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姨心中暗道陳墨上道,當即呵呵笑了一下說道:“你看呢,你也知道,這個淡妝呢是家裏的寶貝,可能有的時候和家中意見一時不和,所以呢年少輕狂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們呢做爲她的好朋友,必須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幫助她們家庭和諧,你說對吧?”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陳墨點點頭說道:“說的沒錯,不過楊姨我覺得有個問題你得搞清楚,有些問題可以妥協,但同樣,有些問題必須堅持。您爲什麼不問問老爺子他爲什麼走啊?”

這段話可謂極其犀利,秦霸天聽後臉色一紅,而此時,楊姨也將徵詢的目光望向秦霸天。見秦霸天一時沒有說話,陳墨冷哼一聲說道:“這個古時候有帝王家有和親,窮人家有賣兒鬻女,到了現在的新社會,沒想到還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你!”秦霸天被氣的一陣抖索,楊姨見狀不好,連忙走到他的身旁,一隻手扶住他的後背,另一隻手放在他的胸前給他順順氣,嘴中說道:“慢點,彆着急,秦叔叔。”

待秦霸天稍微平復下來之後,在楊姨徵詢的目光中,秦霸天嘆了一聲氣說道:“這個淡妝,要是她真的不願意她跟我說嘛!難不成我們秦家還真要淪落那種地步?不過那個小子也不錯,也不至於埋沒了她啊!”

陳墨聽後哼了一聲說道:“老爺子,現在都是新時代了,不要用舊社會的眼光看問題,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說的挺好,你怎麼不說他整天去夜店,酗酒**,飈車打架,主席還說過,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真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反正逮着機會,有些事誇大一下也無所謂。

如果說陳墨這段話說的不是很中聽,但是秦霸天卻沒有說什麼,畢竟這關係到自己孫女的未來,所以儘管陳墨說的不是很好聽,但是秦霸天也沒有什麼反應。而一旁的楊姨也明白了什麼情況,她當即話鋒一轉說道:“叔叔啊!雖然說我姓楊,不算是家裏的人,但是您對我來說卻有撫養之恩,這樣說來,我也算半個家裏的人,所以有些事我也說說我的意見,您聽一聽。”

見秦霸天沒有說話,楊姨接着說道:“老爺子,雖然咱國家提倡男女平等,婦女能頂半邊天,但是吧對於女人來說,畢竟成家還是她的主旋律,所以吧我也希望淡妝能夠找一個真正疼她愛她,她自己喜歡的人。可能咱家我哥哥考慮的是家族的延續和維護,怕淡妝撐不起來,但是您戎馬一生,您應該也知道,很多事情不是看別人,姻親關係中弱勢的一方如果不是真愛的話,肯定也得不到對方的尊重,所以我也希望您如果真的那樣決定,那就真正的好好考察對方一下。”

陳墨一聽,暗自想道:“這個楊姨說話就是有水平,提出意見來也能讓老爺子真真心心的聽進去。”果然聽楊姨說完話之後,老爺子沉思了一陣子說道:“小楊啊!當年你爸爸是我的警衛連長,那一次突圍的時候爲了掩護我而犧牲,你媽媽生完你的第三年也是因爲瘧疾醫療不及時而離開了,新中國的幸福他們都沒有見到,我養你成人以後,也不知道你是因爲什麼願意離開這裏,開始自己去闖蕩。前天你給我打電話說你有了自己的公司我非常的開心。沒想到今天來到這裏遇到了這種情況,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這件事我會好好的考慮一下。”

說罷他又轉頭看了陳墨一眼接着問道:“你和我說實話,你現在能聯繫上她嗎?能聯繫上讓她早些回來,我和她好好說一說。”

陳墨搖搖頭說道:“我打她電話打不通了,但是她走的時候我知道。”

秦霸天聽後嘆了一聲氣,點了點頭。揮揮手對着陳墨說道:“你們先走吧,今天我靜一靜。”說完後看了一眼楊姨。

陳墨和楊姨兩個人知趣,告別後離開。兩個人出來之後,楊姨問向陳墨道:“真的聯繫不上嗎?”

