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爺現在又有錢了。之前讓你物色的小說網站怎麼樣了?”秦洛一臉得意地對着周潔問道。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有錢的感覺就是好啊,整個人都感覺飄飄然了。

“倒是有一家合適的,不過公司在燕京,不是在東海。不過我覺得應該沒什麼差別,反正你都打算吧集團總部定在燕京了!”周潔翻了個白眼,然後解釋道。

“行,就這一家吧,儘快搞定。錢現在不是問題,重點是我最近有時間就要將網站給重新設計一下。另外你通知王子凱和魏書傑那邊,之前的計劃抓緊時間進行。”秦洛很是乾脆地吩咐道。

“知道了我的大少爺!”周潔答應了一聲,就按照秦洛的吩咐去忙了。

“我今天要去一趟公司,王姐已經在外面等着了,我先走了啊!”沐小迪這時也對秦洛告別,就急匆匆地出了別墅。

“我們也得走了!看來你今天得孤家寡人了呢。”宋清雅這時掩嘴笑道。

楊青青和孫倩倩自然是跟她一起去夜來香會所。

“我剛好今天有點事情要處理,還真沒時間陪你們!晚上見吧!”秦洛哭笑不得地點點頭。

送走了衆女,秦洛這纔開着車離開了別墅。

燕京,豐澤小區。

秦洛將車子停在了一個單元樓底下,然後就順着樓梯上了三樓,按響了其中一戶的門鈴。

“誰啊?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許久,一個男人不滿地聲音就從屋內傳了出來。

緊接着,房門打開,一個二十多歲的青年一臉狐疑地打量着面前的秦洛。

“你誰啊?”他覺得秦洛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裏見過,卻一時間想不起來。

“是鄭佳豪麼?”秦洛笑眯眯地問道。

“沒錯,我們認識?”鄭佳豪一臉懵逼地問道。

“以前不認識,但現在認識了!”秦洛沒有多餘的廢話,直接將鄭佳豪推入了屋內,然後就將門給直接關上了。

“你要幹什麼?你知道我是誰麼?我可是……”鄭佳豪一臉的驚慌,明顯察覺到了來者不善。

“你不就是張忠濤的狗腿子麼?”秦洛打斷了鄭佳豪的話,不由得冷笑道。

鄭佳豪瞬間瞪大了眼睛。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會看着秦洛眼熟了。

這傢伙,不就是當天在張忠濤訂婚宴上搶走了夏冰的那個傢伙麼?

“你……你是秦洛?”鄭佳豪一臉驚恐地說道。

“沒錯。你總算認出來了!”秦洛點頭笑道。

“你找我做什麼?”鄭佳豪不安地詢問道。

“需要我提醒你麼?一年前,你跟張忠濤都做過些什麼?”秦洛直截了當地切入正題。

聞言,鄭佳豪的眼中閃過了一抹慌亂,嘴上卻死硬地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趕緊離開我家,不然我就報警了!”

“報警?你這種人還有膽子報警麼?你真以爲你不說,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秦洛聞言,不由得一聲嗤笑道。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鄭佳豪依舊嘴硬道。

“那我幫你回憶一下!一年前,張忠濤被白起廢了雙腿,最終夏月然爲了平息張家的怒火,而選擇了委曲求全,答應和張忠濤訂婚。然而張忠濤當時一心想要報復白起,所以夏月然也成爲了他泄憤的目標。”秦洛冷冷地說道。

鄭佳豪聽着,臉色逐漸就慘白了起來。

當初張忠濤讓他找人輪了夏月然,並且拍下污穢視頻的所有過程,都被秦洛一一敘述了出來。夏月然最終不堪受辱,才選擇以自殺來結束這一切。

最終事件在張家的高壓之下平息,夏月然被認定爲自殺,張忠濤也遠走米國治療雙腿。

而他則拿着張忠濤給他的五百萬開始了逍遙快活的日子!

“銀行的轉賬記錄,我這裏都有。包括你跟另外三個傢伙之間的聯繫,還有轉賬記錄,我也有。如果你還不承認,我可以將那三個傢伙也找出來,到時候你們四個可以做個伴!”秦洛笑眯眯地提醒道。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鄭佳豪完全懵了。

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他知道自己躲不過去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爲了五百萬,你們居然幹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現在居然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秦洛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語氣更是冰冷得可怕。

“不……不是我的本意。是張忠濤……都是他逼我乾的!”鄭佳豪被秦洛身上突然爆發出來的氣勢,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應該是那五百萬逼着你乾的吧?”秦洛說着,一巴掌就抽在了鄭佳豪的臉頰上。

