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海濤和楊明峰在書房中談了一整天,到晚上的時候,楊靖才有機會把自己的丹藥拿出來,化成水給自己地家人喝,爺爺、奶奶地身體比較差,因此能夠吸收的藥力有限,僅僅兩天地功夫,就把身體內的毒素排盡。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洗髓丹地效果很明顯,不僅能夠把人體內的雜質排出,還能強身健體,增強人體對自然的感受能力,已經吸收了洗髓丹的家人,每天早晨和傍晚練習太極拳的時候,配合自己教導的呼吸法門,只怕不用多久他們就能感覺到氣感吧!

到那個時候,不說自己的家人能夠強悍到什麼地步,至少比一般人要多活十幾年,這是完全沒問題的,而且今後鍛煉跟上來,能夠不斷保持的話,甚至還能活的更久也不一定。

姑姑楊愛萍年紀還輕,對這個東西還很感冒,聽到楊靖的話后,她倒是不急,反正東西在自己侄子身上,也不會丟了,將來等她老點了,再吃也不遲,這些年在省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著實鍛煉了她,行事談話感覺起來,比常年在zf部門工作的父母,更多了一些國企幹部的口氣。

楊靖等到父親和爺爺他們全部吸收完藥力,能夠自由的出行后。這才依次把他們地相貌維持在以前的狀態,免得被有心人發現,到那個時候就難辦了。

別的不說,你們有了這麼好的葯,竟然都不知道孝敬首長,光這一點就其心可誅了,總之這樣的事情,能避免就避免,楊靖也不太願意去乾澀歷史走向,事實上自己的太極教導給首長后。肯定會影響華夏的歷史走向。

首長正常鍛煉下去,也不可能按照歷史記載的那樣,在那一年過世,很有可能多活幾年。可是如果他老人家吃了洗髓丹后,再多活個十幾年,那就暈頭了,不說首長在,手下這些人想出頭很難,光說華夏的政權也難正常交替。

這樣影響太大的事情,楊靖可不敢隨意乾澀,自己已經做地很逆天了,做的太過的話。只怕上面的人都要派遣執法仙官,來追究自己地責任了。

楊海濤吸收完藥力之後,整個人的氣勢為之一變,本來就精力旺盛的他,在經過洗髓丹轉變后,精神更加彪悍。上位者的威壓和本身的精神力結合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他獨特的凜冽氣勢。

李芳此時也顯得年輕許多,女人的精力本就不如男人,這麼多年的辛勤工作,著實累壞了這個巾幗不讓鬚眉的女強人,此時經過洗髓丹洗髓駐顏,竟然在改變李芳身體機能和精神地同時。還讓李芳的外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40多歲的中年婦女。此時看上去,竟然如同20多歲。和當年生下楊靖的相貌,沒什麼太大的出入。甚至在精氣神上,還要更勝一籌,事業型地女人對外貌雖然關心,可是在zf機關,有著一副年輕的外表,並不太合適。

君不見有幾個年輕的幹部擔當高位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這些人才有資歷,才能有大局觀,才能值得黨和人民信任,換一年輕姑娘過來,不說別人了,就老百姓也不幹啊!

這東西就如同去看醫生,大多數的人都喜歡找年紀大點的,畢竟他們從醫年月久,經驗也相對豐富些,人家到外面辦事也一樣,在zf單位工作,誰願意跟一個年輕地小姑娘或者小夥子打交道?那是不成熟地表現。

因此就算李芳再怎麼不願意,也只有讓楊靖把她那年輕了十幾二十年的相貌隱藏起來,直接換上自己之前沒服用洗髓丹地時候。

眾人對於楊靖的能力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只要楊靖還是他們地親人,哪怕有一天看到楊靖在天上飛,那也不奇怪,這麼多年下來,跟著楊靖,確實見了不少東西,知道他經歷的事情也很多,什麼旱魃、人之類的東西,聽著就噁心。

關於楊明峰前往燕京的事情,楊海濤已經跟父親談好了,對於今後怎麼做,楊明峰也有一個充分的認識,對今後的工作也有了信心,再說有李國良和首長在燕京,又有眾多楊系人馬在全國各地,只要不被人家抓住把柄,根本就不用擔心有人不聽話。

殺雞儆猴這個成語,在哪個年月都好用,楊明峰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這頭一把火就準備燒向那些找茬的人,以雷霆之勢掃清這些障礙,然後閃電式的進行改革,把計劃委員會改組成為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楊海濤在放下心頭的擔憂后,總算在秘書的催促電話中,登機返回了東海,那邊的事情還有一大堆,王家和李家的投資需要落實,珍海集團率領的東江商業聯盟也要重新制定政策扶持,再加上舊區改造工程和工廠搬遷,一大堆事等著楊海濤去做。

