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帥張開雙臂,緊緊的擁著懷中的玉瑤。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5 日 0 Comments

深深的嗅著對方身上熟悉的味道,良久之後,兩人才分開。

「玉瑤,你怎麼來了?」看著懷中的佳人,朱帥欣喜的問道。

「朱帥,梁家是不是亡了?」聽了朱帥的話,玉瑤黯然神傷。

「對!」朱帥認真的說道。

梁家一直是他心頭的一根刺,現在拔了出來,朱帥感覺十分的舒爽。

「我求你個事情,能不能別殺梁天行?」玉瑤紅著眼睛說道。

「為什麼?」朱帥不可置信的叫了出來。

梁天行,是朱帥最痛恨之人,朱帥恨不得現在就將他千刀萬剮,挫骨揚灰。

可是玉瑤卻開口要保護他,這讓朱帥感覺不可思議。

「因為,他是我的父親!」玉瑤的聲音,都帶著一絲的哽咽。

什麼?

梁天行是玉瑤的父親?

朱帥瞬間猶如遭受了五雷轟頂一般,呆立在了原地。

梁天行,竟然是玉瑤的父親!

玉瑤,是梁天行的女兒!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玉瑤從來沒有和自己提起過?

為什麼偏偏這個時候,讓自己知道這個消息!

朱帥怔在了原地,久久不能舒緩過來。

直到雪絨等人來到朱帥的身邊,朱帥才略微回過神來。

「朱帥,怎麼了?」雪絨開口輕聲的安慰道。

「雪絨姐姐,你還記得我么?」看著雪絨輕輕的拉著朱帥的手,玉瑤也意識到了什麼,輕聲的說道。

雪絨仔細盯著這個自已女孩,突然,雙眼一喜,說道:「你是玉瑤妹妹?」

玉瑤緩緩的點點頭。

「你還活著?太好了!當年你突然消失,我們都以為你···」雪絨興奮的拉住了玉瑤的雙手。

「雪絨姐姐,我沒事,我就是偷偷跑去凱羅學院學習了!」玉瑤趕忙開口解釋道。

「怪不得呢!」

雪絨馬上反應了過來。

怪不得玉瑤與朱帥會那般親密,兩人肯定是在凱羅學院認識的!

可是,雪絨的眉頭馬上又皺了起來。

雪絨和玉瑤是小時的玩伴,對於對方的身世,自然十分的清楚。

雪絨知道,玉瑤正是梁天行的女兒。

可是現在,玉瑤是朱帥的女朋友,而梁天行,又是朱帥最大的敵人!

「雪絨姐姐,你幫我求求情,讓朱帥不要殺梁天行好不好!」

玉瑤突然跪在了雪絨和朱帥的面前。

「玉瑤你幹嘛,快起來!」雪絨趕忙將玉瑤扶起來。

然後才推了推一旁的朱帥,說道:「玉瑤都這樣了,你說句話啊!」

雪絨不爭氣的看著朱帥。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你應該知道我和梁家的怨恨!」

朱帥看著面前的玉瑤,發狂的問道。

這件事情,對於朱帥來說,打擊太大了!

自己喜歡了這麼久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大的仇人之女!

現在,她還央求自己不要殺了她的父親!

「對不起朱帥,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不公平,但是我不敢告訴你,我也不想提及那段事情!」 愛情特攻:回首恨別離 玉瑤哽咽的說道。

「那好,我問你,你的父親害死了你的母親,還那樣對待你,你為什麼還要替他求情,讓他死了不好么?」

朱帥的雙眼布滿了血絲,雙拳緊握,身上的青筋都暴了起來。

「我恨他,特別恨,可是,無論如何,他都是我的父親!我和他有血緣關係!」

玉瑤滿眼的淚水,依舊堅強的喊道。

「啊!」

朱帥仰頭大喝一聲,不等別人有什麼反應,一團幽冥鬼火便狠狠的擊打在了梁天行的身上。

梁天行的氣息,頓時萎靡了不少,身體向後滑了數米。

「父親!」看著朱帥的動作,玉瑤哭著癱坐在了地上。

「放心吧!我沒有殺他,我只是將他身上的經脈震斷了。」

「以後,梁天行再也無法修鍊了,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的讓步。」

「這是一張療傷符,你給他用了吧,他不會死。」

「辛塵陛下,剩下的事情麻煩你了。」

「除了梁天行,梁家其他的所有人,都必須死!」

「我累了,我想休息一會。」

朱帥淡淡的說了幾句,轉身離開了此處。

「朱帥!」玉瑤想伸手拉住朱帥,可是朱帥已經走遠。

玉瑤訕訕的收回自己的手掌,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朱帥剛剛的語氣之中,再沒有往日的那般柔情。

難道,自己做錯了么?

