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看著眼前興奮的幾人,沒想到他們的反應竟然這麼大,心中隱隱高興,為他先前的決定高興。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破滅一個人的夢想,等於破滅了一個人的一生。李浩然不想做那個罪人,眼看幾位文儒精神煥發,好似又回到了壯年之時,也為他們幾個高興了一番。

「哈哈!老夫一生文道,熟讀經義不知多少遍,在中年時方才懂得何為德,何為品,何為義,老年才算是活的明白,這一生所求為之一個儒字,今日能入儒門,拜得聖人為師,三世之福,一輩子的功德呀……哈哈…哈…哈……」

劉楓一側,那年齡最大,掉光了牙的老者興奮的說著,他的剛剛說完,笑聲剛起之時,忽地氣息不穩,接著在他那斷斷續續的笑聲之中,老者含笑而去。

「暮秋老先生……」

劉楓坐在老者一側,這才扭頭之時,就見老者已經喜極而去,頓時臉色大變,眼中淚滴掉落,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痛聲哭聲。

其他的幾位文儒見此,一個個的都是肅然而起,紛紛起身,行跪拜之地,他們眼中具是熱淚盈眶。

「老哥哥,壽終正寢,能如此而去,也算是了卻了他一生的心愿!」

「暮秋老哥,一生為儒,今日聞道之門,而去,也算是朝聞道夕死可矣!這是喜喪,喜喪啊!」

……

幾位文儒眼中沒有悲意,帶著一抹激動的說著,他們眼中雖然掛著眼淚,可心卻如同刀絞。

畢竟,如此年歲的朋友,少一個人,也就少了一個可以在平日裡面一起喝茶,一起談論文章的共同愛好之輩,雖然嘴上說是不痛,可心中卻痛如同刀絞。

站在李浩然身邊,正雀躍的幻馨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她咬著嘴唇,看著身前仍舊保持著大笑模樣,卻已經身死的暮秋文儒,眼中淚滴滴滴掉落,她搖著頭痛聲喊道:「怎麼可能呢?暮秋爺爺,您不是說,您要踏入儒門,一展報復,寫出這世間獨一無二的文章么?怎麼才剛剛踏入儒門,還未展現報復,就這般去了呢?您不能騙我啊,快些醒來吧,暮秋爺爺,不要鬧了……」

泣聲響起,李浩然心頭一痛,眼中淚滴滾滾落下。

他不是一個善於流露表情的人,可面對眼前的情況,他為身前一生執著的老者,留下了敬意的眼淚。

嗡!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前生執著。夢生儒門,踏階不悔,歲月怎擋胸中豪氣。垂垂暮年,聞道夕死,笑坐長嘆昔年不如今。怎奈剛剛跨門,眼見盡頭繁華,卻止步伊始。暮秋,暮秋,已見盡頭,一生彷徨,唯今知命,此生波折,路途崎嶇,終見夢想盡頭,此生無悔,此生不悔……」

痛惜,惋惜的聲音在李浩然口中慢慢響起,在他說話的時候,體內浩然正氣嗡然一動,似乎和九霄之上,那一條代表了無數文人夢想的浩然正氣勾連在了一起,引動九霄正氣,落下了一道天外之光。

此光浩蕩正氣,文雅尊貴,在從九霄引落得那一刻,這天下的所有文人都感受到了它的力量,所有仍舊在執迷、前行的儒者也都看到么它的方向。

可這股方向之中,帶著一股淡淡的悲傷,這股悲傷在將一個名叫暮秋的文儒一生講述出來,告訴仍在迷途之人,何為方向,告訴仍舊堅持之人,夢想不滅,此生不悔。

在幻變城周圍百里之地,無數的人,更是看到了這一道天外之光落下,這道光芒落在了暮秋老者的身上。

浩然正氣引落而下,在進入暮秋老者體內的時候,所有心懷正氣的文人,此刻心頭一疼,他們感知到了暮秋文儒之死,眼中竟不自覺的留下了兩行的淚水。

李浩然的話音,更是在這一道天光之中,傳遞遠處。

整個幻變城中,因為這個聲音,這道天光,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離別之痛之中,讓所有的生靈,所有的花草都在這一刻黯然流淚。