陳墨點點頭。

楊姨聽後點點頭說道:“這個事情我會努力想辦法的,我也是看着淡妝長大的,不能讓她受絲毫的委屈。”說完後兩個人又閒聊了一陣彼此分開。 在黑龍和封叔商量的同時,雀三也開始了緊密的佈置,一直以來,在雀三的印象之中,雖然明面上他的勢力略微佔一點優勢,但是他卻知道,自己的勢力比黑龍強不止一個檔次,尤其是黑龍下面就宋宇張闊仲良三駕馬車,但是自己手下連同鳳凰手下有金木水火土,鷺鷥黃鸝鴆也有自己的下線。比將自己不怵,比小弟自己也不害怕,自己的小弟比黑龍也只多不少,之所以一直不願動黑龍,只不過怕隱藏的勢力撿了現成的便宜。

現在和八爺接觸過幾次之後他也瞭解了八爺的勢力,心中也暗自做好防範,而對於黑龍,之前自己還想維持一個平衡,現在也不用在乎那麼多,雀三暗自想到。

之所以想打壓黑龍,是因爲雀三得到了一個相對來說非常確切的消息,黑龍開始涉足毒品,而且隨着毒品的進入,他娛樂場所的客流量越來越多。J城明面上就兩大勢力,至於爵色人間那個一直都有,但是他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與享受,一般人想過癮的話只能去黑龍的場子,這也就導致雀三這邊娛樂場所掌櫃的不滿。

於情於理,雀三認爲都得有一戰。

而機會總是垂青有準備的人,當雀三想戰的時候,似乎黑龍就送上門來了。按照鳳凰手下水鬼掌握的資料,在J城西郊一個以五金器械爲主村莊中,黑龍要接手一批貨。按理說如此隱祕的消息本來不應該泄露出來,但是恰恰水鬼的姐夫就是村支書,所以也就傳到了雀三這裏。

混社會的沒有永恆的利益,沒有永恆的敵人,但是卻有永恆的兄弟,禿鷲被打殘以後,鳳凰他們一直想替他將場子找回來,怎耐後來雀三和黑龍爲了對付八爺,兩個人選擇了聯合,所以鳳凰他們雖然心中不忿,但還是壓抑住了自己的情感,到了現在時候,關係微妙緊張之際,幾個人都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雀三也明白手下人的心情,雖然當時陳墨被八爺救走了,但是他基本上也能夠確定當時是黑龍指使的人收拾他,雖然他表面上笑嘻嘻的,只是內心也早有丘壑。

那個以五金器械銷售爲主的村莊名字叫做大金莊,位於J城的最西,莊子裏也就100來戶人家,但是道路四通八達,方便隨時逃逸,這也就是黑龍選擇這個地方的原因,一方面來到此地方便運輸,另一方面萬一有任何事情發生,硬拼不成的前提下完全可以選擇逃逸。只不過他卻壓根沒有想到會被雀三盯上這個地方。

尤其是在他認爲,因爲蘇章的高調,目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爵色人間給吸引過去。

在攬月閣裏面,燈火通明,金碧輝煌的大廳中到處倒是紙醉金迷的感覺。在大廳之內的廳堂之中,雀三領着自己的幾個得力干將在商量着事情。

在他的面前有一張地圖,這種平面圖就是大金莊周圍的地形,他指着地圖對着鳳凰他們幾個說道:“圖上的道路非常的便利,而目前來說我們也只是簡單的知道他們肯定會在這裏交易,對於和他們交易的一方我們不知道哪裏,我們也沒有必要招惹麻煩,畢竟黑龍也不是傾巢出動,就一個宋宇,憑藉我們的人完全吃掉他沒有問題。”

衆人聽後都點點頭。

雀三接着說道:“是吃掉!不是打散!連人帶貨全部留下,這個貨我一定要,我有用途,至於人,儘量一個也不讓他們走出去,能帶回來最好,實在帶不回來爭取把宋宇弄回來,其他人解決掉就行。咱低調的太久了,J城的人都快把咱們給遺忘了。”

見衆人都沒有說話,雀三接着看着地圖說道:“這個村子相信大家都知道,不是特別的大,但是裏面殘垣斷壁,小岔路非常的多,而且幾乎所有的岔路都能夠通到村外,而且在村外的街道上,東西南北四周都有大路,每一條都能夠讓人逃走!所以,打散他們簡單,吃掉他們難,既然我們要吃掉他們,就得把所有的事情考慮在內!”

