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談判下來了。中海龍宮肉痛欲裂,因為,又支付了大批的海中寶貝,像幾百年的海參,千年的珊瑚等以及成堆的靈石作為補償。

haohaoxue 2021 年 1 月 27 日 0 Comments

這場大戰終於落下了帷幕,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人族也開始駕著船回家或繼續試煉。唐春偷偷溜進了黑院長的船上包間里。

「你真是那個搞得大家屁滾尿流的唐春不成?」黑院長一臉嚴肅,盯著唐春。

「不是,我哪有那本事。能把中海翻天的強者那是個什麼樣的能耐人是不是?黑院長,雖說我現在已經突破到死境後期了,但在中海那隻老龍眼中人家一巴掌就能拍我成肉餅乾。」唐春把功力掩飾在了死境後期,因為離開黑院長之前他知道自己是死境中期,現在離開了幾個月了有突破也正常。而且,唐春現在實力跟黑院長相當。在歐盤天下給的掩飾技術以及自己那個便宜師傅火夜子教的秘密斂氣術之下,倒也瞞過了黑院長。

「我想也是,那怎麼可能。能讓中海龍宮翻天,至少也得是謝哈大祖宗離開時的境界。而且,就他那境界在那隻老龍面前還不堪一擊。」黑院長也點了點頭。要是黑院長能透視看到唐春的戒指空間,也不曉得會不會臉色比黑旋風李逵還黑了。

「院長大人,聽說大陸有十大強者出現合力也能跟那隻老龍敖包打成平手。難道他們都是生境大圓滿強者,豈不是達到了石柱祖宗的境界?」唐春問道。

「其中有三個達到了此等境界,但也有七個僅僅達到生境后階實力。至於說能跟老龍打成平時,敖包好像也太老了一些。並不能發揮出元嬰境大圓滿的實力。而且,十大高手都動用了族裡或者是宗門裡的鎮宗之寶才壓制住了敖包。不然,那對於我們人族試煉者來講也是一場可怕的災難。這個唐春,也太可惡了。居然搞得咱們學院的試煉也是草草收場。這傢伙到底是何許人,真是神秘莫測,居然能翻動整個琴海。」黑院長哼道。

「那是,那傢伙太可惡了。不然,咱們好好試煉多好。這琴海離帝國學院如此之遠,來一趟不容易。」唐春狠罵著自己,看了黑院長一眼,道,「那十大高手中都沒咱們學院的人,唉,是不是大陸六大宗派的人馬。不是聽說六大學院跟他們實力也相當嗎?」

「你小子想探底就明說嘛,我不就坐這裡。我哪能進入那十大高手之列。差得遠呢,就是謝哈大祖上也無法進入。不過,要說咱們帝國學院不如六大宗門,呵呵……」黑院長神秘一笑。

「明擺著不如嘛,學院也沒必要打腫臉盤沖胖子。」唐春刺激著黑院長。

「學院是培養人才的地方,並不是想跟六大宗派搶風頭。至於說六大學院的底蘊。這點你倒不必懷疑。看到沒,帝國學院屹立大陸幾千年了,何時六大宗派人來找過麻煩?」黑院長笑道。

老傢伙,玩神秘。唐春在心裡腹誹了他一句。心裡也在考量著,難道六大學院還有更厲害的老傢伙沒顯身不成?不然,何以解釋黑院長所講的話?

見唐春能活著回來,除了極少數者外別的學子們都很高興。因為,是唐春救了他們的。當然,至於說逃生,歷險經歷,唐老大這個前世的現代人當然隨口就能編得天衣無縫,都快能寫上一部唐老大曆險記了。

「院長,我偷偷收穫了一隻海豬虛丹。好險,差點就給他們發現了。」在船甲板上,陳水水一臉得瑟的拿著了那隻海豬虛丹來。

「虛丹算什麼,看到沒,這就是實實在在的妖丹了。」雨媚兒一翹嘴皮子,從乾空袋裡拍出一個綠色閃著淡淡綠芒之氣的拳頭大妖丹來,頓時,所有學子那眼神都給吸引了過來。一個個嘖嘖讚嘆不已。