此話出自李浩然的內心,他並未刻意施展浩然正氣,卻因為暮秋老者之死,讓他說出了這一段的祭詞,引動天地感應,引下浩然正氣來祭奠這一位至死都不曾忘卻夢想的前輩。

這條路上,儘管暮秋才剛剛入門,可他卻憑藉凡人的智慧,一步一個腳步走來,這種毅力,這種堅強,值得所有人來學習。

「天啊!浩然正氣,這是浩然正氣!」

跪在暮秋文儒一旁的劉楓等人,獃獃的感受著關注入暮秋老者體內的浩然正氣,感受著正氣之中散發出來的意念和精神,他們眼中熱淚盈眶欣喜不已。

他們也慢慢的看向了李浩然,這一刻李浩然心懷痛意和惋惜,完全沉溺在自己的話中,並未發現周圍出現的情況。

此刻,李浩然周圍浮現著一抹淡淡的光芒,這股光芒乃是他體內的浩然正氣,可此刻的浩然正氣卻多了一股人的味道。

以前的浩然正氣若說是浩蕩正氣,文雅尊貴的至高帝皇,那麼眼前的浩然正氣卻是蘊含著感情的人,一個活生生的人。

儒門之道,文明傳揚,不就是一個人字么?

如今浩然正氣,帶出了感情,也正是複合了儒道的大義。

「呼!沒想到,竟會引起浩然正氣的變化,這一切都是暮秋前輩之恩!前輩當得我李浩然,三拜!」

不多時,李浩然感受到了浩然正氣的變化,讓他心中一動,頓時知道的因果,當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衫,雙手一抱,執弟子之禮,對著眼前已經自己閉上了眼睛,正在浩然正氣之下,點點光化的暮秋老者,拱手一拜。

「哈哈……」

這第一拜,竟引出了一個笑聲,此笑聲正是暮秋老者身死之前那還未笑完的聲音,此生一出,周圍文儒和劉楓更是一動,不由失聲說道:「先賢有靈,護佑死者,儒道不滅,英靈長存!」

「第二拜!」

李浩然起身,嘴角已經浮現了一抹笑意,心中的悲傷已經在方才那一個笑聲之中盡去,接著拜下了第二拜。

這一拜,從九霄之上灌注下來的浩然正氣嗡然一動,忽地一下子化作了無數的光點,朝著四面八方飛散而去。

此光乃是儒道之光,先天有靈,蘊含了暮秋老者的意志,也是機緣之光,得到此光之人,定是儒門後背的新起之人。

在不久的將來,幻變城將成為一個儒道昌盛之地。

「第三拜!」

看著身前僅剩下了一道光影的暮秋老者,李浩然拱手又是一拜。

這一拜落下,那一道光影淡淡一笑,暮秋老者的魂念忽然睜開了眼睛,開口說道:「今生入此道,永生不後悔!諸位,老夫先去一步,我再盡頭等你們!」

「老哥哥一路走好!」

周圍諸位儒者紛紛起身,趕忙拱手執禮,笑著說道。

暮秋一笑,最後感激的看了眼李浩然,雙眼微微一閉,那灌注在他魂念之上,僅剩下了一層薄弱之光的浩然正氣,忽地倒卷而回,沒入了九霄之上。

轟!

就在暮秋老者之魂融入了浩然正氣長河之時,說文書院的院牆被一股巨力推翻,一隊隊的甲士騎著戰馬,踏平了書院的竹林,出現在了李浩然他們面前。

在天空之上,一個穿著黑鐵戰甲的中年武宗,傲然而立,他的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看著下方,沉聲說道:「一個死人,竟引動了天光降臨,當真是了不得啊!可你們不該殺了我的孩子,今日我張耀光,就算是背負一個罵名,也要將你們盡數斬殺,以平我喪子之痛!」

天空中,張耀光看著下方的眾人,最後將目光落在了李浩然的身上,他的氣勢瞬間釋放出來,緊接著就朝著下面的眾人壓迫而來。

「城主算個屁!滾!」

李浩然平靜的抬眼一看,冷聲一喝,頓時之間從他的身上,一道濃郁的浩然正氣帶著一股無敵威勢,瞬間釋放出來,在張耀光的威勢降臨之前,轟破了對方的氣勢,將在天空正露出濃郁殺氣的張耀光,徑直轟了下來。

周圍,越有數千甲士,竟在李浩然這一道威勢之下,盡數屈膝跪地,膽子稍微弱上一些的人,竟從戰馬上直接栽倒在地,人事不知。 第三百三十七章吾之名李浩然

「城主算個屁!」

李浩然聲震長空,久久不散,讓幻變城這一千里之城內,久傳不止。

這一刻,城中所有的武者和百姓、商人紛紛走出了房間殿外,他們循著聲音響起的方向,不約而同的看了過去。

更有一些好事之人,飛速而去,欲要看一個究竟。

砰!

