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言神色仍舊很平靜,就巨無雙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林言覺得沒有什麼威脅。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小娃娃,老夫真的很欣賞你,給你個機會,跪下磕頭拜師吧…至於你這女兒我也可以一併收下做弟子。”巨無雙揹着雙手,像是給予了林言至高無上的榮譽一樣。

“哈哈哈…”林言怒極反笑,這絕對是他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一隻螻蟻竟然揚言要收大象爲徒,簡直就是荒唐。

“你笑什麼?”巨無雙蹙眉,他沒想到林言會是這種反應。

“就憑你,做我師傅?”林言冷笑着說道。

“這有什麼?老夫縱橫天下,當你師傅綽綽有餘!”巨無雙此時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樣子,似乎真的就是吃定他林言了。

林言征戰六千年,被尊爲林天帝,可以說是千秋萬載的王者,巨無雙竟然說要做他的師傅,簡直就是大言不慚!

“小娃娃,不要只侷限於你眼前的這一片天地,看看老夫,子彈都傷不了我,這天下有幾人能做到?”

林言仍舊不爲所動,笑意更甚。

“呵呵,不識擡舉,老夫看你天分極高才起了愛才之心,既然你非要自誤,我今日便殺了你…不如就從你女兒開始!”巨無雙眯着眼睛看向了薇薇,直接擡起手掌拍了下去。

在巨無雙看來,林言不肯拜自己爲師,多半是因爲捨棄不掉與自己女兒之間的羈絆,那巨無雙就幫林言斬斷這羈絆,順帶着給他一個教訓,讓他明白自己的強大!

一掌拍出,手掌後面跟着的數不清的殘影,竟是響起了浪潮的聲音。

林言一個閃身,抱起薇薇來到了另一邊。

巨無雙沒想到這一掌竟然落空,心中驚了一下。

“反應力不錯,不過可不要逼老夫和你動……”巨無雙一邊說着一邊轉向林言這邊,看向林言雙眼的瞬間已然失神。

林言這時已經將薇薇放在了看臺上,雙眼神采斐然,眼中就像是有萬千世界一般閃耀。

巨無雙眼前的景象變了,他看到的都是林言記憶的投影,數不盡的強者交戰,更是有一人如絞肉機般收割着戰場上的生命,再定睛看去,竟是和林言長得一模一樣。

天空中也是遍佈強者,還有體型龐大的巨獸,更加驚人的是不遠處站立着的巨人,巨無雙只感覺自己看向巨人的瞬間就已經死了。

“這……這是什麼!”他一個地球武者,哪裏見過這種場面?

“老東西,看好了!”林言直接擡起了手掌,動作竟然和先前巨無雙的相差無幾。

巨無雙眼前的投影猛然消失,回過神來時林言的手掌已經拍了出來,他慌忙催動了烏光護罩,只見那烏光就像是玻璃一般,碰到林言手掌的瞬間就支離破碎。

“不!”巨無雙大喊一聲,林言的手掌已經拍在了他的腦袋上,隨後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

轟的一聲,巨無雙的屍體砸在了體育館的牆壁上,挨下林言這一掌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

看着巨無雙的屍體,還有那腦袋上觸目驚心的裂口,沒人覺得換做自己能扛得住這一掌,也沒人覺得自己能比子彈更厲害,全場寂靜! 林言把玩着手中的半塊青銅令牌陷入了沉思,這塊令牌是他從巨無雙身上搜刮來的,還好他手速快,直接把這令牌收入了懷中,不然的話絕對會錯過這樣一個機緣。

就在巨無雙死後,一隊實力強悍的武者士兵衝進了體育館之中,衆人還沒表達一下對林言的敬仰之情,就被要求對此次比武大會的事情完全保密。

這令牌就放在巨無雙的口袋之中,士兵們搜索屍體的時候林言耍了一個小小的手段,用星辰真元將這半塊令牌攝入了手中。

那隊士兵領頭人似乎是上頭派來的,說過來說過去離不開靈監會三個字,一直到最後林言也沒弄明白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身份。

倒是顏震面色變化了一下,示意所有人聽從安排。

不過這些都和林言沒關係了,雖說是他殺了睥睨一時的巨無雙,但是因爲保密要求的存在,所有人都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林言也樂意這樣安排,至少不會每個人都來拜訪他。

不過比武大會之後林言的手機仍然是被打爆了,因爲總有些人想暗中拉攏一下他……

他還得到了另一樣東西,靈監會頒發的證書,這個林言問的比較清楚,義務就是響應號召,至於權力,倒是沒有什麼能擺上明面的,等於是斬殺巨無雙的“榮譽證書”。

至於他手中的半塊青銅令牌,他已經研究了一段時間,這是一件殘缺的法器,而且和整個華國的氣運有一定的聯繫。

先前巨無雙抵擋子彈的奧祕就在這塊令牌上,只是林言不知道如何激發那道烏光,不過作爲天帝級別的存在,他也找到了別的使用方法。

他先是用星辰真元好好溫養了一番,粗略修復了這件法器之後,才發現了這件法器的真正用法,藉助這塊令牌,可以利用整個天地的氣運來加持自身,既可以增強實力,也可以加速修煉。