他頓了一下接着說道:“全部人一共分成五個組,攬月樓那一天晚上你們手下所有不入流的小混混都可以來,我自己坐鎮就可以。至於你們幾個,鳳凰,你帶上10個人摸進村子,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們的位置,等他們交易完之後,你就全力將他們留在那裏。至於你們幾個人,可以自己協商一下,也可以分配一下自己的助手,守住這幾條路。”說罷他一指村子裏的幾條路。

鳳凰沉吟了一聲說道:“我這邊留下金雷,其他木水火土四個跟我進去,然後你們再勻給我幾個人。”他對着鷺鷥黃鸝和鴆說道。

鷺鷥聽後說道:“我手下的李子和章立你隨便選一個,這兩個人跟了我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反正無論哪一個,和你手下那幾個人應該都大差不差。”

“把我的小紅小藍給你,我自己留着小黑和小黃!”黃鸝接口說道。

鴆略微一頓,說道:“我的三個影都是打黑槍和搞暗殺的,所以給你一個隨着你就行,其他兩個和我一起。”

鳳凰聽後點點頭說道:“這樣加上我一共九個人,咱加上最近冒頭的那兩個小子,火車頭和毒龍鑽,看着兩個人的造化,要是能活着回來,就提拔他們一下。”

衆人都知道這種事情必須得有幾把刷子,火車頭和毒龍鑽其他幾個人也聽過,兩個人一個是J城本土混子,一個是從兩年前從外面流竄到J城的,但是這兩個人在雀三這邊的地位緊緊比金雷他們這些人矮半級。鳳凰又接着說道:“東邊這條路相對來說基本上沒事,屬於事情相對來說發生概率比較小的,就讓金雷守吧,畢竟我這邊能用的人也不多了,其他三條,你們幾個人各自選擇一下吧。”

最終鷺鷥守南邊,黃鸝守西邊,而鴆則守在北面。

而雀三聽到鳳凰這樣說,也暗自點點頭。

按照水鬼他姐夫給的消息,宋宇有個小弟住在他們村子裏,時間應該就是明天晚上11點之後,具體什麼時間沒有確定下來。而水鬼則帶着小紅小藍早就藏匿到了村子裏。 小小的村子從南到北步行幾乎不足一刻鐘,村子裏的黃髮垂髫基本上也都非常的實在。而基本上每個人也都能夠認識對方。

宋宇留在莊裏的人叫做侯強,侯強除了愛喝點酒沒有任何的缺點,本身侯強也是屬於能打善拼的類型,性格也比較爽朗。

因爲水鬼的特意囑咐,大金莊的村長對侯強也是刻意的維護,從侯強本人的內心而言,上一次從這裏有過一次,這一次基本上輕車熟路,也不是太在乎,只要是不要被野狗冒出來嚇倒就行。最大的隱憂是來自和他們交易的那方,生怕對方忽然來了一把黑吃黑就行。

當水鬼帶着小紅和小藍來到莊子裏之後,村長早就安排比較好的村名將他們帶回家中,他則帶着另外兩個人和侯強一起燉着狗肉大塊吃着。

喝酒的時候,侯強自然而然被捧的飄飄然,又和村長他們一起好好地喝了一頓,畢竟馬上就要行動了,所以村長也非常通情理,夜裏11點的時候,主動提出來解決了所有的酒。說是讓侯強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侯強想着反正明天能夠睡一天,非要再喝一點。再喝酒的時候,村長就開始有一點沒一點的套話,最終得知大約在夜裏12點的時候見面。

幾個人又喝了一番後,再伺候好侯強的時候,村長也回到了家中,將這個消息告訴了一直等在家中的水鬼。

水鬼也很快的將消息散播了出去。第二天一大早的時候,鴆的一個影衛裝扮成了一個販賣五金的商人,帶着鷺鷥那邊的章立,兩個人不比毒龍鑽和火車頭,經常在外面替雀三主持事務,所以一大早潛到了村子裏也沒有引起人的懷疑。

在晚上10點多的時候,兩輛奧迪A6L直接開進了大金莊,很快的按照指引找到了侯強,村長也很快的將消息傳遞給了水鬼,兩輛車一共下來了9個人,爲首的便是宋宇。宋宇見到侯強之後,先是爲了一下情況,相比較張闊和仲良而言,宋宇是最有勇的一個,但是謀略性相對欠缺一些,而侯強也不是多細心的人,兩個人湊到了一起,也就是簡單的從面上談了一下,畢竟在他們心中,要面對的是即將見面的毒販子,而沒有想到半路橫插出來的另外一夥人。

