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想,她真是中了墨九卿的毒了!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撇撇嘴,月千歡開口:「墨源他們在哪兒?」

「我們到了。上樓就是。」

月千歡抬頭看了看。酒樓的招牌精緻大氣,右下角隱藏著墨家的記號。

兩人抬腳走上樓梯。而這時候,車馬隊伍才從城門口進來。姬子黎淡笑疏離,高傲的姿態騎馬走近城裡。白櫻雪心情卻不美妙了。

「仙女姐姐一定被墨九卿那個壞人拐走了。嚶嚶嚶,怎麼可以丟下我一個人?」

墨九卿:電燈泡,呵呵。 子龍之前一直處於昏迷中,按照李瀟雨的說法,他最少要一個禮拜才能清醒過來。可沒想到的是,他竟然這個時候醒了過來!

我站了起來,笑嘻嘻的看著他,道:「要是磊爺在,那我們三兄弟又能團聚了!」

「嗯。」子龍點了點頭,幾步走到了我面前,我們倆就這麼挨著坐了下來。

我給他倒了一杯酒,還沒開始喝,子龍就先說了起來,「初九,當時葉洙晶告訴我,你已經死了的時候,你不知道我有多難受!活著真的不容易,真的!不過,只要你活著,那就足夠了。」

我不能戳穿葉洙晶的事情,笑了笑,道:「子龍,當時我的確沒有了心跳,後來是葉少卿救了我。不然的話,我現在早就去陰曹地府報道了!」

我倆感慨了幾句,直接就喝了起來。我已經很久沒有和子龍這麼坐在一起喝酒說話了,從在麻溝村打敗靈族開始,子龍就一直故意遠離著我們。

如今他能坐下來和我說話喝酒,想必也是李瀟雨把他的秘密說了出來。

連續喝了幾杯后,我才看著他,認真的說道:「子龍,以後要是有啥事情,能不能告訴我和磊爺?你是我這輩子唯一的親人,我不想失去你。不管多大的事情和艱難,我都願意陪著你一起扛!從小到大,你都一直在保護我。我長大了,我也可以回頭保護你!要不是李瀟雨把你的秘密告訴了我,恐怕這輩子我都不知道是如何失去你的!」

子龍不敢看我的眼神,他心裡有愧疚,只是怔怔的看著桌上的酒宴,說:「初九,有些事情,必須有人去做!我們都逃避不了,總得有人站出來。你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所以我希望站出來的那個人是我。」

這就是子龍的固執,也是他的默默付出。只要他心中堅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他。

之前我以為葉洙晶能改變他,但卻是出現了相反的結果。葉洙晶沒能改變子龍,反倒是被子龍改變了。

我知道勸子龍沒用,就直接開門見山的問他:「取代冥王,打破命輪的計劃,真的一點兒轉機都沒有嗎?」

子龍沒有回答我,而是自己喝了一口酒,抿著嘴唇慢慢吞下后,這才扭頭看向了我,說:「初九,我時間不多了!我身上的邪惡力量越來越強大,我如果控制不了,我就會成為冥王的傀儡!到時候,我還是會去把冥王釋放出來,但卻是沒有反抗的意識了,只會害死更多的人!」

我有些不理解他的想法,我說:「子龍,現在九頭獅、酆都鬼璽全都在你手上,就算無法毀掉這兩樣東西,可我也能找個地方把它們封印起來,讓你永遠也無法找到!哪怕到時候你成了冥王的傀儡,我一樣會把你留在身邊!我就不相信,冥王是無敵的,萬物相生相剋,總有辦法能驅散你身體里的邪氣!」

我知道我這個根本算不上什麼辦法,但我實在是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這是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

子龍看著我笑了笑,似乎在笑我的辦法有些幼稚。沉默了幾秒鐘后,子龍才看著我,無比嚴肅的說:「初九,我知道那股邪氣力量的恐怖!我不是怕自己墮入魔道,成為傀儡。我是怕……我會傷害你們,你、磊爺、晶晶、瀟雨,這才是我最害怕的地方!而且,你們的命運都十分的殘忍凄苦。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命輪不破,終究是天道不公!」

我根本無法勸子龍,他心裡的想法太堅定了。

我阻止不了他,只得看向了李瀟雨,道:「李瀟雨,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解除子龍身上的邪氣嗎?」

李瀟雨眉頭微蹙,說:「之前我用太歲棺材,就是想解除他身上的邪氣,最起碼有一半的成功幾率。但後來還是被黃三奶奶他們破壞了,徹底失去了最後的機會!但還有一個法子,只是很難!」

