞了一鍋湯。”馬志國趴在楊玉華的耳邊“吐氣如蘭”的說着,口裏一股濃重的大蒜味差點把楊玉華給薰暈過去。

扭了下脖子,楊玉華逃也似的站起來,剛好看見桌子上放着的一次性杯子。隨手抓了一個,就說道:“馬主任,口有點渴,不介意我喝點水吧。”

馬志國很大度的說了句:“我的辦公室裏其他的沒有,水管夠,而且質量絕對比學校裏的自供水要好得多。”

接了一杯水,楊玉華試探性的問:“馬主任,你不是說可以不開除蕭天的嗎?怎麼我聽着有些迷糊呢,這一會兒是開除一會兒是不開除的。”

馬志國露着他那一嘴的大黃牙賊兮兮的壞笑着說道:“楊老師,這你還不懂嗎?蕭天的去與留還不是都在你的身上。”

說着馬志國往楊玉華的胸前瞟了一眼,還撅着他那簡直跟香腸一樣的費嘴脣隔空來了個飛吻。把楊玉華給噁心的啊!一口水差點直接噴了出來。

沒有噴出來,但是還是嗆到了,微微的咳嗽了兩下,楊玉華裝成不懂的樣子問道:“馬主任,你這話我有些不懂。”

馬志國捧着他的那個大肚子搖搖晃晃的衝着楊玉華走了過來,伸手攔在了楊玉華的肩膀上。壞笑着說道:“楊老師,這麼冰雪聰明肯定會懂的。”

草,還搞彎彎繞。楊玉華臉色一變,盯着馬志國說道:“你的意思是隻要我肯脫衣服,你就可以不開除蕭天是嗎?” “哎,楊老師不要說的那麼直白嘛!那麼美妙的一件事情被你說的那麼粗俗。我還可以幫你評到職稱的奧。”馬志國滿臉的橫肉擠着閃爍着yin光的小眼睛,恨不得立刻化成一隻狼把楊玉華吞進嘴巴里。

楊玉華雙臂抱在胸前,嘴角掛起一絲嘲笑,冷冷的看着馬志國說:“馬志國,你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你也不看看是個什麼東西!”

楊玉華說着甩手在馬志國那滿是能量的臉上就是一巴掌,那聲音叫一個清脆。就好像玻璃杯被摔碎的聲音一樣的悅耳動聽。

馬志國被楊玉華的突然翻臉抽了個莫名其妙,剛剛還好好的,嗲嗲的說着要脫的,怎麼突然間就翻臉了呢?

“草!你個臭女表子居然敢打我!”

馬志國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燒到了腦門子上破口大罵道,他最恨女人打他的臉了,他的第一任女朋友就是因爲打了他的臉,被他給偷偷的賣到越南去了。

馬志國伸出祿山之爪就去扯楊玉華的頭髮,打架的時候男人總是佔着優勢的,除非很彪悍的女人。像普通的在力氣上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上,面對身體肥碩的馬志國,楊玉華完全沒有反抗的力氣。

楊玉華被馬志國一把撕扯着摔倒在了地上,楊玉華使勁的掙扎着,手腳並用既抓又撓。但是奈何馬志國的力氣太大,楊玉華的力氣根本使不上來。

“給你臉,你他媽還給老子甩臉子。裝清純是吧,我讓你他媽給老子再裝!”

馬志國惡狠狠的罵着,甩開手朝着楊玉華的臉就幾個大嘴巴抽了下去。楊玉華躲也沒辦法躲,掙扎又掙扎不脫,臉上結結實實的捱了幾巴掌,白淨的吹彈可破的臉上立馬浮現除了幾道鮮紅的手印。

嘴角也留下了一縷血跡,上面還牽扯着一縷被馬志國扯下來的頭髮。

被怒火燃燒了腦子的馬志國,一看楊玉華現在這個可憐的樣子,頓時如同餓狼看見了白羊一樣,眼中頓時冒出了熊熊的邪光。

迅速的伸手把楊玉華的衣襟往上一撩,楊玉華的上身只穿了件短袖,十分的方便。被馬志國這麼輕輕地一撩,該露出來的東西立馬就露了出來。純白色的罩罩包裹着兩團彈性十足的東西。

楊玉華的身材蕭天早就估測過,起碼得有D了。而且還是貨真價實,不添加任何人工成分的D。

被雙重火焰燃燒的馬志國現在眼裏只有楊玉華的鮮嫩可人的肉體,其他的一切東西都已經被他給拋諸於腦後。他的祿山之爪,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按在了楊玉華的雙峯之上。