因此在吸收完洗髓丹的藥力后,就趕緊返回了東海,李芳也沒什麼傷感,這麼多年為了工作兩人分居兩地已經習慣了,再說李芳也是事業型的女人,對兒女情長到不是太關注,反正再過幾年,楊海濤進入燕京,那麼李芳也會跟著過去。

楊愛萍一大早就跟著楊明峰在院子的後花園練太極,楊靖正想著去安南轉一圈,這麼久沒回去了,也該回去好好看看了,而且姚二這小子此時也從東海返回安南了,過幾天要親自的哦啊深藍去看看。

那邊操作認購證的事情進行地很順利,一些事情必須要姚二親自去把把關。畢竟涉及的資金量太大,沒負責人過去管著,高海濱和姚二都有些不放心,因此姚二就把東海的事情交給高海濱辦,自己則準備前往深藍。

「爺爺,奶奶!我想回安南一趟,這麼久沒回去了,這次好不容易回來,我想過去轉轉!」楊靖看到爺爺、奶奶從花園中回來,馬上對他們說道。

「楊靖。你要去安南?剛好,我們局有車過去,要不你就坐我們局的車去吧!」楊愛萍聽到楊靖的話后,對著楊靖說道。

「你回去轉轉也行。自己沒事的時候多走走,散散心,在特勤局工作很累也很危險,自己抓緊時間調整一下心態,免得咱們擔心!」楊明峰想了想,同意楊靖過去,畢竟那裡是楊靖成長的地方,再加上高海濱和姚二都是跟著楊靖起來的,到了安南。楊靖就是土皇帝,誰敢惹他?

再說安南還是東南管,從這裡過去開車也就4個小時,乘飛機一個小時都不要,這還得算上登機出機場的時間,這麼近的地方。楊明峰有什麼不放心地,而且在安南還有個人值得楊靖去,那個人就是呂純良。

這個特勤局第一任局長,主席當年最信任的人,此時就在安南,楊海濤的發跡也多虧了呂純良,當年要不是他贊成首長到安南去。只怕楊海濤也沒這麼快得到首長的認可。也不會有楊海濤地今天了。

因此楊靖去安南,楊明峰是同意的。而楊靖的奶奶劉靜怡就有些不高興了,自己孫兒到東方市難得住幾天。才過了多久就要離開,這次自己服用了洗髓丹后,身子骨那可結識了許多,也能陪著楊靖到東方市到處走走了,結果他馬上就要離開。

「楊靖,在這多住幾天再過去,奶奶可捨不得你這麼早就走!一年也難得聚幾天,剛來就走,成何體統!」劉靜怡不滿的抓住楊靖的手,深怕自己一放開,楊靖就會離開一般。

「媽,楊靖去安南說不準有事呢!而且爸爸也快到燕京去工作了,楊靖又在燕京讀大學,到時候您有的是時間見他,現在就別讓他難做了,工作要緊!」楊愛萍跟母親關係最好,一些話只有她說才頂用,因此楊愛萍在看到侄子那求助的眼神后,馬上上前拉開了劉靜怡。

「行啦!你沒事搗什麼亂,婦道人家就是多事,楊靖你放心的過去吧!自己多注意安全!」楊明峰很開通,甚至比楊海濤還開通一些,這可能就是所謂的祖孫情吧,做爺爺地對孫兒永遠都有一種溺愛心理,不捨得孫兒吃苦受累,相比做父母的,那可慈愛太多。

「恩,奶奶,您就放心吧!我在燕京也有套老房子,是四合院,到時候您和爺爺沒事可以到我那去坐坐,我沒事也可以去您那看您啊!

這次回安南還真有點事情,您就別生氣了吧!」楊靖上前伸手挽住劉靜怡的肩膀,輕聲對奶奶說道,半響之後劉靜怡才點頭同意了下來。

在家吃完早餐楊愛麗就帶著楊靖去了機關事務管理局,楊愛萍是東南省機關事務管理局機關後勤服務中心的主任,正處級幹部,機關事務管理局的後勤全部歸她們管,因此單位的車由她安排。

「老秦,這是我侄子,他今天也要去安南,你把他送過去吧!」楊愛萍帶著楊靖進入辦公室后,拿起電話,打給小車隊地司機,讓自己的司機開車送楊靖去安南。

「原來今天沒車去安南啊?早知道這樣,我直接坐火車過去就行了,沒必要單獨安排一輛車送我過去啊!」楊靖聽到姑姑打這個電話才知道,原來根本就沒車去安南,剛才姑姑那麼說,只是為了安慰爺爺他們罷了。

