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筱婷告知我,說畢發達傷勢恢復很好,讓我安心。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後來,我找到了肇事司機問責,司機承認當時失誤駕駛,願意賠償畢發達一切損失,司機態度很好,我根本找不到任何發飆的理由。

爲了證明畢發達這次車禍只是意外,我還找到了派出所工作的劉芷妤,我請劉姐幫我查一下,司機與畢發達以前有沒有世仇啥的。

結果劉芷妤查證出來,司機與畢發達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純屬交通意外。

我也就徹底安心下來。

幾天後,我從熊壯壯那裏得到了一個消息,說上回在十字路口砍傷熊壯壯的人,已經全部抓到。

熊壯壯說四個行兇者,通過審訊不承認是誰人僱傭他們的,就是以前跟熊壯壯有過節想報復。

他們四人一口咬定,熊壯壯被警方傳喚過去問情況,最終不了了之,那四個行兇者被警方起訴,而熊壯壯被砍傷的案件也就告一段落。

當晚,熊壯壯給我說及這事,他對於這種處理結果已經早有預料,說無論冷半城如何掩飾,他熊壯壯都認定是冷半城所爲,他會把這筆仇記在心裏,不能忘記,也不會忘記。

我也表示說不會忘記,等到我們有天強大了,一定讓冷半城付出代價。

熊壯壯在我肩膀上一拍,只說了三個字——好兄弟!

……

時光荏苒,一轉眼,就到了四月初。

春季已然消退,我們沿海城市已經完全能感受到夏季來臨的氣息。

此時走在街頭,滿大街都是穿着裙子的女人,各色夏裝已經佔滿了城市的街頭。

四月三日,距離我年滿十七歲,還有一天。

我的生日,四月四日,比蘇芸兒小了整整一個月。

一個月前,蘇芸兒過生日,那天向琳琳的媽媽去世,我陪在了向琳琳身旁。

有付出就有回報。

這一回,我即將過生日,向琳琳在四月三日晚上,拉着我逛街,說要給我購買生日禮物,而她選擇的就是送我一套夏裝。

至於買夏裝的錢,向琳琳說是小姨夫給的,她說如果這段時間裏,沒有我陪伴在身邊,她絕對不會這麼容易走出小姨去世的陰影。

用向琳琳的話來說,我對她好,她也就一定會對我好。

於是這晚,我跟着向琳琳幾乎走遍了整個縣城,她一家一家商店看着,都不是很滿意銷售的男裝。

我真的很佩服女人,心想她們逛街咋就不覺得累呢?

其實最累的地方在於,在每一家商店試穿衣服,我很不習慣換衣服,但礙於向琳琳也是爲我好,我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配合。

“琳琳,我看差不多就行了。”

實在沒轍,我們倆從一家男裝店剛出來,我說:“反正我也就長這樣了,要不就剛纔試穿那套吧?”

向琳琳搖頭說不好,說剛纔那套跟我氣質不符。

我心說哥有屁的氣質啊,看到向琳琳不依不饒的樣子,我知道拗不過她,只好又跟在她身後進出商店。

在途中,我給向利民發了信息求援,我說被向琳琳纏着買衣服,都買了一個多小時,我實在受夠了,讓向利民給我打電話,我就說有事必須要走。

那時候,向琳琳總不至於還得讓我不去辦事,繼續陪她看衣服吧。

這個主意不錯,當向利民打來時,我如是給向琳琳說了,向琳琳看我急着要走,她方纔在一家店裏,給我‘將就’的買了一套夏裝,總共花費了她一千多元,但向琳琳眉頭都沒皺一下。

“我幫你拿着,明早我帶到你教室去。”

向琳琳怕我辦事弄丟了衣服,出商店後把購物袋拿在了自己手中。

我巴不得這樣輕鬆,就說知道了,還給向琳琳說了謝謝。

跟向琳琳分開後,我就打給了向利民,說把向琳琳搞定了,表示以後再也不願意陪女人逛街。

向利民就哈哈笑,我們倆聊了一會,向利民把話鋒一轉,問我:“兄弟,讓你帶給潘若曦的東西,你交給她了嗎?”

