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厚煒笑道:「在弟弟看來,想要做到這些並不難,只是王兄要臉,不好意思親自下場擼袖子和大臣們放對,而弟弟則是不管不顧,說白了就是弟弟不要臉,為達目的可以不顧一切,可以不擇手段!」

haohaoxue 2022 年 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朱厚照深以為然的點點頭,貌似他真的很要臉似的,旋即又搖了搖頭道:「你這是在埋汰哥哥,哥哥就算再不要臉也不可能造的出火車,也不可能讓人飛上天去。」

朱厚煒呵呵笑道:「這個確實難了些,弟弟也是研究了十幾年才僥倖成功,不過這些新鮮事物能強國卻和治國沒有太大關係。」

「和哥哥仔細說說。」

朱厚煒本來還打算先聽聽老哥這兩年在草原上的豐功偉績然後制定一下以後的草原政策方向的,現在只能暫時放棄,很顯然老哥對自己的事更感興趣。

「作為君王如果掌控不了財權、軍權還有人事任命權,那麼君王在弟弟眼裡就是傀儡,是只能被大臣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玩偶。

弟弟並不信任儒家官員,而且在弟弟看來深受儒家熏陶的文官又經歷了百年元廷奴役的讀書人,絕大多數都已經失去了操守和氣節。

對於這些官員而言,不是為了胸中理念,為了自己的初衷和抱負去當官,而是為了當官而當官,他們畢生追求的目標就只有四個字,升官發財!

王兄當初寵信劉謹,目的想來是為了斂財改善內廷的財政狀況,卻沒想過劉謹瘋狂斂財,就是一柄雙刃劍,傷的是大臣壞的卻是自己的名聲。

但是劉謹橫行天下的那幾年,滿朝官員為之顫慄,溜須拍馬、阿諛奉承甚至主動成為閹黨的官員比比皆是,這說明什麼?

說明官員怕!所以寧肯不要名聲也要奉迎,否則就有可能被栽贓陷害進而家破人亡!

想想看,那個時候如果滿京城的官員真要是滿懷正氣,要是能一條心,他們成千上萬的跑到豹房外面去伏闕,皇兄當如何?

劉謹還敢如往常一樣橫行無忌,酷虐百官?」

朱厚照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7017k 格洛克17點子彈初速度為357米/秒,這意味着和蘇安不到十米的距離中,子彈只需要大約0.03秒就可以到達蘇安的身上。

一般來說,高手都是靠着分析楚子航抬槍的動作來規避近距離的子彈,但蘇安不需要這樣,眼瞳中閃爍電光,身上環繞金色閃動,蘇安手中的刀刃揮舞,斬出絢麗的刀芒,一陣紅霧就從蘇安面前爆出。

在楚子航眼中,蘇安面前突然間出現了幾道銀白色的『扇子』,這是刀刃在迅速揮動才能產生的優雅殘影,看似美輪美奐,實際上卻能將一個人瞬間腰斬。

紅霧散去,蘇安此時退後了一步遠離了這個強效的麻醉劑,楚子航面色有些凝重,因為他看見了蘇安那一雙燃燒着的黃金瞳。

「用槍是不是太過低俗了?你背上背着的不是一把刀嗎,如果用他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和你對等狀態下來一架哦。」

蘇安抬起手中的的沙漠之鷹有些遺憾的對楚子航說道,楚子航眼瞳微微收縮,隨着蘇安快速扣動扳機,楚子航身體提前微微一側然後就躲開了這次來自正面的槍擊。

蘇安眉頭一挑,自己準頭雖然說不好,但至少眼睛的捕捉能力非常強,能躲開自己的子彈,面前這個傢伙絕對是精英,在自己開槍前就預判了自己的落點。

只見楚子航將背上的太刀拿了下來,看着面前蘇安,楚子航平靜的問道:「學院的大部分地區被副校長的言靈:「戒律」所覆蓋,所有人基本上是無法點燃黃金瞳,更別說言靈,但只有一個例外,那就是S級的校長。」

看見楚子航將刀拿下之後,蘇安閃爍電光的黃金瞳就逐漸消隱,將刀隨意的架在肩上,蘇安聽着楚子航的話,蘇安眉頭一挑。

「你是什麼意思呢?是不是覺得我能使用這種力量有些作弊?」

楚子航搖了搖頭,然後將手中的格洛克17扔在地上。

「不,我的意思是你很強,非常強。你應該就是前幾天論壇上所議論的「疑似S級的學員」,很高興認識能見到本人。」

楚子航將刀放在腰間,微微低下身子擺出一個拔刀斬的姿勢,這一招蘇安在大劍聖橘右京身上見過,出乎意料的,面前這個男人居然已經有幾分劍聖的姿態。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楚子航,目前獅心會會長,如果你能把我打倒,可以去學生會會長手中拿走一輛布加迪威龍的車鑰匙。」

