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個極度勢利眼的傢伙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還有這個唐公子,在這裝什麼裝?

林寶寶盯著唐天貴,越看越不順眼。

然而,祝媚兒卻在背後說道:「別亂惹事,我可不會做你的打手。」

「是是是。」林寶寶敷衍的答應道。

「原來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唐公子啊!」林寶寶忽然大聲說道,弄得祝媚兒眼眸一瞪,這小子,又要幹什麼?

林寶寶說著,一臉恭敬地向唐天貴走來,從異界倉庫里拿出一枚子母雷,真誠地說道:「久聞唐公子大名,這點禮物,是我的一片心意。」

嗯?

唐天貴透著一抹驚奇之色,作為地位崇高的公子,收禮自然是他經常做的事情。

不過,林寶寶這個年紀,就懂得討好他唐天貴,的確難得。

唐天貴接過子母雷,好奇地盯著手裡的圓形疙瘩,十分好奇。

「既然唐公子收下了,那我也就先走了,祝唐公子能找到自己喜歡的銘紋!」說著,林寶寶就邁著大步,急忙走出了銘紋公會。

祝媚兒自然也跟了出來。

「3,2,……」林寶寶倒數著。

「喂,你搞什麼名堂。」祝媚兒問道。

「1.」

「叮!系統提示,子母雷已被觸發!」

嘭!嘭!

銘紋公會中,男子和唐天貴,正在好奇,這子母雷到底是什麼,只聽兩聲巨響。

瞬間,子母雷爆炸,將一臉好奇的二人炸的一臉懵逼,外酥里嫩,烏黑鋥亮!

片刻后!

「混蛋!混蛋!」

銘紋公會裡,傳來唐天貴氣急敗壞的聲音。

……

大街上。

「銘紋公會,也沒我想的那麼好,還不是一群勢利眼的傢伙!」林寶寶撇撇嘴,月神大陸的銘紋師,似乎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樣。

祝媚兒看著林寶寶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道:「剛剛那個人,他不是銘紋師,他不過是一個銘紋學徒而已,真正的銘紋師,才不會見錢眼開,他們都是實力強大的存在,有些銘紋師的戰鬥力,甚至比武者還強。」

林寶寶一聽:「第一次看你說這麼多話!真好聽!」

祝媚兒眉頭一皺,不再理會林寶寶。

「銘紋師比武者還強?」

什麼情況?

銘紋師哪有什麼戰鬥力?

林寶寶自然不太理解。

管他呢?林寶寶揉了揉腦袋,不想再想這些費神的東西。

而此刻,系統提示音,清晰地在林寶寶腦海響起。

「叮!異界紅包刷新倒計時,60,59,58……」

紅包!

林寶寶馬上停住腳步,在原地等待起來:「坑逼系統,你可別再給我開出鐵褲衩了!寶寶剛扔了十五六條……」

「叮!異界紅包還有三秒刷新,3,2,1」

「叮!異界紅包刷新成功,請宿主在一天內獲取。」

林寶寶眼睛四處掃視,尋找紅包刷新的位置。

忽然,一道紅彤彤的光芒閃過,林寶寶雙眸一顫,只見那紅包,竟然在移動著。

「他喵的,什麼情況,紅包怎麼刷新在了別人身上!」

PS:大家猜猜這人是妹子還是漢子呢,推薦票,請繼續給~(* ̄3 ̄)╭? 有一種職業,以傳教、訓誡為本。

有一種追求,落難之地昭顯風華。

有一個人,企圖做一些事來證明自己長大。

結果,動起了「邪門歪道」,妄想模擬政訓界的天才,話——毋須埋伏擒拿,貌——溫良恭儉讓,卻能使人服帖如斯,刻骨銘心。

第一個百日。

人生在世,什麼權利都會有人放棄。此刻,他不放棄。旁人能做到的,他亦能做到。

第二個百日。

旁徵博引,裝作欣賞不同的流派風範,裝作承認不同的地域風俗,裝作容納不同的扭曲個性。只因那句口號:「把未成年人當做自己的子女,子女走偏了,要把他拉回來,而不是推出去。」

第三個百日。

終於發現,教育的結果未必就是施教者預期的效果。輾轉難眠,慟呼,哀呼。

第四個百日。

概念反轉,追奉自由。可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第五個百日。

早起那些有意義的口號,字據宛然,誓者的音容笑貌卻再也想不起來。即便竭力而為,也難以廓清雲絮,顯影定形。

第六個百日。

明知必敗,仍需戰鬥,明知無神,卻也祈求。

幾百日後的一日。

許多事情,只因身臨其境,方感體弱心乏。如是家書一封,故作滄桑思緒,在融洽的氛圍里突兀的曬上一口氣。

聽的長輩勸誡:他們,已在長大。但年紀太小,還遠遠不夠大。 紅包!

寶寶的紅包!

別跑,我去,紅包別跑!