「本來是沒有,可是你來了,不就有了,反正咱們機關事務管理局也要到安南的竹園山莊談今年冬天的業務,這次就讓業務科的小田跟你一起過去,這樣就不是濫用國有資源了吧!」楊愛萍看到楊靖那詭笑的樣子,頓時把自己的計劃說了出來。

「竹園山莊?機關事務管理局去那談什麼業務?」楊靖一聽頓時來了興趣,這個山莊不是姚二當年說自己搞地嗎?聽說那裡環境優美,不僅遍地是竹子,而且裡面還有溫泉,很適合度假休閑。

可是那個山莊採取地是會員制,只接待zf官員和豪門巨富,一般人出錢都進不去,完全是看身份才接待的私人山莊,怎麼省zf地管理局還會去那談業務。

楊愛萍看楊靖那疑惑的眼神,不由地輕輕一笑,「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現在整個東南省,最好的度假山莊就是那,不僅環境優美,而且安靜,雖然身處城市邊緣,可是因為地形的緣故,彷彿讓人感覺身處深山一般。

那裡的溫泉也很有名,再加上魚塘和菜地,能讓人在那裡感受最原始的風情,是個修身養性的好地方,咱們省zf每年到了冬天,都會到那裡去訂十套住房,讓領導分別到那邊去陶冶性情。

而且一年一度的全省經濟發展報告也是到安南做的,到那個時候,省委和省zf的領導都會過去主持會議,住在zf賓館太麻煩,而且也不方便,在竹園山莊反而比較合適一些。」

(又是一個新月份,大大們,手中有月票了,得狠狠的砸票啊!千萬別漏過了!沒有月票的大大請砸推薦票,你們的支持和肯定是對隨風最大的鼓勵,感謝武裝小兵打賞支持!希望你的書越來越好!謝謝!) 「不是,我不是不相信你歐陽,我,我這只是太激動了。」上官嫣然連忙說道。

歐陽輕輕一下笑然後便不再說話了,伸出右手緩緩的放到了上官無極的額頭上,虛空畫了個一個手訣,口中輕吐一個字:「收!」然後上官嫣然便看到一團藍色的光團從自己父親的額頭正中央印堂處疾射出來,頓時驚呼一聲,「歐陽,這是什麼東西?」她話音剛落,昏迷中的上官無極猛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爸爸。」上官嫣然急忙上前扶住上官無極,神情很是焦急。

「好了,現在你爸爸已經沒事了,只要再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就可以了。不過因為這股能量裡面帶有侵蝕吞噬的特性,十天來你爸爸的真氣已經被吞噬了不少,想要恢復到以前的實力,那隻怕有些困難。」歐陽有些遺憾的說道。倒是上官嫣然,對此倒顯得並不怎麼在意。對於她來說,只怕自己的爸爸還能站的起來,那就已經是上天最大的庇佑了。

上官嫣然望著歐陽認真的說道:「歐陽這次真的是太感謝你了,如果沒有你的話,我真不知道我爸爸會變成什麼樣。」

「那麼客氣做什麼,我們不是朋友嘛。」歐陽故意裝出不滿的樣子說道。不過他的演技實在是不匝地,上官嫣然根本就不上他的當,輕輕的皺了皺眉,手指著歐陽手中那團藍色的光團問道:「歐陽,這就是帶有侵蝕吞噬特性的能量嗎?」

歐陽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沒錯,就是那神秘的能量。這種能量的特性非常的奇怪,我以前還從來沒有遇到過呢。這次正好可以好好的研究一下。」上次隱身進入奉天集團那個地下密室的時候,歐陽就已經對彭寬身上蘊藏著的能量非常的好奇了,只不過當時只顧著查彭寬為什麼會沒有心跳的原因而沒有好好的研究研究這種奇異的能量,現在這種能量已經被自己從上官無極的體內提取出來了,這麼好的研究機會,歐陽當然不會錯過了。

當著上官嫣然的面,歐陽手中突然迸發出一股耀眼的金光,金光很快便將那藍色光團給包裹了起來。在歐陽的控制之下,金光慢慢收緊,原本拳頭大小的藍色光團立刻被壓縮的不斷收縮,不到三秒鐘的功夫,這藍色光團已經被歐陽壓縮到只有一丁點大。不過歐陽並沒有就此結束,而是繼續加大了自己的混沌能量。經過歐陽用混沌能量不斷的壓縮,終於這神秘的藍色光團不見。至少在上官嫣然的眼中它確實是消失不見了。驚訝的望著歐陽好奇的問道:「歐陽,這怎麼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

