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得知沐仙兒一共尋找了五種藥草,其中有一種居然連百幻樓中也沒有。

haohaoxue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 Comments

這個消息,讓老者再次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於是呢,他便派出一名黑袍人,去向幻雨傳遞了這個信息。

而且為了打消幻雨的懷疑,他還特意拿出了那塊黑色的令牌。

這塊令牌也確實是如幻雨猜測的那般,代表著一股勢力。

並且不止如此,這股勢力所在的地方還很是奇特。

至於老者為什麼這麼做。

那是因為他擔心沐仙兒是因為年少被幻雨矇騙。

並且看樣子不僅是騙走了那些珍貴藥草,甚至是好像連心都騙走了一般。

這樣的事情,他絕對不允許發生。

而那股勢力所在的地方,究竟有沒有幻雨需要的東西,他其實也不知道。

他的目的,也僅僅是將幻雨騙到那個地方去。

至於會發生什麼,那就得看幻雨自己的造化了。

而此時的幻雨在做什麼呢。

雖然有了令牌,但是這個令牌所代表的勢力到底在何處,他自然也是一頭霧水。

於是呢,他便帶著龍傲四處打聽。

整整一個月過去,他依舊是毫無所獲。

就在他已經有些心生急躁的時候。

他和龍傲卻巧合般的來到了一座海邊的城市,天漁城。

這還是幻雨第一次在幻羽大陸上看到大海,他自然也是興奮不已。

不過由於他是個旱鴨子,自然也就沒有機會下水體會一番游泳的美妙滋味。

然而就在他和龍傲剛到達這座城池不久,令牌的消息終於有了些端倪。

那就是他在偶然間看到停靠在海邊的一艘漆黑大船上,有著類似骷髏形狀的標記。

原本他還準備上前查探一番,卻被一群守衛給攔了下來,見到這般,他也只能暫時放棄。

同時他的心裡不由得猜測到,難道這個叫做鬼殿的勢力,是在海島之上嗎。

為了印證自己的猜測,此後他便一直盯著那艘船。

終於在等待了兩日之後,船上走下了一群人,於是他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暗中抓走了一人。

然後通過拷問,他也終於得到了這個叫做鬼殿的勢力的信息。

根據他所抓獲的那人所說,鬼殿確實存在於一座海島之上,那座島的名字就叫做鬼島。

至於具體的位置,他的答案讓幻雨也有些詫異,那就是他也不知道。

還不待幻雨發問,他就告訴了幻雨原因。

事實上他們的這艘船,只是每隔一月負責替鬼島運送一些日常用品。

而且每次他們都只是運送到大海某處,然後由鬼島之上派出的船來在海上完成交接,並且在那個時候,鬼島的人也會告知他們下一次需要運送的東西。

隨後他們便原路返回,所以自然也就無法知道鬼島的位置。

得到這樣的答案,幻雨也是目光閃爍,看起來這個勢力倒是確實有些神秘,難怪會叫這麼一個名字。

不過很快他的心中也慢慢有了定計。 接下來的幾日,為了能順利登上鬼島,幻雨和龍傲可是做足了準備。

其實與其說是準備,倒不如說是折磨更恰當一些。

那就是這一人一獸開始學起了游泳,至於為什麼要學游泳,這就不得不說起幻雨的計劃。

事實上他的計劃說起來也很簡單,那就是躲在那艘貨船之上,待雙方搬運貨物的時候,他和龍傲便偷偷的溜到鬼島的那艘船上去,這樣一來,自然就可以搭個順風車,直接進入到鬼島之中。

不過這個時候,就涉及到了一個問題。

根據先前抓獲的那人所說,這艘貨船上的人,都只是一些漁民,除了他們的船長是一名幻師之外,其他人都只是普通人。

換言之也就是說,鬼島所出來的那艘船上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實力層次,他們自然也就無從得知。

所以為了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鬼島,一人一獸便只能先將游泳學會。

畢竟如果鬼島出來的那艘船上如果擁有著幻皇境的存在,幻雨和龍傲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趁著搬運貨物的時候溜過去,那自然是很難的。

