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震現在鍛煉的方式再經和原先的不同的,原先他鍛煉的時候,都是在身上綁上沙袋,先來一段長跑,然後再練習一遍李廣海傳授給他的搏擊之術轟最後就是面朝東方趁著朝陽初升之時吐故納新。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但是現在轟他已經不再做綁沙袋長跑的事情,而是直接演練從鳳凰圖上學得的戰技轟因為戰技本身就是鍛煉**強度和韌性的。

李震修鍊的戰技和大王明顯得不同,雖然都是同樣鍛煉**強度和韌性的轟但是大王需要依靠器械,也就是他手中的雙手大劍來完成,而李震卻不需要任何棄西。這主要是因為,看過全部九圖的李震轟戰技已經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

說起這個戰技。修鍊的人清楚境每一個動作,都有相應的氣流在肌膚以骨骼間流轉,然後隨著每一次的流動轟體質就會得到一分改善。但是這些動作在外人的眼裡轟就好象在做一些奇怪的動作或者是認為在做瑜伽似的。

李龍當然也就是其中之一,作為一名合格的軍人金李龍的起床時間也很有規律轟所以在李震起床沒多久,他也來到院子里轟正好看到李震正在做著一個奇怪的動作,而且這個動作像極了瑜伽里的弓式。

「抗卜震!什麼時候開始練瑜伽了?那可是娘們才練的東西」轟李龍笑著說道。在他的印象中,瑜伽是為了女人減肥而準備的。

「什麼瑜伽轟我這介。叫戰技,是一種練體的方法。轟金李震面帶不屑的說道。

「切轟瑜伽要是也能練體的話轟那麼做廣播體操都能成仙了!,金李龍繼續和李震斗著嘴通這也是兩人從小的習慣漸畢竟練武是見枯燥的事情轟這樣邊說邊練就有燕的多了。

「我告訴你了。這不是瑜伽,是戰技,炎翔戰技。你要是不信的話轟跟我做一組個二個動作漸只要你能跟著我做下來轟絕對有你意想不到的好處」。李震誘惑著對方說通而且他也從內心深處想把這套戰技傳投給李龍,畢竟如果李龍真能學會這套戰技的話轟那麼他的實力絕對會有一個質的飛躍。

「你又騙我,我才不學這個娘們才練的東西呢」小根據以往的經驗轟李龍選擇不相信李震的話轟畢竟從小到大轟李震可沒少捉弄他。

「是不學?還是自己太笨漸學不會呀?。請將不行金李震立玄就來了個激將轟而且他知道。雖然李龍在部隊表現得精明強幹,但是兄弟兩在一起的時候金卻顯得沒有任何心機,每次他這麼一激轟對方都會上

「誰說我學不會的!我要是學會了怎麼燦漸倏李龍突然反好了一軍。

「那你想怎麼辦?,金李震脫口問完這句話之後轟頓時就後悔了,因為他突然從李龍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絲陰謀得逞的笑容。

「如果我學會了。你幫我刮十條軍犬!而且再給我弄一條和黑虎一樣的狗,金李龍根本不等李震反悔,立刻提出了自己早就醞釀好的陰

今年探親最令他驚訝的就是自己的弟弟李虎的轉變,要知道江山易改轟本性難移轟但是沒想到李虎的性格還真的移了倏而且還移的翻天覆地轟完全看不出以前的樣子。

其次吸引他目光的並不是自己二叔家的轉變,而是李偉的那隻異常聽話轟而且充滿靈性的比特犬。在部隊里,好的軍犬他見過不少,但是卻沒有任何一隻狗的靈性能和李偉的這隻黑虎相比的,而且他還從李偉的嘴裡知道轟這隻黑虎居然是李震刮練出來的,這就令他更加吃驚了轟同時心裡也有了想讓李震幫他狗的打算。

「哦!原來你一早就在打我的主意,既要學我的戰技,又想讓我幫你狗,你想得到美!」一看自己被對方算計了,李震立刻心有不甘的叫了起來,要知道轟從小到大,只有他算計李龍的份,哪有被對方算計的時候。

「好弟弟!再謹讀四友布境盯加咄o小几丑幫哥哥我」看李震拒絕。李龍就知道計策失敗與山…就來軟的。

李龍所在的部隊其實就是邊防軍,而且他們還經常參與打擊走私活動轟由於走私者無所不用的擊走私的難度越來越大金所以一隻優秀的軍犬的作用那是相當大的。

由於軍內比武獲得第二名,李龍愕到提拔轟現在也是連長的身份,只不過還沒有去上任而已,不過雖然沒有上任轟但是卻也開始考慮上任之後的工作問題。

而現在一看到李震練出來的狗居然如此的優秀,頓時他就把主意打在了李震的身上轟希望李震能幫他刮練軍犬,這樣也算是燒的新官第一把火。

「不幫!,金看著李龍裝模做樣哀求的樣子金李震暗自好笑漸這種從小就用的把戲居然還能拿出來。

「好呀。你這個沒良心的金抗卜時候金被爺爺責罰的時候金我哪一次不替你擔待一些。有好吃的東西轟我什麼時候沒分給你過通和人家打架轟哪次都是我護著你轟現在讓你幫我幾隻狗,你都不願意轟算了,算我看錯你了!轟。李龍出看哀求無用,立刻又拿出另一絕招轟大打起感情牌來。