楊玉華是既羞又氣,外加噁心,已經處在了奔潰的邊緣。就在馬志國的髒手按在她身上的時候,楊玉華一口咬在了馬志國的胳膊上。

馬志國吃痛,如同被猜到了尾巴的狼一樣嚎叫了一聲,趁着這個機會,楊玉華拼命的推開馬志國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往門口跑,一邊扯着嗓子就喊了起來。

“救命!救命!救命啊!······”

楊玉華還沒有跑到門口,就被馬志國從後面撲過來攔住了。在楊玉華猝不及防的時候,馬志國一手刃砸在了她的脖子上,楊玉華眼前一黑,直接暈死了過去。

馬志國算是瞎貓撞上死耗子了,他只是情急之下才這麼做的,沒想到真的就像電影中演的那樣,一記手刃把楊玉華給搞暈掉了。

馬志國看着眼睛微閉倒在地上,充滿了誘惑力的楊玉華邪邪的笑了起來,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自言自語的罵了一句:“草,裝你媽比的純潔啊!現在還不是隨老子怎麼折騰。”

馬志國貪婪的看着楊玉華誘人的酮體,撩起那鮮豔的裙角,胖胖的手掌順着楊玉華的腳踝摸了上去。楊玉華的年紀不大,只有25歲,皮膚光潔的如同一道鏡子,摸上去十分的滑溜。

馬志國的手掌剛剛摸到楊玉華大腿的地方,正準備進軍那神祕的地方。突然一個威嚴的聲音在門口的地方響了起來。

“馬志國,你在幹嘛?!”

一聽聲音,馬志國一愣,瞬間清醒了過來,冷汗就從他全身的毛孔中爭先恐後的鑽了出來。他的腦子迅速的活泛了起來,該怎麼解釋現在這個情況?該怎麼說?!

說話的這個聲音,馬志國很熟悉,這麼特殊的聲音全校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那個年紀只有二十歲的校長。

電光火石之間,馬志國迅速的響到了一個主意,他神情緊張的把手從楊玉華的身上抽了出來,站了起來看向了門口。

他辦公室的門打開着,一個穿着職業正裝的女子正站在門口,這就是刺進中學神祕的校長,年紀只有二十歲的南宮冰香。此時這個長着一副同比芭比娃娃一樣臉蛋的校長,正一臉怒火的站在門口看着馬志國。

馬志國站在楊玉華的前面,擋住了南宮冰香的視線,一臉惶恐的看着南宮冰香解釋道:“校長,我知道在學校裏幹這個事情不合適,主要是我跟玉華好幾天沒見了,有些猴急了。我保證下次絕對不會發生。”

馬志國信誓旦旦的說着,經他這麼一說,好像不是他在用強。而是他跟楊玉華你情我願,只是不小心乾柴烈火了,在辦公室裏就搞起來了。

南宮冰香眉頭皺了皺,用審視的目光看着馬志國開口問道:“那爲什麼我剛剛聽到有人在喊救命?”

馬志國雙手胡搓着,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校長,這個,你也知道的。幹那個事情喊救命很正常的。”

南宮冰香一個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事情的女孩子,哪裏會知道幹這事情還有人喊救命的。不過好像有電影中有這樣的情節,她將信將疑的問:“另外一個人呢?是誰?”

馬志國側過頭看了一眼雙眼緊閉着的楊玉華,給南宮冰香解釋道:“校長,你知道女人的面子都比較薄的嘛!這要是傳出去,她在學校裏還有什麼面子。所以,你就不要見了吧!我保證以後搞這事絕對回家去,不在辦公室裏。”

南宮冰香看了一眼馬志國身後只可以看到一抹紅色的那個人影,好像明白了一樣,點點頭,說:“下次再有這事情,你這個主任就不要做了。”

說完,轉身拉上門走出了馬志國的辦公室。

在馬志國的辦公室門口,南宮冰香立馬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她語速很快的交代了幾句,一臉焦急的站在馬志國辦公室的外面。正在南宮冰香着急之際,一個男生朝着這邊走了過來,南宮冰香簡直就好像看見了救星一樣,朝着那個男生撲了過去。 蕭天正準備去辦公室找楊玉華,他打了人,還差點把馬治國給打了,在這個學校裏他算是混不下去了。不過現在蕭天早就已經看開了,以前他是爲了給自己的爺爺爭一口氣,盡力忍讓。

現在他算是發現了,這人就是不能太商量了,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就是這個理兒。

在學校裏畏首畏尾的給別人當孫子,反倒是把他爺爺的臉都給丟盡了。

就在蕭天朝着楊玉華的辦公室走去的時候,突然一個長相酷似芭比娃娃的女孩裙裾翻飛的朝着她撲了過來,一把抓住了蕭天的胳膊。

“快,快,快救人!”

