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間,雪輕舞來過一次,但也沒有與他單獨對話,只是巡視了一下學員的修鍊狀況,便離開了。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時間猶如指間的沙,不經意間就悄然流逝掉,轉眼之間,兩天時間就溜走了,而北院新生對抗賽,也在不知不覺間就到來了。

作為新生入院的第一個比賽,新生對抗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八個班級間,為了爭奪更好的修鍊資源,可以說是都做足了準備。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就讓這場比賽,還未開始就已經格外的激烈了。

北院一處大型的比武場上,此刻人頭攢動,無數學員齊聚在這裡,頂著那份喧囂的氣氛,關注著前方一座寬大的高台。

比賽還沒開始,喝彩聲加油聲就已經充斥在這露天的空間內,而在眾人興奮目光的投射處,也就是那寬闊的高台上,矗立著八支極具氣勢的隊伍。

八支隊伍每支都有五人,其中領頭的是各自班級的導師,剩下四位則是通過選拔選出的隊員,這八支隊伍整體呈環行相互對立,隊伍成員臉色緊張,眼中戰意涌動,似乎是對即將展開的比賽,非常的重視。

周圍人群中的氣氛,絲毫沒有影響到即將參戰的學員,此時此刻,比武台上的氣氛,相當的壓抑。

而這份壓抑與緊張並沒有持續太久,沒過多長時間,比武場外就傳來一道清晰的破空聲,突然出現的聲音,瞬間就將所有人的視線吸引過去。

待在一班參戰隊伍中的葉凡,此刻同樣被那破風聲吸引過去,他轉過腦袋,黑眸向遠處天際望去,居然發現一名身著淺灰色衣衫的老者,雙手負背,面帶笑容,踏空行來。

突然出現的身影讓的場上掀起一陣軒然大波,而待在二班隊伍中的葉凡,黑眸盯著踏空而來的身影,臉色劇烈變幻,口中驚喃道:「御空飛行!」

場上的學員,幾乎每個人都有些同樣的驚訝,能夠進入靈武學院,自身的修武知識肯定非常豐富,對於眼下這種情況他們也非常明白,凡是能夠御空飛行的,絕對是通靈境之上的存在。

可是那種級別的存在,怎麼會輕易出現在新生對抗賽中,難道靈武學院有如此強大的底蘊,隨便一場比賽便能派出有如此實力的武者。

老者風騷的出場方式,讓場上一片喧鬧,場上所有的學員,都在仰視這凌空飛來的身影,眼中充滿了濃濃的崇拜。

對於這裡的大部分人來說,他們修武最初的目的就是期望有朝一日,能夠御空飛行,在廣闊而浩淼的天地間自由翱翔,而等他們踏入修武這一條路后,他們才發現現實與夢想有著天與地的差距。

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會這般羨慕的仰視著飛馳在天上的老者,才會緊張這有大能力的御空者。

不同於場上眾學員的驚訝,分屬八個班級的導師,都用一種略顯恭敬的目光,望著踏空行來的身影,每個人的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意。

不過隨著這淺灰色身影的靠近,眾人間的驚訝喧嘩才逐漸的平淡下來,因為他們看見在淺灰色身影的腳下,還踩著一隻體型極小的灰鳥。

「原來是飛行晶獸。」待在班級隊伍中的葉凡,看清楚對方腳下的生物后,驚訝的臉色才稍稍釋然下來。

如果此人具備御空飛行的技能,那就表明對方有著通靈境以上的實力,那種境界的武者,可以說是舉手抬手間,就能將他徹底滅掉,但隨著老者的靠近,他才分辨出對方腳下竟然踩著一隻晶獸,而這就讓對方的層次,一瞬間就拉了下來。

而且葉凡能夠感受到,此人身上的氣息比起他身前的雪輕舞,強不了太多,不過他很奇怪,對方腳下所踩的生物到底是什麼,居然有這麼大的威力。

「這是咱們北院的副院長,名為蔣象,是位通靈境的武者,專門負責北院新生的培養。」

站在葉凡身前的雪輕舞,聽到後方學員的疑惑話語,於是就轉過頭低聲解釋一句,隨後目光便凝聚到對方腳下的灰鳥上,繼續說道:「蔣副院長腳下所踏的生物,是他煉化的獸魄,灰靈鳥,具有很強的飛行能力。」

聽到雪輕舞的解釋,一班的幾名學員臉上流露出明了之色,而就在這說話的間隙,一身淺灰色衣衫的老者,已經踩踏著腳底的灰靈鳥來到了比武台的中央,然後身形緩緩的落在了八支隊伍所包圍的中間地帶。

