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桀桀!我想起這是誰的聲音了,你一定是來偷東西的,給我站住吧。”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阿黛兒一個烈焰衝撞就把剛轉過身開跑的剛達撞了個嘴啃泥,剛達一擡頭就見另一個小美女拿着一個奇怪的空心鐵管指着自己的腦袋,那東西外面包着一層布,看不清是什麼,但是知覺告訴剛達,千萬別動,要不小命沒了。

“住手啊,小公主。這是我新僱來的門衛呀,怎麼一見面就打起來了,還有那個小姑娘快住手啊!!”

馬爾斯迪在玻璃窗裏面把外面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可是等他出來剛達已經給撂倒了。老劉站在一邊好奇的看着這一幕,嗯?怎麼見面就打啊,不過看奧莉薇婭的身手還真是不錯,都快趕上露莉的身法快了,再看看趴在地上這位大個子仁兄,這貨也忒廢物了。

“既然是誤會就算了,阿黛兒奧莉薇婭快進屋去吧,這位老兄也不要生氣啊,明天要馬爾斯迪多發一百金幣算是我給你的賠償了,快都該幹嘛幹嘛吧。”

我勒個去,挨一下就一百金幣呀,知道剛纔都挨幾下好了。剛達很沒出息的想着,不過阿黛兒的眼睛還在盯着他看,嚇得剛達一溜煙就跑了。老劉安慰了一下生氣中的阿黛兒,領着倆女進到連鎖店裏面了。 “阿黛兒,你領着奧莉薇婭去四處看看吧,我有點事和馬爾斯迪聊一下。”

看着倆女走遠,老劉才恭恭敬敬的對着馬爾斯迪鞠了一躬。

“駙馬你這是幹嘛呀,我可受不起啊。”

“受得起的,我以後還有許多事情要麻煩您老呢,您知道在人多的時候我只能裝下樣子了,有失禮的地方您一定多擔待點。”

“應該的,做手下的就是應該那樣的。”

“我其實都有點不好意思開口,您也知道我的身份,可是出了製造武器以外,我對城市建設之類的是一竅不通啊,所以我想請您幫忙。”

“其實我們幾個早都商量過了,一定要幫着你完成計劃的,只要你不怕我花光你的錢,老頭子的命就交給你了。”

“您說笑了,我錢多的都不知怎麼花了,您可一定要幫忙花點。我現在最緊缺的就是人,建設矮人城只能靠矮人自己,可是這五千年來,矮人族早已經不是一個可以自給自足的種族了,許多工種都消失了,人員的分配和技能的培訓是最重要的,您以前是內務總管,這些還要您多費心啊,不過鑑於矮人族比較保守,眼下我只能提供一些人口數字,由您先計劃好,具體實施就由我去辦。”

“這些都是小事,我聽昆頓說了一件事情,不過他還沒確定,就是福瑞德正在集結軍隊,如果事情屬實的話,那麼估計他的目標就是我們所在的達拉特城。我在這方面也是一竅不通啊,這不陛下和昆頓都到王宮去商量對策了,你也趕快去吧,至於人員的事,只要你有人選只管派來這裏,我保證一個月後交給你都是熟手的工匠。快去吧!”

嗯?這麼重要的事情爲什麼不對我說呢?老劉帶着一肚子的疑惑出了連鎖店,不過再略微考慮了一下之後,老劉決定先返回了地下城。矮人族的武裝部隊建立是遲早的事情,那是不會有任何異議的事情之一,既然現在事到臨頭了,與其回到王宮去之上談兵,還不如就藉着這個機會把矮人族武裝部隊建起來呢。

事情的確如馬爾斯迪所說的一樣,福瑞德再自認爲得到教會的支持之後,聽從了漢斯.威爾的計劃,準備對達拉特動手。他的想法很簡單,只要有教會裏那些神級高手的支持,就一定能殺掉自己的便宜妹妹和早就該死的老爹,那樣自己才能高枕無憂盡情享受帝王生活,而不是像現在一樣,每天蜷縮在教會的庇護下。他哪裏想到這是教會顛覆菲爾姆斯帝國的詭計啊,只要福瑞德敢對達拉特出兵,那麼不管彼得是生是死,教會絕對會給他嫁禍一個弒父的罪名,然後找個人假扮阿黛兒和他同歸於盡,最後在扶植一個教會的傀儡坐上菲爾姆斯的皇位,到時這個民風彪悍的國家就是教會的囊中之物了,可是他們不但高看了福瑞德的號召力,更加小看了老劉的實力。

去而復返的神使大人讓所有見到他的矮人都感到很好奇,這個平日裏穩穩當當的神使大人怎麼走路用跑的啦?難道發生什麼緊急的事情了嗎?

