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刻。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轟」

一股強橫無比的靈魂力量自林寒身軀中擴散開來。

而隨著這股靈魂力量,一隻藍色的魂魄狀眼眸,出現在了林寒的背後,那眼眸中心仔細看去是一顆魂魄狀的丹藥,燃燒著藍色的丹火。

正是被煉化完畢的天地丹魂和天地丹火。

「嗡」

下一刻,林寒猛地睜開雙目。

他神色露出一絲欣喜,自己終於踏入了四級魂師初等之境。

而且,還覺醒了第四顆魂師天眼,林寒將其命名為「丹魂之眸」。

只要釋放此眼眸,林寒便可以使用這種帝王丹火,來煉製丹藥,不僅成功率會暴漲,而且煉製出來的丹藥品階,也將是一等一的高。

「正愁沒辦法給爺爺、爹他們靈丹妙藥,現在有了『丹魂之眸』,在小雀的指導下,我絕對可以在短時間裡煉製出巨量的丹藥提供給族人。」

林寒心中想著,隨即轉身朝著蒼莽山林中走去。

接下來的一段時日中,林寒就潛伏在了莽林的林家峽谷中煉製丹藥,而大黃狗則是被林寒命令布置一座座防禦和攻伐大陣,在峽谷周圍,爭取將其打造得固若金湯。

至於外面的燕國,則是發生了大亂。

不少赤陽谷當年倖存的天才,都是紛紛回歸燕國,知曉了林寒一戰將楚無道擊殺,覆滅了燕國王室,都是喜極而泣。

他們的大師兄,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沒有讓死去的十萬赤陽忠魂失望。

接下來,燕國陷入了大亂中,群雄割據,諸侯爭霸。

不過,這些凡俗中的小打小鬧,林寒根本就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只是安安靜靜待在林家峽谷中。

這期間,古天舒、斷無涯和古靈兒等一個個當年的赤陽谷天才進入莽林,來拜訪林寒。

他們都是慨嘆,世事無常,須臾幻滅。

最後,林寒將眾人一一送別,每個人有每個人不同的路,眾人都是不想待在燕地這個有著無數悲痛回憶的地方。

「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無論日後有沒有機會再相逢,你永遠是我們心中的大師兄!」

一眾當年倖存的赤陽谷天才在林寒面前,紛紛告別。

……

三個月後,林寒從燕地邊緣的蒼莽山林中離去。

大黃狗跟在身後,齜牙咧嘴道:「林寒小子,這次你煉製了那麼多靈丹妙藥留下來,還讓本帝布置了那麼多大陣,看來,很久一段時間,都不用再回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了吧,反正本帝可是不想來了。」

「這裡雖小,但卻是小寒子真正的家。」

小雀身影在林寒身旁顯化,瞥了大黃狗一眼,隨即略帶感嘆道:「人之一生,肯定有需要守護的東西,若是沒有任何牽挂,無欲無求,那還是人嗎?就算踏上了武道巔峰,那也是孤家寡人一個,那種深深的孤獨,絕對會讓一個人發瘋的。」

「小雀說的沒錯。」

林寒笑著點了點頭,道:「無論我身在何處,流浪到哪裡,這裡,始終有著我的一根線,這裡,始終是我心中最寧靜和最溫暖的一片地方。」

話落,林寒目光猛地變得明亮,道:「此次殺了楚無道那老賊,終於處理完了燕地的事情,接下來,四大宗門,天火皇室,還有天火大國的萬里疆域,才是我真正的舞台…」 幾日後,一條寬闊無際的江河之上,滾滾江水向東流。