「媚兒不錯,居然能弄到死境中階強者的妖丹。以後突破有大作用了。」雨院長誇獎道。(未完待續。。) 「鐵筆,你呢,有啥收穫?」唐春笑著問道,心說老子如果倒出來的就是黑院長估計也得患了紅眼病。因為,敖廣的龍心跟龍血對黑院長這種半生境層次的高手都相當有『殺傷力』的。在突破時對身體有極大作用。因為,敖廣是元嬰初階龍皇,相當於生境中階強者。黑白院長跟他差點太遠了,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

「唉,大哥,我是倒霉透頂了。就搞了些肉皮筋骨,別的啥沒搞到。本來是發現了一枚妖丹,結果被不曉得哪個宗門的長老給搶先下手奪走了。它娘的,老子一定要突破,下回碰上他不打得他滿地找牙絕不收手。」鐵筆急了,都爆粗話了。

「呵呵,別急,你的運道還沒到。一旦到時自然就有好運降。」唐春拍了拍鐵筆肩膀,一探,頓時有些訝然,因為,鐵筆居然到了突破死境中階的頂峰時期。估計跟這段時間的搏殺以及試煉不無關係。他就差一道契機了。假如說把戒指空間中的一枚金丹初階的東東給他,估計能突破。

當然,唐春還需要等待。鐵筆此人還得觀察一陣子,這種好東西絕不會隨便送人的。

二個月後,帝國學院的學子順利抵達家裡。這次試煉收穫還是不淺的。各位學子功力都有微微提升。並且,體驗到了琴海的殘酷,也看到了大規模的生死搏殺。

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六大學院的『六方盛會』不久就要開始了。而各位學子的搏殺經驗對於六方盛會是相當的關鍵的。所以,這才是六大學院最要緊的事。

胖子跟泰冬陽回來了,貌似情況不怎麼妙,並沒有查出什麼來。而千幻城的莫家也很平靜。唐春暫時只好擱置了一探莫家的打算,決定先完成『六方盛會』,把謝石柱的春秋筆原本搞到手才是王道。

因為,春秋筆能筆寫春秋,筆中藏著生死之道,藏著毀滅跟新生之道。唐春現在半生境強者,已經初步窺視到了生境的一些感覺。而春秋筆對自己就相當的重要了。也許。自己真正的突破生境初階就得靠春秋筆了。

因為。據謝石柱說裡面有著生死的法則。像進入生境之中,對於自然法則的體驗就至關重要了。這個境界,要突破一個小階都極端的困難。

謝哈大用了幾十年才堪破死境進入生境初階。而這種高境界光靠肉身或者說大補的營養品來衝擊已經無法辦到了。這種層次,精神力的突破。對於生死的感悟更為重要。

當然。身體是基礎。這基礎首先要打牢才行。對於煉體。其實。琴海中的戰鬥就是唐春最好的煉體之地。幾場生死大戰下來,唐春也是感悟頗多。而現在戒指空間大補之物堆積如山,倒不用發愁這些了。

而學院再次進行了爭霸賽。以期望能否發現一些能力突出的學子參加六方盛會。當然,像唐春跟鐵筆雨媚兒這三大高手自然就不必參與了。這是參與六方盛會十大人選中的三大種子選手。