這些人連交易都放在了海上,自然是極為謹慎,所以躲在貨物之中這一條也被幻雨給否定掉。

於是就剩下了最後一條,那便是從大海中偷溜過去。

通過洶湧的海水來掩藏身形,自然是更加穩妥,並且還不易被人發現。

幻雨的計劃,龍傲原本是很贊同的。

不過當他和幻雨同時跳入海中之後,他很快就後悔了。

大口大口的海水進入了腹中,讓他整整好幾日都沒有了食慾,最後要不是幻雨答應此行成功之後,補償他很多很多頓大餐,他簡直就想撂挑子不幹了。

就這樣,一人一獸經過了無數日的海水吞咽之後,終於在貨船即將出發的前兩日,學會了游泳。

當他們回到岸上之後,不由得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面露苦笑。

由於剩餘的時間已經不多,所以一人一獸連忙在城池裡準備好了許多食物之類的東西存入了空間戒里,然後便開始努力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巔峰。

畢竟這一去誰也不知道到底結果如何,提前做一些準備自然是不會有錯的。

兩日的時間,轉眼而過。

貨船在裝滿了貨物之後,正式從港口出發了。

此時的一人一獸也暫時先躲進了那些貨物存放的地方。

上船之前,幻雨也已經仔細觀察過床上的每一個人。

這些人也確實是如先前那人所說的那般,全部都是普通人,因為幻雨並沒有從這些人身上感受到幻力存在的絲毫痕迹。

至於那位船上唯一的幻師,也就是那位船長,也堪堪不過幻靈層次的修為,並且看起來還是剛剛晉陞不久的樣子。

並且幻雨還觀察到,此人與這座城池裡的人略微有一些細小的區別。

也就是他並沒有在此人身上感受到那種長期生活在海邊的感覺。

這一點也讓他有了一些猜測,如果他想得不錯的話,這位船長恐怕也是那座所謂的鬼島上的人。

還不待他繼續往下想,船身便緩緩移動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幻雨和龍傲還顯得有些興奮,畢竟這可算是他們第一次乘船出海,有些新奇也在情理之中。

特別是通過船艙里的小窗口,看向外面快速飛掠的茫茫大海,再加上海風輕輕拂面,一人一獸也難得感到了一絲享受。

可惜的是啊,好景不長。

沒過多久,一人一獸就產生了一些異樣。

也就是俗稱的暈船。

這還是真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的小尷尬。

最後無奈之下,一人一獸只能強迫自己進入了閉關的狀態,才終於讓情況得到了緩解。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流逝,由於一人一獸都在閉關的狀態,只留下了一絲魂識預警,所以具體過去了多久,他們也不是很清楚。