一條大船之上,林寒正站在甲板之上,他看著大河兩邊連綿起伏的青山峻岭,仿若一條條青色蒼龍盤卧在大地之上。

此行回天劍門,林寒沒有從陸路上行走,太過遙遠,為了不耽誤時間,他選擇了水路。

只要渡船橫行這條大江七天左右,就可以抵達天火大國腹地,重回天劍門。

是夜。

林寒端坐在一處船艙中,從儲物靈戒中取出了整整幾十萬顆靈石,開始燃燒靈石,吞噬其中的精純靈氣。

這些靈石,自然都是從燕國王室的寶庫中掠奪過來的。

當日殺了楚無道之後,林寒自然是抽空去了一趟燕國王室的寶庫,雖然只是一個凡俗小國,但千年的積累,也是十分驚人的。

光是靈石,林寒就一共斬獲了將近兩千多萬,還有各種兵器、功法和靈藥,更是數之不盡。

當然,燕國畢竟只是一個凡俗小國,寶庫中的兵器和功法若是放在凡俗中,還算是珍寶,但在林寒眼中,也就是一些雞肋罷了。

因此,林寒將其全部留在了林家峽谷中,讓林家可以培養後人使用。

靈石林寒也留下了一半,但縱然如此,如今林寒身上,也是儲存著將近一千萬數額的靈石。

一千萬靈石,恐怕就算四大宗門中的一些真傳弟子,都沒有如此豐厚的身家。

因此,現在林寒開始吞噬靈石突破,根本就沒有絲毫肉痛之色。

船艙中,林寒讓大黃狗布置了一個隔絕天地靈氣的陣法,以防自己突破時候的動靜驚擾了其他有心之人。

太古龍帝訣!

「轟隆」

五團吞噬旋渦在林寒的背後出現,開始瘋狂吞噬周圍那無數靈石,一股股恐怖的靈氣,頓時湧入了林寒的身軀中,快速壯大他丹田中的罡元。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整整三日。

某一刻。

「轟」

一股全新的強大氣息在林寒身軀中擴散開來。

他猛地站起身,眸光明亮,呢喃一聲,「地罡境巔峰!」

周圍,全部都是靈石被吞噬一空的粉末,這一次突破,林寒發現自己整整吞噬了三十五萬靈石,而且,其中還夾雜著一些高品質的靈石。

雖然與千萬靈石的儲量相比不算什麼,但也是讓林寒微微咋舌。

他知道,自己修行的太古龍帝訣,恐怕越到最後,越是需要海量的靈石來吞噬去突破,因此,靈石對於林寒來說,絕對是越多越好,一千萬的儲量,林寒心中其實知道,用不了多長時間的。

「剛體驗了下闊綽的感覺,仔細想一想,還是要省著點用。」

林寒不由苦笑一聲。

清晨。

林寒推開船艙門,走到了甲板之上,深深吸了一口微涼的江河之風。

「今日就是最後一天了,明日應該就能夠抵達天劍門所在疆域的邊緣了。」林寒看著遙遠處水天一色的江河盡頭,心中默默念叨。

而這些時日,大黃狗似乎是暈水,因此都在船艙中呼呼大睡。

「咦,小寒子,我感應到了一種極其強橫的劍意從前方傳來,你觀察一下,說不定對你是一場機緣。」驀地,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劍意?」林寒目光露出一絲疑惑,自己並沒有感應到任何劍意啊。

不過,小雀的神魂探查能力能夠覆蓋方圓幾千米,比他要強橫許多倍,因此林寒站在甲板之上,開始留意周圍的動靜。

午時。

不少船上的乘客都是從各自的船艙中出來,似乎要觀賞什麼。

「這位大哥,你們幾乎都是這個時候出來,難道是有什麼東西就要出現嗎?在下從外地來,所以不太清楚,見到這麼多人同時出來,很是好奇。」林寒來到了一個壯漢的身旁,抱了抱拳問道。

「這位小兄弟原來是從外地來,不知道也是正常。」

那壯漢哈哈一笑,隨即目光帶著一份敬畏,突然指向遠處一個方向,道:「馬上渡船就要行駛到了一處名叫『劍聖峰』地域,我們在這渡船上,自然是要觀賞一番。」

「劍聖峰?」

https://tw.95zongcai.com/zc/57097/ 林寒目光朝著那方向望去,頓時瞳孔猛地一縮。

不知什麼時候,一座參天山峰已經出現在了視野之中,那參天山峰有著千丈之高,直插天際,穿雲入霄,像是一根佇立大地上的擎天巨柱。

但讓林寒驚駭的是,那參天山峰,竟然是裂開的山峰。

沒錯,巨大的山峰中央,有著一道橫貫千丈長的大裂縫,就像是,被一柄通天巨劍,從中央硬生生劈斷了一樣。

一劍劈斷一座千丈巨峰?

這個念頭,讓林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天底下,真的有這種強橫的存在嗎?