蘇安並沒有將手中的沙漠之鷹扔下,只是把架在肩上顯得有些吊了郎當的太刀橫擋在胸前,看着面前的楚子航不禁微微一笑。

「你好,我叫蘇安。」

楚子航沒有因為蘇安看似外行的拿刀方式而放鬆,他動手了,一瞬間將就爆發出隱藏在肌肉之中的力與氣!起步的速度快到讓人難以反應,銳意徹底爆發,太刀劃過一道優美的曲線,那是比美人的身段還要讓人讚美的華麗。

令人窒息的壓迫感傾潑向了蘇安,面前的楚子航簡直就化身成為一個爆躁的火山,和他冷冰冰的面容完全不一樣,這一擊,他就要和蘇安決出最後的勝者。

蘇安眼瞳微微收縮,上一刻隨意拿着太刀的手在下一刻彷彿和刀柄用金石所熔鑄在一起,兩個人的身形在瞬間交錯。

……

蔚藍的天空,寂靜的雲朵。

楚子航倒在地上,看着面前的場景他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不是遺憾自己輸了,而是回憶起剛剛交錯,在那一瞬間,自己沒有犯下什麼失誤,但就是被更快,也更加暴躁的力量給硬生生打倒在地上沒有任何反應的機會。

說來也慚愧,楚子航沒有看見任何東西,但對方似乎沒有真真切切的和自己刀劍相對,自己的這把刀是未開鋒的,但蘇安的刀可是寒光閃閃,在交錯的一瞬間,楚子航只感覺自己是被一隻拳頭給直接轟飛。

「不愧是獅心會的會長,你有機會能踏入真正的劍聖領域。」

蘇安毫髮無損的站在一旁,在剛剛,蘇安只是調動起英魂之血和龍血,單單憑藉身體素質和楚子航完成了一次交鋒。

「你贏了。」

「知道學生會會長在那裏嗎?」

「教堂。」

蘇安點了點頭,然後抬起用手中的沙漠之鷹對着楚子航直接開了一槍。

楚子航楞了一下,但強效的麻醉讓他瞬間暈了過去,蘇安上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楚子航,然後就把他耳中的麥克風拿了出來。

「喂喂喂,聽得到嗎,獅心會會長已經被我擊斃,那麼按照規則,獅心會已經輸了。」

蘇安戴上楚子航的麥克風然後說着,這一刻所有獅心會的成員都面容獃滯,他們急忙查看無線電頻道的信息屏幕,上面顯示著一道代號為NO:1的語音信息在播放剛剛蘇安的發言。

「是學生會的人嗎。」

蘇安聽着麥克風中傳來的聲音,回答道:「我是新入學的新生,施耐德部長同意我帶着巧千嵐學姐加入這場遊戲,你們可以退出比賽了,同時我希望你們通過公共頻道告訴學生會這一情況。」

「新的一支隊伍嗎……我們會如實轉告。」

蘇安將麥克風摘下然後扔在地上,又是幾聲槍響從樓頂傳來,巧千嵐佔據最好的狙擊位置,自然可以發揮出自己的狙擊水平。

「獅心會會長在剛剛已經被我解決了,就差學生會的人了。」

蘇安片刻之間就來到了房頂,剛剛狙掉一個窩在草叢中的藍方狙擊手之後,巧千嵐嘴角勾起,正得意洋洋的時候聽見蘇安的聲音,她的身體頓時緊繃了起來。

「學弟你真的不是龍王嗎,獅心會會長我可是見過的,渾身上下都寫着無敵的男人,結果被學弟你就這樣秒了?!」

巧千嵐難以置信,蘇安這個時候突然間抬起來頭看向一個方向。

「咦?」

只見蘇安伸手在自己面前一抓,全身此時冒出金色的閃電,眼瞳亮起金光,隨手一扔,蘇安就將一顆紅色的彈頭扔在了巧千嵐腳邊。

用手點了點自己的眉心,蘇安對於發出這顆子彈的狙擊手做出極具挑釁的動作,巧千嵐已經被震撼到說不出話來,她想到了校長!

學弟身為S級,其實根本不需要訓練?或者說訓練已經完成了,他早就已經成長為校長那個級別的強者了嗎?!

「我大概知道狙擊手位置了,估計她和對面的指揮官都在教堂,這倒是省事了一點啊。」

蘇安看着遠處那個極具標誌性的建築,巧千嵐頓時舉手示意:「學弟能讓人頭嗎?雖然說我是很菜不能跟着學弟衝鋒,但我會喊666!」。 第38章痛揍陳璐

完事後, 顧舜華全身真是沒半點力氣,這樣太羞恥,也太累, 她懶懶地躺在牀板上, 半拉着被子。

“你以後別這樣, 多冷啊, 萬一感冒了呢, 再說如果讓人聽到就不好了。”

“好。”

“等會我得去上班,你記得去幼兒園接孩子。”

“好。”

“給你說過幼兒園的位置,你記住了嗎, 能找到吧?”