「龍哥!你可不要誣賴我轟我什麼時候說不幫你狗了!漸倏李震一看對方連最後的絕招都使出來了,頓時假裝服軟說。

「哈!你答應了!這才是我的好兄弟」轟李龍立刻歡喜的上去抱這李震狠拍了兩下。

「不!我還沒有答應呢!你可別忘了咱們剛才的賭注,你還需要跟我學一組個二個動作金要是學不上來,那可就別怪我了,嘿嘿嘿嘿!漸倏李震估計得意的奸笑起來。

「學就學,不就是十二個動作嗎?誰怕誰呀!,金李龍毫不客氣的答應了轟而且他也沒有太多的擔心轟畢竟從小習武的他金導體的柔韌度非常高轟甚至都不次於一般的雜技演員。

「那好!注意了,我要做第一式了」。李震不給他反悔的餘地轟立玄開始行動了起來。

「好!心,就要被他算計了。

不過這一次李龍想錯了,李震根本就沒有算計他的打算轟而是真心實意的傳投著他鳳凰圖的第一副圖的動作。

「咦?。轟第一個動作很簡單,第二個動作也不難金但是在第一個動作向第二個動作轉化的同時轟李龍就現了一絲不對勁的地方。

因為在兩個動作轉化的同時,一處他平常很難練習到的肌肉僵硬了一下,同時給他帶來了一絲針扎一般的疼痛金只不過這次的疼痛來得快轟去得也快轟所以李龍雖然感覺到了這一異常轟但是卻沒有真正放在心

不過後面的舉動卻令他不放在心上都不行了金因為隨著一介小接一介小動作做下去轟那針扎似的疼痛一開始還是一下一下的,但是當他做到第六個動作的時候,那疼痛已經連成了片,也就是說,他現在渾身上下,有好幾個點,都並始疼痛起來。

「怎麼樣?這種女人練的東西轟你還能堅持嗎?。看著李龍因為疼痛轟額頭上已經滲的汗水,李震似關心,更像嘲笑似的說道。

「切轟女人的東西就是女人的東西,有什麼堅持不下來的,快做你的吧!,轟李龍咬著牙轟強忍著身上的疼感,跟著李震繼續做著下面的動作。

第七個動作、第八個動作直到第十個動作,李龍都以堅韌的意志挺了過來。不過雖然他挺了過來金但是全身上下幾乎都已經被汗水打濕了漸而且額頭上的汗水,更是莫名其妙的被蒸起來轟在頭頂形成了一團好象霧氣一般的雲團。

「啊!龍哥、震哥!你們在做什麼?轟。就在這個時候轟李亮突然從外面走了進來轟在他的身後,還跟著只有十五歲的李星。

「我在和龍哥較勁呢!你們在一邊看著金不要打擾我們!漸漸李震輕鬆的說道。較勁是當地的土話轟是打賭以比賽的意思。

「較勁?可是龍哥他」!,金李亮看著李龍的表情,悍然的說不出話來。

李震能輕鬆的說話轟但是李龍卻不行了金此時他已經被那些動作折磨的渾身就好象散了架子一般,要不是一個不服輸的信仰支撐著他,他早就已經崩潰了。不過即使這樣轟他臉上的表情轟也因為疼痛而猙獰起來。所以看起來非常恐怖。

「沒關係。龍哥可以的!」李震淡然的說道。

其實李震看似輕鬆倏但是他的內心深處可是無比的緊張的,因為他清楚轟這戰技可不是誰都能學的,不過只要有人能堅持把這一組個二介小動作學下來,那麼他就算是入門了,否則就與戰技無緣。

而李龍已經堅持了十個動作轟只要再把后兩個做作做下來轟他以後就可以修鍊戰技。而且依靠戰技對**的強化轟絕對可以令他達到另一個高度通也就是說金今天將是李龍成龍還是成蟲的一個轉折點。所以即使遇事淡定的李震也會緊張。

「!元在眾個時候。李龍雙眼血經突現,脖筋爆出,猛然怒吼。艱難的將第十個動作完成通

「龍哥。加油!堅持住!漸倏李震雖然沒有親身經歷這些痛苦轟因為他是利用作弊的功能學會的戰技,但是其中的所要承受的東西,他卻清楚,那簡直是和分筋錯骨沒有什麼區別。畢竟做這些動作的目的轟一是拉伸筋骨漸另一個就是在體內活生生的開闢出一條新的行功路線。

