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笑著點了點頭,「那就麻煩你了,舜。」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自己還擔心錢不夠,早就想好第二第三個方案。譬如出售羊皮紙上的煉器技術給煉器師聯盟。畢竟煉器師聯盟是整個人類地域最富有的存在;又譬如返回古族,以外公的財力解決這件事應當也不算什麼難事。

而眼下自己能解決,當然是再好不過。

「交給我吧。」舜輕吐出一口氣,之前心中的憂慮終於放下,解決了一樁心頭難事。

「對了林風,你覺不覺得…這次的事有點古怪?」舜望著林風,面色微正,「我感覺背後似乎有雙手操縱著這一切。尤其是橘月宮這件事,平亂殺死的所謂『橘月宮武者』。許多來歷成謎。」

「我知道。」林風點頭應道,目光粼粼。

整件事,和林烮地脫不了關係,雖不知其目的如何,然……

決不只是扳倒自己那麼簡單。

他的野心,很大。

舜凝望著林風。心中略有所明,見林風不想說也不再多問,猶豫道。「其實,我還有件事。」眉頭微簇,舜輕抿嘴唇,欲言又止的表情讓的林風淡然一笑,「我明白,我會暫時的『消失』一段時間。」

舜輕訝,從表情便可看出被猜個正著。

「這段時間,南方域就交給你了,舜。」林風微笑道,「其實就算沒發生這檔事。我也打算離開一趟。」

「回古族?」舜訝道。

林風搖了搖頭,冉冉開口:「前往巫族境。」



時間,能沖淡一切。

尤其是如今正在火頭上。暫避風頭,並不是什麼壞事。

怕?自然不是怕。

只是逞強,並沒什麼好處。

既然坐上南方域之主這個位置,便要事事以南方域為先,犧牲少許個人利益又算得了什麼?林風本就是隨性之人,況且,與千戀皇眾人約好的六個月之期,即將期滿。

加上妖族揮軍直入巫族境,直搗黃龍一事,進入巫族境,尋找紫瑤已是刻不容緩。

此刻離約定還有少許時間,林風也不急不忙,回到族中看望安排了一下,而後又折回狩之國度一趟,與母親弟弟妹妹及妻子千千見了面,隨後才是返回煉器師聯盟。

有一件事,自己一直以來都很想去做。

之前,羊皮紙未翻譯,看不懂上面內容如何。

而後,知羊皮紙上記載,天階星寶『圂』,材料卻不夠。

再之後,一切就緒,偏偏本體受創昏迷,直到不久前才剛剛痊癒出關。

可謂一波三折!

而如今,已然萬事俱備!

「全部在這了。」林風目光粼粼,煉器台上所有材料皆是齊備。

尤其是最重要的三件主材料,天琊晶,極火蠶,以及神獸精血。材料很珍貴,容不得太多試驗和消耗,煉器更是沒有回頭路,哪怕99.9%的成功,失敗最後0.1%也是失敗。

但,不試又怎會成功!

「不用多,只要成功一件,我就滿足。」林風灼然點頭。

對自己而言,只要能煉製成一件天階星寶『圂』,便足夠值回票價!

天階的先天寶物,是無價的。

「呼,吸~~」林風閉上眼睛,深深呼吸。

心神漸漸平靜,羊皮紙上的內容早已融會貫通,了如於心。

此刻,只剩下最後的實戰錘鍊,一定生死。

「啪!」林風睜開眼,精光灼然。

烀!熊熊火焰瞬間燃燒。

煉製,開啟!

… 伍兵終於走了,世界清凈了。

我拿出水管,正準備沖水,沒想到又有人來了。

這也是個熟人。

是同班的葛亮,江湖人稱葛哥,不過也有小部分人喊他「諸葛亮」。

葛亮走到尿兜前,酣暢淋漓地撒了泡尿,一邊撒sā還一邊撒sǎ,弄得一地都是尿,簡直是腦子有問題。

正好我剛才被伍兵噁心得有氣沒處發,借著這個機會,我索性也放開了,放開水龍頭,水管對著葛亮,淋了他一頭一臉。

「哇!哇!」葛亮冷不防被我這麼一淋,驚得直跳。不過,不管他怎麼跳,我的水管還是對準他直噴。

「你幹嘛淋我?!」葛亮一邊伸手擋水,一邊閃躲,一副委屈的樣子。不過,我的水管一直對著他,從未離開過。最後,迫得他推開了我,衝進了廁所,並關上了門。

我微笑著說:「你尿褲子了,我幫你沖一衝。」說著,我爬上隔壁廁所,再次把水龍頭對準了他。

我想我的笑容一定很陰險。

葛亮沒想到逃進廁所還是沒有逃出我的毒手,他無助地伸手擋著水龍,哇哇大叫:「哇哇!不要!再淋就要感冒了!」

我這時候才發現,原來我居然還有虐人的陰暗心理,這簡直就是12級大地震!我美好的人設瞬間在我心中崩塌,只剩下一堆人渣……

為了祭奠我的好人設,我將水壓調到最大,水管則瞄準了葛亮的嘴……

水流因量變引起質變,嘩啦啦的水聲變成了呲呲的電流聲,尤其是在衝擊葛亮的嘴的時候,與電流聲對比,發現相似度居然高達百分之九十。這發現令我不由感嘆這世界的神奇,於是玩得越發盡興。

