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她是被逼無奈才把他帶回家讓他住了一個晚上。

haohaoxue 2020 年 11 月 16 日 0 Comments

誰知道這人見到她就惡人先告狀。

竟然說她對他賊心不死,說她對他做那種齷齪事。

簡直太可惡,太可恨!

墨行淵毫無防備,被慕蓁蓁這麼一推,直接往後跌去。

後背恰恰撞在放微波爐的桌子上,剛想站直身軀,誰知身上浴巾被桌角掛住,他一個起身,原本就鬆鬆垮垮的浴巾,唰的一下就全部掉落了下來。

一陣冷風從窗檯吹進來,墨行淵只感覺下身一涼。

沒有帶換洗衣物過來的他,裡面完全掛空擋,什麼都沒穿。

他愣了一下,第一反應不是去遮某個重要部位,而是淡淡抬眸朝對面的女人看去。

慕蓁蓁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麼一幕,整個人獃滯在原地三秒,直勾勾看著男人腰下正中間的地方,小臉唰一下紅到了底,幾秒之後一聲尖叫,她轉身就沖回了卧房。

小女人狼狽跑開后,墨行淵才低頭看了眼下面。

看著沒給自己丟人的大兄弟,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墨行淵,你快把衣服穿上!」女人的咆哮聲從卧室里傳來。

墨行淵頓時斂起笑容,看了眼卧室。

俊臉微微沉下些許

這個女人可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竟然動不動就吼他。

真是欠收拾。

心裡如是想著,他卻也淡淡走向沙發,拿過自己皺皺巴巴的一身衣物,隨意的套到身上。

慕蓁蓁回房也迅速換了衣服,然後就是坐在自己床上不敢出去。

一直等到門外的敲門聲響起,她才終於鼓起勇氣去開門。

好在外面的男人可算把衣服穿好了。

「過來吃早餐。」

男人看了她一眼,丟下淡淡一句話。 百霜聶氏的大長老來得快去得也快,圍觀者倒是看了一場好戲,等肖管家帶著晁家兩兄弟離去后,見好戲結束了,圍觀的群眾們便三三兩兩一鬨而散。

不過雖然人群散去,但是大家依舊對剛才那場交鋒意猶未盡,三三兩兩的人群依然有不少對剛才那場交鋒的討論。

「精彩! 掛逼巨星 真是精彩啊!兩大元境四段強者對決,雖然只是那麼一瞬間,但現在都讓我回味無窮啊……」

「這種強者,可是傳說中才存在的,現在卻真真正正站在我們面前,那風度,那氣派……」

「如果哪一天我能有他們十分之一的實力,那簡直做夢也會笑醒啊!」

「就你?做夢吧你!給你十輩子時間也比不過人家一個小手指頭!」

「哈哈……不過現在想想還有些后怕啊,還好他們只是那麼一個瞬間的交手,如果是全力對決的話,恐怕我們這些圍觀的也全都得完蛋嘍……」

這話倒是實話,元境四段強者實力強悍,每招每式翻手之間就是毀天滅地的神通,當時這些圍觀人群全都聚集在廣場平台的四周,如果當時大長老和肖管家全力出手的話,除了隱藏在其中的少數強者之外,大部分人恐怕都得遭到池魚之災。

而聶甄等人,也因為這場波動暫時停歇,現在隨著人群逐漸離開。

「呼……還好那個大長老出手,否則我們就尷尬了,總不能看著聶氏族人被殺吧?」鬼鬼鬆了口氣道,其實它對聶氏一族的族人並沒有什麼大的感情,它之所以之前想要出手相救,完全是看在聶甄的面子上。

因為聶甄是聶氏一族的族人,雖然現在聶甄還沒有回到聶氏,但在鬼鬼,甚至所有神獸夥伴看來,這都是遲早的事情。

「嗯……說起來那老頭的確出現得及時,否則我們一旦出手救人,那形勢對我們會十分不利……」玉麒麟淡淡道。

「真的么?我看那個什麼肖管家也不是那麼難以對付的,如果我全力出手的話,應該能在短時間內幹掉他才對。」墨麒麟聽到玉麒麟這麼說,心中滿不在乎道。

墨麒麟現在已經進入到元境三段,只要它施展全力,要斬殺元境四段的人族還是不算什麼困難的事情的。

玉麒麟沉聲道:「說你沒腦子,你還真就一點智商都不帶了! 都市有神王 沒錯,你的確能幹掉那個肖管家,甚至我或者鬼鬼、耿耿出手,也都能在一定時間內幹掉他,可是這個次雙城可不是只有一個肖管家的,要知道,肖管家只不過是在次雙城招兵買馬的其中一個管家而已,次雙城的城主,那個歐陽氏一族的強者自始至終都還沒出現呢,雖然不清楚他為什麼剛才沒有出手,但是我可以肯定,如果我們幾個人出手的話,一旦那個肖管家有些不利的話,這個城主必定會出手,甚至於一旦我們暴露神獸真身的話,別說這個次雙城我們未必走的出去,就是衝出去了,未來我們恐怕也會一直被人追殺的吧。」