其實學習戰技並不是都這麼痛苦的轟先那些親自領悟鳳凰圖的人,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金而且即使不能領悟,有修鍊戰技天賦的人轟所受的痛苦也比李龍現在受到的痛苦少一倍都多轟只有那些勉強可以修鍊戰技的人金才會受這麼大的痛苦。

「啊!」做到第十一個動作的時候轟李龍不停得吶喊著,既是泄那令人難以忍受的痛苦,也是在為自己鼓氣,而且此時他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猙獰恐怖轟鼻孔、嘴角、耳朵、眼睛都有血流了出來。另外最嚇人的是轟他裸露在外的皮膚轟居然也出現了一道道裂痕轟血水慢慢的從裂痕處滲了出來轟

同時他身上冒出來的汗水混合著血水,居然在流出來的瞬間就都被蒸了。然後形成一朵奇怪的褐色雲團飄蕩在他的頭上。

李龍那恐怖的喊聲轟驚動了所有的人轟沒過一分鐘。院子里就站滿了人。而且看到李龍的樣子轟都驚駭的瞪大了眼睛金因為李龍的樣子簡直太凄慘了轟渾身血跡斑斑,如果把衣服再秀得破爛一點,絕對就是一副網受過嚴酷刑法的樣子。

所以幾乎所有的女性看到李龍的樣子,都忍不住的捂住了嘴,眼睛里都是驚駭、恐懼之色轟而程貴蘭在看了一眼之後金更是被李龍七孔流血的恐怖的樣子刺激得昏迷了過去。

「卜震。這是怎麼了?漸倏李長風一眼就看到正和李龍做著同樣動作的李震。於是立玄就厲聲的喝道。

「這什事情等會我再和大家解釋轟現在龍哥正處於關鍵的時刻,大家誰也不要打擾他轟如果他能撐過這一關,那麼以後他的成就將不可限量!轟金李震非常嚴肅的說道。

聽了李震的話之後,大家雖然還不是很明白漸但是卻也知道,李龍現在到了關鍵的時刻,所以場上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大家屏息凝視著李龍的表情以及變化,許多人的心臟都不由自主的快的跳動著。

其實這第一組個二個動作,並沒有越往後越難這一說,只不過因為越往後。在通開的路線越多,疼痛點也就越多,所以李龍才越來越痛苦漸至於身體表面的皮膚出現裂痕,是因為他本來不適合修鍊戰技,所以皮膚、肌肉、骨骼肯定要受到一些損傷。

不過這也相當於破而後立,如果李龍能把這一次撐過去,那麼以後修鍊的度將會比一般的人的都快,畢竟他的意志力將會在這一次之後轟同樣的到很夫的提升。

「小震漸最後一式!漸倏李龍怒目圓瞪。眼珠因為痛苦向外突凸著,現在不光白眼球變成紅色,就連黑眼球都被血絲染紅了。

「看好了轟最後一式!漸倏李震也被李龍那堅韌的毅力感動,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

「啊!」隨著李震雙手的揮舞,李龍在後面跟著照做著,只不過他的動作比李震緩慢了許多,而且每做一下,這臉色就蒼白一分,嗓音也會沙啞一分。直到最後,甚至都已經喊不出來了轟而且此時李龍的意識也已經開始逐漸的模糊起來。腳下也不如剛才那麼穩健了。

「龍哥!不能放棄轟我們馬上就要成功了!漸漸李震說著轟最後一咬牙。飛快的來到了李龍的身後,雙手雙腳分別纏上李龍的雙手雙腳,以自己強大的意識刺激著李龍的意識轟讓他始終保持在清醒的狀態,並且強迫性的繼續完成著最後的動作。

其實李震這麼做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從一個正常人的角度來說漸任何人無論是**還是意識,都有自己的極限轟而此時,李龍無論從**上還是精神上轟都已經達到了極限。李震還如此強迫對方金令對方在痛苦中,還要保持清醒轟這樣的後果只有兩個轟一個是李龍突破極限,越常人轟第二個就是被自己的極限擊潰,變成植物人。

不過李震現在不這麼做也不行了金因為如果這個時候放棄了,不光功虧一簣。並面遭受的罪也都白遭了轟這樣不光他會後悔,估計性格外圓內剛的李龍也會後悔的境所以李震才會做出這樣冒險的事情。

當然。他敢這麼做,也是有一定依仗的,即使失敗了,也絕對不會讓李龍成為植物人轟頂多是在床上多修養幾個月而已。不過如果成功了,那麼李龍得到的好處可就大多了。

「最後一式轟啊!啊」。當整個動作臨近結尾漸並且馬上結束的時候。李震、李龍一起狂喊著,直到動作結束金兩人直接一起摔倒在了地上。那喊聲才停了下來。 袁世凱認為張之洞彈劾恩銘是對自己表示對立的態度。王士珍的看法與袁世凱則有著微妙的不同,他勸道:「袁公,我看張之洞倒未必是這個意思。」