不過就在突然的某一天里,原本極速行駛的貨船好似速度慢慢降了下來。

覺察到這一幕,一人一獸自然也就從閉關中醒了過來。

如果所料不錯,看起來,那個所謂的交易地點應該是快要到了。

而且經過這麼多天的適應,兩人也終於把暈船給適應了過去。

就算這一次沒有得到藥草,至少也有些收穫不是,幻雨不由得這般惡趣味的想到。

而也就在他們醒過來的第二日夜裡,這艘貨船便徹底停了下來,於是不由分說,幻雨便招呼著龍傲跳入了大海里,靜靜的潛伏了起來。

身在海中的一人一獸,也在這時慢慢觀察起周圍的情況。

由於是在夜裡,所以他們也只能憑藉的月光粗略的掃視了一遍。

目之所及,就在貨船停靠的前方不遠處,一片茫茫的霧氣完全掩蓋住了海面。

看到這裡,幻雨也終於知道為什麼這艘貨船會停在這裡。

正當他還要繼續觀察的時候,霧氣中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緩緩靠進。

不多時,一艘比貨船還要大出一圈的漆黑巨輪印入了眼帘,在這艘巨輪的最前方,一個巨大的骷髏圖形雕刻在那裡。

看到這一幕,幻雨自然也就明白了這艘船正是鬼島的船,於是他和龍傲同時隱藏住了身形,慢慢開始等待機會。

巨輪靠近之後,上面的情況幻雨也不是很清楚,只是隱約聽到一些細微的交談聲,隨後貨船的人便開始了搬運的工作。

直到上方已經徹底忙碌起來之後,幻雨對著龍傲點了點頭,然後一人一獸便如同魚兒一般,緩緩朝著巨輪的後方靠了過去。

不知是因為有著夜色的掩蓋,還是因為從來沒發生過意外,幻雨和龍傲極為順利的成功登上了來自鬼島的巨輪。

待得進入了巨輪之後,幻雨才發現,這艘巨輪上的人數其實並不多,總共也就只有不到二十人左右,而且修為最高的也不過幻王境界而已。

當然他也並沒有大意,帶著龍傲小心的隱藏在了船上。

雖然不知道這所謂的鬼島上到底有多少人存在,但一個月才運送一次物資,顯然數量很是龐大。

所以一直到差不多快到第二日的中午,這艘巨輪才開始掉轉,重新駛入了霧氣之中。

原本幻雨還以為這些霧氣應該只有一片區域,可沒想到的是,巨輪整整行駛了三日還依舊處在霧氣之中。

至於船上的人到底是怎麼辨別的方向,幻雨就不得而知了。

混世小神棍 而也在第四日清晨的時候,巨輪終於從霧氣中一衝而出。

一座龐大的島嶼也在這時顯露在了幻雨和龍傲的眼中。 第一眼看到這座巨大島嶼的時候,幻雨和龍傲都顯得有些震驚。

因為這座島嶼完全就是一片漆黑之色,與其說是島嶼,倒不如說是礦山更為貼切一些。

而且看到這樣一個地方,也讓幻雨不由得想起了魔界,因為只有在那裡,才會和這裡是差不多一般的景象。

沒有過多在這種事情上耗費時間,因為巨輪很快便要靠近島嶼,所以幻雨和龍傲則趁著船上的人略有鬆懈的一瞬間,重新進入了海里,朝著另外的一個方向游去。

當一人一獸終於踏進了島嶼之後,幻雨倒是沒有什麼不適應,畢竟他在魔界也呆過那麼長的一段時間。

可龍傲就有些稍微不適,因為這座島連土地都是黑色,那般感覺實在是有些難以描述。

如今既然已經成功進入了這個地方,接下來自然是要尋找那所謂的鬼殿,然後獲取這最後一株藥草的信息。

忘了說,這最後一株藥草的名字根據天怒所說,應該叫做藍瑚藤。

至於此種藥草的生長之地,它也不是很清楚。

但是從名字上來推斷,不難看出此藥草定然與水有關。

這也是幻雨為什麼會相信此處會有此種藥草的原因。

當然,這也只是他的推斷,具體這個藥草到底在哪裡生長,目前的他也並不知曉。

不過當下的首要目標,乃是先尋找到鬼殿的所在。

要想找到鬼殿,自然是找到島上的人獲取信息,無疑是最快捷的方式。

所以一人一獸認準了一個方向之後,便快速疾馳而去。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動身不久,耳邊便傳來了一道急切的呼救聲。

於是幻雨和龍傲對視了一眼之後,便立刻掉轉身形,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趕了過去。

此時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有一名女子正在驚慌失措的極速奔跑,而她的身後,一隻有點類似豹子一樣的幻獸正在拚命追趕。

「啊…」

突然,正在極速奔跑的女子腳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整個身子都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而她的膝蓋上也被帶起了幾道血線。

隨著她這麼一跌倒,原本還有些距離的幻獸,便趁勢瞬間加速來到了她的面前,然後沒有絲毫停頓的直接朝著她撲了過來。

女子看到這一幕,眼裡已經徹底露出了絕望,她彷彿都已經能感受到自己身體被完全撕碎的痛苦。

然而就在幻獸即將撲中她的時候,她卻發現不知何時,一道身影已經搶先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然後只見這道身影隨手一揮,那隻幻獸便遠遠的摔了出去,生死不知。

剛剛看完這一切,女子便感覺腦袋一陣暈眩,緊接著她便緩緩閉上雙眼倒在了地上。

至於這道突然出現的身影,自然就是幻雨。

他和龍傲本就離得距離不是太遠,正好趕上了這一幕,於是他便毫不猶豫的出手了。

那隻幻獸不過接近二級的層次,自然是被他隨手秒殺的結局。

「那個你沒…呃」

而就在他一邊轉身一邊發出詢問的時候,才剛說到一半,這才發現女子不知何時已經暈了過去。

這個時候龍傲也已經趕到了面前,看了看那隻幻獸在看了看女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