我沒有任何的猶豫,催促道:「你說,到底是什麼辦法?就算是要逆天而行,我也絕對不會後退半步!」

李瀟雨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沒說話的子龍,怔了一會兒,這才說了出來,「子龍體內的邪氣,是冥王打入他體內的。 港樂時代 冥王是魔,也就是說這邪氣是魔的力量。道術對付魔,沒有任何作用。斬妖除魔,還得是佛門中人!但一般的僧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驅魔!唯有找一人,或許還有機會!」

李瀟雨說有辦法時,子龍一直沒說話,臉上很平靜,應該是沒抱著任何的希望。之前他能躺在太歲棺材里,也是李瀟雨答應幫他的條件。

不然的話,很難說服他去嘗試。但只要現在子龍沒反駁,那就還有機會。

而李瀟雨口中提到的人,我立馬就想到了,「你說的那個人,應該是十八層地獄的地藏王菩薩吧?」

「沒錯!」李瀟雨點點頭,說:「以地藏王菩薩的修為,說不定知道如何驅除子龍身上的邪氣。但我認識的人,都無法進入十八層地獄。別說是十八層地獄了,就連鬼門關也無法進去!」

原來李瀟雨擔心的是這個,但地府對我而言,簡直是輕車熟路了。我要去十八層地獄,他們誰也攔不住,除非閻王爺親自出面。

我笑了笑,說:「李瀟雨,我去找地藏王菩薩,我一定會找到辦法救子龍的!」

李瀟雨似乎有些不相信,睜大著眼睛問我:「李初九,你真能到十八層地獄?」

「千真萬確!」我笑了笑,說:「不光是我,子龍,王磊我們三人都闖過十八層地獄。而且,我們和地藏王菩薩還有些交情。這畢竟是做好事,我想他老人家一定會幫忙的!」

「真的嗎?那太好了,子龍有救了,用不著去九幽地獄了!」李瀟雨確定了我的答案后,也是激動的有些過頭了。

但很快她就意識到了自己有些失態,瞪了我們一眼后,不說話了。

我一直在注意子龍,他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動,還是那麼平靜,完全是平靜如水。我看得出來,他根本沒有抱著任何的希望。

我沒有拒絕,也只是不想傷了我們的心而已。但現在管不了這麼多,只要有一絲機會,我也要把他身上的邪氣給解決掉。

就算沒有心臟,就算不知道他還能活多久,我也要讓他清醒的活著,決不能成為冥王的傀儡。至於我們的命運,我們自然不甘心。

但命輪之事,現在是無暇顧及了。

心裡有了方案之後,我就再也不提這件事情,放開了和子龍喝酒。聊了很多小時候的事情,只有提到小時候的往事,子龍臉上的笑容才是最真誠的。

他心裡的秘密太多了,幾乎快讓他變成了另一個人。

也不知道喝了好久,這時,突然有弟子從門外跑了進來。

這弟子跑到了李瀟雨的面前,抱拳行禮后,稟道:「掌教,有情況!」

「有什麼情況?」李瀟雨平靜的問了一句。

「回掌教!剛才外出打探的弟子回報,說黃三奶奶已經回了大神門,還召集了北方所有的殘餘勢力!還聽說,南方的道門也會來幫忙!」

這弟子稟報完了之後,李瀟雨的臉色就有些凝重了,揮手讓這弟子下去后,這才看向了我們,笑道:「果然被我猜中了,這老婆子是想借著這個原因,徹底滅了我煉丹派!」

我只有答應過李瀟雨,要幫他除掉大神門。但我現在又擔心子龍,特別是找到了救他的方法之後,我就想現在去找地藏王菩薩。

可那黃三奶奶也絕對不會安分,等她把其餘勢力召集起來后,肯定會摔大軍來犯。到時候,葉家老祖,特殊部門,黃三奶奶,煉丹派是如何也抵擋不住的!

我正猶豫想折中辦法時,子龍就拍著我的肩膀,說:「初九,咱們倆兄弟好久沒一起戰鬥了!這次我陪你去大神門,滅了那黃三奶奶,然後再回來解決我的事情吧!」

現在也沒有其他辦法了,只能先解決眼下的事情。

「行,咱們是好久沒一起戰鬥了,都不知道你現在修為到底咋樣了?」我笑了笑,說:「事不宜遲,那我們天亮就出發,直搗大神門的老巢!」 知道月千歡和墨九卿不在馬車中的。除了白櫻雪,就是白東風。

他一點也不詫異。這點陣仗,墨九卿壓根不看在眼底。或許,這連他隨意去哪兒逛逛,陣勢都比這個恢弘濃重。更何況,那個霸道的醋罈子。才捨不得別人看月千歡。

抬頭,白東風目光捉摸不定的打量姬子黎。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可是,明知道是作死,還要這麼做嗎?