“別跟着我,都去幫忙招呼所有人,到大餐廳開會,快!”

老劉並沒有在大餐廳裏等很久,矮人們就陸陸續續的來到他周圍。男女老少一大堆都擠在老劉周圍不遠的地方,等着神使大人開會,因爲在矮人的意識裏只要神使大人一開會,保證有好事降臨。老劉停下了手裏的工作。跳上一張餐桌,開始他人生第一次的異界戰前動員大會。

“矮人同胞們,我帶來一個令人氣憤的消息,菲爾姆斯帝國現任皇帝福瑞德.菲爾姆斯那個喪心病狂的傢伙,竟然想要攻打我們在人類世界的根據地,還想殺死那些正在爲我們工作和提供給我們幫助的人們。他這是想我們永無出頭之日……所以我決定,立刻組建矮人火槍隊和矮人火炮小隊,進駐達拉特城,守護我們的基地。”

“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好好的就打起來了,神使大人我們現在連守護地下城的能力都欠啊!”

“聽神使大人的,殺光那些該死的人類!”

“對,我們要守護達拉特,守護我們的葡萄酒!”

“我要參軍,神使大人您看我這歲數能行不?”

聽着矮人們嘰嘰喳喳的議論,看着一個個或氣憤或擔憂的表情,老劉很懊惱,爲什麼自己總是輕視別人呢?爲什麼不在一開始就組建起防衛力量呢?想擁有就得有能力守護,格里芬尼的話此刻就在耳邊縈繞,爲什麼自己也會說,就不會去做呢。

“都別吵了,聽神使大人繼續說!”

格雷斯的話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他的聲音已經淹沒在人羣裏了。

“都別吵了,聽我說。”

老劉一發話,矮人們還是給足了面子,嘰嘰喳喳的聲音消失了,大家的注意力再次轉向了神使大人。

“九十到一百二十歲的矮人都給我站出來,對女孩子也算數,都站出來。”

按照一比五的換算,九十歲就相當於人類的十八歲,一百二十相當於二十四歲,這部分年齡的人是接受能力最強,最聽話的年齡,所以老劉選則了這些看着還有些孩子氣的矮人。至於爲什麼要女孩子也出來,原因更簡單,男女搭配幹活不累嗎,女孩子身邊的男人都愛逞英雄,這也是不爭的事實。雖然婦女在矮人族裏的地位一直很低下,不過老劉自然有辦法讓她們的地位上去,成爲那些毛頭小子愛慕和追求的對象。

很快就有二百來個矮人青年站到了老劉的身邊,他們現在還都是出於學習階段的年齡,很多都是跟隨自己的父親學習鍛造的學徒,女孩子則是呆在家裏幫忙做家務,因爲她們的母親基本上都在葡萄園裏工作,沒時間照顧家。

“現在我宣佈,你們之中將會選拔出三十個女孩子成爲第一批的矮人火炮手,男孩子全部加入矮人火槍隊,至於淘汰下來的女孩子就作爲預備隊,同樣進行訓練。工資標準暫時定在每個月二千金幣,在戰鬥中,火炮手每殺敵一人獎勵金幣一枚,火槍手每殺敵一人獎勵金幣十枚。現在都給我回家去準備行李和食物,明天一早我帶你們去進行訓練,你們先退下吧。”

老劉的話沒人敢違抗,雖然有些女孩子的家長不希望自己的閨女參軍,但是看到了別人家的表現,也不得不閉上嘴乖乖的聽話。目送着孩子離去之後,老劉繼續說道:

“軍隊的訓練大家不用擔心,雖然他們還很年輕,我有辦法讓孩子們在很短時間裏成爲這世界上最強大的戰士。下面的問題則是給孩子們的武器和補給,對於一支軍隊來說,補給就是戰鬥時的力量,武器就是戰士的生命,那麼這些孩子的性命現在就都交到你們這些成年人手裏了。我剛剛研究了一下從精靈實驗室帶回來的精靈火槍,發現這些裝備保存的都很好,依然可以使用,這就給我們騰出了很多時間來研究精靈火炮。現在所有婦女們站出來,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拜託你們完成。”