提及這事,我一笑道:“當然交給她了,但不是直接給潘若曦的,你給她寫情書,我哪敢直接給她,我壓在了潘若曦的練功服下面,親眼看到潘若曦發現了情書,而且拆開看了。”

“她,她看到後的反應怎樣?”電話那邊,向利民迫不及待的追問。

向利民喜歡潘若曦,也不知道他聽從了誰人的建議,竟然寫了一封情書給潘若曦,但自己又不敢交給潘若曦,就讓我這個潘若曦的跟班小弟幫着轉交。

我也不敢親手交給潘若曦,就把情書壓在了潘若曦的練功服下方。

我們這種青春懵懂的年紀,寫情書很正常,我讀小學六年級畢業那天,還收到過一個女生遞來的情書,嚇得我那天看都沒敢看,直接把情書丟盡了垃圾桶。

而今天潘若曦發現了情書,她的反應,讓我大跌眼鏡。 “小子,整這些有的沒的,沒意思。”

看到情書後,潘若曦第一反應,就是看向了我。

那會兒,我正在整理一些武學器械,雖然我在偷瞟潘若曦的反應,但沒想到她竟然把寫情書的人當成了我。

我立即想到兩種可能,第一就是向利民的情書沒寫名字,第二就是潘若曦只看了前面,根本沒看到後面的署名。

這兩種可能,造成了潘若曦當我是寫情書的人。

“有啥,你直接說。”潘若曦還走到了我跟前,道:“我是學武的人,來什麼都直接,別繞圈子。”

我尷尬的立即辯解,說不知道潘姐在說啥,潘若曦叫我別不承認,她乾脆直接把情書拿出來給我看。

向利民給我的是用包裝紙包好的情書,如今拆開了,我見到是一張打印紙,上面的字體是打印的,我沒看內容,一眼往最後看,果然沒見到有署名。

這就百口莫辯了!

我說潘姐,這不是我寫的。

潘若曦說知道不是我寫的,打印的唄。

我忙說不是我打印的,潘若曦說知道,是打印機打印的唄。

我的天!

報告!萌妻要離婚 我頓時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無奈,我沒第一時間把向利民說出來,因爲覺得那樣有些‘出賣’兄弟,我只好硬着頭皮說:“潘姐,這封情書真不是我的傑作,我有女朋友。”

潘若曦冷笑:“我最討厭腳踏兩條船的人,哼,男人!”

說完,她鄙夷萬分的瞪我一眼,揚長而去。

如今,向利民在電話那邊問我潘若曦的反應,我回憶起這一幕,心頭還有些被潘若曦看不起的鬱悶。

我說兄弟,你咋寫情書不署名呢,整得潘若曦以爲是我寫的。

電話那邊,向利民一愣,隨即哈哈大笑:“不好意思,我給忘記了署名,第一次寫,不是,第一次打印情書,我緊張啊。”

我說你緊張,害潘若曦誤會了我,我接着把潘若曦發現情書的反應說了出來。

向利民聽後,更加是在電話那邊笑得捧腹,我說兄弟,這事因你而起,你還是自己去給潘若曦解釋,別讓她誤會我,畢竟我天天跟班在潘若曦身邊,被誤會挺尷尬。

向利民就說抱歉,表示他再打印一份情書,等時機成熟,讓我再轉交給潘若曦。

我千叮嚀萬囑咐,讓向利民一定打上名字,不然我可不幫他保密了。

跟向利民掛掉電話,我回了蘇芸兒家裏,按照蘇芸兒的‘命令’,她讓我今晚必須住在家裏,她要陪我一起迎來我的生日。

我有段時間沒回這邊居住,但我的臥室被蘇芸兒收拾得乾乾淨淨,她知道我喜歡滿屋子的粉色,給我準備了夏季的粉色被褥與牀單,一股子清新味道充滿了房間。

蘇芸兒站在臥室門口,看着我撫摸着新的被套,她問我喜歡不?

