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世傾聞言留步轉身,一臉疑惑!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慕雪抿了抿朱脣,美眸有些閃躲楊世傾的目光,喃喃說道“部隊裏發的軍裝,男女都可以穿!”

楊世傾聞言並沒急着接話,算了算時間差不多也得十二點了,去穆婉伊家路程得半個多小時,不堵車的情況下,出租車費很貴自己兜裏沒幾個錢,還差穆婉伊一大筆。

嘆了口氣“行吧,你宿舍在哪兒?”慕雪嗯了一聲,擡起白嫩的玉臂指着訓練場“就在訓練場對面!”

楊世傾點了點頭,慕雪便轉身就走,路過辦公室門口的時候,楊世傾眼瞧王若男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略帶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翹着美腿,正抿着紅脣慢條斯理品着茶,真想過去把王若男生吞了不可。

時隔五分……

兩人一前一後到得訓練場,那棟宿舍樓楊世傾早上見過,與中學宿舍樓沒什麼區別,就兩層。

慕雪手提挎包走在前頭,楊世傾條件反射放眼打量起來,性感苗條的腰肢無規律的扭來扭去,被肉色絲襪所籠罩的圓潤大腿,隨着腳步輕輕抖動着,眼看大概二十六碼的小腳,踩着黑色發亮的高跟鞋,邁着輕盈的步伐往宿舍樓走,但那性感腰肢扭動的讓人看上去有些死板,不是那麼輕鬆自然而是有些踉蹌,好似隨時摔倒的樣子。

時過兩三分,二人便走出訓練場,踏上通往宿舍樓的水泥路,路面坑坑窪窪很不平坦,眼看慕雪身姿更爲不穩,右手半擡保持平衡好似走單槓,楊世傾有些擔心慕雪摔倒,但並沒上前去扶,情聖級別的人物那能啊。

“你…你第一次穿高跟鞋?”楊世傾邊走邊問道。

慕雪有些委屈,邊看路邊輕嗔道“對呀沒辦法,東城大部分消費場所,都是夜店和KTV,爲了更方便打探消息,也只能這個樣子啦。”

楊世傾並沒接話。

慕雪話落擡頭看向樓梯,難免有些分神沒注意看路,剛跨一步嬌軀一震。

“咔…哎呀…”慕雪嬌呼一聲,其中還摻雜着骨節錯位的聲音,挎包甩向空中,便是崴到腳了。

楊世傾眼看慕雪要倒,心裏大叫不好,急忙上前馱住慕雪性感嬌軟的腰肢“你沒事兒吧?”

慕雪輕咬朱脣,右手捂住腳腕,白了楊世傾一眼“你還知道我第一次穿高跟鞋呀?”

楊世傾一時有些糊塗,怎麼是個女人只要捱了自己,好事沒自己份,一壞事責任就都往自己身上推,撇了撇腦袋“我那只是猜測,這不是剛剛纔問嗎?”

慕雪口吻略帶哭腔,咬了咬朱脣“我都歪成那樣了,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楊世傾鼻孔重重吹出一股氣問道“能站起來嗎?”慕雪試着扭了一下腳腕,稍微用力就疼的倒吸一口涼氣,楊世傾見狀也沒多說,皺着眉頭抱起懷裏的慕雪,大步流星的就往宿舍樓走。

慕雪張開櫻桃小嘴欲言又止,精緻的臉頰浮現出一抹紅暈,自己長那麼大還是女兒身,從來沒與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過,嬌柔的身軀緊緊與楊世傾梆硬的腹肌貼合着,慕雪還能感覺到楊世傾腹肌的運動規律,一前一後的頂着自己柔軟的側腰。 片刻二人抵達二樓!

“幾零幾?”

慕雪躺在楊世傾懷裏稍有愣神,眨巴兩下大眼睛喃喃說道“右邊是女寢室,我住二零五最後一間!”

楊世傾點點頭,剛走兩步又停下,吞了口唾沫四下張望片刻“你一個人住嗎?”