雨媚兒給雨掌院叫到了房間。

「雨姨,你叫我來幹嘛?我正想去找唐大哥呢?」雨媚兒撒嬌道,只有在雨掌院的房間雨媚兒才敢如此。因為,雨桑桑是雨媚兒親姨姨。兩人平時親昵的像是母女倆一般。

「噢,是嗎?唐春可是比你小得多,你叫他大哥,是不是搞反啦?」雨桑桑坐在梳妝台前,頭也沒回,問道。

「哪裡嘛,他也僅比我小三歲罷了。而且,咱們學院都是能力至讓。連鐵筆都叫唐春大哥的。」雨媚兒笑道。

「那你認為唐春實力比你強了是不是?」雨桑桑說道。

「這是事實,姨姨,我告訴你噢。連鐵筆都不是唐大哥的對手。」雨媚兒說道。

「呵呵。」想不到雨桑桑居然口氣平淡,雨媚兒一轉爾明白了,道,「這事姨早知道不成?」

「當然,不是強一點。而是強得太多了。媚兒,你要跟他多走近一些。以前有著風天天在,現在她已經成為了過去。所以,你的機會又來了。」雨桑桑說道。

「風天天雖說是紫月城第一美,但我雨媚兒也不比她差多少的。而且,我們是雨族人,雨族人更柔更美。」雨媚兒哼哼道。

「那當然,過幾天我帶你回雨族。咱們進聖地洗浴去,到時,你一出來,那才是雨族最美的公主了。」雨桑桑笑道。

「聖池,不是聽說不對外開放。只給雨族的聖女洗浴嗎?而且,聽說洗過後皮膚白如凝脂,吹彈得破。比三歲嬰兒還要滑嫩的。可惜的是咱又不是雨族的聖女。」雨媚兒問道,作為女子,當然都希望自己是世界上最美的人。

「唉,媚兒,這個咱們稍後再說。有件事也是該到時候告訴你了。你長大了。」雨媚兒驚訝的發現,姨姨轉過臉時居然臉上掛著淚水。

「姨姨,你怎麼哭啦?我給你擦擦。」雨媚兒掏出手絹。雨掌院並沒推託,任由雨媚兒擦巴著腮邊的淚珠兒。

「唉,媚兒,你真長大了。」雨桑桑居然有些痴痴的看著雨媚兒,倒是令得雨媚兒心裡疑惑,姨姨這是怎麼啦,今天這眼神好像跟平時有些不同。

「我都快成老姑娘了,過幾年就三十了。」雨媚兒笑道。

「瞎說,媚兒是不會老的。唉,媚兒,通風雨這個人你聽說過嗎?」雨桑桑問道。

「當然,聽說此人在三十幾年前就是『大陸風雲榜』上前三甲的大高手了。也有人說他當年的實力就達到了『死境大圓滿』,而且,此人當年就三十幾歲。真稱得上英才艷艷之輩。」雨媚兒一臉的粉絲相。

「唉,你本不該姓雨的,而是應該姓『通』。」雨桑桑一句話出,雨媚兒頓時傻眼了,獃獃的看著姨姨,問道,「為什麼,我可是雨族人。雨族人中是沒有姓『通』的。」

「這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事,通風雨才是你的父親。而當年我狂熱的愛上了他,不過,他的家族在大陸太有名氣了。所以……唉……」雨桑桑一臉淚珠又出來了。

「始亂終棄是不是,這個混蛋東西,我跟他拚命去。」雨媚兒咬牙罵道。

「拚啥命,他是你父親。而且,這也不是他的錯。通家就是拿到全大陸去也可以排進前十的大家族。就是帝國學院全院之力跟通家相比最多持平。他們家有著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那人叫『通海天』。聽說比咱們黑白兩位院長的實力還要強大。而且,琴海試煉中當時出現的十大高手中有個人不就叫『練海平』嗎?此人,他的妹妹練小青就嫁給了通風雨。你現在明白了嗎?」雨桑桑說道。

「我明白了,練家肯定也是大陸實力派大家族了。而通家當然選擇了練家這樣的實力家族。因為,咱們雨族不如練家強大。所以,通風雨跟練小青結婚了而拋棄了媽,你。」雨媚兒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兒。

「不是這樣的,你父當年一直在反抗。不同意跟練家那個丫頭結婚。可是,儘管你父功力蓋天,但是,在通家老祖宗通海天手中根本就不堪一擊。

而且,通家發出了最後的警告。如果你父親要跟我在一起,他們會出手滅了我們家族。你父親沒辦法,而且知道我腹中已經有子。

所以,為了保護我跟你,最後只好跟練小青結合。不過,奇怪的就是。結婚後不久你父親就消失了,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我也多方打聽過,沒聽到你父親的任何消息。

