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南立即扶起王友才,就只見屋中又湧進來一堆人,華國強首當其衝,他進來后臉上帶著莫名的敬畏與喜悅。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顯然昨晚的事情,在今早村裡經一些大嘴巴傳開之後,華國強對李向南的事迹也全部都知道了。

尤其是昨晚他半信半疑地將李向南給的那張辟邪符貼上后,這才一晚上過去,他家中那陰森森感覺就沒了,而且他老婆本來一直昏昏沉沉的癥狀也全消除了,那符簡直太神了,由不得華國強不信。

所以,這一大早,華國強就迫不及待地來到了李向南家中,想請李向南幫他給老三施符治病,並處理那玉葫蘆的事情。

只是沒有料到,這一大早就有這麼多人涌到了李向南家,目的竟然都想求一張祛除邪氣的辟邪符。 昨晚的事,李向南其實早就有了心理準備。

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村裡有人為此送命,而且他目前也正需要收集陰魂,所以這件事他沒有任何理由袖手旁觀,必須要做。

可是做了這件事,就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李向南心裡非常清楚,經歷昨晚的事情之後,今天一早就一定會有長舌婦大喇叭把這件事宣揚出去。

看到屋裡人頭攢動,果然不出所料。

對於這件事,可以說有利也有弊,有利的是經那些人宣傳,李向南打出了點名聲以後,就可以賣符賺錢。

但壞事就是,經此事後,恐怕今後會不斷有人來騷擾他。

昨晚他將所有的符紙與符液全部用完,也僅僅只是畫了十二張符,再加上昨天下午畫的節餘,一共也就十八張。

這其中去掉三張定神符、兩張聚魂符、一張暖符、一張寒符、以及一張火球符以外,最多也就九張辟邪符,一張護身符。

而且他還有別的打算,自己要留兩張辟邪符備用,最多也只能分出七張出去,顯然僧多粥少。

只是這些符都是他花費那麼多心力,消耗靈力真氣畫的,除了昨晚順便打廣告的兩張符以外,其它的他不想這麼輕易地就賣了,那也要賣個很合適滿意的價。

但這些村民都是多年的鄉親,要是太貴賣給人家,恐怕以後會被人戳脊梁骨罵,二叔回來也必然生氣,免不了一頓斥責。

於是李向南想了想,就抬手壓下了屋裡亂鬨哄的場面,道:「各位鄉親,其實大家也不用擔心,那陰氣與煞氣的來源,目前我已經查到了,很快就會解決,所以大家貼不貼辟邪符,也沒多大關係!」

「這不行啊,不貼我們很難心安吶!」

「就是就是,昨晚那厲鬼太可怕了,險些要了三個人的性命!」

「可不是呢,華家老三,還有老華,已經是一個瘋,一個死,昨晚又有這可怕的事連續發生,誰能心安啊!」

「向南,這麼神奇的符,每家都貼你肯定也沒那麼多,你就出個價,願意買的就出錢買,不想出錢的就站一邊去,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是啊,向南,你說個價,也不能讓你白辛苦,我自願出錢購買!」

經此一說,倒是有人立即就打消了念頭站到一邊,也有人想觀望一下看多少錢,但想買的人還是不在少數。

李向南覺得有必要給這些人先打一個預防針,免得大喇叭宣揚出去壞事,於是道:「各位,這符的確非常少,也極難製作,我師傅冥道人說,一般有人到他那裡求靈符,一張至少得一萬起價,還不一定能得到……」

「什麼,一萬?」

「向南,你這不是開玩笑,這麼一張符就這麼貴?」

「你師傅既然是高人,怎麼名號我們從來沒聽過啊,該不會是糊弄人的?」

「向南,以前我們怎麼從來沒見你會道法一說,你也沒用過什麼符啊?」

「是啊,要是這樣,你家的生活條件也不會這麼差了!」

「向南,做人要厚道啊!」

「你那符真的假的啊,昨晚會不會是運氣好而已了?」

當村民們聽了這話后,均倒吸了口氣,立即炸了窩般議論了開來,有人則是有些氣憤地站到一邊去,顯然被這天價給嚇到了,認為李向南想錢想瘋了。

對於村民們的猜疑與議論,李向南並沒有太多放在心上。

他沒有必要去跟人去撒謊解釋他突然會道法的事,更是不屑於去用一些冠冕堂皇的破理由去支撐那些沒有必要的謊言。

任由去猜疑,任由去議論,誰在乎?