待朱帥離開此處之後,玉瑤才在雪絨以及郝微的攙扶下站起身來,可是現在她,目光獃滯,一言不發,只顧著流淚。

「好了,玉瑤,沒事的,朱帥和梁家的大恨,你也知道,你給他點時間,他會想明白的。」

雪絨心疼的說道。

「雪絨姐姐!」玉瑤靠在了雪絨的肩上,失聲痛哭起來。

「好了,我們先回去休息一下吧!」雪絨安慰著玉瑤,帶著岳鈺郝微等人,朝著洛府走去。

隨著幾人的離開,戰場清理工作,開始有條不紊的進行起來。

接下來的十幾天,整個帝國進入到了緊張的休整工作之中。

在朱帥的吩咐之下,大家並沒有為難梁天行。

現在,他身上的經脈已經全部被朱帥擊斷,日後就算傷愈,也無法繼續修鍊,成為了一名廢人。

所以辛塵陛下只是下令將他放逐到了一處邊境小鎮上,在那裡慘度餘生。

至於梁旭和梁默,辛塵陛下沒有給他們絲毫的機會,直接將他們斬殺。

帝都中那些被金甲軍控制起來的,梁家的族人或者下屬勢力,也皆被屠殺。

敢起逆謀之心,就得做好接受失敗后的懲罰。

這一點,不管對誰,都是公平的。

等將城中的叛逆全部處理之後,辛塵陛下又連下數道命令。

金甲軍全部開動,遠赴帝國的各個城市。

只要是梁家附屬的,一個不留,特別是宇家,更是被屠殺殆盡。

皇室如此鐵血的手段,雖然殘忍,可是也向帝國的所有人表明了態度,敢與皇室對立,就是這樣的下場!

當然,有罰便有賞。

皇室一邊消除著梁家的逆黨,同時對洛家、沈家以及朱帥莫雷等人頒發了不少的獎勵。

特別是朱帥,辛塵陛下甚至在帝都中獎勵了朱家一座府宅。

隨後,又將朱帥的家人全部接到了帝都之中。

皇室這樣的做法,更是向朱帥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帝都中建築物的修復工作,也同步開始,在沈洛兩家的協助之下,只是十數日的時間,帝都便恢復了往日的繁華。

不過,大家都明白,雖然表面上看去,帝都和往日沒什麼區別,但是經過這場大戰,帝國的損失極大!

恐怕沒有十幾年的時間,無法恢復元氣了。

整個帝國上下,都進入了一陣繁忙期。

可是朱帥,卻窩在了屋子裡,誰都不願意見誰。

玉瑤的身份,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朱帥怎麼都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

自己並不是怨恨玉瑤,朱帥清楚,自己的心中,對玉瑤依然十分的牽挂,只是玉瑤的身份,讓朱帥有些手足無措。

朱帥不知道,自己今後該如何面對玉瑤。

所以,朱帥把自己關在了屋裡,仔細的想著這個問題。

這可急壞了雪絨和岳鈺等人。

這天,天剛亮,雪絨就拉著玉瑤,朝著朱帥的房間行去。

「雪絨姐姐,你放開我,我不去,朱帥現在不想看到我!」玉瑤努力的掙脫著雪絨的手,可是雪絨就是不放手。

「聽話,走!朱帥這是什麼意思,整天半死不活的,有話咱們當面說清楚,不就是梁天行是你父親嘛,這有什麼嘛!」

雪絨嘟著嘴,不悅的說道。

「雪絨姐姐,哎呀,這事怪我,是我沒和他說清楚,你別拉我了。」玉瑤依舊努力掙扎著。

「那我不管,你跟我說,你喜歡他么?」雪絨停下身形質問道。

「我,我喜歡他,可是我現在傷了他,就算喜歡他,又有什麼用,他現在都不想看見我!」玉瑤眼眶一紅,就要哭出來。

「哎呀,你別哭嘛,你聽我的就好了!反正咱倆從小一起玩大,現在好不容易再見,我不讓你再離開了!」

「他要是不理你,那我也不理他了!」

雪絨說著,一腳踹開了朱帥的房門。 朱帥還在睡夢之中,就感覺自己的房門被踢開了。

緊接著,雪絨就拉著玉瑤闖了進來。

「朱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不起床啊!」

雪絨一進來,就朝著朱帥的床榻踢了一腳,憤憤的說道。

「你幹嘛,天不是剛亮嘛,我再睡會!」

朱帥睜著惺忪的眼睛說道。

昨天晚上,朱帥想了很久。

自己與梁家是有仇,可是現在,自己的仇恨已經報了,梁天行也已經徹底的淪為了廢人。

這件事情,已經可以翻篇了,自己不必再為這件事情糾結了。

況且,自己喜歡的,是玉瑤這個人,不是她的身份。

不論發生什麼樣的情況,自己都喜歡她,這一點,改變不了。

等想清楚這一切的時候,天已經快亮了。

所以朱帥決定先好好的睡一覺,再找玉瑤去道歉。

朱帥才剛剛進入夢鄉不久,雪絨和玉瑤就闖了進來,朱帥現在還沒有完全的清醒呢。

「睡睡睡,你就知道個睡,你好好睡吧!」

雪絨的眼神突然一轉,掀起了朱帥的被子,一把就將玉瑤推了進去。

啊!

玉瑤大叫了一聲,作勢就要掙紮起來。

可是這個時候,雪絨早就跑出了屋外,將門從外面反鎖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