好像對於此事,通家跟練家都保密得很。我懷疑你父親被家族囚禁起來了。因為,他說過會以自殘的方式什麼。而後來我強大起來了,擔任了這帝國學院的掌院。

練家跟通家即便是想下手,估計也有些忌憚學院了。畢竟,帝國學院人面廣,從學院走出來的強者遍布整個大陸。如果我被害,學院肯定會出面查清此事。

到時,通家跟練家就成了眾矢之口了。所以,幾十年下來,你也順利的成長起來了,而我們好像是相安無事。不過,最近,我總有種直覺。

就那個練海平好像對我充滿了濃濃的敵意。因為,在神女島上我就有些感覺到了。此人會不會挺而走險就難說了。」雨桑桑臉上寫著擔憂,道,「我死了倒沒什麼,不過,他們估計已經發現,你就是通風雨的女兒。

而且,聽說練小青跟你父親結婚後沒有後代。而這場婚姻一直在維持著的沒有休書出現。假如說練海平出手,你就危險了。

到時,就是咱們母女倆大難臨頭的時候了。」

「媽,練家如此混蛋咱們就得反抗。」雨媚兒抽噎著喊道。

「反抗,反抗需要實力。沒有實力一切都是空。你拿什麼去反抗是不是?」雨桑桑說道,「而且,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就拿燕掌院來說吧,也不是一直糾結著家族之爭。燕家也大,但是,對方實力更強。這些都是有著帝國學院這面大旗沒倒在扛著的。

不然,燕山的燕家堡早給人踏平了。所以,要得到燕家的支持也不可能了。他們難道會為我們樹更大的強敵。所以,咱們只能靠自己。

為了生存,只能搏了。所以,我決定,過兩天就帶你回雨族。我就是跪求也要求得長老會打開幾百年都沒開啟的聖池。

你不是得到一枚金丹了嗎?到時,吞了它,在聖池中尋找突破。一旦你的功力能突破到死境中階,至少擁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打不過逃還是行的。」(未完待續。。) 連爆四更,咋啦?還不拿月票來?

「我聽媽的,我一定要突破。不過,那個唐大哥我現在覺得很神秘。而他又跟胖子是拜了把子的兄弟。我想嫁給唐大哥,媽,你看呢?」雨媚兒說道。

「可是人家有原配夫人了,你嫁給他就只能當小妾,這怎麼能行?」雨桑桑皺緊了眉頭,實在有些不甘心。

「沒事,只要喜歡,當小就當小。風天天不是也選擇了如此嗎?可惜的是她沒的福份。而且,我感覺唐大哥很強大。」雨媚兒說道。

「他當然強大了,強大到令我都震驚的地步了。」雨桑桑說道。

「難道他跟媽有一打不成?」雨媚兒根本就不信這個。

「唉,實話告訴你。在去琴海前他的實力就跟我差不多了。現在,我已經看不清他的功力境界了。當時在船上的時候我悄悄的問過黑院長。不過,他不說,只是呵呵一笑。很是神秘。一個才二十齣頭的年青人,居然實力如此。那他有直追你父親當年的風範了。」雨桑桑說道。

「大哥在嗎?」唐春正躺在以前煮帝王參的那個巨大的石鍋里休息,此刻石鍋里泡滿了昂貴藥材。剛回到學院,黑白兩位院長給了唐春特別的褒獎,那就是開放葯園,任由唐春採取,不論什麼葯,只要需要,隨時可以自由採摘。

這下子可是讓胖子跟泰冬陽這隻鳥兒以及小麒這隻哈巴狗兒高興得差點發狂了。愣是扯著唐春直奔葯園而去,四個傢伙那是大肆搜颳了一番才離開的。那是差點把葯園院長李宏天的眼珠子都整得凸出來掉地下了。而且。李家也給唐春修理過,自然不服氣。

最後,老傢伙著實給氣著了。衝到燕掌院處問道:「燕掌院,唐春出示的採藥令牌是不是假的?」

「假的,他敢嗎?他那塊採藥令牌可是分黑白兩色的,你明白那代表著什麼嗎?」燕掌院一臉嚴肅。

「難道是兩位院長大人給的不成,不可能吧。院長大人還管這事兒?」李院長根本不信啊。

「你懷疑我講話的真實性不成?」燕掌院冷笑了一聲,李宏天此刻才想起人家的身份。

「可是胖子也在裡面。」李院長認為抓住了一個理由。

「呵呵,唐春叫他去當採藥工的,難道不成?」燕掌院淡淡一笑。差點噎死了李宏天。老傢伙憤憤然走了。

不過,一會兒,這傢伙又回來了。而且,是跟尚喜掌院一起過來的。

「燕掌院。這樣子幹下去咱們的葯園子幾天就給他們搞光了。那咱們今後幾萬學子怎麼辦?難道不發藥材啦。 重生八零:學霸嬌妻,致富忙 咱們學院還要長久維持下去的。又不是幾天的事。」尚掌院問道。