慕雪拉了拉衣領,白皙的肌膚被蓋上一點點,但那凹凸玲瓏的白嫩鎖骨還露在外面,沉吟片刻弱弱的問道“你…你要幹嘛?”

“你就說是不是一個人住!”楊世傾很不耐煩,並沒停止四下張望。

慕雪抿着朱脣美眸有些撲朔迷離,臉表陰晴不定,好似在下決定,片刻之許點了點頭,楊世傾便化做賊人一般,邊抱着慕雪往右邊走邊四下擡頭張望,很有揹着老婆偷腥的架勢。

宿舍樓以樓梯口爲分隔線,右邊女寢室左邊自然也就是男寢室,楊世傾匆匆忙忙的抱着慕雪往二零五走,怕的就是被別人看到說自己閒話,那時候可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但自己也總不能把慕雪撇下不管,奈何總是事與願違,楊世傾剛到得慕雪寢室門口,正抱着慕雪準備開門,卻被漆洪那小子看到了。

此時的漆洪赤着上身腦袋偏至右方,目光呆滯一臉癡相,穿着一條軍綠色短褲呆呆站在寢室門口,脖頸上單有一塊毛巾嘴裏含着牙刷,嘴邊滿是白色泡沫星子,任其嘴裏的牙膏水順着下巴淌至胸膛在到小腹,眼看楊世傾抱着慕雪一頭扎進寢室,這纔回過神來爆了句粗口跑回寢室。

“我艹鄭坤,你猜老子看見啥了!”漆洪睜大眼珠子,鄭坤睡的上牀正準備下牀,眼看漆洪那邋遢相,停頓片刻。

“你小子跑去給誰口了?”鄭坤說道,漆洪用毛巾抹了一把嘴邊泡沫“老子跑去給你媽口了。”

鄭坤穿着個超人內褲跳下牀,乾笑兩聲指着漆洪說道“我媽又沒長那玩意兒,再說了你小子除了偷看公安局女同事曬內衣,你他媽還能看見點啥?”

“哎,奶奶的,老子今天還真看見點別的了!”漆洪說道。

鄭坤笑而不語,拿過牀頭褲子便穿。

弘毅正躺下牀翹着二郎腿看書,語氣有些調侃“她在走廊給你袒胸露乳?”

漆洪並沒接話茬,跑至門口探出王八頭四下張望片刻,又轉身回到寢室,用牙缸指着二人小聲說道“我看到楊教練,抱着慕雪跑進寢室了,看那樣子還特別急!”

鄭坤耳聽漆洪這麼一說,褲子才穿到一半眼睛瞪的老大,一臉難以置信,神采之中竟有些擔憂“你說什麼,你小子有本事再說一遍!”

“嘖,老子騙你幹啥,閒的油脹?”漆洪正顏厲色說道。

鄭坤提起褲子繫上褲帶“這特麼不可能,追慕雪的人都排到西城了,沒一個能成功的,再說楊教練什麼時候認識的慕雪,八成是你小子看錯了!”

漆洪嗤之以鼻,邊刷牙邊轉身向外走“信不信由你,楊教練這會兒八成跟慕雪在寢室搞上了,就你這種陽痿早泄的老處男?特麼看見慕雪臉都會紅,還追個雞毛追,你特麼還是早點死了這條心吧。”

“嘶…你小子…閉嘴!”

“嗚…咳咳……”

鄭坤一腳踹至漆洪屁股,漆洪正擡起牙缸喝水漱牙,被鄭坤這一腳踹的嗆了口水,捂着腰桿轉過身來,對着鄭坤就是一牙缸扔過去,鄭坤大笑低頭躲過,漆洪攥着拳頭上前,眼看兩人就要比比武功!

“行了你倆大傻叉豬腦袋,這尼瑪慕雪又不是充氣娃娃,被弄舒服了會叫!”弘毅吼道,漆洪收起拳頭笑道“鄭坤咋倆賭一把,怎麼樣?敢不敢?”