老劉說完就拿起一大一小兩個小布袋,遞到最前面的一個老太太手裏。

“請大家暫時停一下手頭的工作,明天集中在一起製作這兩種小口袋。記得一定要按照這個標準來縫製,不然我們的孩子在使用的時候會很費力,甚至會危及到生命,現在婦女們也都回家吧,明天我會帶一些製作口袋的材料來,請大家明早到大餐廳集合。”

婦女們帶着疑惑離開了,神使大人的小口袋那麼小,能裝下什麼啊?哎!不管了,反正神使大人都是對的。

“現在所有未到養老年齡的矮人工匠聽我說,你們跟隨着族長,拿着這幾個模型,去給我研究製作澆築用的模具,記得不能有絲毫偏差,否則孩子會有生命危險的,這些都是將來精靈火炮的彈藥,剩下的我就不多說了。大家晚上辛苦一點,一定要把模具造好,另外我要求模具可以多次使用,一定要用最好的材料來製造,剩下的就要辛苦你了格雷斯族長。”

“神使大人放心吧,那些都是我們的孩子啊,我們製造的模具一定會澆築出和這個一模一樣的炮彈,而且保證每套模具使用千次以上。”

“呵呵,快去吧,今晚夜宵免費,葡萄酒每人三杯,你一會派人通知一下廚師們吧。”

“哦!神使大人萬歲!”

“快走啦族長,趕快完成任務我們好去慶祝一下。”

看着剩下的老頭子們,老劉露出輕視的表情和一臉的無奈。

“哎!本來這些事情都是年輕人該做的,可是現在人手不夠,只好讓你們這些到了養老年紀的矮人幫忙了,我這裏有一些鐵球,你們就看着做吧,記得做的時候稍稍小一點可以,千萬別做大了,要不精靈火槍裏可塞不進去啊,今晚的宵夜你們也有一份,大家都辛苦點吧,明晚之前能做出五千個就行了。”

彈丸的製作很麻煩,但是由於格雷斯不能兩頭忙,所以老劉只好用了個激將法。他知道這些打了一輩子鐵的老頭還是有能力的,而老劉現在要做的只是要把這個能力激發出來。

剩下的矮人老頭們一輩子都是牛慣了的主,在人類世界裏哪個不是被人大師長大師短的叫了一輩子啊,現在功成身退了在家養老也是備受尊敬的啊。就剛剛還在神使大人的領導下擊敗了年輕力壯的成年工匠呢,怎麼一轉眼就又被神使大人瞧不起了呢,不爭麥酒爭口氣,今晚一定要讓神使大人知道一下自己的厲害。一百多個白鬍子老頭暗下決心要讓老劉大吃一驚,哪想到已經中了老劉的詭計,接過了神使大人手中的鐵球,老頭們鬥志昂然的找地方做模具去了。

把事情都交代好了,老劉自己反而不急了,又搞了一份宵夜打包好,才向着矮人們存儲精鐵的礦道走去。這次老劉決定親自打造精靈火炮,作爲五千年來第一次亮相在世界面前矮人族部隊,不能讓這些孩子們有一點閃失,更不能在戰鬥中表現出一絲弱點,想到這裏老劉開始製造第一代精靈火炮。精靈火炮的原型就是最普通的80毫米野戰迫擊炮,不過老劉根據矮人族的身高和異界的武器狀況,給它改成了只有八十公分高了,炮管和撞針裏都加了一點點的流光水銀,保證武器可以長時間使用而且無需修復。瞄準具的製作可是難住老劉了,這些對於幾何一竅不通的矮人族,你要是告訴他45度角是什麼,還不如給他個大斧子直接上去砍人呢。與其這樣倒不如也都弄成制式的算了,於是簡易的瞄準具就在老劉的無奈和矮人的無知下被製作出來,說白了就是前支架上的幾條刻度,從45到80一共八個,每搖動一圈手柄,刻度就會加5,射程也會近不少。

“哎!剩下的就難熬嘍!”