白東風摸了摸下巴。他勾唇嘿嘿一笑:「雖然知道是作死。但是這樣很興奮啊!反正墨九卿不能殺我,能氣氣他或者能讓他吃虧也是不錯的。」

「只要虐到他,就算是死我也值得了!沒死,這就是我白東風一輩子的光榮歷史。」

想想,這個世界上能有幾個人對付到墨九卿?

白東風迫不及待了。現在就有一個機會擺在面前。白東風駕馬走到姬子黎身邊,姬子黎扭頭看了眼他。

「太子殿下思考的如何了?」

「你的辦法,真的有用?」

「當然了!」白東風笑如春風,可眼底的狡猾如同狐狸。只是姬子黎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沒有發現。

白東風壓低嗓音,循循誘導。「太子殿下你想想。月姑娘對墨九卿有好感,就是因為英雄救美。你完成也可以效仿啊!」

「……英雄救美。」

「沒錯!找一個合適的機會,你衝出去保護月姑娘。什麼都別想,只要你站出去那完全意義就不一樣了。相信我,太子殿下不是想要重新虜獲月姑娘的芳心嗎?」

見姬子黎還在遲疑。白東風眼珠子一轉,接著又說:「我曾經給月姑娘看過一次病。」

果然。姬子黎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白東風身上。

「那時候月姑娘向我提起過太子殿下。我可以從月姑娘的眼底看出來,她是喜歡太子殿下你的。」

「真的嗎?」姬子黎激動了。

白東風壞笑著點頭。繼續說:「所以,為什麼太子殿下不試試呢?感情一事,大家都可以公平競爭的不是嗎?只要,你是一心為了月姑娘好。」

姬子黎無疑是被說動了。白東風瞧著,嘴角綻放燦爛的笑容。

他抬頭看見前面就是大昊國丞相迎接的隊伍。當即慢慢的,不引人注意的後退和姬子黎拉開距離。

他可不能被人抓住把柄,說是他教唆的。

然而姬子黎不知道,已經有人看見了。墨源摸著下巴,一臉狐疑。「我怎麼覺得醫仙白東風,笑的那麼猥瑣有問題呢?」

「白東風?」

月千歡挑眉走到窗邊。微微打開的縫隙,可以清楚看到下面人山人海的街道。

墨九卿也走過來。墨源立馬識趣的後退,給兩人讓出位置。墨九卿瞥了眼,漫不經心。「白東風有什麼好看的。他那腦子,能想出什麼東西?」

「這麼鄙夷白東風。我記得他跟你一同從上界來的吧。」

「呵呵。不過是借著祖輩的功德,佔據些許優勢。他家上千年的傳承,還不如歡歡隨手行醫的高超卓越。」

「嘴真甜。你吃糖了嗎?」

墨九卿勾唇,目光緊盯月千歡的櫻唇。「不。但我剛剛吃了你~~」 其實對於黃三奶奶的事情,肯定是時間越早越好。畢竟她的老巢在東北,說遠不遠,說近不近。如果坐車去,肯定要浪費不少時間!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坐飛機過去。而且我已經打算好了,此次去的人不要太多。

就我和子龍,還有阿狗和楊老七就行,林霄我讓他留下來,怕到時候葉家老祖也會發動突然襲擊。

我和大神門的人也打過幾次交道了,對他們的底細還是比較清楚的。道術修為一般,最厲害的肯定是他們的出馬仙了。

之前在麻溝村只是見到了黃大仙,但也只是用來鎮守麻溝村之用,並沒有看到黃三奶奶用出馬仙來攻擊人。

坦白說,我也是想領教一下,這傳說中的出馬仙,到底有沒有傳聞的那樣玄乎?

而我故意拖到早上出發,是因為我想連夜去找地藏王菩薩。子龍主動要和我一起去對付大神門,就是想讓我們轉移注意力,想讓我把重心放到對付黃三奶奶的事情上來。

子龍這樣做,其實他心裡已經放棄了。但我不能放棄,只要還有最後一絲機會,我也不會放棄。

我看已經到子時了,就假裝喝醉了離開了酒宴。一回到房間,我趕緊就把房門給關上了。跟著就盤膝坐了下來,雙手翻印,同時念起了咒語。

等我咒語念完之時,屋子裡突然變得陰冷了起來。又過了幾秒鐘的樣子,我眼前的空間忽然裂開了一條縫隙。

看到地府的陰門打開了,我又連忙併起了道指,再次念起了出魂咒:「魂魄離體,遊離天地;神魂不散,浩蕩長存;神威開路,天帝護靈;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起!」