從袁世凱的本心來說,他一點都不想與張之洞鬧翻。雖然王士珍的話是在反駁袁世凱的想法,但是袁世凱非但沒有惱火,反倒急切的問道:「聘卿,這怎麼說?」

「袁公,你和張之洞都是外臣,為何現在突然把張之洞叫入京城?」

「這?」袁世凱對此事也很是不解,雖然心裡頭也有諸多疑問,但是袁世凱卻不敢保證自己能夠準確的把握住慈禧的心理。

王士珍卻不去猜度慈禧的心理,他接著說道:「張之洞雖然自詡清流,但是定能與袁公通力合作推進立憲的。既然張之洞出兵奪回了安慶與池州,彈劾恩銘是應有之意。倒未必是對袁公有什麼惡意。而且朝廷準備讓張之洞做軍機大臣,張之洞彈劾恩銘,我覺得他的意思是想讓他的人出任安徽巡撫罷了。」

「原來如此。」袁世凱眼睛一亮。軍機大臣看著位高權重,是無數人鑽營的目標。但是對於袁世凱和張之洞這等「外臣」來說,卻是個明升暗降的安排。張之洞身為湖廣總督,掌握一鎮新軍,門生故吏遍布朝堂,雖然身在朝外,反倒能夠遙控朝局。但是現在他身在朝堂,雖然地位看似高了,反倒要受到諸多掣肘。如果一旦交出湖廣總督的官位,張之洞反倒沒了直接的支持勢力。袁世凱精通官場上的權術,只是現在被四面圍攻,心裡頭一時沒有想開。聽了王士珍的點撥,袁世凱恍然大悟。

有些事情想明白了,就不必繼續說下去。只要王士珍判斷的沒錯,張之洞只是希望在安徽巡撫的位置上安插自己的人,那麼具體該怎麼執行,袁世凱輕車熟路,根本不用詢問王士珍。只要擺脫了張之洞的敵意,袁世凱就可以專心應對自己最大的政敵岑春煊。

想到這裡,袁世凱鬆了口氣。他此行的目的是要解決與張之洞的矛盾,既然張之洞已經指出了解決的辦法,袁世凱覺得今天來弔孝的目的已經達到。他並沒有繼續談話的想法,王士珍雖然是袁世凱的心腹,但是王士珍本人卻不擅長陰謀詭計。更準確的說,王士珍根本不愛參與到上不了檯面的陰謀詭計裡頭。對付岑春煊需要的是恰恰是陰謀詭計,所以袁世凱就準備告辭了。

沒想到袁世凱剛要告辭,王士珍卻問道:「袁公,你準備怎麼對付安徽的人民黨?」

「嗯?聘卿這是何意?張之洞已經派兵奪回安慶池州,想來他們不會放過人民黨的。」袁世凱敷衍道。

王士珍知道袁世凱這是在敷衍自己,滿清朝廷調動新軍鎮壓叛亂是需要出錢的,新軍現在都在各地的地方手中,調動一次耗費甚大,所以除了民間的大起義之外,對於地方的小叛亂都是責令地方鎮壓。但是這次安慶的叛亂,人民黨下手極狠,先端掉了安徽省會,把安徽省級官員一網打盡。而且人民黨在時間點上又把握的極好,安徽屬於兩江總督管理,去年的大水災之後,有至少三百多萬災民在各地流浪。各地民間的造反此起彼伏,兩江總督瑞方根本就顧不過來。加上佔領安慶與池州的岳王會和光復會居然只是據城自守,等待外地相應,根本沒有能夠實質性的擴大地盤。所以鎮壓工作最後居然落到了湖廣總督張之洞統領的湖北新軍頭上。張之洞能夠派兵去奪下長江沿岸的安慶與池州,但是張之洞絕對不會派兵深入安徽,去攻打鳳陽府的人民黨。

王士珍很清楚袁世凱的難處,即便貴為北洋大臣,統領北洋集團,袁世凱也不是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的。但是王士珍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袁公,陳克的事情我查過,一年前他的部眾頂多百十人,但是不到一年就能滅了安徽新軍。他一無錢、二無糧,能辦到這等事情。朝廷若是對人民黨坐視不理,再給他半年一年,陳克定然能成了氣候。」