而此時,在外面的四條路上,鷺鷥、黃鸝、鴆、金雷也早就做好了準備。至於鳳凰,則帶着剩下的幾個人,一水的騎着摩托車駛進了大金莊,然後按照之前水鬼等人的藏身之處,分頭散開了行動。

在村子的西南角是一片墳塋,近60年的時間讓那片墳塋也從最初的小地方擴張到了南北東西各有100米的大小,在墳塋裏面長滿了一人高的蒿草,地上的藤蘿蔓也將墳塋覆蓋一盡。在大約11點半的時候,宋宇兩輛車開着雙閃來到了墳塋處,兩輛車開着雙閃,等待着交易的人。

他們到後也就10分鐘,兩輛吉普車也駛進了大金莊,直接來到了墳塋那個位置,爲首的人是一個長髮飄飄的男人,身高大約190左右,頭頂上盤着一條小辮子。見到宋宇等人後,那個男人先是擁抱了宋宇一下,張嘴對黑龍也表示了問候,而同樣,宋宇也和那個男人寒暄了一下。周圍的人則分列兩處,彼此滿懷戒備的望着對方。

寒暄完畢之後,宋宇張嘴問道:“大狗牙,老規矩,縱然情深意重,但是生意場上還是一分錢一分貨,我驗貨你驗錢。”大狗牙點點頭。對着身後的人打了個響指,而宋宇也稍微的點點頭。兩個人身後的人分別拿出了一個大箱子。

各自檢驗無誤後,宋宇和大狗牙兩個人按照慣例互相擁抱了一下,大狗牙帶着人回到了吉普車,而宋宇也目送他們上去,示意他們先走。等他們走後,宋宇也鬆了一口氣。方纔將箱子提到了自己的奧迪車,就在他認爲一切要結束的時候,一陣摩托聲音響了起來。

他心中暗想不好,但是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兩輛開着遠光燈的摩托車已經馬力十足的衝了過來。還沒有來得及上車的馬仔當即被撞飛了出去。宋宇第一感覺便張嘴大罵道:“草他嗎的,大狗牙想黑貨!”他連忙叫道上車,也不管被撞飛的人,兩輛車衝着外面便衝了出去。

眼見他們要從小路上出去,一輛農用的大的收割機擋住了去路,上面的人開着機器,轟隆隆的衝着他們駛了過來,前面的車一下子來不及躲閃,和收割機便撞到了一起。坐在後面的宋宇那輛車也一下子頂到了前面的車屁股上。

宋宇來不及顧及前面的車,對着自己那輛車上的小弟說道:“衝,從一旁衝!”

這個時候只聽見砰的一聲,黑夜中一陣火光閃現,接着便又是一陣槍響。宋宇也暗自反應過來應該和大狗牙沒有關係,畢竟這個時候毒品在他手裏,要是大狗牙的話,一下子弄不死他肯定毒品也能被銷燬,心中也明白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有心想問一下侯強,但是侯強卻在前面的車上。

他當即掏出槍來,對着身旁的一個叫做伊凡的馬仔說道:“下車,你拿着貨,咱一塊下去,往西面或者南面跑,我給你吸引注意力,記住,最後寧願將貨毀了,也不能落到別人手裏!”伊凡點了點頭。宋宇對着車上的司機說道:“你繼續往前衝,一定要衝出去。”說着他和另外一個人加上伊凡三個人一起衝了下去。

下去之後,宋宇和另外一個人往西去,而伊凡自己則往墳塋的方向而去,此時前面那輛奧迪車也打開門,侯強和另外兩個人出來了,估計坐在駕駛室和副駕駛的人肯定傷亡嚴重了。

三個人下來之後,便衝着宋宇跑去,宋宇對着侯強罵道:“分開行動!他媽的,擱在一塊不夠人弄的!”侯強和另外兩個人也散開跑去。而宋宇則提着一個書包和另外一個人繼續跑去。

侯強他們三個剛剛跑了不到100米,便遇到了水鬼帶着的小藍和小紅,小藍和小紅是黃鸝手下的四大金剛,四個人都沒有名字,都是黃鸝給起的名字,只見小藍和小紅兩個人衝到前面,還沒有等另外兩個人反應過來,便是一記膝撞頂在胸口之上。而水鬼則拿出一把匕首,對着侯強的脖梗劃去。 宋宇帶着另外一個人往西衝去的時候,看見奧迪車已經被兩輛車別住了。這一點宋宇早就想到了,畢竟遭遇埋伏,肯定先會把你的車攔下,現在他就寄希望與伊凡帶着貨能夠回去。

他邊跑邊回頭看。伊凡的身影早已經進入了墳塋之中,在一米多高的蒿草以及夜色的掩飾下基本上沒有了形跡。這一點讓他心中暗自慶幸,畢竟能夠將貨帶回去,即便是折幾個人應該也沒有什麼。就在他邊跑邊想的時候,忽然身旁的小弟拉了他一下,小弟一指前面的暗影,很明顯能夠看到人影晃動。這個點的人影肯定不是閒逛,估計是願者上鉤了!