福運小地主她超旺夫 隨著我最後一個起字喊出口之時,我瞬間就感覺自己的身體沒有了重量。 剛好遇見如此簡安 就像羽毛一樣,慢慢漂浮了起來。

而我的魂魄剛一離體,那地府的陰門立馬傳來了一道猛烈的吸扯力。我沒有反抗,就這麼被吸入了地府陰門中。

一進入地府陰門,周圍全是漆黑的一片,我的魂魄也在快速的旋轉著。除了有些頭暈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任何感受。

天旋地轉了十來秒鐘的樣子,周圍逐漸有了光線。但不是那種明亮的光線,而是那種灰暗的光線,彷彿周圍的一切,都是灰濛濛的一片。

等我雙腳落地之時,剛好就站在了鬼門關外。我是陰曹地府的老熟人,那鬼門關的守門鬼差,一眼就把我認出來了。

先是一驚,但隨後就平靜了下來,好像都已經習慣了。

就連他們手裡牽著的地獄看門狗,看到我也是不凶神惡煞的狂叫。狗不叫,那純碎是碰到熟人了!

那帶頭的守門鬼差先給我打起了招呼,「道長,又來了?」

這鬼差算是比較好說話的,不是那種死板、看起來又凶神惡煞的鬼差。

我笑了笑,也開著玩笑說了一句,「好久沒來了,來看看地府的朋友們過的怎樣?」

守門鬼差聽到我這話,眼珠子一轉,也不和我說笑了,反倒是很正經的說了起來,「之前你還有一個朋友也來過,還差點把看門狗給燉了!」

不用想都知道,這人肯定是王磊。恐怕這世上,也只有他敢吃陰曹地府的看門狗。

王磊來是去找地藏王菩薩,就是為了要阻止子龍進入九幽地獄。按照時辰來算的話,他離開也差不多有半個月的時間了。

他一直想把那個神秘人給揪出來,但他自己也是一點兒音信也沒有。坦白說,有時候我都不知道該去哪兒找他?

很多時候,我都有一種錯覺,就感覺磊爺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

回過神來后,我才問:「鬼差大哥,我那朋友啥時候來的?」

「等我想想啊!」守門鬼差用手扣了扣後腦勺,想了有個幾秒鐘的樣子,說:「我想起來了,應該是十天以前。剛好遇到我換班的時候,然後他沒呆多久就離開了!」

找肯定是找不到王磊的,只有等他親自出面了。我和守門鬼差聊了一會兒后,就讓他們帶我去十八層地獄。

十八層地獄他們也不敢,要是沒有閻王爺的手諭,他們在過雞鳴山和惡狗嶺的時候,也會遇到危險。但我之前有經驗,所以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現在我的名字已經不再生死簿上了,判官拿我也沒辦法。就算他看到我還活著,他也不敢來動我,當初他差點害得我魂飛魄散。

要是我把這事兒告訴閻王爺,他估計也吃罪不起。這種狀態很好,我逆天重生,他瞞著閻王爺陷害我,我不敢告他,他也不敢弄我。

這些鬼差好像知道我要去十八層地獄一樣,根本沒有阻攔我的意思,還主動給我帶路。恐怕是因為王磊之前的緣故,所以他們也知道恐嚇我根本沒有作用!

出了酆都城后,這些鬼差就不敢繼續往前面走了。我說了一聲感謝后,這才繼續朝十八層地獄的方向走。

先是路過了惡狗嶺,後面又過了惡狗嶺,最好才是到了十八層地獄。十八層地獄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但那種怨氣,卻讓人很壓抑難受。

我現在還是魂魄的狀態,可就算這樣,也是承受不了那衝天的怨氣。這十八層地獄裡面關的都是惡鬼,特別是最深處那些惡鬼,幾乎無法度化了。

他們不願被佛法超度,還在等著冥王帶他們重返陽間。這是幾百年甚至上千年來,他們都沒有放棄的目標。

我下了雞鳴山後,正好就看到地藏王菩薩在十八層地獄的塔頂講授佛法。聽諦獸就乖乖的趴在他身後,好像在打盹兒。

看到我來了之後,也是懶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跟著又繼續閉眼歇息。

我不敢打擾地藏王菩薩,就盤膝坐在了地上。我雖然聽不懂地藏王菩薩超度的梵文,但奇怪的是,我盤膝坐下之後,心就突然靜了下來。

短短几分鐘的功夫,便到了心靜如水的地步。之前我還很擔心著急,可聽了一會兒梵文佛經后,心裡的煩惱和憂愁就這麼慢慢消失了。

聽著聽著,我竟然有些困了,只想閉著眼睛好好休息。

「施主,你來了!」剛剛睡著,地藏王菩薩的聲音就出現了。

我一睜開眼,就看到地藏王菩薩就坐在我的對面。我連忙雙手合十,虔誠的行了佛禮,尊敬的打招呼,「地藏王菩薩,不好意思,打擾您超度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