「你以為咱們的葯園子就巴掌大是不是。他們即使是采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胡來,你們可以回去看看,有沒胡來。藥材又不能當飯吃是不是?」燕掌院說道。

「總得給大家也分一點是不是。像這次參賽的十大種子選手都得給一點。」尚喜道。

「這個我早考慮過了,他們也能分到不少。而且,還得加強葯園的培育。只有這樣才能長久維持。這事,李院長要加緊了。」燕掌院說道,李宏天差點氣炸了肺。和著老子回來半點好處沒有,倒撈了個重大任務扛肩上。

「啰嗦什麼,只要唐春願意,把葯園子拆了都成。」這時,後山傳來一道冷哼聲,尚喜兩人一聽,頓時臉都黑了。

「看到沒,兩位院長發話了。」燕掌院臉上掛著一絲笑容,尚喜兩人一臉鬱悶,走了。

「屁事不會幹盡懂得給族人撈好處,沒有唐春能奪六方盛會之冠嗎?」黑院長哼了一聲再沒聲息了,又道,「對了,唐春說是過幾天要再回祖地,你直接把那片葉子給他就是了。他自個兒進去就成,不然,麻煩。」

「我知道了院長。」燕掌院心裡相當的震驚,想不到黑院長帶唐春琴海試煉回來后居然把唐春的地位抬高到了如此的地步。燕山河根本就不曉得唐春的真實功底子。還以為最多提了一小階,那比自己還是要低些的。

「你根本就不明白,算啦,不想說了。」黑院長說道。

「我咋不明白了。」燕掌院心裡鬱悶,可是不敢問這話罷了。

「是鐵筆啊,過來吧,一起泡個澡怎麼樣?」唐春笑道,鐵筆跨進院子一看,頓時傻眼了。震驚得嘴都合不攏了。

因為,唐春這廝泡如此大鐵鍋的澡盆倒也沒啥。關鍵是裡面的藥材太奢侈了。那百年的血參就給這傢伙墊屁股下坐著,居然還有一排。

而且,整個石鍋裡布滿了藥材,並且,全是五十年份及以上的。什麼穿山草、清牛草、紫果全都浮在水中時隱時現,平時拿出一樣來都能讓武道修鍊者們打破頭的。

現在在這裡全不值錢了,全當是搓澡用的了。而且,唐春此刻正拿著一把牛皮草在搓著身子。這牛皮草一株就得上品靈石20枚才能買到的,這它娘的也太浪費了吧?

「這,大哥哪來這麼多藥材?」鐵筆站在石鍋前,一臉訝然。

「學院不是有葯園嗎,剛采來的。正好了,你也進來吧。」唐春說道,再一次讓鐵筆震驚了一回,道,「怪事了,李院長啥時如此好說話了。以前我跟他討要一根百年的血參王還爭了半天的。最後還吵到燕掌院處了才撈到手的。」

「呵呵,我有這個嘛。」唐春拋了一塊令牌,鐵筆一看,頓時身子啰嗦了一下,道,「難道是黑白雙令?」

「你說呢?」唐春笑了笑。鐵筆無語了,那是三下五除二脫光了衣服到外邊沖了澡,爾後一臉恭敬的進了石鍋里泡浴了。

「它娘滴,要是有個妹了一起泡就更好了。」唐春笑道。

「雨媚兒就不錯,我看那娘們好像對大哥你有些意思。在船上我就看出來了,天天往大哥你住的房間跑不說,而且,端茶送水都干。」鐵筆乾笑了一聲,眼神**著。

「呵呵。」唐春淡淡笑了笑不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