想到接下來要製作炮彈的引信,老劉就頭大。本來還以爲能等到格雷特熟練之後纔會用到的東西,現在只好由自己來完成了。取出引信的模型,老劉飛快的開始煉製用來刻畫爆裂陣的薄鐵片,小的鐵片的只有一毛錢硬幣大小,大的也不過是可樂瓶粗細。這次老劉爲了保險起見,直接把炮彈設計成分體機構,發射之前要先安裝兩個引信在炮彈上預留的卡槽裏,雖然稍微麻煩一點,但是安全上就萬無一失了,因爲在沒有安裝引爆和推進的兩個底火之前,那炮彈也就是一個裝着爆炸粉末的鐵筒子罷了。很快老劉就被一大堆鐵片子給埋住了,習慣性的抓了一大把往口袋裏塞,結果兩下就塞滿了,這時老劉纔想起來,身上原來的四個空間袋都拆掉煉製成超級**了,自己就剩下手上戴的這個空間戒指了,就這還是原來給格雷斯用來儲存食物的呢。想到這老劉把這一地的鐵片都收進戒指裏,他可不想自己在這弄一晚上,最少要有個人幫幫忙纔好。

“神使大人,你這麼晚了怎麼不去休息啊?”

“還說我,我不是讓你每天只工作一半的時間嗎?爲什麼不去休息啊?”

“嘿嘿,我笨嗎,當然得勤快一點了,不過您放心,等到我把這個學會了,我就只工作半天。”

老劉取出那一大堆半成品丟在地上,抓過一塊火系礦石就開始刻畫爆裂陣,末了還得稍稍充一點真氣進去,只不過這些不耽誤老劉說話而已。

“看什麼,還不幹活,我這都是在替你工作知道不,哈哈哈哈!”

格雷特給老劉說的一愣,不過還是加入到工作中,他的速度很慢,老劉做好一百個小的,格雷特連一個大的都弄不好。

“別急,慢慢來,總有一天你們會比我快的。”

“神使大人您就別笑話我了,我再練十輩子也趕不上您的十分之一啊。”

“錯了,你大錯特錯了,你和你們不是一個意思,我再快可我只有一個人,你再慢可是你們有很多人都可以學會這些技能,明白嗎?”

“我明白,但是神使大人您現在已經開始了,我們想跟上您的腳步很難的,我們還需要許多時間去準備。”

“世界上總有些人就是要用刀子逼着纔會有出息,而且我認爲時間只能讓矮人更懶惰。跟着我的腳步固然很難,但是如果讓矮人族自己去走這條路,我懷疑千年後的矮人會是個什麼樣子。行啦,今天就到這吧,這些東西也不會一下了就用光,剩下的就留着你練手吧,記得有時間多去了解一下族人,看看都有哪些人適合這份工作。”

時間已近午夜,可是王宮裏的一個房間卻還是燈火通明,達拉特的頭幾代城主曾經在這裏制定出過無數針對獸族的作戰部署,但是今天這裏卻變成了對抗帝國的作戰室。彼得和威廉姆正在地圖前一遍遍的看着,分析着福瑞德的進攻路線和軍隊數量等問題。

“我大哥是不會出兵的,別說福瑞德那個畜生了,就算是我要調動他的軍隊都很難的,而且據我估計,大哥連路都不會借給他走。”

“陛下說的在理,但是這次還有教會在裏面攙和着,這些問題都要考慮啊。萬一納爾遜王礙於教會的面子派出手下來攻打達拉特,到時就難辦了。我們和米得公國比鄰,一旦打出火來,我這個小小的達拉特肯定不是他的對手啊。”

“也未必會打出火來,大哥爲人最吝嗇,就算派兵的話,估計也是臨時招募一些傭兵湊數,到時把達拉特當好處許出去,而他自己置身事外坐享其成。所以一旦納爾遜敢來,就一定要狠狠的打疼他。”

“哈哈,人都說女婿如半兒,您老要狠狠的打誰,我替您代勞!”

來人正是老劉,從地下城回到達拉特,老劉顧不上自己的嬌妻和女友,就直接來到王宮給幾個老頭打強心針來了。

“你這孩子,一天都跑到哪裏去了,現在很多事都要等你做主呢。”

“是不是我二大舅子要來接您老回去享福啊,如果是這個您就放心吧,只要我不同意,沒人能踏足這達拉特一步,就算是大舅子也不給面子。”

威廉姆撇撇嘴,現在他是知道自己什麼處境了,感情上次皇宮營救就是爲了這一天啊,這不就是所謂的上了賊船了嗎。不過事已至此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可是侄女婿這幅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還真是氣人。

“下午探子來報,福瑞德的軍隊已經從烈焰城出發了,帶隊的是烈焰城的守備使約翰.格林,人數五萬,其中有騎兵兩萬,步兵兩萬,弓箭手五千,工兵和輜重隊五千,預計十天左右就會到達米得城,十五天就會到達獵頭鎮對我們發動攻擊了,侄女婿!”