鄭坤大手一揮“老子還怕你個龜孫子不成?怎麼賭都成,反正老子相信慕雪不是那種水性楊花的女人!”

漆洪指着鄭坤乾笑兩聲,滿面春光說道“好,如果我說對了,你就乖乖把那網站給我,如果我說錯了,今天咱仨兄弟的夜生活我包!”

“成交,走着兒!”

兩人達成共識,便一前一後走出寢室,賊頭賊腦弓腰駝背向慕雪寢室走。

……

“慕雪你沒騙我吧?這抽屜裏哪來的什麼藥酒?”

而與此同時,楊世傾正自慕雪寢室裏的桌子抽屜找着藥。慕雪正坐於牀沿,兩條修長美腿緊緊貼合側於右旁,眼看楊世傾那着急樣,心中莫名的有些暖,嬌顏一陣紅一陣白,還有些責怪自己剛開始想歪了,人的心思是可以直接從眼神裏透露出來的,慕雪可以感覺得到眼前這名面露焦急神采冷峻的男子,與追求自己的那些富家子弟根本不一樣。

“有呀,你在好好找找!”慕雪柔聲回道。

楊世傾耐着性子繼續翻找,偏着頭把粗壯的臂膀伸至抽屜最內,摸索片刻輕嗯了一聲便是找到了,拿着個白色玻璃瓶站起身看了看,便走至慕雪面前單膝蹲地。

但楊世傾看着慕雪這雙美腿有些糾結,看了看藥瓶擡頭問道“你這絲襪…”

慕雪小臉有些紅,急忙偏向一旁,美眸上翻看着天花板“要不你…你先把衣服換了,我等會兒…自…自己脫!”

楊世傾站起身“衣服在哪兒?”慕雪指了指桌旁衣櫃,楊世傾二話不說,大步流星走向衣櫃一把拉開,瞬間倒吸口涼氣還有些有些後悔,映入眼簾的先是慕雪貼身內內,咳咳而且還是花邊蕾絲!

慕雪眼看楊世傾不會動了,蹙着柳眉歪着腦袋一看,雙手捂住白嫩臉頰。

“呀,不可以看,不可以看!”慕雪口吻有些哭腔撒嬌,楊世傾心想看都看了,衣服還是得拿,找準軍綠色短袖,拿出便關上衣櫃門。

“這可不能怪我啊,是你自己事先沒提醒!”楊世傾一臉平淡,邊向衛生間走邊說道。

“不可以去!”慕雪放下雙手,板着嬌顏嬌呼,楊世傾攤開雙手“我得換衣服!”

慕雪扭扭捏捏,話是從嗓子眼裏說出來的“那…那裏面也有我的…”

楊世傾放下雙手有些無奈,上身溼漉漉的很是難受,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邊解開衣服釦子邊說道“你們這些女人啊真是搞不懂,又不讓人看還買那麼多,天天穿給誰看?”

慕雪被說的又羞又氣,想反駁卻又反駁不出口,眼看楊世傾上衣脫下露出精幹的肌肉,慕雪一時有些發愣,就呆呆的看着楊世傾又把軍綠色短袖穿上,但和穿緊身衣差不多,肌肉線條馬甲線一目瞭然。

楊世傾低頭打量一番“嘖,有點小!”

慕雪嬌嗔“有穿的就不錯了!”

楊世傾並沒接這茬,眼看有些想溜的意思,看着慕雪試着問道“你這絲襪還脫不脫,不脫我就先走了,還得練兵!”

慕雪白了楊世傾一眼“你先轉過身去!”楊世傾咂了兩下嘴照做。

……

“嘶…這尼瑪聽的也不太清啊?”鄭坤蹲着身姿,耳朵貼着大門小聲說道,漆洪換了換腳搖了搖頭“嗯…不不不,慕雪在脫絲襪!”

鄭坤對着漆洪腦袋,就是一巴掌“你說你媽,老子怎麼沒聽見?”

漆洪捂着腦袋,壓低嗓門“你小子是不是擼多了,五官都開始衰竭了?”