同時他也對這半塊青銅令牌展開了自己的感知,視野中立刻出現了一條若隱若現的紅線,順着紅線延伸過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另外半塊令牌也是在黔南。

“黔南……可真是個神奇的地方……”林言有些好奇,就地球這麼個環境,是怎麼打造出這樣一件逆天的法器,而這法器又是經歷了什麼纔會被分解成兩半。

叮鈴鈴……

古董電話一陣狂響,成功把林言的思維拉了回來,看了一眼號碼,是顏震打來的,林言沒有掛斷直接接通了電話。

“林神醫,靈監會近期可能會有交接人員去您那邊。”

“顏先生,這靈監會到底是個什麼組織?”

“這個……我也說不明白,等交接完估計您就能弄清楚了。”

顏震剛說完,林言家的門就被敲得砰砰響。

“麻煩林先生開一下門,靈監會交接。”

“速度這麼快的嗎?”林言有些吃驚,顏震剛打電話來說這件事情,靈監會的交接人員緊接着就敲響了他的家門。

“額……我也是剛知道消息,那您先忙吧,靈監會交接應該會挺忙的。”

掛斷電話之後林言就打開了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頂奇怪的帽子,帽檐底下是一張死魚臉。

“林先生您好,我是靈監會交接人員汪治浩。”死魚臉伸出了右手,只不過仍舊是死魚臉表情。

林言也伸出了右手輕握了一下,看着這張死魚臉,他總感覺怪怪的……

“林先生,您家裏有養初開靈智的動物吧。”死魚臉剛走進房間,鼻子猛嗅了兩下。

他一瞬間就想到了自家的狗子,那傢伙最近吃貓糧吃的都有些發福了……於是點了點頭。

“按照第二章第七條規定,未經報備私自豢養靈物,扣除一次日薪。”死魚眼直接掏出了一個小本本,煞有介事地寫着什麼。

林言嘴角抽了抽,本來他還有些不高興,這靈監會破規矩這麼多,結果一聽處罰,差點兒沒笑出聲,日薪一天……

“對了,還沒給您靈監會的規章制度。”死魚臉又遞給了林言一個沒有封面的小冊子,看外形有點兒像非正規宗教的宣傳手冊。

翻了兩下,林言越發覺得這就是非正規宗教的宣傳手冊,整本手冊都在宣揚真善美,而那些不能做的事情就是假惡醜……

甚至他還在裏面看到了哥斯拉的圖片……

“等等,靈監會就沒有全稱之類的嗎?”靈監會這名字一聽就知道是簡稱,林言有些好奇全稱會是什麼鬼怪東西。

“靈監會,全稱華國靈能監督管理委員會,按照調查結果,您的等級判定爲玄級,根據委員會全體成員不記名投票,超過三分之二同意吸納您作爲新任委員。”

“再問一個問題,玄級的危險程度是怎麼判定的。”

“這個判定結果是我給出的,您有一次橫渡怒江還記得嗎,很巧的是剛接到這個任務的我當時就在怒江大橋上,更巧的是我自幼目力驚人,等級是根據您的這個表現給出的,不過看樣子您的等級會進一步上調。”死魚臉說到這裏挑了一下眉毛,終於變了下表情。

“那巨無雙你們給定多少?”林言又問了一個問題。

“玄級,等級判定是有不同方向的,取最高等級作爲最終結果,您的是速度、輕功判定爲玄級,巨無雙是整體實力在玄級,這些手冊最後幾頁都有介紹,過兩天您可以看一下。”

隨後顏震又給林言介紹了一下靈監會的大概狀況,整個靈監會委員全都是經過等級判定的強者,其中有各種各樣的奇異人士。

然後按照等級,天級最強,共有五位,其中三人輪流擔當會長一職,四人爲副會長;地級次之,有四十多位,其中三位擔任會長助理,剩餘人則都是普通會員;玄級黃級就比較多了,能不能當會員參與決策要靠投票,至於其他成員,在必要時響應號召參加工作就可以。