「呵呵。」歐陽輕輕一笑,然後說道:「是我把它給吸收了,我要看看這神秘的能量到底是怎麼來的。」說完!歐陽輕輕的閉上了眼睛,專心去感應已經被自己吸進體內的神秘能量。

歐陽是神,而且是宇宙中神籍最高的戰神,在上個宇宙紀年和神皇那一場大戰讓整個宇宙陷入了塌方並且爆炸,雖然結果是他搞定了神皇,但他自己也不好受,身體因為宇宙大爆炸所產生的巨大威力而化成了灰燼。他的靈魂印記在宇宙中飄蕩了無數年,無時無刻不在吸收宇宙中最精純的混沌能量,重生之後也是如此。

到現在為止,歐陽的身體雖然看上去普通人類的身體是一樣的有血有肉。但實際上,歐陽的身體早已經被混沌能量給同化掉了,所以嚴格的來說他的身體是沒有心臟等五臟六腑加血管的,所以經脈也就不存在了。

此真,在歐陽的體內,一點藍光正不斷的閃爍著。這一點藍光正是剛剛被歐陽吸收進體內的神秘能量,還真別說,這股神秘的能量還真的是有些變態。被歐陽吸收進了體內也就相當於已經被混沌能量給同化了,但是它竟然還想反抗。這讓歐陽還真的是有些驚奇。其實歐陽已經發現,這神秘的能量和歐陽的混沌能量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的有些相似,因為它們都有同樣的特性,那就是吞噬其實他能量。不過混沌能量除了可以吞噬其他的能量之外,還能將其他的能量同化掉,也就是說將其他的能量也變成混沌能量。這一點是這神秘能量做不到的。

當然就這麼一點區別,可以說就已經是天壤之別了。要知道,能量就好像是炸彈,或則比炸彈恐怖和厲害。雖然這神秘的能量有吞噬的特性,但是最終它還是不能將這些被它吞噬的能量同化掉,所以就相遇是不同的炸藥放到了一起,吞噬的越多,也就越危險。可是混沌能量就沒有這種危險了。

這個時候,歐陽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新奇的想法,不過同樣也是一個帶有很大危險性的瘋狂想法,那就是放棄抵抗,任由這股神秘的能量吞噬自己的能量。

幾乎只是一瞬間的功夫,歐陽明顯的感覺到這股神秘的能量一下子壯大了不少,饒是歐陽現在都不得不說這種神秘的能量屬性確實是夠變態。

「他奶奶的,這也太強悍太變態了吧。」歐陽有些詫異的說道。

「怎麼了歐陽?」聽到歐陽的話,上官嫣然連忙關心的問道。

「這神秘能量竟然連宇宙間最精純的混沌能量都能吞噬掉,我還真的是想想不出來,這世界上還有什麼能量是它所不能吞噬的。」歐陽搖了搖頭說道,不過雖然自己的混沌能量也能夠被這股神秘能量吞噬掉,並且吞噬的速度貌似還很快,但歐陽出來稍稍有些驚訝之外,並沒有太多的擔心。因為就算他的能量被吞噬的再多也不會出現上官無極那種問題,因為他的身體能夠無時無真的吸收宇宙能量。而且吸收的速度遠遠大於被吞噬的速度,所以歐陽並不擔心。

實際上,歐陽甚至都有些希望自己的能量能夠被吞噬的更多一些。畢竟他的能量增長的太快了,快到連歐陽都覺得有些恐懼的程度。現在能被吞噬掉一些,雖然不是很多,但怎麼說也是聊勝於無啊。

「那可怎麼辦?你還是快點把那能量逼出來吧,否則你要是也和我爸爸一樣那可就糟糕了。」一想到歐陽也會變的和自己的爸爸一樣躺在床上,根本不能提起自身的真氣,上官嫣然心中便是一陣后怕。更何況,如果歐陽也變成那樣的話,她真的是想不出該找什麼人來給歐陽療傷。畢竟,歐陽可以給自己的父親療傷,但這並不代表自己的父親可以為歐陽療傷。

「放心吧,沒事的,我只是對這種能量竟然能夠吞噬混沌能量而有些驚訝而已,實際上我還巴不得它能夠將我體內的混沌能量吞噬的更多呢。」歐陽笑著說道。

歐陽的話立馬讓上官嫣然的大腦陷入了當機的狀態。

歐陽全面的壓制住自身的混沌能量,同時又運用神識開始對這股神秘的能量進行全方位的立體研究。沒過多久的時間,歐陽終於搞清楚了這神秘能量的來歷。說起來,這種神秘能量的出現和歐陽還真的有很大的關係。可以說,正是因為歐陽的出現,才導致這能量的出現。如果歐陽沒有重生的話,他相信,這能量應該也不會出現。