“能。”

“你能來,孩子心裡肯定高興, 你去幼兒園接他們, 孩子心裡更好受, 我就怕萬一幼兒園孩子說他們沒爸爸。”

“嗯,我知道。”

這個時候堵住窗戶的枕頭已經被拿開了, 窗外的一縷陽光照進來,不知道是不是心裡的緣故,這會兒的太陽暖融融的,顧舜華身上懶洋洋的舒坦。

她又說:“我估摸着過幾天就能解凍了,到時候咱們的房子就開始蓋了, 趁着這兩天你在, 你得多幹點活, 先把蜂窩煤和磚塊給騰挪騰挪, 找個人量量地兒, 反正有什麼事多和潘爺商量商量。”

任競年:“我也是這麼想的,想着這兩天大傢伙都開始上班了, 外面找量地基的也好找了,可以開始了。”

顧舜華:“之前你託高俊運來的煤,我除了自己留了三百多塊,剩下的給大傢伙分了分,大傢伙心裡都感激我,幫着我把這塊地弄妥當了,不過你不在,我還有許多事需要人家幫襯着,所以我想着,這兩天,你看看請大傢伙吃頓好的,買點東西給大家分分。我等會給你拿糧票和錢,你看着辦,具體買什麼,也可以和潘爺商量商量。”

家裡的事,自己出面也沒問題,但是自己和任競年是一家人,以後房子蓋好了,要一起住的,她當然希望任競年也參與其中,和大傢伙搞好關係。

所以這些事,她交給任競年處理,也是和街坊多熟悉熟悉,這對以後都有好處。

任競年:“嗯。”

顧舜華躺了這麼一會,身上力氣恢復了,便低聲嘟噥:“你就不能多說點?”

任競年有些無辜:“你說的,我不是都應了嗎?”

顧舜華:“反正你這兩天勤快點,外面的活幹了,學習的事也別耽誤。”

任競年笑:“好。”

顧舜華想想,也覺得這要求太高了:“沒辦法,咱們日子現在不容易,都得努力,能在北京城落下腳,對我來說,我已經滿足了,我們就得拼搏,給孩子,給自己掙出一條路。”

她這麼解釋的時候,任競年便嘆了口氣,坐在牀邊,輕撫着她的發:“我心裡明白,等我去廊坊了,你每天辛苦工作到很晚纔回家,晚上還得照料孩子,我又幫不上忙,我在的時候,肯定儘量多幹。”

顧舜華:“嗯,反正你知道就好。”

顧舜華起身,從旁邊的箱子裡掏出來一個小包袱,紅色小包袱,繩子上栓了老制錢打了一個扣,她解開後,剝開一層層,終於掏出來一個包,包裡頭是一些錢和糧票。

“這是咱們家的錢,買磚頭花了九十,置辦各種東西給孩子交幼兒園費用花了一百多,現在還有不到八百塊,還有一些票,這是雷永泉給我的,你都拿着,看着辦吧。”

任競年:“那我回頭再去找一趟雷永泉,坐一起聊聊。”

那天雷永泉帶着幾個朋友來看顧舜華家看望老人,人太多,時間也緊,沒顧上怎麼說話。

顧舜華:“嗯,我們之間關係好,要還人情不在這一時,得看長久,不過總得讓人家知道我們的心意,所以你還是得過去一趟。”

各方面的人情世故太多了,之前顧舜華一個人操心,顧得了這頭顧不了那頭,現在多一個人去操辦料理總是心裡輕鬆許多。

她這麼細細地交待完,任競年全都應下了,誰知道最後,任競年突然道:“對了,問你個事。”

顧舜華:“什麼?”

任競年卻道:“就你們院子裡那個蘇建平,以前你沒離開首都時候,和他關係怎麼樣?”

顧舜華沒想到他突然提起這個,便道:“以前還行,但這次回來,他媽想把我介紹給他們區副食一箇中年離婚男人,我當然不願意,他這不是給我使壞嘛,這發小兒的友情算是徹底糟蹋光了。你怎麼了,突然問起他?”

任競年提起這個,很有些意味深長:“他今天來找我,和我說了挺長一段話。”

顧舜華便覺得好笑:“當初我落戶口他想給我使壞,後來蓋房子,他爸也簽字畫押了的,當初他怎麼連一個屁都不敢放,現在倒是來磨磨唧唧,竟然還找上你了,這是欺負你臉皮薄,想討個說法嗎?”

任競年見她這麼說,也有些意外。

顧舜華卻根本不當回事,繼續道:“他要找說法,那好啊,隨他,反正全大雜院說好的,給我簽字了,他想翻案,有本事鼓搗着全院的人都簽字啊,又沒那本事,又不痛快,這人哪——”

可真是空長了一副好皮囊,穿着皮摟兒乍看也是人五人六的,結果整天絮絮叨叨的,也不明白他要幹嘛。

現在倒是好,竟然還找上了任競年,他以爲任競年是吃素的嗎?

任競年揚眉,疑惑地看着她,過了好一會後,眸中泛起一絲古怪,之後便忍不住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