「可惡啊!限制實在是太多了!」墨麒麟懊惱道。

玉麒麟悠然道:「現在咱們還是小字輩,你就忍一忍吧……等咱們和老大的實力強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可以在這個世界橫著走了!」

「不錯,對我們神獸來說,這點時間還是花得起的。」耿耿也贊同道。

「誒……那也沒有辦法嘍……對了聶小哥,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你是打算投奔百霜聶氏去,幫助他們一臂之力么?」墨麒麟看向聶甄問道。

在墨麒麟看來,既然聶甄得知在這裡的百霜聶氏出現了危機,聶甄應該不會袖手旁觀才對。

聶甄點了點頭,說道:「照道理來說,我怎麼說也是聶氏一族的人,現在百霜聶氏被人對付,我理應出手幫忙才對,不過這件事究竟該怎麼幫,我還需要想想。」

鬼鬼看向聶甄說道:「這還用想?咱們現在直接出城去百霜城,然後跟那邊的聶氏族人亮明你的身份,到時候等這邊的那個什麼周都督帶人來的時候,我們聯合百霜聶氏一同進攻啊。」

聶甄沉默了一下,並沒有馬上回答鬼鬼,然後反而詢問玉麒麟道:「小玉,你怎麼認為?」

聶甄體內的玉麒麟慵懶地說道:「其實老大你已經有另一個計劃了吧?既然有計劃了,不妨說出來大家參考參考。」

聶甄沉聲道:「我在想,我們現在的優勢在於我們的身份,對於軒轅神國來說,我們基本屬於外來者,我們的根底,我們的身份,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我們直接去百霜聶氏,豈不是就浪費了這個優勢?」

對於聶甄的話,墨麒麟直接回應道:「不然還能怎麼辦?總不見得讓我們投奔那個什麼肖管家?」

聶甄朝墨麒麟打了一個響指,笑道:「不錯!我的計劃就是我們一起去投奔肖管家,一旦我們成功進入他們的陣營內了,到時候伺機行動,不僅能夠將這邊陣營的戰鬥部署等情報完全泄露給百霜聶氏,而且還可以找機會看看我們有沒有什麼能夠破壞的。」

玉麒麟點了點頭,說道:「和我原本所想不謀而合,我們到了百霜城的話,發揮的作用頂多就是多了四名高手,未必會對戰局造成太大影響,但如果我們混到肖管家,甚至是那個周都督的麾下的話,發揮的作用甚至可以媲美十名高手!」

墨麒麟稍微想了一下,笑道:「雖然我不清楚發揮的作用可以有多大,不過么這個聽上去似乎有點意思……那咱們就這麼說定了!」

聶甄環顧了下四周,對神獸夥伴們說道:「之前聽店小二說過,肖管家招攬人才的辦事處,就在城主府旁邊的一棟屋苑內……我們趕緊去吧……」

聶甄等人在趕去肖管家府邸的時候,順便彼此合計了一下身份,免得到時候肖管家發現了破綻。 慕蓁蓁以為自己聽錯了,看著墨行淵走向餐桌,她出於好奇,也跟著走了過去。

餐桌上竟然已經備好了兩份早餐,食材多半是現成的,搭配起來倒是有模有樣。

墨行淵坐下之後就倒了兩杯熱牛奶,一杯放在自己身前,一杯放到對面,隨即拿起一塊全麥麵包,開始用餐。

慕蓁蓁卻遲遲沒有坐下,目光獃獃的看著桌上。

這些東西……

他這是,把這裡當自己家了?

還有,他什麼時候會自己準備早餐了?

大概是察覺到了慕蓁蓁詫異的眼神,墨行淵頭也沒抬,淡淡開口,「這種待遇,只有我現在的女朋友才能享受到。」

慕蓁蓁瞬間睜大眼。

墨行淵緊接著又補充了一句,「你作為前女友,當然是沒資格的。」

慕蓁蓁當即憤憤的咬了咬牙。

沒資格他叫她過來吃早餐做什麼?

至尊抽獎系統 不對啊,這些早餐食材都是她買的,這也是她家,她怎麼就沒資格了?