這下葛亮受不了了,他亂揮著手,拚命拉開門,連滾帶爬地逃了出去。

但他再快也沒有我懲罰的水龍快,我快速掃向他的腳,把他狠狠地擊倒在地。不待他爬起來,水龍又打向他的屁股,呲呲的水打在屁股上,居然發出打板一樣的聲音。

葛亮叫得像殺豬一樣,爬又爬不起來,尿兜離他又太遠,他就連找個可以扶一下手的地方都沒有,一爬起來就滑倒,好容易站起來了,又被我的水龍技術性擊倒。到最後他也沒能站起來,幾乎是游出去的。經過這一次,相信葛亮一定會恨我入骨。不過我也沒在意。

葛亮這狼狽的樣子我都沒法形容——甚至他推門出去的時候還撞到了桶。

外面有個女生被他嚇了一跳,發出一聲尖叫,隨後我才發現這聲音有點熟,好像是靳靜的。

出去一看,果然是她。 首先,第一步。

也是目前必須完成的一步,便是掌握羊皮紙上所有煉器技巧。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連煉器技巧都掌握不了,談何煉製星寶『圂』?純粹只是浪費這些難得的珍貴材料而已。上方所記載的六種獨有煉器技巧,聖級以下三種,聖級以上三種。

「釁火技,我已完全掌握。」

「聖級以下其它兩種技巧,我也了如於心。」

林風點點頭。

這三種技巧其實並不是那麼難,尤其是如今自己以幾近聖王級的實力施展,更是能輕易掌握。手中火焰急劇變幻色彩,由小至大,再由大變小,如操控著一件玩具般。

「梯縱技,其實便是控火的衍化。」

「如槍招一樣,再複雜的槍招其實都是基礎槍招變化而來。」

真正難的,是三種聖級以上的煉器技巧!

尤其是最難的那一個——

三維之火!

「以星源力為軸,融入三維之火。」

「一維天琊晶,二維極火蠶,三維神獸精血,三者相聯引爆三維之火。」

「星寶『圂』自成。」

……

林風目光粼粼。

三維之火,無疑是最複雜,也是最關鍵的所在。

可以說是煉製星寶『圂』最後的一個步驟,好似將一個原本不同層次的物體,譬如三維的立方體,長、寬、高,三部分相組合,構成一個全新而又完美的『體』之存在。

「簡述,只到這裡為止。」林風心中微忖。

羊皮張上,對三維之火的形成和修鍊隻字為提,三種聖級以上的煉器技巧。就屬這『三維之火』最神秘,看似簡單,卻最為複雜。

「難不成要我自己琢磨?」

「這般煉器技巧。未免也太籠統,太古怪。」

眉頭微簇。林風甚感無奈。

畢竟,上方所記載的只有這寥寥數字。

「先試一下吧。」林風暗道。

雖懵懵懂懂,然卻不得不試,這畢竟是最後一個步驟,倘若煉製到最後失敗,可謂前功盡棄。

自己就虧大了!



一心三用。

林風目光爍然,緊抿嘴唇。

很難!

由一心二用變到一心三用。儼然是一個質的突破,正如煉器由地階攀升到天階一樣。最根本的問題是,火焰是由手來控制,尤其是這『三維之火』。必須要求火焰與星源力相結合,這才是聖者力量根本所在。

一雙手,只能控制兩簇火焰。

已經是極限!

「第三道火焰,怎麼控制?」林風眉頭擰起,倍感頭疼。

難不成先燃起一道火焰。以其中一隻手控制兩道火焰?原理上來看確實可行,然三維之火的根本,到最後是需要『重合』,在剎那間重疊在一起,要完成這個步驟…太難。

「這控火技術。要求不是一般的高。」林風心中輕凜。

自己清楚,就算以一隻手控制三道火焰直接融合都有可能,隨著實力的進階,控火技術的提升,沒有什麼達不成的。然眼下的自己,要突破這『控火』的瓶頸,並非朝夕之間的事。

怎麼辦?

林風緊緊皺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