而就在林寒暗暗震動的時候,身旁那壯漢略帶唏噓道:「傳說,當年一位被世人尊為『劍聖』的蓋世強者,來此悟道,最後一劍斬出,將這千丈高大的參天巨峰斬斷成兩半,其中殘留的強橫劍意,凝聚萬載而不散。」

「萬載不散的劍意!」

林寒眸光猛地一震,隨即便是深深的火熱,這等蓋世存在,恐怕比什麼四大宗門的掌教,甚至是天火皇主君天帝都要強橫無數倍吧。

古老年代的那個黃金修行歲月,還真的是湧出了無數震天動地的人族蓋世強者。

不過如今,這些強橫到無邊的強者都是消失不見,只能通過其留下的一些痕迹,去感受那個蓋世輝煌的時代。

「小寒子,進入這『劍聖峰』參悟,你的冰天劍意,絕對可以一舉衝到大成,甚至是衍化到圓滿十層!」小雀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好,這種地方,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劍道修行寶地,反正我現在急著回宗門也沒有要緊的事情,不如在這劍聖峰中參悟劍意,若是能夠將冰天劍意圓滿,我的劍道實力,絕對有一個質的飛躍。」

林寒點點頭,直接將大黃狗從船艙中拽出,隨即縱身一躍,橫渡江面,朝著那劍聖峰衝去。

「小兄弟,不可莽撞!這劍聖峰中劍意太過強橫了,就算是一位大宗師強者,若是進入,也絕對都會被那種劍意給撕碎的!」

船艙之上,不少人看到了林寒的動作,都是嚇了一跳,有人立馬呼喊提醒道。

「多謝提醒!」

遠處,林寒的聲音傳來,但他動作絲毫不慢,轉眼就消失在了江河茫茫水面之上。

「他成功進入了劍聖峰領域中?」

背後,船艙中一眾人看著林寒的背影消失在那一片連綿山峰中,頓時都是神色一驚。

「看來,倒是我們多慮了,這位小兄弟,絕對是那種大宗門中的絕世天才,修為深不可測。」一些人紛紛感嘆道。

而就在船上眾人心中暗暗感到不可思議的時候。

唰!

林寒扛著大黃狗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劍聖峰的邊緣地帶。

「死狗,還自稱什麼『本帝』『本帝』的,竟然連水都怕。」林寒抵達岸邊,直接把背上的大黃狗扔到地上。

「汪汪汪,小子,你輕點,本帝的老腰!」

大黃狗齜牙咧嘴,汪汪直叫。

「轟隆」

但就在這時候,一道隱隱間的轟鳴聲突然從遠處某個方向傳來。

「這裡竟然有人?」

太古魂帝 林寒目光一動,猛地朝著遠處一個方向望去。 這宅院雖然大,但現在居住在這裡的就只有姑蘇老爺子直系一家,而其他的幾位叔公們分別住在姑蘇宅子鄰近的房子里。

所以等林北望在外頭玩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偌大的房子又恢復了昔日的寧靜。

一品女天師 林北望回到了自己的房內。

她拉開自己肩頭上的衣服看了一眼,肩膀上一片紅腫。

林北望拿過桌上的棉簽,準備往自己的肩膀上塗藥。

突然身後的男人俯身吻上了林北望的肩膀的紅腫處,眼底一片心疼。

林北望渾身微顫,忙一把拉上自己肩頭上的衣服。驚訝的站起身,看向身後的男人。

男人星辰般深邃的眼眸裡帶著幾分受傷和心疼的看著林北望,他伸出雙手,高大的身軀緊緊的包裹住了林北望。

「對不起,北望。」

他聲音低沉,喃喃道來。如同一位做錯事情內心自責不已的小孩。

林北望堅硬的心一下子蹦碎,她肩頭一軟,雙手擁住了男人。

「我也有錯,我不該踢你。你沒事吧?」

男人聽此勾了勾好看的唇形,露出一個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眉眼深邃的看著林北望,「有事沒事,試一下才能知道。」

他的嗓音低沉暗啞,勾引著林北望。

林北望的大腦瞬間斷了電,直楞楞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忘記了肩頭的痛。

男人俯身,身上的氣息竄進林北望的脖間。林北望只覺得心口處的小心臟不停的跳動。

對於林北望此刻這種表現,男人甚是滿意的勾了勾嘴角的笑意。他趁著她還未反應過來,薄唇輕掠過林北望的唇。

林北望不自覺的咽了一下口水。

男人的嘴角撩著笑意,他橫抱起林北望往床上去。

……

事後,林北望緊裹著床上的綢緞被子,身上被男人「輕薄」過的紅痕遍布。

她小鹿般的大眼睛獃滯的想著,他剛才在床上的表現,她的那一腳根本是踢輕了。

他是怎麼知道她的房間的……這第一回來姑蘇城他怎麼比她還輕車熟路的樣子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