“你……你想怎麼樣?”鄭佳豪捂着臉,一臉驚恐地問道。

“你現在問我想怎麼樣?呵……我想要了你的命,行麼?”秦洛低下頭,拍着鄭佳豪的腦袋,冷笑着問道。

Wωω☢ Tтkǎ n☢ ¢o

“不……不要殺我!”鄭佳豪頓時就嚇尿了! 第二百四十四章 硬闖張家

看着鄭佳豪雙腿間流出來的腥臊液體,秦洛一臉厭惡地皺起了眉頭。

他雖然憤怒,雖然想殺了這個小子,但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

這小子是指控張忠濤最關鍵的認證,也是事件的當事人之一。

“殺你都髒了我的手!”秦洛冷哼一聲,一腳就踢在了鄭佳豪的肚子上。

鄭佳豪一聲慘叫,整個人頓時就暈死了過去。

秦洛掏出了手機,給鄭菲菲打去了電話。

簡單的交代了幾句之後,就離開了鄭佳豪所在的小區。

鄭佳豪還是交給鄭菲菲那邊的人看着,暫時還不適合出現在白起面前。

開車前往白家的路上,秦洛撥通了白起的電話。

“你小子總算來電話了。現在怎麼弄?張忠濤到底抓不抓了?”接到秦洛的電話,白起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你好像特別着急的樣子?”秦洛笑着說道。

“我只想早點收拾這個王八蛋!”白起咬牙切齒地說道。

“OK,給你這個機會。我現在去找你,然後一起行動!”秦洛說完,就直接掛斷了電話。

張繼國在訂婚宴上昏過去之後,就被送往了醫院。

在醫院裏睡了兩天,今天一早纔出院回了張家大院。

張忠濤和曹桂蘭小心翼翼地在兩旁伺候着,一家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訂婚宴上被人搶了未婚妻,臉色能好看就出鬼了!

“首長,夏司令來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警衛從門外跑了進來,對着張繼國彙報道。

“夏袁偉?他還有臉來?”張繼國聞言,臉色頓時就陰沉了起來。

“要不讓他滾蛋吧?就說您已經睡下了!”張忠濤這時建議道。

張繼國聞言,瞪了張忠濤一眼,這纔對着那個警衛說道:“他是一個人來的麼?”

“是的,一個人!”警衛回道。

“讓他進來吧!”張繼國這才吩咐道。

“是!”那警衛答應了一聲,立馬就走了出去。

不多時,夏袁偉穿着一身軍裝,就從廳外走了進來。

“老張,身子怎麼樣?不要緊了吧?”一見面,夏袁偉就關切地詢問道。

“放心吧,還死不了!”張繼國輕哼道。

“夏伯父,事情都這樣了,你還來我們張家做什麼?”張忠濤這時沒好氣地問道。

“就是,居然還有臉來,都是你們家那個小狐狸精害的!”曹桂蘭也在一旁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夏袁偉聞言,臉色尷尬當中,不免也有些陰沉。

堂堂燕京司令,居然被一個晚輩和一個婦道人家如此奚落,臉色能好看就有鬼了!

“你們給我閉嘴!”張繼國瞪了兒子和老婆一眼,怒吼道。

張忠濤咬着牙,臉色鐵青地撇過頭去。

曹桂蘭冷哼了一聲,卻是直接扭頭就走。

“老張,我知道你們心裏肯定有怨氣。事情發展到這一步,非我所願!”夏袁偉這時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也不用多說了。既然聯姻不成,我們之前的協議就作廢吧!”張繼國有些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事已至此,也只能這樣了!”夏袁偉不由得苦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警衛又急匆匆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報告首長,特勤局的人來了!”

“特勤局?他們來做什麼?”張繼國聞言又是一驚。

燕京特勤小組,那不是白起負責的麼?這小子難道有膽子上門找茬?

“他們要找大公子,而且……”警衛說着,不由得遲疑了起來。

“而且什麼?”張繼國皺着眉頭問道。

“而且還說要將大公子帶回去接受調查!”警衛這才繼續說道。

“胡鬧!簡直是豈有此理。誰敢調查我兒子?要不要連我這個老子也一起調查一下?”張繼國聞言,不由得一聲怒喝。

“不好意思,張將軍我們自然也會調查。一切都是奉命行事,還請見諒!”就在這個時候,廳外突然傳來了一個青年的聲音。

緊接着,兩個熟悉的人影出現在了張繼國父子還有夏袁偉的面前。

看着秦洛和白起居然同時出現,張家父子倆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夏袁偉也是一臉地詫異。

他沒想到今天來張家一趟,居然還能碰上這種事情!

這兩個傢伙氣勢洶洶的來張家,想要做什麼?

“呵,好大的口氣。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麼調查我!秦洛,別以爲你有了一個少將軍銜,就天下無敵了!老子還是上將,是大軍區正職。你算個什麼玩意?”張繼國怒火攻心,差點沒再次氣吐血。

“秦洛、白起,你們居然敢闖我張家?”張忠濤此刻更是咬牙切齒地盯着面前的兩個人,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張家今天是必須闖的,不好意思,門外那幾個警衛我們只是放倒了,並沒有下重手。”秦洛笑眯眯地說道。

“誰給你的膽子!老子要告你上軍事法庭!”張繼國不由得怒喝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