那女生上氣不接下氣焦急的喊道,一張小臉因爲焦急而略顯通紅。在蕭天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女生就抓着的手直接撲進了馬志國的辦公室。

“哎哎哎,你要幹嘛?救什麼人啊?”蕭天連忙問道。

等到蕭天的話問出口的時候,他和那個女生已經到了馬志國的辦公室裏。辦公室裏慘不忍睹的一幕呈現在了蕭天的面前,馬志國的全身只剩下一條鮮豔的紅褲衩,蕭天進去的時候馬志國正準備動手脫褲衩。

wωω. тTk án. ¢O

而在馬志國的旁邊,楊玉華衣衫凌亂的躺在地上,眼睛緊緊的閉着,臉上幾道鮮紅的血印子。

馬志國被蕭天他們突然的撞入嚇了一跳,手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手指還勾着褲衩的邊角。

看着這情況,蕭天立馬就明白了。他找了半天沒找到楊玉華,原來在這兒,馬志國這個人渣!

蕭天一臉壞笑的走到馬治國的面前,望着馬志國那鮮豔的紅褲衩笑着說道:“馬老師,你這褲衩子可真性感,哪賣的?”

馬志國瞅了一眼站在蕭天身後的南宮冰香,原本有些忐忑的臉色瞬間變成了猙獰的怒容,他衝着蕭天吼道:“你來這裏幹什麼?馬上給我滾出去!”

蕭天右手撐着下巴,玩味的看着馬志國,調侃的說道:“我記得馬老師你好像把我開除了,現在我可不是什麼學生,我怕你個吊啊!有本事你打我啊!麻辣隔壁的,我看你這老師也當不了多長時間了吧。”

蕭天並不知道站在他身後的就是刺進中學神龍見首不見尾傳說中的校長,在這裏還有一斷夾雜着的故事。在柯振被蕭天整進監獄之後,他的老子沒多久也就搞下臺了,不過不是因爲他兒子的緣故,好像是刺金這所私立貴族高中被一個大集團給收購了。

蕭天一直忙着打架,哪裏有什麼心思去管這些東西,只是聽人說了有這麼一回事兒。

馬志國冷冷的陰笑了一聲,回道:“我當不當老師,不管你的事。我警告你,馬上從我的眼前消失,保安馬上就來。如果你不想進少管所,馬上給我滾!”

馬志國着急着想把蕭天弄出自己的辦公室,同時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幾個嘴巴子,媽的南宮冰香第一次進來就算了,那是他大意忘記鎖門了。這一次居然他媽的又給鎖門了。

南宮冰香抱着胳膊冷冷的說了一句,“是啊!保安是馬上就來了,但是不是來抓這位同學的,而是來抓你的。馬主任,你不要以爲我真的是眼瞎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你在學校裏乾的事情當我很的不知道?哼!”

馬志國的臉徹底的黑了下來,現在他真的是沒什麼路可走了。如果他在學校裏乾的這些事情被他那母夜叉老婆知道了,他可就真的是完了。一點也不誇張地說他真的會死無全屍,他是藉着他老婆的勢力爬到現在這個位置的,如果沒有他老婆,他屁都不是一個。

惡向膽邊生,爲了自己以後的前途一個膽大的想法從他的腦海中冒了出來。馬志國的眼睛中冒出了一股狠戾的邪光,如果說他真的搞出一兩條人命,隨便找個藉口搪塞一下他老婆。那憑藉那母夜叉的能量應該完全可以把他撈出來。

但是,自己在外面偷吃的事情真的要是被那母夜叉知道,估計他就會是某一天漁民從江裏打撈上來的死屍。同牀共枕了十多年,那母夜叉辦事的性格他知道的清清楚楚。

馬志國微妙的表情變化完全沒有逃過蕭天的眼睛,他不動聲色的把拉他南宮冰香擋到了自己的身後。

回到宋朝當暴君 果然,馬志國突然暴起,順手抓起桌上的一件裝飾品揮手就朝着蕭天的腦門子砸了下來。蕭天的眼睛半眯着,在心裏罵了一句,你個狗雜種下手夠狠的啊!