「那聘卿準備怎麼辦?」袁世凱對王士珍有著足夠的尊重。

王士珍回答的很堅決,「袁公,不妨讓張勳來斬草除根好了。」

聽了王士珍的話,袁世凱眼睛一亮,「如此甚妙。」

從王士珍家裡出來的時候,袁世凱心情很不錯。只要能解決了張之洞的問題,袁世凱就可以專心對付岑春煊。坐在馬車裡頭,袁世凱在心裡頭重新理了一遍這次事情的來龍去脈。

朝廷確定立憲之後,朝野內外都知道這將是決定未來政治命運的一件大事。立憲的特點無非是「責任內閣」,說的更通俗易懂的話,就是曾經把握在滿族貴戚和中央政府手中的權力,要以「立憲」的方式正式轉到內閣與各省議會手中。庚子年東南自保,實質上確立了各地,特別是南方各省的半獨立姿態。只要過了淮河,除了幾個通商口岸還能夠勉強掌握在朝廷手中之外,地方上的財政大權根本就是半獨立性質的。

這幾年,這種局面還只是大家默認的狀態,一旦立憲之後,將以法律的形勢確立這種政治格局。大權獨攬的清廷將把大部分權力轉移給內閣與地方。

對於立憲,袁世凱的如意算盤是一定要統攬中樞,他提出了以內閣取代軍機處的方案,並密定讓慶親王奕劻當未來的內閣總理大臣、袁世凱當副總理大臣。

但是這等大事,其他勢力絕對不會坐看袁世凱北洋集團獨攬大權。以瞿鴻禨與岑春煊為首的這批人自詡「清流」領袖,實際私下活動相當頻繁。當時還在做兩廣總督的岑春煊即插足到上海這個近代中國立憲力量最活躍的地區,鼓動成立了國內第一個立憲社團—預備立憲公會,由岑春煊的老部下鄭孝胥出任會長,岑春煊自然是不言自明的後台老板。在立憲團體的籌組活動上,「清流」明顯佔了先著。袁世凱也沒辦法,只好親自出馬,向立憲派的一些頭面人物頻送秋波,屢屢宣稱「官可不做,憲法不能不立」。

1906年11月6日,清廷公布中央官制,北洋的設立內閣方案被瞿鴻禨說動慈禧全盤推翻,軍機處保留未動,吏部尚書鹿傳霖、陸軍部尚書鐵良、民政部尚書徐世昌、學部尚書榮慶均出樞垣,原軍機僅留奕劻、瞿鴻禨,后又續添大學士世續、廣西巡撫林紹年由瞿鴻禨推薦。這次改制還使袁世凱被迫辭去八項兼差,交出北洋四鎮軍權。

「清流」們竟然在中央率先取得了先機。上層走不通,但是袁世凱奪取地方上實權的行動卻因為有奕劻的合作而一帆風順。1906年9月11日,先是將兩廣總督岑春煊改任雲貴總督,雲貴總督丁振鐸改督閩浙,閩浙總督周馥接岑,使兩廣落入袁世凱的親家周馥之手,岑春煊在邊地雲貴難有作為。10月19日,奕劻長子農工商部尚書載振、軍機大臣徐世昌赴東三省查看,眼見著就能把東三省的大權掌握在袁世凱的北洋集團手裡。

但是岑春煊根本不吃這一套,不去雲南就職,卻跑到信息交通靈便的上海。「始而詐病,繼請出洋,終則要索清廷,讓借洋款」,意在坐觀形勢,伺機而動。清廷無奈,1907年3月3日,改調岑春煊為四川總督,岑春煊依然安坐不動。

幾天前,也就是3月30日,郵傳部尚書張百熙病故,這可是一個大肥缺,郵政系統收益豐厚,在當前的局面裡頭,誰能夠掌握了郵傳部尚書,誰就能讓一大批人轉投到自己門下。袁世凱是絕對不肯放過的。一旦奪下郵傳部尚書,袁世凱相信自己能夠在朝廷裡頭掌握到足夠數量的支持者,徹底壓制住「清流」,奪取立憲主導權。

不過越是到了這個時候,政敵們的反撲也是越猛烈的。據袁世凱的眼線稟報,岑春煊準備進京了。這個被稱為「官屠」的岑春煊所任之地,殺官無數。硬生生用所謂「貪官污吏」的血,染紅了曾春煊的頂子。袁世凱對這種沽名釣譽,刻薄寡恩的人素來沒有一絲好感。岑春煊號稱清官,他殺的怎麼都是敵對派以及不服從命令的官員。說白了這還是黨同伐異么。可笑時人被岑春煊的假面貌所蒙蔽,居然弄出一個什麼「南岑北袁」。真君子能不聽朝廷的調令,躲災上海裝病么?想到自己居然不得不和曾春煊這等偽君子相提並論,袁世凱只覺得一陣噁心。