原來就在歐陽經受九九八十一道神劫的時候,整個地球的空間都發生了異變,歐陽重生回到了過去。因為歐陽的身上有著宇宙戰神的靈魂印記,被神劫這麼一刺激,歐陽恢復了神籍。就在歐陽因為恢復神籍而瘋狂吸收宇宙能量的時候,地球上許多物質能量同時也受到了宇宙能量的影響。

彭寬的運氣很好,就在歐陽重生恢復神籍的時候,他正浸泡在藥水之中,同時身上插著許多的電線。也許是因為電線老化,或則是其他的什麼原因。那連接在他身上的電線竟然漏電了。所以他瘋狂的吸收了那些已經產生了異變的電能量。其實這時候那電能量已經不能再被稱之為電了,準確的應該稱之為變異的混沌。

「沒想到,搞來搞去最終竟然還是因為我的原因它才能夠出現。」歐陽有些無奈的說道,搞清楚了這神秘能量的出處后,歐陽立刻催空自身的混沌能量,將那變異的混沌能量給吞噬,然後迅速同化掉了。

治好了上官無極身上的傷之後,歐陽又特地跑了趟慕容家族。慕容伯、慕容千還有慕容劐三兄弟所受的傷比較上官無極那要輕很多,但情況也是不樂觀。雖然還能從床上起的來,可是要想再次提起自身的真氣,那可就是做夢了。

歐陽到了之後只花了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就將他們三人的傷都搞定了,這讓慕容伯看歐陽的眼神都充滿了佩服。同時也暗暗決定,等過了明天之後,一定要鼓動自己的女兒對歐陽發動猛烈的攻擊,像歐陽這樣擁有強大實力的女婿,他心中可是喜歡的很。 楊靖在離開楊愛萍辦公室的時候。都沒有說破竹園山莊的老闆姚二跟自己的關係。反正這個事情也沒必要公開。明面上人家都以為姚二的後台是廣珠軍區參謀長和政治部主任。沒想過姚二會跟著楊家的人混。

因此有些東西不說破還是比較好。一個高海濱就讓那些人瓜分了股份。自己好不容易把姚二給隱瞞了下來。要是再讓人家知道了。只怕這個又跑不離了。到那個時候。在華夏。自己還真沒有一個可用的人了。

似乎。在安南還有一個人可用。當年自己不是和人大主任的兒子常江合夥搞了個公司嗎?這麼多年沒回去了。也不知道他那公司做的怎麼樣了。當初也沒想過這個公司能怎麼賺錢。只想著多認識一個朋友。今後說不定有大用。

「楊靖。我來介紹一下。這是我們事務局小車隊的老師傅。秦海山司機。你可別小看他。他可是偵察兵退伍。有十幾年的駕駛經驗。很不錯!」楊愛萍從後面追了上來。剛才去安排小田的事情去了。因此落後楊靖半分鐘。

楊靖看了看這個肌膚古銅。身強力壯的秦海山。不由的產生了一絲好感。說實話楊靖對每一個華夏戰士都有好感。這些當年默默付出的最可愛的人。他們的歷史功勛。永遠會被人民記在心裡頭。

「您好!我是楊靖。麻煩您了!」楊靖並沒有因為自己的身份比秦海山高。就顯得高傲。而是相當誠懇的對秦海山問好。

秦海山的性情倒不如外表那麼剛硬。說話相當圓滑小心。聽到楊靖地問話后。馬上點頭笑著說道:「這麻煩什麼。您是處長的侄子。那就是咱們自己人了。順路送您去安南。有什麼麻煩不麻煩的。您可太見外了哦!」

楊靖見到秦海山恭維中不失自信。這樣處事圓滑的人才能留在機關單位。一般不會做人地人。早就被排擠出去了。看來機關真是一個大染缸。一進去。身不由己地也會跟著改變不少。

「小田。這次去安南。首先要把竹園山莊的房間預訂好。咱們是那裡的老顧客了。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楊愛萍看著從辦公樓里跑出來地一個20多歲的小姑娘。和藹的對她說道。

「處長。您就放心吧!」田慧慧對著楊愛萍做了個笑臉。然後看了看站在楊愛萍身邊的楊靖。眼前不由地一亮。這麼英俊的小後生可少見。而且這個人的氣質讓人忍不住地想要跟他親近。真是如果吸引蜜蜂地蜂蜜。

「喲。這位同志從來沒見過。是處里的新同志?」田慧慧似乎並不怕楊愛萍。反而跟楊愛萍開起玩笑來。楊靖看她地樣子就知道。這丫頭片子的老子或者什麼長輩。肯定在省里高層任職。否則哪敢這麼跟自己地處長開玩笑。

「行了。別貧了。這是我侄子楊靖。他也要到安南去。你們剛好順路。就一起走吧!時間不早了。早點上路。事情辦好后就打個電話回來!」楊愛萍愛憐的說教了田慧慧一陣后。這才吩咐秦海山開車帶他們上路。