我不能違心的說不喜歡,就點了點頭,儘量讓自己看起來比較平靜。

通過這段時間與蘇芸兒拉開距離,她也不像最開始那樣每天都發信息給我,我時而兩三天與她見一次面,彼此的距離保持得剛剛好。

蘇芸兒也習以爲常,我還聽說她有了新的追求者,是她寫信的一個筆友,兩人聊得很火熱,蘇芸兒也敞開了心扉,把許多事都說給了這個筆友知道。

“來,看看我給你準備做的生日蛋糕。”

蘇芸兒把我又叫到了廚房,指着一堆食材,給我介紹品種,說雖然現在它們還只是食材,但她看過書籍了,明早第一時間就給我做生日蛋糕,就像一月前,我做給她的生日早餐一樣,要讓我銘記在心。

關於我做的生日早餐,蘇芸兒說到做到,果然拿去省城加工冰凍成了藝術品,就擺放在她寢室的牀頭櫃前。

足以見得,蘇芸兒有多麼的喜愛我那天的生日早餐。

“那,我明早就看你做成啥樣了。”我微笑着說道:“如果實在自己做不了,就邀請我一併幫忙,別做個生日蛋糕,做成了煎餅。”

“喂,你瞧不起誰呢。”蘇芸兒撅嘴,拍打着一本厚厚的書籍,說道:“這本書,可是教授級別發佈的料理書籍,上面有好多做蛋糕的方式方法,我看了好多次,絕對做得出生日蛋糕。”

我說句那就加油,淺淺一笑,也沒再拿話去氣蘇芸兒。

當夜,我住在了這邊,由於第二天就是我的生日,我在沒法與張德武與小雞仔通話的情況下,分別給他們發去了信息,告訴他們倆知道,過了今晚十二點,我也十七歲了。

人到十七歲,在我的意識裏,就是成年人,十七歲的年紀,許多人都開始走向人生的新起點,我也希望自己能走勢上揚,把以前所有的不愉快統統丟棄。

給張德武與小雞仔發完信息,我又聯繫了畢發達,自從畢發達車禍住院在本市,他不讓我去看他,我也的確擠不出時間,只能與他電話與微信聯繫。

“明天我的生日,發達,你不是說要回來嗎?啥時候到?”

我發信息問畢發達,很快,畢發達回覆:“你不是說晚上才聚會的嗎,那我晚飯之前一定到,我已經給院方打過招呼了。”

我回過去:“嗯,晚上把幾個好朋友聚在一起吃頓飯,然後去酒吧坐坐。那行,明天下午聯繫。”

畢發達回過來好,沒過多久,他又給我發了一紅包,寫着生日快樂。

我沒第一時間拆開紅包,發回去說兄弟不需要這些,但畢發達很堅持,說就是討個吉利,紅包不多,聊表心意。

我只好謝謝,然後點開,是畢發達送我的188.88元的紅包。

有了第一個生日紅包,第二個很快來到,沒想到竟然是小雞仔發來的,他紅包下方打着一行字:“兄弟,生日快樂!”

沒有再多一個字,我馬上語音彈回去,但沒人接聽,我又打電話,小雞仔的電話關機,看樣子,他只有剛纔發紅包的一點空隙。

我帶着一絲想念小雞仔與張德武的心思,點開了小雞仔的紅包,總共是88.88元,錢不多,但依舊讓我心頭一陣感恩。

半小時之後,我收到了第三個紅包,發送這個紅包的人,讓我有些意外,因爲竟然是嚴穎。

自從嚴穎與向琳琳彼此不再報復後,我有回與蘇芸兒在一起,嚴穎主動加了我好友。

但那以後,我跟嚴穎從沒聊過。

沒想到,她在我生日之前,居然也發紅包給我祝賀生日快樂。

點開一看,數額是99.99,嚴穎紅包後面發着一段文字:“祝你生日快樂,也希望我們的友誼長長久久。”

我笑了笑,給嚴穎發回去:“謝謝,我們的友誼會長長久久。”

晚上十點多,我正準備睡覺,第四份紅包發來,這回是向利民,他直接用的是轉賬紅包,我能一下字看到數目,是888.88元。

果然向利民家境優裕,他出手闊綽,讓我有些不太敢點開。

向利民發信息過來,讓我收下,說今年是認識我之後第一次祝我生日快樂,以後他每年都會祝我生日快樂。

我感謝的回過去,最終心想收下紅包,大不了等到向利民過生日,我也包給他888回去就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