林寶寶雙眸一瞪,順著人群就鑽了進去,去尋找那個身上帶著紅包的人影。

「喂,你幹什麼?」祝媚兒被嚇了一跳,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急忙跟上林寶寶的腳步。

然而,街道的另一邊,密集的人群,見到迎面走來的這道身影,紛紛向此投來關注的目光,那是一名容貌極美的少女,紫紅色的長裙落在膝蓋,微風拂過,隱隱能看見少女雪白透亮的雙腿。

「好美……」

「別亂看了,再看有什麼用?那可是天荒城唐家的九小姐!唐冪!」

「天荒城唐家!」

聽到這個名字,一名男子的臉上一變露出極其驚措的神色,他的目光落在紫裙少女身上,點點頭。

怪不得如此清新脫俗的氣質,原來是唐家的小姐!

唐家乃是天荒城三大家族之一,除了天荒城城主府內的祝家,幾乎是天荒城內最為強大的家族。

「臭男人,你還看? 冷情總裁的替身嬌妻 再看我把你眼睛挖出來!」

啪!

人群里,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對著自己的男人就是一巴掌。

男人,果然沒一個好東西!

婦女心中暗暗喊道。

紫裙少女微微一怔,看著周圍眾人異樣的目光,她似乎早已習慣了。

「老闆,這雕紋的紋筆怎麼賣?」唐冪看向街邊的一處小地攤,雖然這地攤看上去沒有那麼光鮮,可紋筆這種東西,往往小作坊的成品更好一些。

路邊,一名老者見到唐冪,連忙起身,恭敬地道:「竟然是唐小姐,老朽怎麼敢要唐小姐的錢,唐小姐,你若是喜歡,這隻紋筆就送給你了!」

唐冪一聽,柳眉微皺,輕輕搖頭:「不行,我怎麼可以白要您的東西。」

「這樣吧,這三十金幣你拿著,我買下這根紋筆。」唐冪手裡捏著一根刻畫銘紋所用的紋筆,對老者說道。

「這……這……」

唐冪將金幣遞給老者。

「多……多些唐小姐!」老者恭敬地道。

忽然,就在此時,人群忽然騷動起來,一道閃電般的聲音,猛地從人群中竄了出來。

「紅包! 罪後難寵 寶寶的紅包!紅包你給我站住!」

林寶寶大叫道。

邦~~~!

只聽一聲巨響,林寶寶眼睛盯著紅包,一頭撞了上去。

「哎呀……」

只聽一聲輕柔的嬌喝傳出,唐冪被撞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

「嘿嘿嘿,我的紅包,你往哪跑?」說著,林寶寶的小手,往唐冪的腰上一按,等個三秒鐘,只聽熟悉的提示音響起。

「叮!紅包獲取成功!」

哇!終於追到了!

剎時間!

孽債 現場寂靜一片,街道上的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盯著那撞在唐冪身上的嬌小身影,大腦一陣懵逼。

此時,祝媚兒也急忙追了上來,當祝媚兒看到林寶寶的動作時,不由地露出鄙視的神光。

「該死的傢伙,果然又來找漂亮女孩子了!」祝媚兒瞪著林寶寶,臉色很差。

嗯?

似乎感覺到周圍有些不對勁,林寶寶低頭看了一眼,立即發現那美麗的大長腿。

我……我去……這是……

隨後他試探性地看了看周圍,然後緩緩抬起頭來,頓時,一對略帶紫色的美麗眸子對上了眼。

林寶寶當時一怔,好……好漂亮的眼睛!

然而最震撼不是林寶寶,而是唐冪了,唐冪一對美眸落在林寶寶的面龐之上,在那一刻,竟是看呆了!

她這輩子,從未見過如此漂亮的男孩子!

這驚世的容顏,若有別人說他是女孩子,估計也會有人相信。

一對水靈靈的大眼睛,透漏著童真和無邪,彷彿在他眼裡,整個世界都美好的!

總裁的點心小妻 「你……小弟弟,你怎麼突然會撞到我身上?」唐冪努力平復了一下心裡的悸動,開口說道。

林寶寶當時愣住了,這丫頭,好像看了我,還有點緊張!

林寶寶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衣著精美,氣息平穩,雙腿修長,皮膚白皙,胸圍……

不行!

如此精緻的女孩子,絕對不能錯過!

林寶寶心裡暗道。

得想個辦法啊!

在這剎那之間,林寶寶腦海里冒出無數撩妹的話語,但是,想到自己這一世的經歷,林寶寶千言萬語彙成了一句話!

「這位漂亮的小姐姐,寶寶……寶寶我……好像又迷路了~~~」林寶寶目光楚楚,水靈靈的,壓著嗓子奶聲說道。

等等,我為什麼要說又?

祝媚兒:「嘔~~~」

「什麼?你迷路了?你家人呢?沒和你一起嗎?」唐冪急切地問道。

林寶寶搖搖頭,指向一旁的祝媚兒,道:「沒有,只有一個小姐姐,一直跟我在一起……」

唐冪望向祝媚兒,而祝媚兒聽話此話,卻是把腦袋瞥向一邊。

不要臉的色胚子!誰要和你在一起啊!

「原來是這樣……這一對姐弟迷路了!」唐冪恍然大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