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夕顏這話一出口,頓時便是讓得冥燈尊者和青鳶二人一同怒了起來,這話可是一點面子都沒給他們二人留,儼然一副你們隨便爭,爭出什麼花樣來,老娘都輕鬆收拾你們的架勢!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0 日 0 Comments

「哼,別一會牛皮吹破了,吧縹緲樓的面子丟到了五湖四海!二百五十萬!」

冥燈尊者冷哼了一聲,還沒等那白髮老者從青鳶的報價之中回過神來,便是直接開口報價道。

「二百六十萬。」

「二百八十萬。」

「三百萬!」

「……」

接下來的報價,青鳶和冥燈尊者索性是將周圍的人全都給無視了,直接是將價格一路朝著高出猛推,儼然是要靠著這樣的手段,來證明自己不是個跳樑小丑似的,而隨著這樣的攀升,九轉幽魂丹的價格也是迅速的飆升到了四百萬的大關!

「四百萬!」

冥燈尊者在給出這個價格之後,目光便是朝著青鳶投遞而去,努了努下巴,滿臉譏諷的笑容。

而此刻,青鳶卻是陷入了一陣猶豫之中。

四百萬玄幣,這是她此行出來戴在身上的所有錢財了,為了幫上葉天購買那金靈晶,青鳶自己也是準備了一定數量的錢財,不過這已經到了極限了,再往下爭奪,便是需要動用青陽宗的財產了。

這讓得青鳶有些猶豫,若是真的動用了青陽宗的財產,也就意味著青陽宗時當真要參與到這場爭奪之中了,這事情恐怕需要青玹宗主授權,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青鳶相信自家師傅肯定會支持。

但此刻,她需要葉天的一個肯定。

青鳶將目光朝著葉天投遞而去,她望著在下方席位之間戴著面具的葉天,目光之中滿滿的都是詢問之意,此時此刻,只要葉天跟她說一句繼續,那麼代表著整個青陽宗,正式的介入這場爭奪也未嘗不可!

只要葉天開口,她就一定不會有絲毫的猶豫!

但這一次,她等來的卻不是她想要的答覆。

「好了鳶兒,足夠了,不用再爭下去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們來處理。」

葉天通過假人替身,將自己的想法傳遞給了青鳶,在聽得這話之後,青鳶頓時便是無聲的笑了起來。

「交給你們?是指寒空島,還是指你和那個林夕顏?」

青鳶帶著幾分不悅的語氣笑問道,「要是這事情,你要以寒空島的身份來解決,那我沒意見,你是寒空島主,當然你說了算。但你要是寧可接受那個林夕顏的饋贈都不要我幫你,那不好意思,我任性,你管不了!」

「呼……」

清楚了一口氣,葉天心中也是頗為的有些無奈,「鳶兒,聽話,這事情交給我來解決,不要把青陽宗一併卷進了紛爭,你安心待著就行。」

「好,梁雲,你有種!」

聽得此話,青鳶當即便是苦笑著點了點頭,旋即便是一擺手,轉身坐回了席位之上,不再有任何的爭奪之意。

葉天知道她肯定生氣了,心中也是無奈的很,但此刻,他卻是沒法去做什麼解釋。

他真的不想虧欠青陽宗,虧欠青鳶太多了,這些東西,真的很難還……

他真的沒法去還……

瞧得青鳶似是放棄了爭奪,那台上的白髮老者方才是咽了一口唾沫,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悻悻的開口道:「鬼……鬼宗冥燈尊者,出價四百萬玄幣,還有沒有其他人要加價的?」

一邊說著,無數的目光便是朝著林夕顏轉移了過去,青鳶放棄了爭奪,那剩下的就是林夕顏了,方才林夕顏可是將話放出來了,要跟這冥燈尊者爭到底,這回要是放棄了,那可真的如冥燈尊者所說的那樣,吧縹緲樓的臉面,丟到五湖四海了……

「四百萬第一次!」

那白髮老者手中的鎚子落下第一次,青鳶的眉毛陡然便是一皺,一雙美目帶著幾分怒意的望向林夕顏,等待著林夕顏做出反應,然而領夕顏卻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此刻,青鳶的心中頗為的有些著急,要是這林夕顏真的就這麼放棄了,那且不說那個什麼縹緲樓會如何丟臉,就連葉天,就連青陽宗寒空島,那臉面可都要一併讓她砸在地上了!