車子平穩的滑出車位。一路開出機關大院。大眾桑塔納的性能確實不錯。雖然在國外屬於過時的車型。可是在華夏已經算的上不錯的車了。

秦海山開車的技術很好。速度掌握的非常好。轉彎和超車都不會讓坐在後面的兩人有什麼搖晃。平穩的就如同坐在辦公室一般。

而田慧慧在車子一離開機關大院后。就一直盯著身邊的楊靖看。眼睛一眨都不眨。嘴角微微翹起。似乎在打什麼主意。楊靖是以不變應萬變。這個小妮子一看就是古靈精怪的人。自己去招惹她了。只怕以後都不得安生。

「小侄子。你去安南做什麼?」田慧慧看著身邊的楊靖不搭理自己。不由的皺了皺眉頭。眼睛一轉笑著說道。

楊靖額頭青筋一陣跳動。奶奶的個球。你小丫頭片子這輩子年齡也就比我大幾歲。竟然敢叫我侄子。算上我上輩子的年紀和修仙的年月。你叫我祖宗都夠了。秦海山聽到田慧慧的話。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個小祖宗可是省委常委、東方市委書記田漢聲的寶貝女兒。大學畢業才一年。剛從企業單位上調到機關事務管理局。機關後勤服務中心工作。整天沒個正行。不過為人不壞。是中心的開心果。

「阿姨!您老人家果然上了年紀。剛才我不是說過去安南幹嘛嗎?感情您老人家不僅上了年紀。而且還耳背了!」楊靖本來就是不吃虧的主。這個田慧慧可愛歸可愛。可是誰知道是不是可憐沒人愛。占著自己家裡的背景。在外面囂張跋扈的人楊靖見多了。自然不會對這個田慧慧有什麼好感。

更何況丫的一出口就占自己的便宜。侄子!?難道我楊靖就這麼不值錢了?隨便一個女人走出來。就敢貿然這麼叫自己。如果不是秦海山在這。楊靖還真想屏蔽了她的六識。讓她一個人害怕害怕。

「咦。果然好玩。乖侄子。我可不在意你說我年紀大。你說我叫你姑姑叫姐姐。你是楊處長的侄子。我不跟著她叫你叫侄子。那不是輩分給叫亂了嗎?

你也彆氣餒。做我侄子可有好處。到了安南我罩著你。有什麼事只管跟我說。千萬別客氣。大事幫不到什麼。吃吃盒飯之類的小事。那是一句話的事情!」田慧慧也真敢說。話一出口。秦海山差點沒開著車撞上前面的奧迪。

這個小姑奶奶整蠱人的惡趣味還真是開上癮了。楊愛萍處長可是省委書記楊明峰的女兒啊!楊愛萍的侄子。不就是書記地孫子?乖乖。田慧慧你這個小瘋子。也只有你敢這麼開楊家人的玩笑了。

「哦?盒飯嗎?行啊!只怕到時候您沒錢結賬。那可就難堪了。要不這樣吧!您先把竹園山莊的房間訂下來再說。姑姑不是讓您把竹園山莊的房間安排好嗎?到時候咱們再說!」楊靖心裡頭一樂。這丫頭還真無齒。看來也是一個天不怕地不怕地主。這次自己就好好讓你吃吃苦頭。

「切。竹園山莊是咱們事務局地老關係了。別說訂十間房。就是包下來也是一句話的事情!」田慧慧大言不慚的對楊靖吹噓道。年輕人嘛。誰不要個面子。更何況田慧慧本來就是一個愛玩地主。跟楊靖開開玩笑。吹吹牛也不奇怪。

「是嗎?既然這樣的話。幹嘛得您親自跑這一趟?既然您的話這麼管用。直接打個電話去就行了嘛!」楊靖輕輕一笑。姚二明面上的靠山是廣珠軍區參謀長和政治部主任。論級別和關係。姚二根本就不用怕機關事務管理局。

而且姑姑安排人到安南去訂房間。那麼自然有她地道理。如果一個電話就能解決問題。那麼姑姑也不可能安排專人到竹園山莊去一趟了。

「你小子這就不懂了吧!楊處那是讓咱們出去玩兒呢!你聽她說讓咱們把事辦好吧?可是你有聽她說讓咱們什麼時候回嗎?沒有吧?這不就行了。她這麼說就是讓咱們到安南好好玩玩。再加上咱們到竹園山莊訂了房間。可以順便在裡面住幾天。反正錢已經出了。不住白不住!」田慧慧一番話說出來。楊靖還真不知道要如何說了。