當即他一咬牙,兩個人折頭往北跑去,相對來說跑的還是比較順利的,基本上沒有遇到阻攔,穿進了大金莊後,兩個人往北繼續跑着,按照宋宇的記憶,估計再過一條小路就能到大馬路上了,想到這兩個人頓時覺得身上充滿了力氣,繼續往北跑去。

小藍和小紅膝撞之後,那兩個人來不及躲閃,一下子便被撞的彎下腰來,兩個人接着便是肘擊,只是被攻擊的兩個人也不是庸手,失去先機後,其中一個人就地一滾,然後兔子蹬鷹的架勢一下子踹向了小藍的腳腕,小藍一時不察一下子被踹中了,小紅見狀,再被他踹到的那個人還沒有反應的時候,連忙跟着又是一腳,踢到了那個人的下頜之上,那個人仰面跌倒,他緊接着跟了上去,一個臥躺,胳膊彎砸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而小藍被踹中後只是一退,那個人沒還沒有起身的時候他又撲了上去,手臂壓住了那個人的咽喉,握拳對着那個人連續的擊打了好多下。

而相對那兩個人來說,侯強的反應不可謂不迅速,他看着水鬼滑過來的匕首,當即後撤一下,余光中他也看見自己的同伴喪失了先機,於是他奔着速戰速決的念頭,後撤一步後違反常理的又撲了上去,水鬼顯然沒有反應過來,一下子被侯強抱住了他的脖子,侯強的額頭一下子頂在了水鬼的脖子之上。水鬼的鼻子一酸,眼淚頓時流了出來。而侯強更是得理不饒,抱住水鬼的脖子繼續往下壓,水鬼被他壓下去之後,侯強的膝蓋對着他的臉連續的撞擊了好幾下!

就在這個時候,小紅已經往這個地方跑了過來,侯強見和小藍對戰的那個人也盡處下風,當即將手裏的水鬼一下子攥住了脖子,對着往這邊跑的小紅一下子推了過去,趁着小紅被水鬼一阻攔的時間,他轉身也向着南邊的墳塋裏跑去。

奧迪車上的司機也已經被木星和毒龍鑽攔了下來,這個時候開着收割機的火車頭也走了過來,畢竟剛剛的撞擊也讓他有一點點的不舒服,過來的時候三個人拎着那個司機以及小紅和小藍弄過來的馬仔,將這三個人捆起來扔到了自己開過來的車上,火車頭因爲相對撞了一下,然後開着車,而水鬼也因爲剛剛沒有佔到便宜,吃了點暗虧,於是做上了副駕駛,兩個人運着這三個人先回去了。

小紅小藍則將剛剛開始時候影衛以及章立開摩托車撞到的人帶了回去。影衛則託上毒龍鑽和章立騎着摩托車,向着奔跑在前面的侯強追了過去。

侯強聽見後面傳來的馬達聲,連忙跳到一個墳頭後面躲避,而此時影衛和章立則追了過來,毒龍鑽一下子從摩托車上跳了下來。侯強躲在墳後面的時候,一下子摸起來一塊磚頭。原本他知道自己跑起來不容易,想先放倒一個,只不過他選錯了人。

毒龍鑽是雀三勢力中晚一輩裏崛起的一個猛人,這小子以前是東北人,後來因爲犯事才跑到了J城,在東北他就是出了名的虎,據說這傢伙年輕時候打架光着腳拿着砍刀追了人六條街一直到追上砍了對方方纔罷休。更有一次據他自己說曾經被人捅破肚子,腸子流了出來,他自己塞進去,用手捂住後繼續追人家。

這一次摩托車甚至還沒有停穩,他便跳了下來,衝着侯強而去,而侯強則早準備好了一塊磚頭,對着跑過來的毒龍鑽兜頭就是一拍!按照他過往的經驗,這個力度,基本上都會被拍倒,只不過他這次選錯了對象,遇到了第一猛人毒龍鑽!