但是曾春煊這等偽君子,全力一擊的時候絕對不可小看。袁世凱本來也有不少準備,卻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了些破綻。前年陳克進京的時候,袁世凱看著陳克是老友嚴復的弟子,又是河南人,人看著也很不錯,頗有些世家弟子的風範。他一時心軟,竟然幫陳克說了媒。萬萬沒想到陳克轉頭就跑去安徽造反。現在朝廷裡頭已經是黨爭,黨爭的特點就是無所不用其極,誰給你講理啊。岑春煊一旦抓住這個小辮子,定然要大肆利用。王士珍擔心陳克成了氣候,袁世凱很能理解王士珍的擔憂的原因。但是現在這個局面,袁世凱寧肯誰都不知道陳克在安徽造反,只要能奪取立憲的主導權,那時候袁世凱大權在握,自然可以派兵消滅陳克。不論陳克多有能耐,袁世凱堅信,北洋軍只要出動,就能輕易的剿滅陳克。可是當前的局面下,恰恰是袁世凱最不願意讓陳克的事情轟動天下的時候。

在心裏面梳理著這些事情,袁世凱覺得心情逐漸平復過來。想想王士珍的建議倒也不錯。張勳現在就任江南提督,麾下統帥駐紮在南京的新軍第九鎮。前一段時間因為安徽水災,加上南京的五萬多災民因為飢餓鬧事,又加上在南京的新軍第九鎮內部嚴查革命黨。張勳這才動彈不得,現在湖北新軍既然已經奪回了安慶,是不是該讓第九鎮出兵,消滅人民黨呢?

仔細想來,袁世凱又覺得不妥。如果讓第九鎮消滅人民黨,那就得讓湖北新軍退出安慶與池州。畢竟安徽是歸兩江總督管,湖北新軍作為湖廣總督的部下,光這個事情本身就有扯不完的官司。既然袁世凱要和張之洞達成妥協,就得給張之洞面子。想來想去,袁世凱覺得還是不能動用第九鎮。如果不能動用第九鎮,那剩下的選擇只有各地的防軍練軍與綠營可以動用。但是動用這些兵力的話,還不如動用第九鎮呢。

現在朝廷出兵的問題不是沒有兵,而是沒有錢。這幾年也不是沒打過仗,但是每次打仗之後,因為軍費問題,都要鬧出好大的事情。袁世凱就借1904年西征軍費的事情彈劾過岑春煊。現在若是袁世凱敢發動這麼大的陣仗,那簡直是給曾春煊上好的借口。張之洞之所以能以湖廣總督的名義出兵,不就是因為張之洞這次出兵沒向朝廷要軍費么。張之洞可以這麼干,但是袁世凱不能這麼干。

思前想後,袁世凱不得不選擇了一個折中的方案。暫時對陳克的事情置之不理。只要湖北新軍還在安慶,想來陳克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要能夠獲得立憲的主導權,那時候袁世凱想幹什麼都可以。

「陳克,只要你不把事鬧大,就讓你再多活幾個月。」袁世凱心中憤憤的想著。

遠在安徽的陳克並不知道袁世凱對自己又放了一馬。陳克的歷史並不咋樣,他對於決定滿清命運的「丁未政潮」一點了解都沒有。而且陳克既然跟了毛爺爺的人民革命路線,那麼人民革命是要發動人民,光貫徹這個綱領,人民黨這個十分稚嫩的組織已經到了自己能力的極限,即便是陳克知道歷史,他也根本無力介入這場滿清的內鬥去。

陳獨秀行動極為快捷,他一到了合肥根據地,見到合肥黨委書記秦武安之後,立刻要求見陳克。他也不管秦武安是否願意,立刻就要出發。秦武安也完全沒有辦法,岳王會來了一千多人,合肥根據地是新開闢的。部隊現在已經下到了地方上去。合肥城裡面連幹部帶部隊,總共不過三百多人,這一千多人的岳王會駐紮在合肥城外,秦武安自己根本不敢動事。他只好派人護送陳獨秀等岳王會的幾名主要幹部前往鳳台縣,自己一面工作,一面暗自防範岳王會的部眾。好在岳王會出來前帶了不少糧食和錢財,加上陳獨秀走的時候帶了岳王會裡頭的強硬派,柏文蔚與常恆芳等人。讓比較溫和的熊成基與石德寬暫時統管部隊。所以還沒有出現衝突的問題。

陳獨秀等人如同晴天霹靂一般出現在鳳台縣的時候,陳克被嚇了一跳。原本陳克覺得岳王會即便是跑路,也不會投奔到自己這裡。以岳王會當時意氣風發的態度,這得多不要臉才能跑來投奔人民黨呢?萬萬沒想到陳獨秀居然能夠拉下這個面子。