剛才姑姑確實沒說讓她們什麼時候回。而且自己對竹園山莊的情況並不了解。當年也就是聽姚二跟高海濱那麼一說。東江商業聯盟的人會到竹園山莊去度假。至於官員地話。楊靖還真不太了解。

要不是這次姑姑跟自己說起。自己都還不知道竹園山莊竟然在省內這麼出名。省領導到安南去。都不願意住政府賓館。而願意到竹園山莊呆著。由此可見這個山莊多麼有名。

或許也有可能是一個檔次問題。在竹園山莊地人非富即貴。一般人根本就進不去。楊靖明白身份到了一定的地步。自然就會有特殊地要求。政府賓館是一個大眾性的賓館。上到高層領導。下到基層職工。都可以到政府賓館居住。

而安南又沒有單獨修建一些招待貴客地別墅公寓。因此這些有身份的人來了安南。自然就會想著要獨樹一幟。 https://tw.95zongcai.com/zc/57100/ 至少得有點凸顯自己身份地位的地方不是?竹園山莊就成了最佳的地方。

安靜祥和。檔次也有。最難得的是它獨有的那一份幽靜。竹的氣節意境深遠。身處在竹園深處的竹園山莊。自然有它獨特的美景。再加上竹園山莊採取西方的會員制度。身份和地位只有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申請竹園山莊的會員卡。

一般人想進去都不行。機關事務管理局的車雖然有省政府通行證。可是想憑藉那個證件進入竹園山莊。一個字。難!

因此除開這些領導親自打電話。報自己的會員卡訂房間。竹園山莊才會受理。一般人打電話。竹園山莊是不會理會的。可是到了省主管領導的地位。又怎麼會去打這個電話呢?因此每年都是機關事務管理局到去安南開會的領導秘書那。把會員卡領來。然後再派遣專人到安南去定房間。

這樣才了田慧慧到安南的一行。而楊靖恰巧就不知道竹園山莊的規定。因此還以為楊愛萍真的願意讓田慧慧出去玩呢。就算她想。人家秦海山也不答應啊!

他開的車是楊處長的。自己出來了。處長就必須坐其他的車。出行都不方便。自己不儘早趕回去。不是找罵嗎?跟在領導身邊。就得了解領導的心思。楊愛萍知道田慧慧的性子。因此根本就不跟她去說什麼早點回之類的話。

秦海山自然會把事情安排好。根本不用楊愛萍操心。這也是當初楊愛萍點名秦海山做自己司機的主要原因之一。再說秦海山出生偵察兵。手上頗有幾分功夫。遇到事情還能當保鏢使喚。安全。

近幾年東南省發展的很快。省內的公路大多重新修建過。國道比起其他附近的省份來。要好上許多。此時高速公路還沒大規模普及。因此國道上的車輛相當多。不少長途客運和貨運車輛都走國道。遠遠看去。前面的車隊就如同一條鋼鐵洪流。滾滾而下。在廣珠會和。

秦海山沒理會楊靖和田慧慧之間的對話。剛才差點把車開的撞在前面的奧迪車上。警醒過來之後。秦海山專心致志的開著車。尋找著機會。超過前面一輛又一輛的車。

楊靖正想著什麼時候找機會打個電話給姚二。好好為難一下這個田慧慧。讓她知道一下。做人不能這麼牛。否則會被雷劈的時候。突然感覺車子猛然急剎車。整個人順著慣性向前一撲。還好前面有座位擋住了。到沒怎麼著。

坐直之後看了看前面的擋風玻璃。才明白過來。原來前面不遠處出了車禍。一輛貨車撞到了一輛捷達車。兩車相撞后還波及到了旁邊的幾輛汽車。

秦海山剛才親眼看著那輛捷達車超車。結果迎頭在逆行車道撞了一輛貨車。貨車的前輪從捷達車車開過。頓時側翻滑行了二十多米。撞到旁邊另一輛客車。把那輛行駛中的客車撞得直接停下來。

緊隨其後的一輛小車馬上剎車不住。撞在那輛客車尾巴上。一連串的撞車響聲。讓不遠處的秦海山渾身冒出一陣大汗。好險啊!僅僅相隔一百米不到。如果自己剛才超車了。只怕前面撞車的就有自己。

兩邊的交通馬上阻隔了起來。這一起惡行交通事故又是不遵守交通規則引起的。在雙向單行車道上行駛。貿然超車特別容易出事。而且這還是一個長緩坡。捷達車比它前面的大車速度快。長時間低速跟在它後面。自然就想超車。

可是迎頭而來的大貨車因為下長緩坡。剎車鼓早就熱的不行了。再加上車上又裝了貨物。緊急剎車一踩。頓時整個剎車系統失靈。車子迎頭撞到捷達車。司機看到事情不對。急打方向盤。這才導致火車右前輪從捷達車上開過。貨車側翻滑行而下。撞到另一輛大客車才停下來。