「不過,我既然進錯了門,睡錯了人,就勉為其難的讓你享受一下這種待遇。不必因為覺得自己不夠格而不敢坐下來,反正這些食材,也不是我花錢買回來的。」

「墨行淵你……」

慕蓁蓁是第一次發現,這人的臉皮有夠厚。

她不夠格?

不夠格?!

到底是誰不夠格?

慕蓁蓁賭氣的坐下去,並未用餐,而是用一雙發怒起來也盡顯溫柔的眸子瞪著對面男人,「既然童安琪就住在榮華公寓,你怎麼不立即去找她,給她做早餐?

還有,我們昨晚什麼都沒有發生,我把你扔在沙發上就回房睡覺了,我們……沒有睡。」

慕蓁蓁話剛說完,對面男人忽然抬起腦袋,若有所思盯著她。

慕蓁蓁臉沒來由的就是一紅,微微尷尬的將目光別向一邊。

是他……他自己說什麼睡錯了人。

她才不要受這種不白之冤呢……

既然他來在這邊是找童安琪的,確認這裡不是童安琪的家之後,不是應該第一時間從她這裡離開去童安琪的家,去給童安琪做早餐嗎?

她可不屑享受這種待遇。

不過倒沒想到,他現在對女人還有這麼一套。

還會親手做早餐。

不愧是三天兩頭換女朋友的人。

也不知道為什麼,慕蓁蓁現在看著桌上的東西,毫無半點食慾。

「慕蓁蓁,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跟自己女朋友分手啊?」

「什麼?」慕蓁蓁被問得一懵,然後就急了,「墨行淵,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墨行淵倒是面不改色,端起牛奶淡淡喝了口,放下杯子才用指尖指了指自己身上,「我這副一看就是被你蹂躪過的樣子,現在去找安琪,不是等於送死嗎?」

「我……」慕蓁蓁竟然無言以對。

「趕緊吃吧,能吃到我墨行淵親手做出的早餐,你是第一個。」

墨行淵話剛說完慕蓁蓁詫異的目光就再次看了過來。

對面男人抬手掩了下鼻子,輕咳了一聲才有些彆扭的解釋,「女朋友以外的第一個。」 「你們,是什麼人?」

當聶甄一行四人來到肖管家的府邸門口,正準備邁步走進去的時候,卻被門口的兩名守衛攔住了,畢竟這裡可是肖管家負責招收人才的地方,如果任憑阿貓阿狗都可以進來,那豈不是亂套了。

聶甄看向那二人,如實道:「我們是來報名參加討伐百霜聶氏的聯盟的。」

「來報名的?」那兩名守衛看了聶甄等人一眼,便放行道:「行,你們進去吧,見到肖管家的時候切記言行舉止要恭敬,不要放肆。」

聶甄笑了一下,卻又問這位守衛小哥道:「對了,敢問一下,參加這次的行動,我們能分到多少報酬?」

聶甄身後的墨麒麟,根據性格安排,是要做一個粗狂的人,聽到聶甄發問,連忙呼應道:「是啊!能分多少錢?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如果沒太大賺頭的話,我們哥幾個就別趟這趟渾水了,這聶氏一族也不是說得罪就能得罪的。」

那守衛似乎不是很耐煩墨麒麟這種性格的人,當即冷笑道:「報酬?報酬都可以商量,我們這邊不怕人開口,就怕人沒有這個實力,有實力的還怕價格低了?」

「嘿……你這說的什麼話,信不信我……」墨麒麟就像是個炮仗被點燃了一樣。

另一名守衛見墨麒麟要發作,看他的身板好像不是好對付的人,連忙站出來做和事佬道:「好了好了……我來告訴你們報酬,你們要報名就快去報名,在這裡惹事兒對大家都不好……」

安撫了墨麒麟后,那守衛說道:「這次我們進攻百霜城,報酬之前都已經公布了的,你們不知道我來告訴你們,這次我們招收兵馬,對修為的要求很高,最少也需要天境高階的實力,三聖境的當然更好了,最好的就是元境強者,對於元境強者我們是無比歡迎的!這次攻打百霜聶氏,對天境高階的要求是,只要在戰鬥中真的出了力的,事成之後得到一千中品靈石,而三聖境強者則是五千,至於元境強者,則是高達一萬!這還只是保底的,一旦在戰場上真的立下大功的,無論什麼修為,都能在原有基礎上,更獲得一萬以上的中品靈石!」