這樣的事情若真是發生了,毫不誇張地說,青陽宗甚至有足夠的理由,對著林夕顏出手,將她鎮殺而去!

「四百萬第二次!」

白髮老者手中的交易錘落下第二次,周圍數不清的目光都是齊刷刷的聚集在林夕顏身上,等待著這位冰玄仙,能夠趕緊給出一個價格,將這場競爭繼續下去。

沒人會相信這種時候林夕顏會放棄競爭,也沒人相信林夕顏真的會將自己,以及與自己相關的那些勢力的顏面隨手的丟在地上踐踏,這種傻事,只要腦子沒壞,是個人都做不出來!

但此刻林夕顏卻是依舊無動於衷,自顧自的把玩著自己的指甲,完全就當是沒有聽見那白髮老者的落錘聲一樣。

青鳶已經急的咬緊了牙,恨不得衝下去質問林夕顏究竟要幹什麼,但葉天此刻卻是控制著那假人替身,小心翼翼的安撫這青鳶,示意她放心。

終於,那白髮老者手中的交易錘第三次揚了起來,將所有人的心緒都給一同揚了起來,就等著他這一錘落下,亦或是林夕顏開口,將這價格繼續抬高。

交易錘的落下在此刻就像是被放慢了無數倍一樣,無數人的心緒隨著那交易錘的落下,而漸漸的落下,他們在等著峰迴路轉的一刻,但這一刻,卻是遲遲沒有到來……

「咚……」

「四百萬三次,恭喜鬼宗冥燈尊者,拍下了九轉幽魂丹!」

終於,那白髮老者手中的交易錘落在了台上,一聲輕響,讓得所有人都放鬆了下來,也讓青鳶的臉色徹底的鐵青了起來。

林夕顏沒有出價,到了最後,她都沒有出價!

此刻,無數的目光帶著滿滿的譏笑之色望向了林夕顏,但她依舊是那副泰然自若的模樣,撥弄著自己的指甲,完全沒有絲毫的動靜。

青鳶感覺自己的肺葉子都快氣炸了,恨不得衝下去將林夕顏按住,生生的撕碎了他那張高傲漠然的臉皮!

從仁王開始的武士 這傢伙,果然不能相信!

冥燈尊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濃濃的鄙夷之色,這林夕顏,果然是虛張聲勢,到了此刻,能夠收場就已經不錯了,保不齊這女人走不出這拍賣會,就要被青陽宗和寒空島的人給收拾了!

然而沒人能夠看見,葉天面具之下的臉上,此刻正帶著一抹滿意的笑容,林夕顏的臉上同樣如是,而就在場面上響起陣陣吁聲的時候,林夕顏終於有了動靜,她撩了撩自己的頭髮,將兩個冰冷的字眼從口中吐了出來。

武俠小鎮 「武鬥。」 然而他們若是一旦得逞,得到的可就不僅僅只是沐靈夕他們手中的信物而已了,而沐靈夕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一次,她就要將這些敢於埋伏自己等人的學員,一次打個徹底。

讓其他想要埋伏他們的學員認識到,她沐靈夕所帶的隊伍,不是他們可以隨便招惹的。

若是敢向他們發出挑釁,她絕對會讓他們後悔終生。

其他隊員們自是明白沐靈夕的想法,所以在沐靈夕將那名投降的學員送回城之後,每一個人手中的攻擊,都變得更加激烈了起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大型戰鬥,雖然這群人看上去明顯都是一群炮灰,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要用這群人立威。

讓所有參加試煉比試的學員們,都在心中永遠的烙刻下,這次戰鬥的陰影。

以後,無論是誰想要埋伏,或者挑釁他們的隊伍,那麼就要做好,失去比試機會的準備。

在沐靈夕的帶領之下,整個小小的山坳之中,原本百十數之多的學員,此時僅剩下了零星的幾個。

眼看著自己孤軍奮戰,那些學員們的眼中,竟是閃過了一抹決絕之色。

「沐靈夕,我告訴你,別以為你們戰勝了我們這些人,你們就可以平安的得到信物,之後的隊伍還多著呢,他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那名學員,沐靈夕之前在第二場比試之中看到過。

實力還算不錯,應該是排名前一百的學員。

在如此惡劣的境況之下,還能維持到現在,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但是實力再不錯,又能怎樣?