(上月給隨風打賞和砸月票的大大們。經過挑選。從打賞和砸月票的朋友裡面各挑選出來一位書友。今天就會把小禮物送給你們。請在收到后在書友群中吼一嗓子。另外請其他一直支持隨風的書友別生氣。本月繼續記錄。打賞的大大和砸月票的大大請加入書友群。下月禮物繼續送出!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謝謝!) 「歐陽,你是不是討厭我?」在一家裝修別具一格的咖啡廳里,慕容思坐在歐陽的對面,一雙迷人的眼睛怯生生的望著歐陽。

頓時歐陽的額頭立真冒出了三條黑線,連忙說道:「怎麼會呢小、思,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此刻,他都有些後悔了,早知道會是這樣的話,他就不去慕容家了。以他的本領!施展大神通就算人不去慕容家,也一樣可以治好慕容伯、慕容千還有慕容劐三個人的傷。當然,這並不是說歐陽真的討厭慕容思。實際上歐陽對於慕容思也有感覺,但說到底他的老婆真的是有些多了。有時候歐陽都再想自己是不是應該施展分神之術,把自己分成n份,然後每個老婆分一個。

「既然你不討厭你,那你為什麼總是故意躲著我?」慕容思聽歐陽說並沒有討厭你,心中頓時一喜,但說話的語氣卻依然是充滿了委屈。就好像歐陽是做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一樣,這要是被其他什麼男人看到現在慕容思這委屈的樣子,估計非要衝上來找歐陽拚命不可。

「這個,其實我並沒有故意躲著你。只是最近我太忙了你知道嗎?忙的我都沒時間去公司上班。」歐陽說道,同時心中暗暗揮了把汗,說忙倒是真的,不過要說沒有躲著她,這可就是大大的假話了。慕容思也清楚歐陽說的是假話,不過她現在能聽到歐陽的解釋就已經很滿意了!至於這解釋是真是假,那對於她來說就不是很重要了,她要的是以後。想到以後,慕容思可憐兮兮的望著歐陽「,那你以後還會故意躲著我嗎?」

在這個時候,歐陽能說什麼,只能無奈萬分的點了點頭。見歐陽答應了,慕容思臉上頓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對了歐陽,明天和彭寬的比武,真的沒有什麼問題嗎?我,我不想你因為我們家的事而受傷。」慕容思和上官嫣然一樣,同樣也是在為歐陽擔心。在她和上官嫣然的心中,她們是絕對不會希望歐陽受傷的,哪怕為此自己的家族會因此而被迫退出武林。

「放心吧,沒問題的。」歐陽輕鬆的說道。絲毫沒有因為明天要和一個高手比武而有什麼心裡壓力(開玩笑,堂堂宇宙戰神和凡人比武要是有心裡壓力那可就奇怪了)。

相比歐陽的氣定神閑,彭寬可就顯得比較興奮了,搞得小黑都鬱悶了,心中不時的嘀咕著:「還說我十個瘋子,自己現在比我還要瘋狂。」

彭寬確實是非常的瘋狂,雖然還不知道明天自己的對手是誰,但他已經幾乎可以百分之一百的肯定自己的對手一定是一個修真之人,他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感覺。一直以來彭寬瘋狂的找這些古武門派家族比武,其目的無非就是3出真正的修真之人,然後拜其為師進軍天道。但是他卻忽略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那就是人家肯不肯收他為徒。要知道修真界收徒那可都是非常嚴格的,沒有一定的天份想要拜入修真界那比讓太陽從西方升起東方落下容易不了多少。

從藥水中出來之後,這次彭寬沒有馬上穿上衣服,而是讓管家取出了一套新的設備,並且將設備連接到了身上。在奉天大屈除了正常的一套供電設備之外,另外還有兩套備用的發電設備。不過這其中有一套設備已經成為了彭寬專用的了,而現在,他更是將另外一套發電設備也霸佔了。

彭寬和別人不同,因為他是一個活死人,雖然從外表上來看他和普通人沒什麼區別。但實際上區別還是有的,就好像彭寬沒有正常人應有的心跳。不過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因為是死人,身體的各種機能早已經失去了作用。雖然現在依然能走能打的,可是他卻沒有辦法想修真者那樣將自己的能量儲存在丹田之中,只能是用一點少一點。

所以彭寬不僅每天要泡在藥水里延緩自己身體的腐爛速度,同時還要每天進行充電補充能量,就好像是蓄電池一樣。為了能夠讓自己明天以最好的狀態進行戰鬥!彭寬必須將自己的體內的能量充到飽和狀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