所以提前打下了預防針之後,李向南道:「各位,這是我師傅的規矩,也是我的規矩,有誰覺得難以接受,可以不買,我之前就已經說明了的,只要麻煩解決了以後,家裡貼不貼無所謂的!」

聽這麼一說,頓時絕大部分人都放棄了。

但就這樣,也仍是還有五六個人依然表示想買,但價格太貴,希望李向南給個優惠,這幾個人中,也不乏有見識的聰明人,知道這符的價值所在。

也有人會想到,既然李向南這位會捉鬼的小天師在村裡,還怕什麼,他們弄到了符,也可以給那家在外地的親戚以防萬一用啊。

李向南見一下子只剩下五六個人了,這又才道:「不過凡事也有破例與例外,各位都是我家多年的鄉親,對我李家叔侄也多有照顧,我承大家的情,剩下的幾位叔嬸既然誠意這麼厚,仍想要,那我可以為幾位破例一次,一千塊一張,下不為例!」

「什麼,一萬變成了一千,李向南,你這是要玩大夥么?」

「你是見沒人要了,就開始大甩賣了么?」

「這不是吊人胃口嗎,現在的大學生就是奸詐狡猾!」

聽到李向南破例降價,此時再次炸開鍋,眾人又議論了起來。

但是這一次,卻也有不同的聲音發出。

「切,你們自己放棄不要的,說明你們誠意不夠,如果你們堅持要買,那麼向南自然也會為你們破例!」

「是啊,機會只有一次,都是給抓住的人的,你們錯過了又怨得了誰?」

「向南的符只有那麼幾張,要是不拿個高價出來,誰都想要,那麼最後到底給誰,大家都為難!」

「對啊,這樣倒好,省得都去爭……」

當然,這些發出不同聲音的,都是堅持到了最後,李向南為他們破例降價賣的人,他們得到了這個機會,心中自然高興。

而另外一些,就像王友才,華國強等這些受過李向南恩惠和好處的人,自然也要為李向南說話。

這樣一來,李向南手中的符也不用再有人來爭搶,依次破例一千塊賣給了這六個人之後,李向南還多餘下來一張。

村民們見到李向南的符被剩下的幾個人一千塊一張瓜分了,李向南又教了他們使用方法,得到那幾個人喜笑顏開,當寶一樣收了起來,而後悔的人倒是想買,符卻沒了,無奈下,就都相繼離開。

大部分的人都走了以後,此時屋中頓時變得松實了許多。

華國強和孫德柱等幾個人還沒有走,依然留在李向南家中。

經歷昨晚的離奇事件,孫德柱再加上親眼所見,也不得不信李向南的手段,此時見人都走個差不多了,就道:「向南,你的本事大夥也清楚了,古董的事,國強也對我提了下,我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那古董,還得你拿個章程!」

李向南道:「那我還是先去看看那件古董,到時根據情況再商量如何?」

「也好!」

孫德柱點了點頭,華國強就領著李向南去門。

……

才進華國林家,李向南就感覺到屋中一股陰煞之氣撲面而來。

後面進來的華國強和孫德柱不禁打了個寒顫,臉色微微發白,緊緊跟在李向面身邊。

不需要華國強幫他去找,李向南一進屋,就鎖定了那股陰煞氣息的源頭所在,正是在華國林卧室的被子底下。

於是進了卧室,李向南從那被子底下,就翻出了一件只有煙盒大小,入手冰涼,通體泛一種幽綠光澤,形狀卻是扁平狀的玉葫蘆。

葫蘆一般多是圓形的,李向南倒是從來沒有見過扁平狀的葫蘆,單從造型上看,這葫蘆就有點特別。

從玉質來看,這葫蘆的玉質很一般,並不算是上等好玉,有點像老坑綠,但比普通的玉又好一些,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在看那葫蘆的外表面,繪的也是吉祥的事物,線條清晰,規則明亮,整體而言,倒是非常美觀,一般這種葫蘆確實可作為化煞生旺,聚財納福的鎮宅法器。