選錯了路,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沐靈夕在聽聞他所說的話之後,臉上冷冷的一笑,接著出聲說道。

「多又如何?只不過是排著隊給我們送信物罷了,來的再多,我們接著就是了,總不能拒絕了他們的好意吧。」

也不知道是被沐靈夕的話氣到了,還是他原本就已經做好了,退出比試的準備。

只見那名學員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身體一陣,嘴角的鮮血瞬間緩緩流淌。

一陣白光頓時升起,直接將那名學員的身體籠罩在內。

下一瞬,那裡已經是空無一人了。

其他的幾名學員,在看到那名學員消失之後。

心中再也沒有了支撐下去的信念。

身體周圍,原本苦苦支撐的防禦罩一陣支離破碎。

幾道術法攻擊閃過,整個山坳之中,僅剩的幾名學員,身體終於被白光包裹著消散一空。

直到整個山坳之中再次變得安靜起來,沐靈夕等人,這才停止了手中術法的凝結。

看著地上,掉落的滿滿一地的信物。

所有隊員的心中,皆是興奮得無以復加。

「這特么得有多少啊!我竟是連數都數不過來了。」

庄陸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滿地上泛著綠光的信物,就像是農民伯伯,看到果園中的果樹上,掛滿了飽滿的果實一般。

「管他多少呢?先撿了再說!省得等會兒再有賤人過來找死,我們的工作量還得更大些。」 「武鬥。」

重生之傾杯天下 林夕顏口中的兩個字眼,就像是兩根尖銳的冰棱一樣,瞬間將場面之上的氣氛給劃破了去,重重的刺進了每個人的心裡,讓得方才還對她保有著譏諷之意的那無數人臉上的表情,瞬間便是徹底的凝固了起來!

是啊,這場拍賣,可是允許武力爭奪的!

之前的所有拍品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但這規則,可是那白髮老者一開始就已經說清楚的!這場拍賣,允許進行武力爭奪!

青鳶的臉色立刻出現了幾分變化。

她雖然氣惱葉天的選擇和想法,氣惱林夕顏那不可一世的態度,但這不代表她分不清好賴。

這拍賣有武鬥的規則存在,買下東西付了錢,可還沒有確定下來這東西到底是誰的!

只要有本事,完全可以通過武鬥去搶奪,誰出的價,誰就上去交手,誰的本事大,這東西最後就歸誰!

那冥燈尊者,赫然便是一位二劫涅槃境的高手,而青鳶自己,不過涅槃後期小圓滿的實力,這要真的上台交手的話,是個她綁在一起,都不夠那冥燈尊者殺!

青鳶立刻明白了過來,葉天為什麼要阻止她繼續了,要是讓她繼續爭奪下去,一旦那冥燈尊者提出武鬥,就只能她自己上台去和冥燈尊者武鬥,到時候,可能就是性命攸關的大事了!

青鳶將目光朝著葉天本尊投遞而去,赫然便是發現,葉天此刻正用著一種有幾分無奈的目光望著她,像是在說:蠢丫頭,我這是在保護你啊。

瞧得葉天這樣的目光,也不知怎的,方才還心中極其不滿的青鳶倒是忽然感覺釋然了不少,心中也沒那麼氣憤了,反而有點小小的感動。

原來葉天這是在保護她,是將這事情的所有後果都給考慮到了,方才沒有讓她繼續去做那頗為有些危險的舉動。

這當真是為了她好!

葉天此刻也是頗為無奈的在面具下苦笑著,他知道青鳶肯定得想歪了,不過也罷,起碼能讓這丫頭老實呆著,這也就足夠了。

其實葉天當真是沒有什麼保護一說。

話說難聽的,就算真的要上台武鬥,他的身份本就是青鳶的夫君,同時又是他們兩個之間的話事人,葉天說一聲他上,誰敢攔著?

即便想攔著,誰有實力攔著?

