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安揮舞了兩下,倒是沒多少不合適,只是……有點沉。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26 日 0 Comments

而且還有點丑。

那兩把劍只是空有一個劍刃劍身與劍柄,而且因為埋在了廢墟中的緣故,整個劍身都是呈現出黑漆漆的顏色。既沒有雕龍畫鳳,也沒有安置上華麗的劍鐔,更不要說迎風飄揚的劍穗。

李心安曾見過種南潯的佩劍,黑鞘長劍,劍身卻是宛若流水,在陽光下波光粼粼。劍柄是由漢白玉石雕刻而成,劍身上雕刻着漂亮的紋路,李心安曾經問過是為了什麼,種南潯回答一是美觀,二是殺敵之時便於排血,不至於鮮血粘稠粘在劍身上。

李心安就想擁有一把種南潯那樣的佩劍。

自己手裏的這兩把,實在是難以稱心如意。

裴旻瞧出了李心安的苦惱,遂說道:「常玉,你去把這兩把劍清洗一下,心安吳鄉,你們隨我進屋。」

李心安乖巧的把劍交給師兄,吳鄉卻是吃了一驚,自己一個下人,作為少爺師傅的裴旻先生為什麼會特意叫上自己呢?

他也顧不上疑惑,少爺已經跟着裴旻先生快要走進屋了,吳鄉只得慌不迭跟上。

「坐。」裴旻的房間內,他招手示意兩人坐下,並親自倒了兩碗茶水,遞給李心安與吳鄉。

吳鄉紅著臉連連推辭,李心安也是不解的問道:「師傅,你這是幹什麼?」

裴旻搖搖頭,「等你師兄把劍送過來。」

三人遂不再說話,過了一會兒,常玉拿着清洗完畢的兩把劍走了過來。

裴旻接過劍,放在桌上,示意常玉也落座。

大唐劍聖的大弟子一臉錯愕,他跟了裴旻十幾年了,很少有見到裴旻有如此嚴肅莊重的時候。

種南潯的白衣弟子早已離去,全萬仇也識趣的帶着不良人離開,這座院落中,只有他們四個。

李心安敏銳的覺察到氣氛有些微妙,但他也說不清到底是因為什麼。

「心安,你覺得這兩把劍如何?」

裴旻打破了沉默。

李心安撓了撓頭,「除了有點沉,揮舞起來還是很順暢的,就是……太丑了!」

他接着說道:」我之前看過種先生的佩劍「蒼水」,那把劍是真的漂亮。還有師兄之前的那把「干戈」,也有一種古樸的味道。至於這兩把……」

李心安搖了搖頭,惋惜道:「一言難盡。」

裴旻莞爾一笑,「人靠衣裝馬靠鞍,劍,也是如此。」

「您的意思是……」

「剛剛鑄造出來的劍,自然沒有那麼多漂亮裝飾。鑄劍師只管鑄劍,其餘的工作,則要交給專門的工匠。」

他頓了頓,道:「長安三畿之地,好工匠有的是。東南通濟坊,大唐西域南疆的各大工匠都匯聚於此,其中,就有一位江湖神匠——孫文登。」

「神匠?」李心安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

「專門為常人之所不能為,他曾經,是墨家外姓門徒,後來因為貪圖墨家內門不傳之秘,失手殺了同門,被破面毀容,逐出了墨家。此後流落江湖,成為了七殺劍廬的客卿。」

「七殺劍廬?」李心安驚訝道,「他們不是從不招收外姓人嗎?門下弟子全是劍南道劉姓,怎麼會有他一個姓孫的客卿!」

「那就不為人知了。」裴旻搖搖頭,「七殺劍廬近些年來逐漸落寞,他就離開了劍南道,到了長安。我與他有舊,入京之時也去拜訪過他。這兩把劍,以及你師兄的「止戈」,都交付給孫文登,必定會讓你滿意。那時候,你就不會再羨慕種南潯的「蒼水」了。」

李心安興奮的點點頭,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不輸於種南潯的佩劍了。

常玉卻是皺起了眉頭,出生道:「師傅,以師弟的天分資質,明顯是適合連單劍的,你為何為他鑄劍兩把?」

此言一出,李心安面色由興奮轉為了疑惑,他看到常玉是雙劍,又得知裴旻鑄劍鑄了兩把,還一直以為裴旻門下練的就是雙劍的路子。

聽常玉這句話,此時還另有隱情?

裴旻嘆了口氣,說道:「剛才在外面,我正要說此事。想了想,還是等他們都離開,咱們自家人說比較好。」

他注視着小徒弟的眼睛,道:「心安,這兩把劍,有一個不是給你的。」

「有一個不是給我的?」李心安眉宇間湧上一絲不解,「那您是給誰的,我還有一個師兄?」

「那倒是沒有。」裴旻笑着搖搖頭,視線轉向了另一個人。

「那是送給吳鄉小友的。」

吳鄉!