而且所有人都沒有正式編制,等於這就是個民間組織,偏偏還都是一幫權力極大的大佬組成…… 介紹的差不多了之後,死魚臉就開始進行交接的最後工作。

第一個是授予證書,這個倒是無所謂,第二個則是提供住房、提供資金改善生活等等,林言倒是問了下能不能直接折成靈藥,整的死魚臉嘴角抽搐了兩下。

“明天會有全體會議,希望林先生能夠出席一下,否則會有相應的處罰。”死魚眼說完這句話之後就直接離開了,也沒有交代在哪裏進行會議……

林言則是翻了一下手冊,很快就找到了缺席全體會議的處罰——仍舊是扣除一次日薪。

晚上林言就沒再管這些事情,拿着令牌就開始了修煉,時間很快就來到了第二天。

一大早死魚臉就敲響了林言的家門,然後在林言的強烈要求之下,死魚臉終於同意林言帶上他的寶貝女兒,兩人直接坐車前往機場乘坐專用航班。

專用航班果然不同,就連安檢程序都不一樣,尋常機場安檢都是驗票掃描,這趟航班安檢卻只是要出示靈監會的材料,就連狗子也可以一起登機……

雖說坐飛機很快,但是林言不是很喜歡坐飛機,首先是起飛降落的過程並沒有多麼舒適,其次是飛機上的座椅,巴掌大的地方坐着能有多舒服?

登機之後林言才發現,一整架客機竟然是坐了個大半!

“全體會議會邀請一些名氣比較大的普通玄級成員,當然,更多人是自己主動前往,您是會員,直接乘坐頭等艙就可以。”

空姐把林言帶到了頭等艙,果然,頭等艙就是不一樣,個人空間比起經濟艙大了許多,此時八個座椅上已經有六個人,剩餘兩個正好林言和薇薇一人一個,狗子則是蜷縮在薇薇懷裏,倒也不用佔一個座位。

只是林言走進頭等艙時,明顯感受到了另外六人的詫異,似乎坐在這裏的不應該是他們父女倆。

林言沒管這麼多,直接帶着薇薇就坐了下來。

薇薇在那裏逗弄着狗子,林言則是閉上雙眼打算休息一會兒,還沒過兩分鐘,一道聲音成功吵醒了他。

“哪兒來的臭小子,滾經濟艙去。”說話的是一個額頭有疤的寸頭中年壯漢,他身邊還站着一個看上去有些陰翳的矮個子。

林言懶得搭理對方,如果說這個壯漢客客氣氣地來問他,沒準他能和對方商量一下,開口就是個態度誰受得了,林言再一次閉上了雙眼,他選擇了無視對方。

“嘿,我大強好久沒遇到過鐵頭娃了,今個兒還是頭一遭!”壯漢笑了一聲,看向了頭等艙另外六人,留人紛紛點頭示意。

“大強哥總是低調得很,聲名不顯,只不過這小子膽子太肥,也不想想這趟航班上能有幾個他惹得起的。”

一個濃妝豔抹的中年婦女也站起身來,她可不認識林言,但是她認識這個中年壯漢和他旁邊的矮子,這兩人都是江城下轄區的武者頭頭。

手底下不說幾百武者,林林總總也有個將近百人,兩人更是靈監會官方評定的玄級,比起一個不認識的無名小卒,孰重孰輕一眼看得出。

“大強,要我說你就直接把他打一頓扔出去得了,這種小卒卒去了也是混子。”

“這小子當真是犟種,待會兒可別哭鼻子哈哈哈……”

一衆大佬紛紛開啓了嘲諷模式,他們都被靈監會評定過等級,最次的就是那中年豔婦評定爲了黃級,其餘七人全部都是玄級。

“你特麼耳朵聾嗎?這裏是老子的座位,老子讓你滾聽不見?”中年壯漢聽完他人的奉承之後,終於失去了耐心,兩個眼睛瞪得銅鈴般大小。

“這是你的座位?”林言也不想繼續聽對方吼叫了,睜開眼睛看向了壯漢。

“對!這特麼不是我的……”

“先生,飛機即將起飛,請您到經濟艙就坐。”壯漢還沒說完,一個空姐走過來打斷了他。

中年壯漢臉色一陣變化,終於還是壓制不住內心的火氣,一巴掌就把那空姐打倒在地。

雖說是靈監會專用的班次,但是空姐這類工作人員卻還只是普通人,哪裏受得了壯漢這一巴掌,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極品狂兵 林言猛然察覺到一絲被窺視的感覺,展開感知瞬間就確定了窺視的方向,就來自他前面的另一個艙室!

“媽的,還不滾蛋?非要老子動手?”壯漢瞪着眼睛看向了林言,擡起手掌就要打下去。

“咳咳!”一陣咳嗽聲,隨後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從前一個艙室中走了出來。

“徐老。”

“徐老。”

“……”

幾乎所有人都在向那個古稀老人問好。

“徐……徐老,是不是我聲音太大吵到您了?”壯漢擡着手掌,進退兩難,見到徐老一直盯着自己這邊,只好悻悻地收回了手掌老老實實問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