當真要說,葉天還真不擔心青鳶的安全,僅僅是不想將青陽宗卷進麻煩,跟不想青鳶捲入之後更加複雜的爭端之中而已。

於公,金靈晶,還有之後的那求道菩提,葉天勢在必得,不說給了哪方拿下,起碼,這些東西絕不允許落在了鬼宗的手裡,即便拿了送人,都比便宜了鬼宗要來的好!

於私,其實葉天也當真想要看看,這林夕顏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手段,縹緲樓的縹緲鬼手冰玄仙,這樣的響亮名聲之下,肯定是有著什麼超然脫俗的東西才對!

「幹得不錯小丫頭,挺有想法的。」

心中一邊有此所想,一邊便是朝著林夕顏豎了個大拇指笑道。

這林夕顏確實是個厲害角色,不說別的,光是這份心思,就要比青鳶那樣毛手毛腳的丫頭精明太多太多了,這般手段,和他當年在風墟國時,為了爭奪血月刀坑害趙江河的手段如出一轍,葉天自然是造業想到了,這林夕顏估計就是打算來這麼一出!

「嘻嘻,前輩不是早就已經猜到了么?」

林夕顏沖著葉天嫣然一笑,道,她早就看出葉天知曉了她的意圖,她不急,葉天也一點都不急,就沖著葉天這股定力,她心中都十分的有底。

「來,把手伸過來。」

葉天招了招手笑道。

林夕顏略微的皺了皺眉,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還是將自己的手掌朝著葉天伸了過去。而葉天則是直接抓起了她的手掌,一時間也是惹得林夕顏臉色一紅。

「前輩……您……您要幹什麼?嘶……癢……」

林夕顏也是被葉天這忽然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旋即便是感覺到手掌中一陣癢酥酥的感覺,葉天赫然是抓著她的手掌,在她的手心勾畫著什麼東西。

「另一隻。」

葉天也不解釋,抿了抿嘴笑道。

林夕顏有些不明所以的將另一隻手朝著葉天伸了過去,葉天同樣是在她的手心上勾畫了幾下,隨後方才是鬆開了手。

沒等葉天開口皆是,林夕顏的臉上便是陡然浮現出一陣驚訝之色來!

她攤開自己的手掌,便是發現自己的雙手之上,分別有著一淡青,一冰藍兩道符籙紋理存在,而這兩道符籙紋理,赫然便是讓她感受到了一種增益之感!

那淡青色的符籙,明顯的增幅著她的速度,而那冰藍色的符籙,則是讓她體內的冰靈氣變得更加的凝實了起來!

這兩道符籙,赫然便是飛燕符和靈冰符,陰陽籙的妙用,可不僅僅在於殺敵,用在增益之上,亦是一種十分強有力的手段,以林夕顏的修為,這兩枚陰陽籙足夠將她的實力提升三成之多!

「這是老夫的一些增益手段,只能這般暫時作用在你的身上,時間有限,只有三分鐘左右,到時與那冥燈尊者交手,你只需將自身的靈氣能量注入其中,便可將其效果激活。」

葉天輕笑了一聲道,這陰陽籙的增幅之法,是他能夠給與林夕顏最直接的幫助了,林夕顏的實力他心裡有數,之前在青陽宗交過手,葉天能夠感覺到,這林夕顏要是全力出手,與那青玹宗主都有的一戰之力,那冥燈尊者,真要說實力可不如青玹宗主,林夕顏本身的實力加上這兩枚陰陽籙,對付那冥燈尊者,應該是足夠了。

「多謝前輩。」

點了點頭,林夕顏便是滿心歡喜的收下了這兩枚陰陽籙,對於這「孤月尊者」的手段,也是頗為的佩服。

「你家梁雲宗主恐怕也會設法幫助你,到時候你只管放手一戰便是,無需有什麼顧及,若是真的不敵就趁早退出,不可逞強,那丹藥老夫尚且還能完后再與鬼宗清算,你的安全,比丹藥本身重要,我相信你們梁雲島主也不希望你因此而負傷的。」

葉天淡淡的交代道,雖然不知道這林夕顏為何要接近他的身邊,但他能夠肯定的是,這林夕顏絕非是什麼心懷不軌之人,這樣一人,葉天也是不想讓其過多的冒險,畢竟那鬼宗的手段,歷來都是陰毒得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