李心安順着師傅的目光看過去,吳鄉一臉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道:「給…給我?」

他哭喪著臉,「裴旻先生,您別拿我開玩笑了,我怎麼配拿您的劍啊!」

裴旻搖頭道:「哪裏有什麼配不配,你是心安的…好友,他有的,你自然也有。一爐雙劍,贈予你一把,便是結個善緣。」

吳鄉還想再說什麼,李心安一把拍了下他的手。吳鄉扭過頭,卻看到少爺一臉激動。

「少爺……」

「吳鄉,師傅都說要贈予你了,你怎麼還是這麼不識趣。嘿嘿,咱們兩個說好要一起闖蕩江湖,我執劍,你自然也應該有。原本我還苦惱去哪兒給你弄一把呢,這下好了,師傅給你鑄了,這可是天人境高手所鑄的寶劍,傳出去能引得整座江湖都不得安生的好東西,你還不快收著!」

吳鄉小聲說道:「少爺,你……願意?」

「我有什麼不願意的。」李心安展顏笑道,「你我二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吳鄉把視線轉移到桌上那兩把劍上,由於洗去了劍身上的污垢,此刻劍身正閃著錚錚寒光,攝人心魄。

他終究是埋藏不住自己眼底深處的那份熾熱,誰家少年不幕風流?在他看到李心安拿到這兩把劍的時候,他多希望有一把能是自己的。

只是沒想到,這無心無意的願望,到真成了事實。

耳邊好像有人在說,拿起來,拿起來……

吳鄉紅著臉,眼裏噙著淚,從座位上站起跪倒在地,道:「多謝少爺,多謝裴旻先生!」

他沖着二人,連連磕起響頭,李心安讓過身,讓吳鄉行的禮全在裴旻的身上。

「可以了,你想磕死自己啊。」李心安看着吳鄉一副不磕死自己誓不罷休的架勢,笑罵着把他拉回了座子上。

「對了師傅,師兄的「干戈」與「止戈」都是您給取的名字,那這兩把劍您取了名字沒有。」李心安問道。

裴旻說道:「為師小時候遍覽古籍,最佩服的,就是戰國義士聶政。原本為一屠狗之輩,得韓國大臣嚴遂青睞,待母親去世后,為報知遇之恩,隻身闖入戒備森嚴的相國韓隗府,殺死了韓隗。之後為了不牽連嚴遂,毀容自殺。」

裴旻笑了笑,咂道:「這是我之前最嚮往的江湖義氣啊!」

「聶政之刺韓傀也,白虹貫日。」李心安不由自主的念出了這個千古名句。

「不錯!」裴旻讚賞的點點頭,拿起那兩把劍,一左一右,遞到了李心安與吳鄉的眼前。

「為師給這兩把劍分別取名:白虹,貫日!」 郭子云道:「二人分別是黃明忠,邢榮,各統兩萬軍隊,鎮守西涼門戶重鎮。」

「為了長遠計劃,老臣和鎮北王擅自決定,讓他二人暫時潛伏。」

「等凜冬過去,真的到了兵戎相見的時刻,他們應該會是打開局面的重中之重。」

聞言。

秦雲和蕭翦眼前一亮,幾乎是同時喊了一聲:「好!」

「辦的好!」

秦雲笑道:「愛卿的決策是對的,咱們不能一直站在明處,暗處亦要藏鋒!」

郭子云艱難的擠出一個微笑,激昂道:「而今大夏人才濟濟,正在全面復甦,在陛下的帶領下,必然能實現輝煌。」

輝煌?

秦雲口中呢喃,這兩個字竟悄無聲息的點燃了他的熱血。

反賊,奸黨,外族依舊在虎視眈眈!

他的責任,愈發沉重,同時也激發了他的鬥志!

眼中那道銳利的芒很久才緩緩消退,藏於深處。

隨後,他跟郭子云促膝長談,聊了河衙,以及朝中軍費的事,並且差人記錄下來,交到戶部侍郎那邊,進行實施。

足一個時辰。

郭子云身受重傷,卻絲毫不影響他對於處理政務的熱情,反而精神倍增。

直到,喜公公從宮內讓人傳信!

秦雲才告別郭子云,順道將李慕給送了回去。

高聳的宮闈。

秦雲快步向御書房走去。

不回頭的問道:「朝天廟的人還沒來帝都?」

喜公公小跑跟上,搖頭道:「陛下,沒有。只是各地世家,皇親貴族聯名上議,詢問覺休和尚的事。」

「倒也沒有施壓,而是詢問覺休方丈犯了什麼罪。」

「哼!」

秦雲一聲冷哼,嚇得四周禁軍腿軟。

「這跟施壓有區別么?一群狗東西,也不知道真傻還是假傻,幫著朝天廟來質問朕,也是夠奇葩!」

其他人都不敢說話,只有豐老可以。

他緩緩道:「陛下,無論是覺休,還是朝天廟,在關內的名氣都太大了,香火鼎盛,一出事難免有人被蠱惑。」

「興南布莊的滅門案已成無頭懸案,老奴以為,找遺旨是關鍵,其次是如何策反,或逼問覺休和尚。」

秦雲停下腳步,回頭皺眉道:「遺旨的事,朕已經決定了!」

「既然朝天廟不來,那朕就給個面子,親自去一趟便是!」

「至於策反覺休和尚……」

「那老禿驢的嘴跟茅廁石頭似的,又臭又硬,恐怕只是浪費時間。」

豐老渾濁的眸子睜大,驚詫道:「陛下,您要親自去朝天廟?」

「對。」秦雲點頭。

豐老臉色一變。

「這恐怕不妥,終南山路途稍遠,而且朝天廟的形勢尚且不清不楚,說不定王敏的人馬也在那。」

「您去了,太危險!還是老奴去吧?」

秦雲搖頭,態度堅決。

「朕乃天子,還怕他那個鳥不拉屎的朝天廟?這一次朕非要親自去看看,那所謂聖地,究竟是什麼妖魔鬼怪扮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