在馬志國手裏的東西快要砸下來的時候,蕭天腰部猛的一用力,彈跳起來右腿繃直踢在了馬志國的手腕上,那個瓷器的裝飾品從馬志國的手裏掉了下來,摔在地上成了好幾塊。

馬志國的突然舉動讓南宮冰香心猛的一抽,她沒有想到這馬志國居然會狗急跳牆下殺手。蕭天在南宮冰香的眼中瞬間變了摸樣,那瀟灑的動作讓南宮冰香的心跳都快了好幾個拍。

“草泥馬的,你可真是個禽獸中的極品!”

蕭天嘴裏罵了一句,身形猛的一閃,衝着馬志國欺身而上。一擊勾拳實打實的砸在了馬志國的下巴上,疏於實際運動,只知道在牀上運動的馬志國哪裏扛得住蕭天的這麼一下子。

嘴裏吐出一口夾在濃濃唾沫的血,身體後仰栽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馬志國倒地之後,突然雙手捂着自己的大腿叫了起來,那樣子看着挺慘的。

馬志國那摸樣被蕭天給逗樂了,也有些莫名其妙。“我說,你這演戲也好歹演的逼真點嘛!我明明打的是你的腦袋,你他媽捂着個腿幹嘛?”

“哎,哎,哎,我抽筋了啊!”馬志國哭喪着一張如同肥豬一般的臉,叫喊着。

“艾瑪,我就操了,沒見過這麼有趣的事情。”蕭天逮着機會上去在馬志國的大腿上就是一頓猛踩,那個地方再怎麼踩也不會真的把人給搞廢了,正好剛剛蕭天憋了一肚子的火,這下算是找到發泄的機會了。

馬志國在蕭天的一頓肥踩之下撕心裂肺的吼叫着,那聲音真的和殺豬時候豬叫沒有任何的區別,期間還夾雜着各種威脅的語言。比如說要殺了蕭天全家之類的,信了這個蕭天就不是蕭天了。

一大羣保安在蕭天正踩得過癮的時候,衝進了馬志國的辦公室,一進來這幫漢子二話不說就把蕭天給控制了起來。 “喂喂,我說你們抓我幹嘛?”蕭天並沒有反抗,任由那幾個保安把他的胳膊扭到背後控制了起來。

其中一個長相相對比較磕磣的漢子保安帽斜戴着衝上來給蕭天就是一個大嘴巴子,罵罵咧咧的說道:“草泥馬的,你當老子眼瞎啊!你居然光天化日的毆打馬主任。我看你小子是想找死呢吧,哪個班的?”

那保安一看蕭天穿的是校服,就知道蕭天是個學生。顯得格外的囂張,尤其是在馬志國的面前,他們爲了巴結馬志國必須得表現一下的。由於南宮冰香這個校長當的太“到位”,連保安都不知道在他們面前的這個小女孩就是新校長。

那保安不動手還好,一動手蕭天的怒火就燃燒了起來。蕭天的眼睛中閃過一道寒光,聲音凌冽的如同寒冰一樣衝那個保安說:“你剛剛打了我一巴掌,我會記住的。給人家當狗是可以,但是還是要有點尊嚴的好。”

那保安一聽蕭天居然還敢威脅他,頓時呲牙咧嘴的挽起胳膊,朝着蕭天的臉蛋又一巴掌扇了下去。

“你麻辣個巴子的居然還敢威脅老子,小屁孩一個,你當你他媽是誰啊!”那保安罵了蕭天兩句之後,屁顛屁顛的跑過去拿起馬志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恭敬的跟個孫子一樣扶起馬志國。

幫着馬志國把衣服穿上,腆着一張臉衝馬志國說道:“馬主任,實在是對不起,我們來晚了。您先去醫務室看看傷勢,這裏就交給我們了。這個學生我們一定會收拾的妥妥帖帖的,您放心。”

南宮冰香在保安來了之後,自始至終都沒有說一句話,好像是被這陣勢嚇到了一般。

馬志國穿好衣服之後,狠狠的挖了蕭天一眼,視線越過蕭天落到了南宮冰香的身上。看到南宮冰香沒有絲毫的反應,馬志國的心思又開始活泛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