只是這葫蘆卻能夠引來陰魂,外在周邊又能凝陰生煞,那麼問題就極有可能出在這葫蘆內部。

於是,李向南的神識便進入到了這葫蘆內部之中進行查看。

然而隨即,李向南在葫蘆里發現了什麼,不由身體一震,臉色大變。 兄弟們,同胞們,童鞋們,急求點擊、推薦票,收藏,不吆喝不行啊!……

孫德柱和華國強處在這陰氣迷漫的屋子之中,總感覺陰嗖嗖的,身體不由會打個寒顫。

只是想到李向南的手段,而且人就在身邊,他們倒也能心安一些。

他們二人自進了屋之後,就見李向南像進了自己屋一樣,不用翻找,直接就在那被子底下發現了那件古董。

這一幕,看得二人心中嘖嘖稱奇。

那玉葫蘆華家老三帶回來的時候,華國強是看過的,當時他倒感覺這葫蘆特別,造型美觀,色澤明亮,應該是件好東西。

可是隨著一件件的怪事不斷發生,甚至他身邊的親人也因此送了命,華國強再看這葫蘆時,就覺得這東西是個燙手的山芋,是不祥之物,當時真恨不得砸成碎片扔到大山裡。

孫德柱現在也是這樣的想法,自從傳言說了那古董是不祥之物,再加上村中發生的這一系列的怪事,大家已經一致認定是這葫蘆在作祟。

此時,華國強與孫德柱沒看葫蘆,而是一直在盯著李向南的表情,想提早發現些什麼。

尤其是當他們看到李向南打量著葫蘆時臉色大變后,他們也不由跟著臉色一白,呼吸急促,心中頓時緊張了起來。

李向南此時心中確實無比的震驚。

當他神識查探了葫蘆的內部之後,竟發現葫蘆內部的氣場已經完全大變,凝聚的陰煞之氣的密集程序,讓他瞠目結舌。

尤其是那內部氣場的核心處,竟然已經聚成了像水滴一樣的陰煞珠。

這完全是陰煞化實,凝氣成珠啊,而要形成這樣的過程,至少得處在陰煞凝結的環境孕育上千年,或者是天然的小聚靈陣中孕育多年,而後小聚靈陣結構突然大變成為死地以後,也可致使這葫蘆的內部氣場環境被改變從而形成這種極為罕見的陰煞葫蘆。

而現在,這陰煞葫蘆內部的陰煞之氣依然極為濃密,陰煞珠也足有蠶豆大小,若是等這股陰煞自然消散,起碼得五十年,甚至上百年時間。

由此推斷,這陰煞葫蘆定然是才從那種極為惡劣的陰煞死地之中被發掘出來,併流傳到市面上來的。

因那陰煞珠對陰魂邪祟具有極強的**吸引力,必然會招來陰魂,而這陰煞葫蘆不論誰得到他,都必有殺身之禍。

「向南,這葫蘆情況如何?」

華國強見李向南的臉色很差,心中有些擔心害怕,就出聲詢問。

李向南道:「強叔,這葫蘆對普通人來說,非但是不祥之物,更是禍根,不論誰得到他,過上幾天,必然會引來厲鬼,招至家破人亡,是件能夠給人帶來殺身之禍的死物!」

「什麼,是件能惹來殺身之禍,能讓人家破人亡的死物?」

華國強與孫德柱不由驚駭得臉色發白,再看那葫蘆,臉上帶著恐懼,恨不得離他再遠點。

孫德柱緊急著眉頭,道:「那該怎麼辦,這葫蘆該怎麼處理,顯然是不能埋山裡,這一樣能給周邊一帶惹來禍根?」

華國強一臉慚愧,道:「我原還想,既然是不祥之物,就拿到沒人知道的外省去賣掉,可經你這麼一說,這東西害人不淺,完全是個禍根,如果我那麼做了,必要受天譴的啊,向南,大家說你是小天師,你看怎麼辦,你給拿個主意,我聽你的?」

李向南道:「這鬼葫蘆應該是源自一處絕陰死地而來,如今他流傳到世間,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會惹來凶鬼盤踞,即使是想要將他毀掉,也不是件輕而易舉的事,即使能將這葫蘆毀了,但裡面的陰煞死氣必然迅速擴散開來,將周邊變成陰煞死地,所以要處理他,只有兩種解決辦式!」

「哦,哪兩種解決辦法,向南你快說說?」

孫德柱和華國強越聽越是覺得害怕,這鬼葫蘆簡直就是魔鬼,無論流落到哪裡,哪裡都會倒大霉,聽到李向南說有兩種處理辦法,就急切詢問。

李向南道:「一種是這東西源自哪裡來,就送回到哪裡去,另一種是找有道高人布下禁制,將這葫蘆封住,避免陰煞之氣擴散!」

孫德柱道:「這東西流傳到市面上,應該輾轉了不少人之手,想必也害了不少人,想找到源頭恐怕不易,不過若是能尋到高人施法,倒是個妥善的辦法!」

華國強道:「向南,你有沒有辦法封住,或者找你師傅?」

李向南道:「強叔,如果你信得過我,這東西就交給我去處理,如果你還有疑慮的話,也可以先找一些有道高人來驗證一下我所說是否屬實,畢竟這也是我一家之言,傳出去還讓人以為我是危言聳聽,想貪圖你家的古董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