毒龍鑽額頭上的血流了出來,遮住了他的眼睛,而毒龍鑽只是輕微的自己晃了晃腦袋,便睜開了眼睛。看着拿着磚頭有些目瞪口呆的侯強便一拳搗在了他的眼上。

侯強自認爲自己也是夠猛地,沒有想到這一刻被顛覆了他之前的觀念,當即一下子楞了神,一直到毒龍鑽一拳打了過來,方纔把他打醒,還沒有等他還手的時候,毒龍鑽又一拳打了過來,這一下更爲徹底,登時將侯強疼的幾乎睜不開眼。

這個時候章立和影衛也跑了過來,三個人互成犄角,將侯強圍在其中,還沒有等侯強抵抗的,毒龍鑽便一下子衝了過去,和侯強抱在了一起,而影衛和章立也一下子將拳頭招呼到了侯強身上。頓時三個人一頓毆打,將侯強打的躺在了地上,血也從他的口鼻中逐漸的冒了出來。

影衛將他送到小紅和小藍的車上,而毒龍鑽和章立則繼續向前奔去,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他們不遠處的墳塋墓碑後的蒿草中,伊凡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這一切。手裏的手機也將信息發送給了黑龍:“龍爺,有人劫貨,手黑,人不多!在大金莊墳塋!”

宋宇看着對面的鳳凰以及跟在他身後的火和土,冷笑了一聲說道:“我說呢,這麼大的陣勢,原來是你啊!”

鳳凰也笑着說道:“跟我走吧!不會爲難你,動手的話你們肯定也不佔上風!”

“滾你媽的!”跟在宋宇身後的那個馬仔一下子罵着衝了過來,鳳凰身後的火和土一下子衝了過去,火手裏的匕首一下子送到了那個人的肚子中,宋宇還想接應的時候,鳳凰一個跨步衝到了他的面前,兩個人戰到了一起。而此時那個馬仔也被土地一刀一刀扎到了四肢上,基本上沒有任何防抗的能力。然後他又轉身對着宋宇過去。

不到五分鐘,宋宇便在鳳凰和土地的圍攻下氣喘吁吁,而鳳凰瞅住了他一個破綻,一個勾拳擊在他的下巴上,土地手裏的匕首也順勢紮在了他的肋骨之間。

三個人提着宋宇二人回去。匯合到一起之後,鳳凰看了一下人之後,又分別看了看他們被控制的人,然後對着衆人說道:“少了一個,應該帶着貨!繼續找!”

轉頭又對着水鬼說道:“你拿100萬,補給你姐夫,車我們先借用了!”說話間他對着宋宇又是一頓踹,然後對着衆人說道:“毒龍鑽、章立、土地、小紅你們四個和我繼續找那個人,剩下的人將這些人先給八爺送回去!一會讓金雷來接應你們!”然後他又分別給鷺鷥黃鸝和鴆說了下情況。

爲了怕消息走露,鷺鷥和鴆分別留下人後,自己帶一部分人先回去,黃鸝在外圍協調協助,金雷則帶着這些重傷或者制服的人先回去。 黑龍收到伊凡的短信後連忙派出張闊帶人連同譚衛東四個人去接應,而他自己也來到了封叔的房間。見到封叔之後,他將這個情況對着封叔說了一遍。封叔聽後不憂反笑道:“好事,這是好事!”看着黑龍詫異的模樣,封叔附在他的耳邊分析了一下,聽完後黑龍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在墳塋的鳳凰發動所有的車子,將遠光燈打開對準了墳塋之中,畢竟在這個單純靠找實在是很困難!他附在四個人耳邊說了幾句話之後,五個人便到了墳塋不同的方向散開了!

走了大約有三分鐘,只聽見毒龍鑽大聲喊道:“那邊!在那邊!快,別讓他跑了!”接着其他人也大聲嚷着,快速的跑了起來!而這個時候的伊凡聽見後,連忙從那個墓碑後面跑了出來,向着遠處繼續跑去!