“嗯,十五天是短了點,也不知道大舅子這一路上能不能再劃拉點人哈,五萬人想打達拉特城少點。”

老劉一邊看着牆上掛着的地圖,一邊找着威廉姆說的這幾個地方,他打的幾次仗都是局部戰爭,真正的大戰還是頭一次經歷。

“換我就會走近衛鎮來打,雖然有點小山包,但是總好過渡河作戰,不過這兩個地方還都算是不錯,打個伏擊還是可以的。” “女婿,你以前打過仗嗎?”

“當然打過了,就像救你和就媽媽那次的那種打過幾十次吧。”

彼得聽了老劉的話當時就暈過去了,威廉姆也跟着裝暈。 這個宇智波過于謹慎 老劉被搞得迷糊了,怎麼了這是?咋都暈了呢?

“您二老慢慢暈吧,我先睡覺去啦,過幾天我會帶增援來的,等我的好消息吧。”

老劉急啊,家裏還有一個小美女等着自己回去養成呢,誰有工夫在這陪兩個老頭子啊。我這從連鎖店一走都忘了告訴阿黛兒和奧莉薇婭了,這兩人還不擔心死了。想到這兒,老劉氣貫雙腿一溜煙似的跑回了旅店,這招是那次被紅裝死騙出來的,老劉現在只要想着快跑,真氣就會自動向自己的腿上涌動,速度立馬就能提高一倍有餘。很快旅店就出現在老劉面前,進了院子他沒直接進屋,而是趴在窗戶上偷聽三女的對話。

“奧莉薇婭妹妹,你就讓姐姐摟着你睡唄,我好喜歡你哦。”

“說了不行的,我是來接引神之使者的,而且我答應做他女朋友了,今晚我還是陪他睡吧。”

“哇,奧莉薇婭,哥哥給你的這把槍真的好厲害啊,那個椅子好像就在手邊一樣啊。”

“那個叫***,能把一里外的大樹打斷,是很厲害的。”

“哼!偷看幾下屁屁就給人家這麼好的東西,我們虧大了露莉。”

三女正聊着起勁,老劉推門進來了。

“虧不虧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你們兩個跟了我之後可是都大了,哈哈哈哈!”

兩女順着老劉的目光一直看到了自己的桃子上。

“討厭,不理你。”

“哥哥好壞,人家自己先睡啦。”

“奧莉薇婭,我有事想告訴你一下。”

“嗯。”

“最近我的家人正被一些壞人追殺,我這幾天要和他們打一架,所以關於去給生命之樹治病的事情要拖一下,你就先在這裏陪着阿黛兒和露莉吧,等我打跑了壞人,就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不,我陪你,在你跟我回去之前我都跟着你。”

小美女的話音有點顫抖,但是神情卻很堅定。奧莉薇婭雖然不知道接引的真正含義,但是她知道,自己一定要跟着這個神之使者,絕對不能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挽救族人的機會。

“可是哥哥我是要去打仗啊,沒時間照顧你的,萬一你有個閃失我可要心疼死了,再說軍隊裏不讓帶家屬的,不然就要殺頭了。”

“那我就參加你的軍隊,我也要打仗,那就沒人會殺你的頭了。”

桀桀桀桀!終於拐騙到手了,狙擊手啊!哇卡卡卡賺翻了!這小美女可不像露莉和阿黛兒那種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似的,說是心狠手辣也不爲過啊,我再給她上上條子。

“那也好,反正這次打的壞人就是那些教會的傢伙,就是今天我們在森林裏殺掉的那些壞傢伙的同夥,他們這次可能就是來給同伴報仇的,說起來這裏面也有你們精靈族的一份兒。”

“這種布料怎麼賣?”

“嘿嘿,客人您真識貨,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布料啊,您看着多滑溜的手感啊,這要是做衣服賣的話,保證能賺大錢啊,如果您多買的話,就算您八折,一百四十金幣一卷,足足一百米長。”

“切,少來了,九十金幣給我來十卷,不賣就算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