「蔣副院長。」場上八名導師,都上前一步,沖困咋個地面上的老者淡淡開口。

而這個時候,待在雪輕舞身後的葉凡,才看清楚這名老者的模樣,對方顎骨微微凸起,雙目圓溜溜的,看上去很機智,而且對方雖然頭髮有些發白,但是臉上並沒有太多的皺紋。

「這蔣副院長看來也有幾分權力啊。」見到諸位導師的反應,葉凡心頭默默想道。

就在葉凡盯著蔣象,心頭想法不斷的時候,對面的蔣象面帶笑容,沖八名導師抬抬手,笑說道:「想當年你們都是咱們北院的頂樑柱,這轉眼間都成為年輕導師了。」

「我們能有今天的成就,多虧了蔣老的栽培啊。」一名學員望著蔣象,口中感激道。

「這都是你們的努力,你們就不要抬舉我這糟老頭子了。」蔣象沖幾名青年導師擺了擺手,臉上洋溢著濃濃的笑容,隨後他就將目光落向比武台上那些年輕的學員,笑道,「看這些小傢伙都有些等不及了,咱們還是趕緊開始吧。」

蔣象臉色變得很快,上一句話語說完后,他臉上那濃郁的笑容就逐漸的收斂起來,取而代之的是認真與嚴肅。

場上八名青年導師顯然是了解蔣象的做事風格,於是點點頭,回到了各自的隊伍前。

此刻,場上參戰的學員,都在注視著蔣象,神色間都有著隱晦的忌憚,而被眾學員這般注視著的蔣象,卻表現的非常淡定,他神色嚴肅的掃過場上的眾學員,然後雙手負在背後,語氣很有震懾力的道:「各班隊長,出來抽籤吧。」

話語一出,比武台外眾人頓時就寂靜下來,而比武台上,八道年輕的身影,從八個班級隊伍中緩緩走出,向一身淺灰色袍子的蔣象靠攏過去。

在雪輕舞的授意下,葉凡很無奈的當上了臨時隊長,從班級隊伍中走出來的他,心中也明白抽籤的好壞對於自己接下來的比賽行程有著很大的影響。

北院新入校的學員,總共有八個班級,其中他們一班的整體實力是最弱的,二班稍強一絲,再往上的幾個班級,整體實力越來越強,尤其是那八班,學員全部都進入了化靈境,整體實力不可以說是不驚人。

如果一上來就抽到這樣的隊伍,無論是誰都會頭疼不已,但如果抽到較弱的隊伍,那就只能證明運氣極好。

葉凡沒有太在這上面考慮,他黑眸盯著那淺灰色老者,身形逐漸的靠攏過去,隨著步伐的前進,他越是能夠感受到老者身上那份濃濃的氣勢,即便是經過可以隱藏,可偶爾泄露出來的一絲氣息,還是令人心中生畏。

當然,在向中央地帶靠近的時候,葉凡還發現對面那名從八班走出來的青年,雙目微眯,緊盯著他,眼神中還流露著一絲冰冷的光芒。

葉凡視線掃過去,向這名青年身上很隨意的打量了一眼,但就當他目光準備轉移開來的時候,葉凡掩藏在袖下的手掌,忍不住動了一下。

「這股氣息……」

這一刻,葉凡平靜的心緒突然劇烈的翻騰起來,因為他從那名青年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很古怪的氣息,那股氣息雖然十分隱秘,但對於葉凡這名感知敏銳的靈符師來說,卻很容易分辨,短暫的識別後,他就初步斷定,那氣息與當初那名血鴉堂的魔族人,身上的氣息十分相似。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葉凡沖對方淡淡一笑,隨後就轉移開目光,走到了北院副院長蔣象的身前。

其實,現在他心中有些激動,因為只要能夠有魔族人的消息,那一切就都好辦了,不過他很清楚,眼下這新生對抗賽,就是他與那人接觸的機會。

「選擇一條靈線吧。」見八名年輕少年來到身前,蔣象手掌緩緩抬起,瞬間激活出四條靈線,露出八個端頭,示意八名學員做出選擇。

能夠成為各個班級的隊長,那就說明八人都有著不錯的實力,彼此之間氣氛非常緊張,望見蔣象手中的幾條靈線后,他們毫不猶豫的下手,選擇了一條。

比武台上的參戰學員,都在緊張的注視著八人的動作,顯然是對這抽籤結果極為重視,而這八名隊長也沒有讓其他人等太久,等蔣象鬆開手后,四條靈線就被參戰的幾隻隊伍握在了手中。