鄭坤擡起大巴掌,兩人對話聲很小,如耗子一般“你小子敢跟老子打馬虎眼兒,蒼老師的魅力酮體,你特麼是見不着了。”

漆洪正了正臉色,把頭貼向大門比了個別出聲的手勢“噓噓噓,說話了說話了!”

鄭坤收手,豎着耳朵靜聽。

……

“好…好了,你可以轉過來了!”慕雪有些羞澀。

楊世傾並沒接話,轉過身擰開藥酒瓶蓋問道“你是要坐着擦,還是躺着擦?”

慕雪摸了摸側臉,柔聲細語“坐着比較舒服一些。”

楊世傾單膝蹲地,倒了點藥酒攤在手心,左手馱起慕雪白嫩的玉足,兩眼注視着面前小巧玲瓏,白嫩似雪的小腳丫子,現狀腳腕處早已經變得紅腫,看上去讓人忍不住有些憐惜,慕雪眼看楊世傾這樣看着自己的小腳,一時羞澀撇過頭去。

……

“嘶…怎麼沒動靜了?”鄭坤有些憨傻,漆洪繼續認真細聽“你特麼傻逼啊擺姿勢呢,說你耳瞎你特麼還不信!”

“艹,擺姿勢要那麼久嗎?”鄭坤小聲問道,漆洪恨鐵不成鋼“憐香惜玉你懂不懂?”

鄭坤正了正臉色,思索片刻“哦…這倒也是,換做是我的話,我也肯定會這麼做!”漆洪並沒接話。

……

“多抹一點,會比較好擦些!”楊世傾正兒八經說道,慕雪點了點精緻的小下巴附和。

經過穆婉伊的培訓,楊世傾手法還是有些嫺熟的,先是輕柔的把藥酒抹至慕雪腳腕,然後開始揉搓起來,但剛一用力耳聽慕雪嬌呼出聲,條件反正的縮了縮腳。

“你弄疼我啦!”慕雪說道,嗓門有些大,看來是真的有些疼了,楊世傾咂舌並未接話,稍微減小揉搓力道“怎麼樣,這樣總該不疼了吧?”

慕雪點了點頭,隨着時間的推移,楊世傾很是會察言觀色,揉搓力道掌握的更爲恰到好處,慕雪時不時呻,吟出聲,揉搓五六分鐘,門外的漆洪鄭坤也蹲了五六分鐘,感覺差不多了,楊世傾便站起身來抖了抖麻木的右腳。

“感覺怎麼樣?”

慕雪抿着紅脣,試着扭了扭腳腕“嗯很舒服,感覺不怎麼疼了”

楊世傾埋汰“擦了那麼半天,能不舒服麼?”慕雪並沒接話。

……

“嘶……完了,老子養兵千日,可就等這一時啊!”

鄭坤面如死灰,還有些不甘心,漆洪啞然失笑看着鄭坤,看了一眼大門“還插着呢,怎麼樣老子沒騙你吧?”

鄭坤並沒接話一屁股坐地上,雙手抱腳一臉欲哭無淚,腦袋作勢稍微往後一靠,漆洪見狀兩眼一瞪,想要去扶。

別……

咚!

此時楊世傾與慕雪都沒說話,耳聽門外有響動,楊世傾竟有些做賊心虛,邊走向房門邊大聲問道“誰在外面?” 楊世傾一把打開房門到得走廊,眼瞅倆赤着膀子的大漢,撒開丫子作死的往男寢跑,楊世傾倒也認得二人,漆洪是拖鞋都跑掉一隻。

“別跑誤會,你倆小子跑什麼跑!”楊世傾追了出去。

二人並沒接話就作死的跑,一個比一個跑的還快,一副誰不跑誰傻逼的架勢。

楊世傾眼瞅倆小王八羔子跑到寢室門口,嚇慌了神一個擠一個,門也就這麼小大點兒,倆人膀大腰粗怎麼擠也擠不進去,被氣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