五個人看見後,便一同追了過去!原本鳳凰壓根不知道,只不過按照揣測,這麼樣的地方肯定會藏人,最危險的往往就是最安全的。所以他小聲的和其他幾個人說了一下,演了一齣戲。果然,伊凡如同驚弓之鳥,一下子跑了出去。幾個人便看着伊凡的身影追了過去。

畢竟因爲帶着貨,伊凡跑的也不是很快,這個時候,跑在最前面的章立也已經追了上去。章立跟着鷺鷥前是體校的特長生,經常鍛鍊長跑以及在這種崎嶇的山路上跑步,所以在墳地裏一下子顯現出來他的優勢,藉助一個助跑,一腳揣在了伊凡的後腰之處!

伊凡一下子便摔了出去,緊跟着毒龍鑽也跑了過來,這廝比較眼尖,一看見書包便一把抓了過來,打開一看,一袋袋的**,當即對着鳳凰說道:“哥!貨在這裏!”

鳳凰接過來打來一舔,沒錯,其他人則將伊凡圍在其中,而鳳凰則拿出手機,給雀三發了一條短信:“全部消化!貨在手!”雀三看到之後頓時興奮起來,當即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鳳凰也聯合着所有的人逐漸往回去,而黃鸝笑着說道:“真有你的!居然一個也沒漏出來!真是做的滴水不漏啊!”鳳凰也不和他開玩笑,有些沉靜的回答道:“趕緊回去!估計消息走露出去了,再走晚了不好回去了!”

“怕什麼怕啊!他們來了又怎麼樣,咱又不是沒人!”黃鸝說道。

“不一樣!三爺估計有其他吩咐!”鳳凰接着說道。

此時此刻,張闊帶着一行人,八輛車排成一排,直直的奔向大金莊而去。在半路上的時候,鳳凰看到了這一排車,心中更是明亮。當即用手機短信告知其他幾路人馬,連忙往回走。回到攬月樓的時候,雀三正坐在廳堂內喝茶,幾盞茶也早已經斟好,嫋嫋的煙氣冒了出來,似乎一股茶香已然瀰漫。

鳳凰他們幾個先後回到廳堂之後,雀三伸手先將茶推到他們幾個面前,趁着品茶的空隙,鳳凰告訴雀三,在路上與一排車相遇,估計是黑龍讓人去接應的人,雀三聽罷點點頭,對着鳳凰幾個人說道:“繼續集合人,去望月樓!”

鳳凰幾個人顯然沒有想到這麼快,倒是毒龍鑽聽後瞬間興奮起來,伸手說道:“我打頭陣!”雀三看了看頭上剛剛乾了的血跡,明白這也是一種士氣,當即點頭說道:“好!”

毒龍鑽聽後一怔,顯然沒有想到自己所言居然獲得了認同,高興的差一點蹦了起來。雀三對着鳳凰他們說道:“集合人,今天就抄了他的老窩!”鳳凰張張嘴似乎想說什麼,雀三用眼神制止住了他,對着他們幾個說道:“放心,我還另有伏兵,你們儘管攻擊便是!”

凌晨兩三點的時候,所有的娛樂場所也已然黯淡,路上基本上沒有了行人,二十四小時營業的場所也能從玻璃窗外看到趴在桌子上昏睡的服務員。一輛輛黑色轎車先後從攬月閣附近駛出,分成幾隊往J城北路而去。

等待張闊離開之後,黑龍就感到些許的緊張,他也說不上來,不過好在按照封叔的計策,這個本來也是一個環節,如果真的有人想將J城的黑道洗牌,那麼這個肯定也是一個環節。想到這裏他也就釋然了!

正當他暗自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感到樓下一陣巨響,這個時候,樓梯裏也響起了混亂的腳步聲,他方纔明白,自己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果然,樓下的服務員慌慌張張的跑了上來,他看着他們驚慌失措的樣子,厲聲說道:“慌亂什麼!”服務員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龍爺,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殺過來了!”

“慢慢說!”黑龍似乎還想保持最基本的沉穩。而這個時候,樓下又傳來一陣巨響,仲良也衝了過來,對着他說道:“快走,龍爺,雀三打過來了!”

黑龍這才明白事情的緊急,連忙起身往包間那邊跑去說道:“叫上封叔!快點!”仲良在後面連忙想要阻止,卻看見黑龍不顧形象的跑着,當即只能從後面跟了上去。

而這個時候,鳳凰和黃鸝也一馬當先,兩個人拿着片刀衝在前方,而毒龍鑽一個人拿着一根鋼管更是掄的虎虎生風,後面無數的馬仔跟着後面,如同潮水一般涌入瞭望月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