但是陳克總不能對陳獨秀置之不理,哪怕是因為陳獨秀帶的那一千多號人,陳克也必須弄明白陳獨秀到底準備幹什麼。

陳克對陳獨秀的印象主要是「右傾投降」,既然陳克心裡有了這個觀點,見到陳獨秀的時候實在是令他大吃一驚。面前的這個陳獨秀一點都沒有「右傾投降」主義頭子有的那種軟弱的感覺,相反,陳獨秀目光明亮,態度裡頭居然有種咄咄逼人的味道。這不是他故意裝出來的,而是發自內心的一種強硬態度。這個么一個人居然成了「右傾投降」的代表人物,陳克實在覺得有些奇怪。一般來說,這種人應該是寧死不屈才對啊。

因為缺乏對失敗者的同情,更沒有當「翻案黨」的熱情,陳克對陳獨秀的歷史從沒有關注過。面對陳獨秀,陳克只好把他當成一個完全普通的人來對待。

岳王會的幹部這一路行來,合肥城也好,壽州城也好,雖然比不上安慶,卻也都是名城。各處都能見到人民黨的鐮刀鎚頭旗,各處都能看到有身穿藍色軍裝的人與百姓們一起勞作。岳王會的幹部竟然算不清根據地裡頭到底有多少人民黨的人。而這片龐大的地區,這數座大城的,至少數萬人民黨黨眾的首領,就是他們眼前這個人。

陳獨秀等人是第一次見到陳克,陳克比他們都高出最少大半頭的身高,結實的身材,都能給人一種威壓的感覺。但是更令這幾個人驚訝的是陳克相貌上的年輕。統領這龐大勢力的領導者居然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岳王會的眾人忍不住心裏面都生出一種妒忌的感覺。

在會議室裡面坐下,岳王會的人都做了自己我介紹。陳獨秀「大帥」也好,柏文蔚與常恆芳「統領」也好,或者是其他的幾個有著誇張名頭的「領導者」。反正按照這些名號,岳王會至少得有十幾萬人才能名副其實。陳克這邊就簡單的多,人民黨主席陳克,人民黨鳳台縣縣委辦公室副主任何亞卿,以及兩名警衛員。這倒不是陳克故意冷落岳王會,隨著根據地的不斷擴大,人民黨的幹部們都已經派出去了。留在鳳台縣縣城的都是些低級別的幹部。而且人民黨素來不養閑人,如果不是今天縣委辦公室副主任何亞卿找陳克彙報工作,被陳克強行拉來作陪,陳克就只能自己面對岳王會的這批人了。

陳獨秀倒是開門見山,他一張嘴就漏了怯,「陳克先生,我們請你來支持革命。」

作為岳王會的領袖,這話從岳王會的立場上來看倒是沒錯。岳王會現在陷入了低谷,從他們的角度來看,此時需要人民黨的支持。而且陳獨秀也有不得不這麼說的理由,岳王會自認為是安徽本地勢力,他們的同志來自安徽各地。人民黨在他們看來就是純粹的外來戶。不少岳王會的幹部心裡頭還有一種「我是本地人」的心理優勢。即便到了現在,岳王會依然有自己的如意算盤。他們希望人民黨能夠給他們一塊地盤,讓他們重整旗鼓,打回安慶去。當然,如果人民黨肯和兩個月前一樣,幫岳王會打下安慶,讓岳王會風風光光的回去那是再好不過的。

身為岳王會的幹部,陳獨秀自然不能不支持自己同志們的想法。而且陳獨秀創建岳王會的時候,是以岳武穆為號召。 英雄聯盟意識王者 既然岳王會已經打出了岳武穆的旗號,那麼人民黨怎麼都應該有點服從大義的表示吧。雖然心裏面沒有這種明確的想法,但是在潛意識裡頭,陳獨秀認為「名正言順」還是應該的。

聽了陳獨秀的話,陳克覺得自己有必要長長見識,他問道:「諸位希望得到什麼樣的支持呢?」

「陳先生,若是可以的話,我們想在合肥徵召部隊,然後打回安慶去。」陳獨秀連忙說道。

聽完這句話,陳克就失去了繼續聽下去的耐心。這革命黨們都在想什麼呢?岳王會在合肥招兵買馬,那人民黨算什麼?替人做嫁衣么?陳克覺得有必要讓岳王會看清形勢了,他說道:「我們人民黨已經在合肥建起了新政府,招兵一事是新政府的職權範圍。諸位在合肥招兵,未免不太合適。」

沒等陳獨秀回答,常恆芳接過了話頭,「陳先生,你這話就不對了。既然都是革命,和分彼此之說?你們在安慶拿了那麼多東西,我們岳王會可曾說過什麼?到了現在,我們只是在合肥招點兵。有什麼不合適的?」

沒等陳克說什麼,柏文蔚已經偷偷拽了拽常恆芳的衣袖。常恆芳為岳王會著想,這本來沒錯。問題是這麼強詞奪理,身為革命活動家的柏文蔚都聽不下去了。阻止了常恆芳后,柏文蔚說道:「陳先生,安徽這麼大,我們岳王會想向陳先生借塊地。合肥也好,其他地方也好。讓我們暫時容身在那裡。等我們奪回了安慶,定然把那地方交還。不知道陳先生意下如何?」