對於這番報酬,說實話已經算不低了,對於幾個檔次級別的強者來說,價格也十分合理,可以看得出來,這次這個聯盟對攻下百霜聶氏,是真的下了血本的。

開頭那名守衛不耐煩道:「現在你們知道報酬了?想加入的就快點進去報名接受審核,不過如果覺得自己修為不夠的,還是趕緊走開,不要擋著門口!」

其實這名守衛說是這麼說,但眼下除了聶甄一行四人外,也沒別的人來報名。

原因很簡單,那些修為達標的人,哪一個不是修鍊了不知多少年才有今時今日的地位的,雖然這次這個進攻聯盟開出的價格報酬十分可觀,但這也得有命花才可以啊。

百霜聶氏,雖然只是聶氏一族的一支支脈,但畢竟也是聶氏一族的人,而且百霜聶氏在聶氏一族各支脈中的地位也屬於較高的那支,你們要進攻百霜聶氏,這就是公然挑釁聶氏一族,這裡面的利害關係大家心裡頭誰都清楚。

聶氏一族現在的形勢雖然陷入了頹勢,但還不是誰都能拿捏的,所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聶氏的底蘊足以讓他們穩居軒轅神國十大宗門,誰都不能保證聶氏一族到底會不會秋後算賬。

聶甄看了身後三神獸一眼,然後一邊往裡走一邊笑道:「當然要報名了,不然我們來這裡幹啥。」

肖管家今天的心情很好,在中央廣場上他剛剛招攬了晁家兩兄弟,自己這個隊伍里又多了兩名三聖境強者,然後居然又有消息,有四名強者前來報名,頓時心中竊喜。

一直以來他都在次雙城招兵買馬,根據周都督給他們布置的任務,每個管家至少要招攬五名元境強者,二十名三聖境強者以及五十名天境強者。

根據消息,其他兩大管家都已經完成了任務了,唯獨肖管家這邊進展十分緩慢。

這也是源自於肖管家的多疑,因為肖管家招攬人才,首先要保證的是那個人出生清白,不能與聶氏一族有什麼瓜葛,可是來參加你這個聯盟的人,一般都是江湖散修或者是亡命徒居多,哪個出身名門的人會來加入你們這種隊伍呢?

所以肖管家這邊的進度是十分緩慢的,到現在都還沒有招齊人數。

原本肖管家倒是十分淡定,本著貴精不貴多的原則,慢慢招兵買馬,但現在距離周都督給的期限越來越近了,人家兩大管家都已經準備要出發了,可他這邊居然還沒有準備好,這讓肖管家不免有些著急起來。

所以,當肖管家發現廣場上有兩個可造之才的時候,頓時大喜,他們能擒拿斬殺聶氏族人,無論底子干不幹凈,至少可以證明他們不是聶氏一族的人了,後來百霜聶氏的大長老出手想要處置這兩個人,肖管家才會直接出手將這二人救下。

當然,肖管家將晁家兩兄弟帶來之後,免不了還是要盤查一番,以確定二人會不會和百霜聶氏唱雙簧,不過好在晁家兩兄弟的根底乾淨,肖管家稍稍問清楚之後,便同意二人加入。

晁家兩兄弟剛剛告退,誰知又有人來報,說外面有一行四人來報名,頓時讓肖管家大喜,心中甚至還覺得自己剛剛出手對付百霜聶氏大長老,果然起到了宣傳作用,立馬又有人來報名了。

距離報名截止的日子越來越近,就算是肖管家都不免開始有些急迫起來。

當聶甄等四人在從屬的帶領下,來到肖管家面前的時候,肖管家頓時一愣,因為他從這四人身上,感受到一股足以與自己媲美的氣勢。

這一下子,肖管家已經開始正視聶甄這四人了,直覺告訴他,這次來的四人可有點不得了。 「呵。」慕蓁蓁諷刺的笑了下,「墨行淵,你真把這裡當成自己家了?你趕緊給我吃了離開這裡,我這兒不歡迎你。」

慕蓁蓁說完就冷冷別過臉,面無表情看著窗外。

墨行淵似乎愣了下,抬眸盯著慕蓁蓁看了幾秒,喉嚨動了兩下,卻沒發出聲音。又過了幾秒,他伸手抽過桌上餐巾紙擦了擦手,站起身,「我和安琪還有一個重要的約會,倒也沒功夫浪費在你這裡。」

丟下話,他直接走到沙發上撿起外套,頭也不回的離開。

慕蓁蓁一直看著窗外,直到關門聲響起之後才轉過頭來。

男人已經走了,空蕩蕩的屋子裡,隱約還殘留著些酒氣。

風從窗外吹過,帶著秋末最後的蕭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