張耀光從天空墜落,只覺得大腦嗡鳴不斷,眼中儘是一抹懼意,這才明白殺他兒子的並非是一個弱者,而是一個連他都無法招惹的強者。

這個強者到底有多強他不知道,可他卻能夠感受的出來,來自那一股威壓之中,蘊含的淡淡帝威。

非常念端坐帝位,或者是修為已達帝位之人,根本無法生出這種威勢,此威勢一旦生成,那便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就算是天下宗門,對待這樣的人物,也都是畢恭畢敬。

沒有人喜歡招惹敵人,天下宗門不想,九鼎天朝更不想,他張耀光沒有天下宗門的底氣,沒有九鼎天朝的力量,自是更不想招惹。

墜地的張耀光,墜落在了說文書院之內,砸出了一個深一米,寬三四米的大坑。

「晚輩張耀光,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前輩見諒!」

片刻之後,張耀光恢復了意識和行動能力,他趕忙從坑中爬起,跪著走到了李浩然身前,拱手一抱,恭敬的說著。

眼前的劉楓等人,更是看的心神巨震,就算是幻馨也是看的眼神之中泛起了一抹驕傲和驚意。

李浩然看著渾身是土,腦袋正留著血的張耀光,沉聲問道:「劉楓可是你廢的!」

「不是……是我廢的!」

張耀光本能的想要否定,可在他剛剛出口時,卻忽然改口,恭敬的拱手說道。

他知道,在強者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笑話,當下也承認了下來,只求眼前的這個無名強者,能夠饒他一命。

話音落下,李浩然冷聲一喝,抬手一指。

噗!

他的手指戳在了張耀光的腹部,肚臍之上的地方,這個地方正是張耀光的元竅所在,他這一指快若閃電,蘊含著一抹雷光,瞬間進入了張耀光的元竅之內,將張耀光的元竅戳破。

元竅被破,張耀光的氣勢一落千丈,整個人變得軟弱無比,那烏黑的頭髮也在這個時候,變得灰白枯敗,那一雙閃爍著神光的眼睛,更是變得在無神光。

這一刻,張耀光元氣盡消,已經變成了一個廢人。

「你廢了我……為什麼?為什麼?我是九鼎天朝欽點的城主,你廢了我也就是何天朝為敵,這個天下再也容不下你了,你不該這麼做啊……」

張耀光看著漸顯乾癟的手,愣愣的說著,他慢慢抬頭帶著一抹恨意的看向了李浩然,心中浮現了一抹濃郁的傷心和無助。

「天道循環,因果報應!這是你欠劉楓的,你欠幻變城眾儒的!」

李浩然冰冷的看著張耀光,淡淡的說著。

這個時候,在說文書院的外面,已經聚集了許多的人,這些人遠遠的看著,看著跪在學院門外的眾多甲士,看著跪在李浩然面前的張耀光,一個個露出了奇異的表情。

張耀光一愣,忽地死死的抓住了李浩然,嘶吼著說道:「不!這不是我的錯,都是他不識時務,要和天朝作對!我這麼做沒有錯!」

啪!

「哼!執迷不悟,心懷殺心,你是要毒死我么?」

李浩然冷哼一聲,一把抓起了張耀光的手,從他的手中強行取出了一枚綠色的銅釘,銅釘淬過毒,上面隱隱散發著一抹綠色的幽光。

銅釘取出,張耀光徹底亂了心,他本想既然自己廢了,也就拉一個強者做墊背的。現在他偷雞不成蝕把米,且還漏了餡,心中在無生的希望。

哐當!

李浩然將銅釘扔到了地上,緩緩起身,抬頭看著外面圍觀的眾人,朗聲說道:「今日,幻變城張耀光先是害我朋友,又是對我不敬,接著又想要害我。我已經給過他機會,可他仍舊執迷不悟,今日他不死,天理難容!」

話音落下,李浩然抬手一指,一道電光從他的手指上面弧射而出,瞬間進入了張耀光的腦袋裡面。

噗!

跪在地上的張耀光臉色一變,接著吐了口污血,徑直倒在了地上,在無任何的氣息。

劉楓等人看著死去的張耀光紛紛出了一嘆,大仇得報,也讓他們了卻了心中又一樁心事。

「手下留人!手下留人!」

正待這個時候,遠處的人群中跑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一邊喊著,一邊朝著這邊擠來。

當他來到這裡的時候,卻是一愣,看著身前仍舊被李浩然的威壓鎮壓的城主府騎兵,還有死在李浩然身前的張耀光,不由失聲喊道:「壞了……」

嗡!

也在這個時候,四道光影從遠處天空之中飛馳而來。

這四人是從城外飛來,他們來的匆忙,並未帶任何的隨從,可他們的氣勢卻十分強大,竟儘是八品武宗。

啪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