陳克本來準備抽空召開黨委會議討論怎麼解決岳王會的事情,聽了柏文蔚的話,他腦海裡頭已經能想象同志們會對此說什麼。

此時,就聽到會議廳裡頭有人說道:「你們這就是借荊州啊。」說話的人是坐在陳克旁邊的鳳台縣縣委辦公室副主任何亞卿。陳克大學時代曾經參加了一個小課題,課題是針對淮河沿岸以麥秸為原材料的小造紙廠的污水處理問題。在20世紀末必須全面關停的小造紙廠,陳克準備在20世紀初仿造幾個。何亞卿本來就是來聽陳克工作安排的,結果被強行拉來坐陪。聽了岳王會幹部們的發言,陳克還能保持平靜的心態,何亞卿已經受不了了。

柏文蔚轉向何亞卿,「這位兄弟,你這話就不對了。當年孫武聯合抗曹,才有赤壁之戰的大勝……」

何亞卿根本不想聽柏文蔚胡說八道,他立刻打斷了柏文蔚的話,「劉備當時好歹還有個江夏,你們有啥?我剛才還說錯了,你們這不是借荊州。安慶難道不是我們人民黨借給你們的?結果你們丟了安慶,現在又跑來要地盤?你們可真的好意思說出這等話。」

人民黨內部對於岳王會的評價不高,自打人民黨從安慶撤回根據地之後,岳王會根本就沒有派人來表示過謝意。這種傲慢無禮的舉動讓不少黨內同志很是不滿。只是大家都忙得要死,根本沒精力想岳王會的事情。沒想到岳王會在安慶失敗之後,居然跑到根據地,對陳克主席胡說八道,何亞卿立刻毫不留情的反駁回去。

任何事情只要牽扯到了現實利益,每個人都會變得錙銖必糾。陳克或許還能夠從長遠的考慮出發,但是何亞卿才不會考慮的那麼久遠,他就是要從眼前的利益開始考慮。人民黨辛辛苦苦的打下了地盤,而且開始了更加辛苦的建設工作,岳王會卻跑來要求分一杯羹。何亞卿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等事情發生的。

遇到了如此激烈的反對,岳王會的幹部們都不吭聲了。他們曾經以為人民黨的勢力沒有多強,安慶戰役的時候,人民黨派遣了三千部隊,岳王會以為那就是人民黨的全部兵力了。所以儘管石德寬曾經說人民黨部隊很多,岳王會的幹部們覺得頂多五六千人而已。從安慶撤出來的時候,岳王會還有一千一百多人,在他們看來,人民黨還是需要岳王會的兵力一起對抗滿清的。而岳王會的幹部們親眼見到根據地之後,才知道根據地的部隊數量遠超他們的想象。沿途之上到處都能見到深藍色軍裝的部隊。他們已經心虛了。見到陳克這麼年輕,他們倒是想唬一唬陳克。被何亞卿一頓猛批之後,這些人連硬氣起來反駁的都不敢。

過了片刻,陳獨秀問道:「那陳克先生準備怎麼辦?」

陳克本來是想長長見識的,但是情況變化到這般模樣,他也只好說出了自己的決定,「我們根據地有首兒歌,歌裡面唱到,幸福生活哪裡來,要靠勞動來創造。諸位若想留在合肥也是可以的。我們先給諸位劃出塊地,你們從軍屯干起吧。」 「快去救人!」看兩人,起摔倒在地上。李長風頓明,而李長安同樣也是非常焦急,在李長風喊完,第一個就跑上去轟想把兩人扶起來。

「不要動他們!轟金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李廣海突然叫住了他們。

「砍。轟李長風不解的問道。

「再等等看!,金李廣海看著倒在地上的自己最得意的兩個孫,子,臉上全是凝重之色。李震和李龍最後的舉動他都看到了眼裡。雖然目前還猜測不到這兄弟倆在搞什麼鬼,但是他卻知道轟此時外人是幫不了他們任何忙的轟如果盲目的上去,弄不好還會弄巧成拙通

既然有李廣海話了轟其他人都不敢不從,即使都異常焦慮,但是也都只能靜悄悄的站在那裡看著轟頓時整個空氣變得壓抑起來轟所有人的心裡都沉甸甸的。天空中甚至慢慢的陰沉了下來。並且詭異的飄蕩起雪花。

不過眾人並沒有擔憂太久,就見李震好象沒事人一樣。率先站了起來轟而且令所有人心情一松的是,李震的臉上居然帶著燦爛的笑容。

「哈哈轟下雪了!瑞雪兆豐年,真是好兆頭。卜妹!去給龍哥倒碗水來轟就是咱們帶來的礦泉水!轟之李震大笑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