此刻,葉凡黑眸盯著那與自己抽到同一條靈線的武者,臉上流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而葉凡對面的武者,亦是如此。

至於一班的眾學員,無論是準備參賽的害死人普通的觀眾,都忍不住長鬆了一口氣,因為葉凡抽到對戰對象,是二班! 隨著蔣象手掌的鬆開,四條靈線被八名學員,分握在了兩段,而抽籤的結果,也隨之浮出水面。

「原本還擔心抽到其他隊伍不好對付,卻沒想到自己手氣這麼好,居然抽到了你們,哈哈。」看清楚靈線另一端的武者,那有些痞氣的青年劉半程,臉上流露出濃濃的喜悅之色。

那些二班的學員,無論是參戰的還是在台下觀戰的,臉上也都流露出喜悅之色,反觀一班學員,倒也鬆了一口氣,只不過等他們看到二班人的反應,他們一個個都憤怒起來。

「希望比賽結束后,你還會這樣想。」葉凡對劉半程淡笑著說了一句,隨後便沒有逗留,直接轉身向一班隊伍走了回去。

「哼,走著瞧!」劉半程沖葉凡的背影冷哼一聲,然後一臉不屑的向自己隊伍走回去。

知道抽籤結果的觀戰學員,不僅熱情沒有降低半分,反而是對即將開始的比賽更加期待了,對於他們來說,比賽越是嗆著,場面就越精彩,而現下的抽籤結果,就是朝著這個方向去的。

一班對戰二班,三班對戰七班,四班五班,六班對戰八班,這便是所有的對戰情況。

「按照順序,比賽先從一班開始吧。」

葉凡剛剛回到隊伍中,那蔣象的聲音就在比武台上傳盪開來,包括葉凡在內的四名一班學員,目光瞬間就向二班方向投望過去,眼睛里都流露出濃濃的戰意。

正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因為當初的事情,兩個班級之間仇怨頗深,如今遇上,那就不僅僅是比賽那麼簡單了。

「你們好好表現,但也要注意安全。」雪輕舞向二班導師涼平掃了一眼,隨後就轉身望向葉凡幾人,面帶微笑,叮囑起來。

今日的雪輕舞,身上依舊是件白紗,不過平日里散落至腰間的長發,如今用一條淺色的束帶攏了起來,這也就讓的那張瓜子臉龐,更加清晰的呈現在眾人眼前。

聽到雪輕舞關心鼓勵的話語,朱力以及莫風都重重的點了點頭,那模樣完全就像是打了雞血,倒是蕭劍與葉凡,顯得淡然一些。

「導師,既然是第一仗,我們肯定會打好的。」葉凡面帶笑容,淡然回應道。

話語說完,葉凡目光就落到了不遠處那氣勢洶洶的四人身上,然後率領著自己隊伍的幾名學員,向比武台的中央地帶靠攏過去。

原本待在中央地帶的蔣象,已經走到了一邊,耐心的觀戰,而取代他站在場上的,是一名也很有年紀的老者,只不過那氣息與蔣象一比,就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還是老規矩,班級對戰共有三場比賽,每班每次派出三人。」

那名老者神情既不嚴肅,也不隨和,看上去非常的木訥,見兩支隊伍到來后,他就開口講述起比賽的規則,他抬起頭,向站在隊伍前的葉凡與劉半程掃了一眼,隨後繼續道:「參戰名額自行商議,至於結果,三局兩勝!」

解釋完之後,那名老者就走到了一邊,偌大的比武台中央,就還剩下一班二班總共八名學員,他們分為兩撥,相互對立在一起,氣氛頗有劍拔弩張的感覺。

「是不是覺得造化弄人!」那名主持比賽的老者離開后,二班隊長劉半程的臉上就流露出濃濃的冷笑,他嘴角微挑,盯著葉凡,譏諷道,「之前還在發愁找不到機會收拾你們,可沒想到機會就這樣來了。」

「劉半程,你不要太囂張了!」站在蕭劍旁邊的朱力,忍不住心頭的怒火,沖對方怒吼道。

不同於其他人的憤怒,站在隊伍前的葉凡卻表現的很淡定,他深知說再多的話,也不如一個拳頭來的有力量,所以他腳下用力蹬地,縱身一躍,直接跳向了前方的一處空曠的地帶。

總裁的億萬小小妻 「別說廢話,直接開戰吧。」落地的葉凡。直視著劉半程,嘴角挑著一抹冷冷的弧度,挑釁道。

「既然你這麼著急丟臉,那我就成全你!」劉半程嘴角一勾,口中怒哼一聲,身形同樣一躍而起,落到了葉凡的身前。

兩個班級的其他學員,都靜靜地站在原地,盯著即將拉開戰幕的兩人,神情間都有著濃濃的緊張之色。

班級對戰,採取的是三局兩勝制,雙方的第一場對戰,對於整個大局有著非常重要的影響,所以葉凡與劉半程一上場,便吸引了足夠多的目光。

場下觀戰的學員,尤其是分屬於新生一二班的學員,一個個都在緊張的盯著對峙在一起的兩人,口中呢喃不住的祈禱。

八個班級的導師已經落座,中央位置坐著之前北院的副院長蔣象,而此刻有幾名導師,在低聲議論著。

「四名化靈境初期武者,看來一班今年排名又要墊底了。」

「一班學員的資質本來就很差,想要出一個能夠有所建樹的學員,實在是太困難。」一名導師向雪輕舞瞄了一眼,隨後嘆氣道。

「聽到幾名導師的話,涼平嘴角泛起一抹得意,不過臉上卻裝出一副很淡然的模樣,他向雪輕舞掃了一眼,隨後就沖旁邊相互議論的幾名導師說道:「別聊了,還是觀戰吧。」

周圍眾人的話,都被雪輕舞聽到了耳中,不過她臉上的神情卻很平靜,美眸一移不移的盯著葉凡,眼神里閃爍著一些很難看懂的光芒。

「聽說有位新生剛來便登上了地榜,那新生有沒有參加這次比賽?」坐在諸位導師中間的蔣象,頗為好奇的向之前主持比賽的老者問道。

蔣象的話語聲音並不大,但幾名導師還是聽到了耳中,了解了話語中的內容,八名導師除去雪輕舞之外,臉上都流露出一絲訝異。

這個消息他們也曾聽過,不過他們都沒有當真,只是當成一個玩笑話,聽過就忘掉了,畢竟剛來三兩天的新生,連地榜是什麼東西都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登上去,不過如今被北院副院長蔣象提起,他們就不得不考慮這個消息的真實性。

站在蔣象旁邊的那名老者,聽到問話后,恭敬的點了點頭,隨後便將目光落向前方比武台上的一道年輕身影,笑道:「那個新生已經在台上了。」

「哦?」

得到答覆,蔣象目光凝向不遠處的對峙在一起的兩道身影,臉上浮現出一抹饒有興趣的笑容。

那老者的話語,同樣進入了旁邊幾位導師的耳朵里,這讓的他們神情間流露出濃濃的驚訝,對於他們來說,能夠混到導師的位置,就說明他們有著很不俗的實力,可是他們還是無法接受,一個剛剛進入學院的新生,能夠登上地榜前五十名。

「涼導師,看來你今年遇上了一株好苗子啊。」反應過來的導師,都開始恭維涼平。

對於這突然到來的讚美,涼平也有些反應不過來,因為他這幾天他一直待在修鍊場上,並沒有見到劉半程外出,更不用提打敗地榜上的什麼人。

可眼下這種情形,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件事情,畢竟以葉凡化靈境初期的實力,根本就沒有資格進入地榜名單中。

排除了心中那一縷疑惑,涼平就開始享受周圍眾人帶來的讚美,不過他並沒有注意到,坐在他身邊的雪輕舞,美麗的瞳眸里,流露出一絲淡淡的鄙夷。

眾人的交談,也只不過在葉凡與劉半程對峙的瞬間,此刻站在比武台中央的兩人,相互之間的逼人氣勢,已經濃郁到了極點。

「上次是我大意,這次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什麼叫等級上的差距!」

劉半程率先發難,他沖葉凡怒吼一聲,隨即手中雙手靈力練匹瘋狂匯聚,整個人全身彈射而出,眼中殺機迸發,沖著葉凡就奔襲而去,那狀態,顯然是準備速戰速決。

眼下對方就是想要依靠速度與等級來壓制他,既然如此,那他就順了對方的意。

察覺到那股逼人的狂暴靈力波動,葉凡臉色微微凝重,他嘴角一翹,隨後就催動起丹田內的靈力,快速湧向自己的胳膊,手掌不攜帶任何招式,直接迎了上去。

雙方身影速度極快,場下觀戰的學員,只覺得有兩道身影一閃而逝,等雙方再度出現的時候,雙方手掌就已經碰撞在了一起。

轟!

雙方手掌碰撞處,靈力向四周瘋狂的瀰漫出去,而對戰在一起的兩人,臉色卻都微微一變,身形向著後方紛紛倒退出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